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住宿”、“非標住宿”究竟有何區別?

往前倒推三年,“共享經濟”風生水起,“共享出行”滴滴和Uber鏖戰正酣,“共享單車”如潮水一般湧入城市,住宿領域途傢、小豬短租、Airbnb引領風騷,“共享雨傘”、“共享汽車”等各種各樣的“共享經濟”新形態尚在萌芽,“共享”模式似乎要顛覆傳統商業和大眾生活的方方面面。

然而僅僅三年時間,各類共享經濟的“共享”理念幾乎全部褪色。

共享出行變成“網約車”,司機和乘客不再是分享閑置車輛,而是純商業服務,基於分享理念的“順風車”由於安全問題無限期下線;共享單車經歷一連串爆雷、倒閉後,成為巨頭們的商業閉環中的一個小項目;共享雨傘、共享汽車本來就是以“分時租賃”之實冒名頂替“共享經濟”,如今也幾乎銷聲匿跡。“共享住宿”領域,各大玩傢們也不在強調“共享”屬性,取以代之的是“非標住宿”“特色住宿”。

例如小豬短租的口號“酒店之外,就住小豬”,小豬官網自我介紹稱“短租民宿公寓預訂平臺”,極力推動品質和服務的標準化。途傢網拆分為線上線下後,線上途傢網的定位是“國內外特色民宿、短租房、短租公寓、日租房、傢庭旅館在線預訂平臺”,線下斯維登集團的口號是“美好時光運營商”,目前旗下托管房屋6萬套,類似於房屋托管經營的角色。小豬、途傢、斯維登目前的主攻方向,基本可以概括為提升品質、建立服務標準等級體系、提高平臺運營效率,同時擴大房源。

“共享住宿”、“非標住宿”究竟有何區別?

小豬短租官網

類比“共享出行”領域,滴滴和Uber合並後,基於分享和社交的出行模式日漸式微進而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服務和品質的標準化,推出快車、優享、禮橙專車等不同等級的產品,共享出行逐漸成為大眾日常出行的穩定可靠的“網約車”。

“共享住宿”如何成為穩定可靠的“非標住宿”?小豬等玩傢們正著力探索這條路徑。而共享住宿的鼻祖愛彼迎,幾乎是唯一還在中國堅持“分享”理念的玩傢。

“非標”與“共享”

“共享住宿”、“非標住宿”究竟有何區別? 首先,先來看看官方對於“非標準住宿”的定義。從這個概念,很明顯的可以看出與傳統酒店不同,“非標準住宿”可以向用戶提供更有意思的房間,更符合用戶多樣化的住房需求,更能滿足當下消費主力軍對於個性化的追求。

“共享住宿”、“非標住宿”究竟有何區別?

那麼,“共享住宿”的概念呢?據2018年11月15日,國傢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牽頭組織發佈的共享住宿領域行業自律標準《共享住宿服務規范》顯示,“共享住宿”是指“利用自有或租賃房屋,通過共享住宿平臺為房客提供短期住宿服務”。

“共享住宿”、“非標住宿”究竟有何區別?

(圖片來源:國傢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共享住宿服務規范》)

從這個定義來看,將原有的民宿、客棧、短租公寓、農傢樂、別墅租賃搬上網,就是“共享住宿”。事實上,各個平臺上的房源也主要由這部分群體構成。這些住宿業態已經存在多年,早在“共享經濟”誕生之前就已經穩定經營,其核心屬性就是“非標”和“特色”。

酒店更多面向的是商旅人群,提供的是標準化的服務、設施,對於商旅場景需求更匹配;在“共享住宿”平臺的房源中,有文化氛圍和設計感的鄉村民宿,充滿鄉野氣息的農傢樂,極具個性的城市民宿,主打旅遊度假的豪華公寓和別墅……都被囊括在非標住宿大范疇之中,以多元化、個性化、非標化的優勢和傳統酒店競爭客人。

“共享住宿”、“非標住宿”究竟有何區別?

“標準化”酒店客房

由此來看,從產品外在來看,幾乎不存在差別。那麼,“共享住宿”和“非標住宿”的區別在哪裡呢?

或許,這種區別還有從其生長的“土壤”去窺探。與“標準化住宿”冷冰冰的體驗不同,“共享住宿”的關鍵要素是以“共享”的原點出發,挖掘與重塑“人與住宿空間”的關系、“人與人”的關系。

這也是“共享住宿”的內涵,即客人和房主是以怎樣的心態參與到這次住宿活動中,是否有平等的心態,是否有分享互動的自覺和主動,還是僅僅是商傢和客戶,服務與被服務的關系。同樣是酒店之外的非標住宿業態,以平等、開放的心態入住和接待,和以消費者心態入住以商傢心態接待,仍然是兩種體驗。

以“共享”為原點

在對這種內涵的詮釋上,小豬短租、途傢和愛彼迎產生瞭分野。

前兩者認為“非標房源”是核心消費物,以多元化、個性化、分散式的住宿產品滿足多樣化的需求,房主個人的性格和個性不重要,反而會成為服務標準一致性的累贅,需要被“抹去”,就行滴滴抹去司機的性格一樣。

愛彼迎則認為,房東的人格魅力和社交氛圍也是共享住宿的“核心消費物”,重要性至少不低於非標房源本身,而且也是共享住宿這一業態的持續粘性所在。因此,愛彼迎在中國發展的重心,一直都放在以房東為主的社區建設上。

“共享住宿”、“非標住宿”究竟有何區別?

Airbnb位於中國上海的plus房源

Airbnb2015年8月正式進入中國,2017年3月有瞭自己的中文名字“愛彼迎”。2018年8月,彭韜正式上任愛彼迎中國總裁,加速推進愛彼迎“本土化”進程。

“共享住宿”、“非標住宿”究竟有何區別?

愛彼迎中國總裁彭韜

“截止今年1月至10月,愛彼迎App的平均月活躍用戶人數持續領先,居中國民宿短租平臺之首。我們在品牌、產品、質量與品質、信任與安全、社區方面五大領域持續深耕,為更多旅行者們創造原汁原味的旅行體驗。” 彭韜在Airbnb愛彼迎中國12月召開的2019年媒體溝通會上表示。

如今,在住宿業務上愛彼迎的房源已經分層包括Luxe、Plus等優質房源,圍繞該核心業務,愛彼迎構建瞭一個龐大的社區,這是愛彼迎商業模式的獨特之處,也正在成為其狙擊競爭的壁壘。

據《Airbnb愛彼迎中國房東社區報告》顯示,2019年,愛彼迎中國超贊房東增長2.6倍,專業房東增長2倍,Plus房東增長9倍。愛彼迎中國房東群體中,80後和90後房東占比近七成, 87%的房東為大學本科及以上,五分之一的中國房東來自創意領域相關行業。這類年輕且高學歷的房東,能充分理解和接受愛彼迎的理念,善於溝通,有分享的熱情,這和其他完全以盈利為目的的中小民宿、客棧、公寓經營者有顯著不同。

“優秀的社區文化、高度的社區粘性,正是愛彼迎的競爭力優勢和核心邏輯。”愛彼迎中國技術負責人石言心說道,愛彼迎倡導科技向善,通過“社區驅動”的商業模式,為旅遊業發展帶來更多可能性。

他表示,廣大中國房東通過愛彼迎平臺不僅獲得瞭人與人之間的真誠連接與善意,將世界迎進傢,同時還通過轉化房源和愛好,獲得瞭可觀的經濟收入,並為所在社區創造社會經濟效益。

“共享住宿”、“非標住宿”究竟有何區別?

(圖片來源:《Airbnb愛彼迎中國房東社區報告》)

再看國內的平臺,以途傢為例,該公司的定位是“全球公寓民宿預訂平臺”,於2011年12月1日正式上線,旨在搭建一個為房客提供豐富優質的、更具傢庭氛圍的出行住宿體驗,又為房東提供高收益且有保障的閑置房屋分享平臺。其與愛彼迎最大的不同,就是在居住方式、獲取房源方式上。愛彼迎主要通過搭建平臺,以C2C的方式,鏈接個體房東和遊客。途傢則以自營的方式切入市場,保證庫存是安全的、可控的、可靠的。

途傢在零到三級市場(一級市場——PM模式、途傢自營;二級市場——RBO/RBA模式、碎片房源經營;三級市場——PM模式,商戶經營;零級市場——途遠)都有房源覆蓋,這是其區別與其他平臺的優勢,也充分的體現瞭其對“非標房源”強有力的控制。

“共享住宿”、“非標住宿”究竟有何區別?

途傢樹屋

當然,在各自不同的發展路徑背後,各大玩傢之間也有相似之處。 相同的地方主要體現在平臺的盈利模式,均是“傭金為主”,通過紮實產品和服務賦能房東經營從而獲取收益。同時,各傢平臺在下沉市場、自營業務和賦能房東等方面都有方向相似的佈局和探索。有一個可見的趨勢是,當前各大平臺關註的不是如何相互競爭,而是想辦法把“共享住宿”這塊蛋糕做大。

極具潛力的行業

上述內容隻是“共享住宿”中的冰山一角,那麼這個行業到底發展怎樣呢?或許通過數據,更能對行業全貌有所瞭解。 據中國旅遊與民宿發展協會發佈的《2019上半年中國共享住宿行業發展白皮書》顯示:經過2018年的發展熱潮之後,2019年整個共享住宿市場發展趨於平穩,資本和消費者均回歸理性。

從資本端來看,2019年過半,整個短租市場的融資情況屈指可數,民宿預訂平臺隻有木鳥一傢獲得新融資,品牌民宿市場獲得融資的也隻有城市經濟民宿品牌“讓渡居”和民宿管理品牌易民宿2傢。

“共享住宿”、“非標住宿”究竟有何區別?

(圖片來源:《2019上半年中國共享住宿行業發展白皮書》)​

從新增下載量來看,據不重合統計數據顯示,共享住宿市場2019上半年新增下載量7972.6萬次,包括愛彼迎、途傢、木鳥在內的共享住宿行業第一梯隊的企業,均作出瞭明顯貢獻。以中國13億人口的數據統計來看,也就意味著在2019上半年有6%的新用戶加入民宿預訂大軍,嘗鮮民宿。

從新增房源數量來看,房源數量作為共享住宿預訂平臺發展水平的重要考核指標之一,各傢都異常重視。從公開數據來看,愛彼迎以海內外600萬套房源總量占據絕對優勢,途傢、木鳥民宿、榛果等企業緊跟其後。

“共享住宿”、“非標住宿”究竟有何區別?

(圖片來源:《2019上半年中國共享住宿行業發展白皮書》)

事實也如此,自2011年底主要“共享住宿”平臺紛紛上線,經過近8年的發展,市場格局已初步形成。愛彼迎、木鳥、途傢等企業位列第一梯隊,小豬短租、榛果等企業是新增長極,尾巴中小型企業可發掘空間較大。

總的來看,對標國際,中國的“共享住宿業”發展相對較晚,但國內的“共享住宿”平臺發展迅速,使用共享住宿平臺的人越來越多,房源數量和市場覆蓋率逐漸增長,市場已初具規模,“共享住宿”或將成為我國租賃市場上極具發展潛力的產業。

“共享住宿”的興起讓閑置房源資源得到瞭合理利用,有利於緩解壓力。而“共享住宿”個性化、多樣化的體驗則拉動瞭出行、住宿、餐飲、管傢等服務消費需求的快速增長,增加瞭就業機會,激發瞭特色旅遊、文化體驗等方面的消費。

“共享住宿”、“非標住宿”究竟有何區別?

社區民宿

美中總有不足,縱觀當前的“共享住宿”市場,也出現瞭諸多“亂象”面臨不少問題。

在2019年7月2日國傢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發佈的《中國共享住宿發展報告2019》中,指出當前我國共享住宿發展面臨五大問題:多頭監管問題突出、市場準入要求未能充分反應新業態特征、數據共享機制不暢、社區關系問題開始凸顯、缺乏長效化監管機制。

再看消費者對於“共享住宿”平臺的反饋,其中不乏質疑聲。比如,房源圖片與實際不符,存在房源造假嫌疑;衛生問題令人擔心,床上用品沒有經過消毒、房間沒經過清理;消防設施不健全,安全隱患較多;部分消費者擔心個人隱私泄露。在不少“共享住宿”分佈的居民區中,房客擾民引發鄰裡關系不合的情況也時有發生。

謀發展

那麼,“共享住宿”要如何健康發展呢?或許,有這麼幾個問題是亟待解決的。

一是,“共享住宿”應實現服務標準化。雖然“共享住宿”行業房源類型多樣、地域分佈十分廣泛、主要以個體經營為主,屬於“非標準化”的住宿產品。但在服務標準上,行業應制定一套嚴格規劃、為業界互相監督與共同遵守的“服務體系”,提高自身專業服務能力和水平,為消費者帶來更加安全、有品質的服務。

二是,對“共享住宿”產品深度體驗的挖掘。“共享住宿”具備多樣化、人性化、個性化等特征應不斷保持打造並成為核心競爭力,打造品牌打磨精品,不斷從文化、非遺、藝術等多個維度挖掘靈感,帶給用戶更好的體驗和美好生活的期許。當然,針對不同場景,“共享住宿”產品打造也有不同的要求,平臺和經營者也要具體場景具體分析,避免同質化、套路化。

“共享住宿”、“非標住宿”究竟有何區別?

雲南騰沖民宿

三是,推進“共享住宿”行業相關政策的清晰化。雖然“共享住宿”這一模式逐漸被認可,但在行業的發展中一直缺乏政府監管,各大平臺在法律法規和市場需求的夾縫中艱難地前行。 2018年11月發佈的《共享住宿服務規范》,是我國“共享住宿”領域首個標準性文件。主體內容針對:共享住宿平臺(企業)服務與管理要求、房東要求與規范、對房客的要求等三個方面做瞭相關說明,適用於在我國境內提供在線交易的互聯網共享住宿平臺和房東。未來,對於“共享住宿”行業的發展,還需要政府制定完善的法律法規,設置合理的進入門檻,構建相關體系,引導其向著規范化方向發展。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共享住宿”的文化氛圍仍需繼續培養。 “分享”模式的難點在於:房東是不是接受平臺的這一理念,能不能把這種理念傳遞給遊客,遊客是不是接受這樣的理念,能不能正向反饋給房東和平臺?所以,這種文化氛圍的繼續培養,還需要“平臺、房東、房客”共同營造,平臺的作用也至關重要,平臺要引導房東以分享和社交為樂,房東感染遊客,遊客給房東正向的積極反饋,加強這一社區氛圍。

(文:新旅界 吳亞)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