如果離開工地,你還能幹什麼?

一批人來瞭,一批人走瞭,一批人留下瞭。對於工程人來說,工地更像是他們人生裡一個要服役的戰場!這戰場上,唯一的敵人是自己。

如果離開工地,你還能幹什麼?

工地,這兩個被賦予瞭太多情緒的字。提到它就馬上會想起滿是鋼筋、水泥、混凝土,鏟車、吊車、挖掘機的場景,這場景讓人望而止步。提到它就會想起那些住著板房,戴著安全帽,穿著工作服,看著施工圖,扛著測量儀,滿身塵土的人。他們的生活,很多人是不瞭解的;生活在那裡的他們,是否想要逃……

有一群這樣的人,存在這個世上!

他們一早爬起床,就在上班的路上。集體洗漱,集體到食堂打飯,集體坐在一張桌子上吃,吃完飯集體去上班。

他們在上班的閑暇,聊閑篇,高談闊論,天南地北。聊得最多的,就是以往工地遇到的人和事。那些第一次下工地的,會聽到別人談自己上一個工地的逸事。也搭不上什麼話,聽就行瞭。去的工地多瞭,也就有瞭談資。能起勁地談上一個或上上一個乃至上上上一個工地的人和事。那些“老工地”,哪樁閑事都知;哪個人都認得,一起工作接觸過。

他們的中午飯是在工地上吃的。眾人端著碗,邊吃邊聊。

如果離開工地,你還能幹什麼?

下班時,如果不是夏天,天早就黑瞭。晚飯回去吃,一個隊的人坐在一起,邊吃邊聊。也有好喝一口的,就喝一口。

晚飯後,輪流洗澡。女職工少,能盡情地洗,不用等太久。

洗完的時候,大概八九點鐘瞭。在宿舍裡一起聊聊天,說說閑話,轉眼間睡意襲來。

起得早,又累瞭一天,大部分人幾乎都在九點半鐘就睡著瞭。

這就是很多一線工程人的一天,周而復始。

……

他們對工地的感情是又愛又恨。

愛它,是因為在工地上經歷瞭許多許多,有過開心也有過難過,有過迷惘也有過痛苦。它給予工程人的感情是那麼的豐富而復雜。

“記得好多次,我站在滂沱的大雨中,努力聽清同事風雨中隱隱約約傳過來的話,費勁地在一張被雨水打得半濕的紙上紀錄著工作內容。我的腳就踩在深深的淤泥之中,每次抬腳邁步都是相當的費力。是,我很脆弱!有幾次,都因為舉步維艱,累得實在走不動,淚水而止不住地落。趁沒人註意擦掉。又落,又擦。直到竭力把情緒調整好。“@一名剛畢業的土木生

如果離開工地,你還能幹什麼?

“上夜班的時候,我往身上套過無數層衣服。保暖內衣,厚毛衣,羽絨背心,羽絨大衣,綠色軍用棉大衣。即使穿成這樣,在後半夜呼嘯的西北風裡,仍然凍得發抖。揮著鐵傢夥的民工沖著我呲牙樂:“過來,幹點活就不冷瞭。”他們穿得遠遠沒有我多,可身上在冒汗。實際上,他們更難受。一旦停下手裡的活,熱汗被冷風一吹,冷得徹骨。許多人對我說,你不屬於這裡。是的,我也這麼認為的。但既然站在這裡,就有理由存在,沒有無緣無故發生的事。存在即合理。“@一名普通工程技術員

如果離開工地,你還能幹什麼?

恨它,是因為從內心深處真的受不瞭刺耳的鉆機聲,粗俗露骨的語言,沒有任何隱私而言的集體宿舍!那種失去隱私和娛樂的生活,毫無尊嚴。離開工地,這是不知已在多少工程人的心中駐足過的想法瞭。

“現在我在一傢公司做白領。終於離開瞭工地,離開瞭工地上的那群人;離開瞭灌漿泵,鉆機,粗魯的語言,骯臟的環境。這解脫讓我滿懷歡喜。我的理想就是能每日端坐在電腦前寫字,不用操心柴米油鹽。這種生活正在進行。可是,我經常在夢裡見到工地。”@一個逃離工地的大學生

“我朋友圈裡過去那些一起工作的人,他們仍然奔波在工地上,過著我曾經十分熟悉的生活。在他們發的照片裡,我見到龍門吊,架橋機;我見到看鋼筋籠,腳手架;我見到戴安全帽穿工作服的人,他們站在隧道口、大橋頭、高樓頂;我見到項目部鐵皮櫃和桌子上一摞摞的圖紙與文件……他們拍的照片,有時是在黎明,有時是在傍晚。點這免費下載施工技術資料在工地上忙碌,在辦公室忙碌。這一幕,我是多麼的熟悉啊。看到照片,仿佛回到瞭從前。我的心裡有種又痛又酸的感覺。當然,我永遠也不想回去。我的生活絕不可能再回到守著灌漿泵紀錄儀的那些夜晚。”@一個選擇離開的技術員

“畢業5年,幹過2年路橋施工,後來因為個人問題就轉行瞭。走出工地去求職,才發現,自己除瞭整理施工資料,其它好像什麼都不會。在工地的幾年,自己已經和外界脫軌瞭。嘗試去做很多行業,面試和HR交流時,發現很多行業是自己不願涉足的。工作一段時間發現,外面雖然自由,但接觸的人不如工地上那些單純和真誠,找不到那種一傢人的感覺。後來就明確瞭自己的就業方向,還是要做和工程相關的事情!現在雖然沒在施工一線,但在做和工程人相關的工作,在服務於我們的工程人,我以後會一直沿著這個方向走。”@一個轉行的工程女

離不開它,是因為他們不相信“唯有離開工地,才能看到這世界,才能擁有更多的幸福。”日子久瞭,就習慣瞭,做的工程多瞭,成就感也有瞭。看著工程平地起,從心底為自己驕傲。這是一種情懷,就像老兵不願退役一樣。

“在工地已渡過十餘載的我,和很多前輩一樣,對工地產生瞭濃厚的情結。偶有閑暇在傢裡,似乎又不知道自己該幹點什麼,滿腦子仍是憶及工地上的事和人。不知不覺自己已從年少懵懂到瞭為人夫為人父的而立之年,越到這個年齡,可能這種工地情結更重。”@一個經理

如果離開工地,你還能幹什麼?

“我們這些常年終而不回傢的“野人”,在很多都市生活的人是不理解的,他們無法接受和想象我們這樣的生活。但我們也很少想工地的艱辛,反而感覺還不錯,或許是習慣瞭,逐漸成瞭生命的一部分。“@一個工班長

“我們平時在一起大部分聊的話題仍是施工的一些事,大部分的時間也是著印有“中鐵十九局”字樣的工作服,就連攝影這樣的活動,大部分也是工地照片為主,偶有閑花野草,也是駐地院子的或是施工現場附近的,沒有別人博客裡旅遊紀實來的更吸引人的眼球。“@一個測量員

如果離開工地,你還能幹什麼?

“能陪父母妻兒旅遊或是天天在一起,是我們向往的生活。”@一個技術員

“妻子經常跟我在工地,也逐漸適應瞭這樣的生活,沒有雙休日、沒有節假日、24小時隨時待命的,但是看著我全身心的隻是工作,說我除瞭“900噸”以外什麼也不會瞭,可能是吧,我也感覺自己好像想的說的都是施工瞭。說我們這個行業苦吧,這是事實,但也出瞭不少楷模,而且每年大量的新人仍滿懷希望的加入,他們也將和我一樣慢慢的會產生”工地情結”,這種情結,清晨像朝陽,紅的朝氣蓬勃,傍晚,像夕陽,紅的厚重而美麗。“@一個項目總工

如果離開工地,你還能幹什麼?

一批人來瞭,一批人走瞭,一批人留下瞭。工地對於工程人來說,工地更像是他們人生裡一個要服役的戰場!這戰場上,唯一的敵人是自己。

時間的刀,劃亂瞭男人、女人的青春容顏;

歲月的盾,守護著年長、年少的心中柔情。

留在戰場的人說“其實,工地挺好的。待的久瞭,待的習慣瞭,就離不開瞭。雖然我們自嘲賺著賣白菜的錢操著賣白粉的心,雖然我嚷嚷孝敬不瞭父母找不到老婆,雖然我的說過打死也不讓下一代再幹這行……可是,我們依舊愛這份工作,我想某一天能夠遇到一個不嫌棄我臟、我笨、我木訥的人,我相信她原意隨我身旁東奔西走……我努力的在工作,盡心盡力。”

漂泊的施工生活更像是另一種軍旅生涯!喜歡的人會一生堅持,不喜歡的人也可以選擇退役,可無論是留下的還是離開的,都逃不掉對工地那段往事的回憶。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有些精彩,不適合你,有的人註定一生要和工地打交道。很多事,唯有堅持才能看到結果。

工地,錘煉人的身與心,耐得住寂寞才守得住繁華。但我相信,那些從工地出來的人,還能幹很多事情!因他們經歷過工地艱苦的環境,忍受過工地生活賦予的磨練,有著常人難有的毅力與信仰,那是融入血液,刻入骨子的。

如果離開工地,你還能幹什麼?

從工地出來,有人在做設計、做造價、做業主,有人在做公務員、會計師、警察,有人在讀研、讀博,也有人在做生意,做市場,做媒體,做互聯網,還有人自主創業……那些從工地出來的人,沒有瞭浮躁,洗去鉛華,多瞭一份堅韌,有瞭一股精神,更能腳踏實地一步一步追逐自己的夢想!

最後,請各位工程人拍胸脯問自己一句話”工地有沒有那麼糟糕?現在的年輕人是不是該經歷一段施工歲月的歷練?”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