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近日,當用戶使用新版的Edge瀏覽器,去Chrome商店安裝插件的時候。谷歌會“親切”地彈出一則通知:由於安全原因,谷歌推薦使用Chrome瀏覽器。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並且,當用戶使用Edge瀏覽器訪問 Google、Google Docs 時,Chrome也會彈出一個窗口,建議用戶切換到 Chrome 瀏覽器,而同內核的Oprea並不會這樣。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無獨有偶,當你打算添加插件的時候,Edge瀏覽器也在友善地提醒你:不要隨便添加別傢的插件。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盡管有人推測,可能是Edge不支持安全瀏覽,無法遠程檢測和刪除惡意擴展,谷歌才采取這種措施。但如果使用同樣內核的瀏覽器訪問商店的時候(如Oprea),谷歌並不會做出如上“警告”。

而在引發輿論爭議之後,谷歌在今天正式移除瞭相關的警告,但還是在采訪中表示,使用Chrome是更為安全的選擇。

針對這次谷歌對新版Edge瀏覽器的“差別對待”,足以說明,Edge的大改版,成功刺激到瞭谷歌的“互聯網核心”。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微軟二十年的慘敗

要說誰傢的瀏覽器最好,在互聯網上可謂是眾說紛紜:谷歌的擁躉說Chrome省心、開源、插件多;Firefox的粉絲會說我的插件才是天下無敵、並且內存占用少;果粉會吹噓Safari在Mac上流暢、穩定、省電。

然而要說哪一傢的瀏覽器最爛,那答案將會是出乎意料的一致:IE以及它的後繼者Edge。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作為被群嘲的IE後繼者,Edge還是逃不過“Chrome下載器”的命運,根據調查機構NetMarketShare的統計,在2018年5月,Chrome依舊占據瞭62%的壓倒性份額,第二名的Firefox占據瞭10%,Edge則還不如垂垂老矣的IE,僅有4%。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而在那時,還發生瞭一起令人難堪的事故:在微軟的一場發佈會上,員工電腦上的Edge連續崩潰,隻能臨時安裝Chrome來繼續演講。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微軟在瀏覽器上慘淡經營瞭20年,和這傢行業巨頭的經營策略有著很大的關系。讓我們把指針略微向前撥動到90年代,瀏覽一下IE的歷史,就可以得出微軟的“瀏覽器”戰略。

彼時的IE,還是忠實的Windows的附庸,作為一款原先打敗網景而催生的一款瀏覽器。IE的使命就是憑借其壟斷性的操作系統市場,強制打開一個入口。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結果也自不必說,IE成功瞭,IE1.0伴隨著Windows 95橫空出世,而IE4則和Windows 98 一起,聯手將72%市占率的網景逼入瞭困境。

為瞭打壓網景,微軟也積極地拉攏OEM廠傢(如戴爾),甚至扶植小規模的競爭對手(如蘋果)使用IE作為默認瀏覽器。

當然,事情也並非那麼地一帆風順,針對IE和Windows綁定的事實,美國政府與19個州(特區)聯合對微軟發起瞭聲勢浩大的反壟斷訴訟,這也是20世紀美國最大的反壟斷訴訟。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就連蓋茨都被拉出來做瞭好幾次證詞,辯稱IE隻是Windows贈送給用戶的一個功能,而不是一個獨立軟件。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雖然最終,微軟被要求用戶可以對瀏覽器進行替換,但網景由於資金鏈斷裂垮臺,微軟已經成為瞭事實上的老大。2001年發佈的Windows XP上的IE6瀏覽器,一舉拿下瞭90%的市場份額。自認天下無敵的微軟直接把IE開發部的人都抽走,去做其他的項目。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可以看出,在微軟的認識下,瀏覽器作為互聯網的入口,必須要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但IE受到Windows的蔭庇,究竟能帶來什麼,微軟並不關心。

受到這種思潮的影響,IE每一代都基本是跟隨著Windows的迭代而迭代。在XP推出五年之後的Vieta上,IE7才得以發佈,之後的IE 8—11的大版本更新,也都是跟隨著Win 7、8、8.1的升級規律而來。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但事實證明,龐大的操作系統基數給IE帶來瞭完美開局,但互聯網的服務形態也在悄然發生變化。

當微軟從IE6的小修小補,到慢悠悠地推出IE7的這五年間,谷歌推出瞭Google Ads、Gmail和Google,推出瞭移動端的谷歌搜索,以及收購瞭YouTube。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而蘋果則正式讓同步工具iTunes接入瞭網上音樂商店,通過iPods+正版化數字音樂的組合,賣出瞭十億首歌,成為瞭互聯網上最大的音樂分發商。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谷歌和蘋果的崛起證明瞭,21世紀的互聯網入口,已經不僅隻有瀏覽器。必要的郵件、地圖服務,都可以在線上進行完成,而微軟的服務都想著通過臃腫的本地軟件去完成,IE開發團隊的斷層更是一個問題。

伴隨著微軟的遲鈍反應,對手們終於開始反擊瞭。

2004年,網景的遺產繼承者Firefox出爐,2008年Chrome正式問世,這兩者主打開源平臺,邀請開發者進行維護,支持插件,並且都進行瞭頻繁更新:Firefox10年內更新瞭20個大版本,目前70個;Chrome五年內更新瞭30個大版本,目前80個。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而IE隻能擁有冗長的更新周期,其兼容性、反應速度、豐富度,已經遠落後於其他瀏覽器。2012年,Chrome正式超越IE,成為瞭第一大瀏覽器,Firefox緊隨IE其後。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而在之後,微軟在IE10和11上做出瞭不少努力,依然沒有甩脫穩定性糟糕的帽子。2015年,微軟宣佈,正式放棄IE11,另起爐灶編寫Edge。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到瞭Edge,微軟終於甩掉瞭IE的歷史包袱。坦白來講,就打開速度和內存表現來看,Edge的不少指標甚至超過瞭Chrome,成為瞭一款很不錯的基礎瀏覽器。

但Edge還是失敗瞭:它的更新策略還是跟隨著系統進行小更新,而Chrome每周都能有beta;Edge並且無法在Win8以前的機器上使用,兼容性和Bug得不到修復又成瞭問題;並且大傢都吃慣瞭開源瀏覽器帶來的插件蛋糕,封閉的Edge自然不會吸引到Chrome用戶。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我們可以看出,作為一個互聯網泡沫之前就崛起的公司,微軟本質上很看重商業變現,如果產品帶來的效益並不樂觀,那就一定不會排在很高的優先級上。這和蘋果谷歌這種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壯大的公司發展思路有著截然的不同。

擁抱Chromium

而在“生意人”鮑爾默下臺,Azure負責人納德拉執掌微軟之後,情況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

Windows10接入雲服務、Office 365的壯大、收購Github、.net的開源、擴大VS Studio的移植性、發力雲服務……微軟在這幾年裡,正在重新擁抱開發者,並且逐漸轉向服務向公司。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而在Edge的失敗之後,微軟也痛定思痛,要對Edge進行一次徹底的“改革”。在2018年12月,微軟表示,桌面版Edge將會使用Chromium內核,以取代目前的EdgeHTML。而在之前,微軟就開始在Chromium項目中貢獻代碼。

在2020年1月16日,在經過一年的beta測試後,微軟終於放出瞭Edge的正式版本,用戶們的結果表明,新版Edge大大超過他們對微軟瀏覽器的固有印象。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首先,新版Edge支持從移動端到桌面端的各大操作系統,包括MacOS以及停止更新的Windows 7;並且,和國內的“換皮”Chrome瀏覽器相比,Edge的版本號能夠時刻保持最新;並且正式脫離跟隨系統更新的策略,可以獨立更新。

並且,Edge也支持插件安裝,盡管我們之前提到會彈出“警告”,但是Edge依然能夠使用谷歌商店內的插件,並且改善瞭Chrome吃內存的問題,且依舊兼容原先的“IE打開”。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在UI方面,Edge重繪瞭多個圖標,並且加瞭淺層陰影效果,比Chrome更適合在高分屏/大屏上進行閱讀和觸摸操作。還改善瞭Chrome習慣性隱藏www和Https前綴的壞毛病。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而對於大陸的用戶來說,Edge的最大優勢就是可以用微軟賬號來進行數據同步。並且支持Chrome中的收藏夾和歷史記錄,可以做到iOS到Windows一鍵更新,彌補瞭谷歌在國內服務的缺失。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盡管目前,新版Edge還有PDF閱讀、觸控等不如老版Edge的問題,但作為一款Chrome的替代品,基本上沒什麼問題。

而且,新版Edge正在嘗試著帶回自己在Edge上的優勢,譬如大聲朗讀,就是利用瞭Azure的語音合成,效果很好,還有4K視頻流觀看體驗也好於Chrome,Edge正在微軟的帶領下走出自己的特色。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新一輪的“入口爭奪戰”

事實上,Edge的確給瞭Google一定的沖擊。

隨著Windows 7的“退役”以及新版Edge一年的測試,目前,Edge已經從2018年的4%,回到瞭如今的7.5%,即將超越Firefox。微軟的Addons商店現在已經有超過1000個擴展,而12月隻有162個。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盡管還是小體量份額,但Edge如果再“吃掉”剩下IE的份額的話,那麼對於Chrome而言,就是一個不可小覷的對手。也難怪谷歌“不顧吃相”,專門給Edge用戶發送警告瞭。

這其中,谷歌最忌憚的,無疑就是現在微軟開始將互聯網服務“撿”瞭起來,也來爭奪市場。微軟也開始在老版瀏覽器上,投放新Edge的廣告,實現“政令到基層”,推動用戶進行無縫的更新迭代。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前面我們說過,微軟瀏覽器歷經挫折的原因,就是對於互聯網的輕視,具體到行動中,就是產品迭代策略的緩慢和拒絕開發者的加入。而在新Edge裡,微軟已經允諾,將會做到每周一更、六周一大更,和Chrome的策略大致相同,並且做到瞭每兩周一個反饋。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可以說,微軟完善的速度出乎意料地快,並且在很多細節上,已經開始接入自傢的服務系統。用微軟賬號去“操弄”Chrome上的數據,這無疑是在動谷歌最深層的那塊蛋糕。要知道,谷歌如今絕大部分收入都來自於投放廣告,而微軟對於數據的渴求量遠小於谷歌。

而谷歌慌張的背後,也代表著“互聯網”時代的變化。

我們都知道,谷歌的項目很多,但能夠變現的卻很少,微軟的互聯網服務並不如谷歌廣泛,但最落魄的時候也依舊不愁現金可花。而在當今的時代,谷歌的“廣度”市場遇到瞭上升瓶頸,而“深度市場”又很難拿出盈利的產品,於是谷歌很多項目遭到瞭廢棄。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The Google Graveyard記錄著谷歌被砍掉的產品,其中大部分是硬件產品。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安卓成為瞭絕對的霸主,雖然谷歌不靠它來賺錢,但任何廠商,都必須用谷歌的“三件套服務”,這和微軟時代綁定瀏覽器,其實沒有本質區別,隻不過谷歌更善於利用數據來賺錢罷瞭。

谷歌看重的是互聯網的平臺入口,它的策略也很明顯:聚集公司之力進行暴力但短暫的發展(它是上市公司),用廣告費來進行平臺拓展。但尷尬的是,除瞭雲服務之外,至今谷歌在平臺拓展的方向上依舊缺乏亮眼成績。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而且,現在谷歌本身的發展方向也出現瞭混亂:蘋果的軟硬結合谷歌不想做、系統盡管在自己手上,但生態除瞭幾個入口,比蘋果控制力度更差;微軟的消費級硬件功底在不斷提高,軟件水平更是在瘋狂補課,操作系統又是一道更深的護城河;數據安全也被人頻繁質疑,美國議員三天兩頭叫嚷著要反壟斷。

我們就拿同時期微軟的Azure和谷歌的雲服務進行對比,同樣作為AWS的追趕者,如今,Azure市占率是谷歌的三倍。根據消息人士表示,谷歌在開發過程中過度依賴“工程師文化”,而缺乏對客戶需求的準確認知。導致花瞭大量時間對一些“先進功能”進行迭代,但對系統性需求則反應滯後。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而在硬件開發水平上更是如此,在科技巨頭裡谷歌是最喜歡出“beta概念”的公司,他們習慣於用軟件的數周迭代的習慣帶到硬件上。全然不管硬件發展有著自己的周期(最少半年),所以一大堆半成品就這樣匆忙上市,並且普遍缺乏調試。

而初期沒有給予厚望的Chromebook,則成功在六年時間內占據瞭60%的美國教育市場。在Chromebook上,Google沒有用“工程師式”的暴力升級,用瞭廉價塑料+4G內存的簡單思路,就成功逆襲而上。讓Google內部那些“高大上”的人才來做,失敗的幾率會更大。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而這時候,當一傢強勢公司要侵入谷歌的互聯網入口,那麼谷歌如臨大敵的態度也就很容易理解瞭。用戶除非代差過大,否則入口用戶“叛逃”就會很容易,微軟其實無所謂當下Edge用戶的多寡(畢竟未來肯定綁定Windows),但Chrome則一分都不能讓出。

這,恐怕就是未來純互聯網公司的難題:當你真正關心自己的軟件時,你必須做好相匹配的硬件。谷歌靠著軟件紅利興盛瞭二十年,但在軟硬件結合的市場就隻能舉步維艱。

谷歌微軟撕破臉皮!Chrome的威脅來瞭?

畢竟,瀏覽器可以快速迭代,但硬件的快速迭代,隻能證明你急於求成、資源太少、理想太高、並且沒搞懂消費需求。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