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性而活》:從人物和劇情分析,一部小制作喜劇,為何高級?

“我想一國文化的極好的衡量,是看他喜劇及俳調之發達,而真正的喜劇的標準,是看他能否引起含蓄思想的笑。”——喬治麥烈蒂斯《喜劇論》

韓國喜劇電影《率性而活》上映於2007年,豆瓣評分8.3,網友評價:簡單的劇情設定,卻能帶給觀眾精彩的表演。13年過去瞭,電影荒誕的黑色幽默和密集的笑點,仍然讓人笑地停不下來。

《率性而活》:從人物和劇情分析,一部小制作喜劇,為何高級?

《率性而活》講述的是,一個新上任的警察局局長,想憑借模擬搶劫銀行演習,名聲大噪,從而為自己的仕途做鋪墊。

所有人都認為這場演習隻是走個形式,很快就能結束,但假扮劫匪的鄭度滿卻不這麼認為。認真耿直的度滿,在演習前做瞭充分的準備,其演習當天專業的表現令所有人大驚失色。結果劫匪占據瞭上峰,局長的如意算盤被打破。

《率性而活》:從人物和劇情分析,一部小制作喜劇,為何高級?

為何說這是一部小制作的喜劇電影?

全片70%的劇情發生在銀行內,沒有一個叫得上名字的演員,也沒有恢弘的場面,在成本上可以被認做為一個小制作影片。

電影《率性而活》為何高級?

電影《率性而活》無論從人物的設定,細節的把控,還是劇情走向,都展現瞭編劇嚴謹的邏輯。在你捧腹大笑的同時,還會不禁對工作和人性產生思考,因此給觀眾留下一種高級的印象。

喬治麥烈蒂斯在《喜劇論》中說到:“我想一國文化的極好的衡量,是看他喜劇及俳調之發達,而真正的喜劇的標準,是看他能否引起含蓄思想的笑。”

今天我就從人物設定,劇情走向兩個方面來分析《率性而活》高級的原因。

《率性而活》:從人物和劇情分析,一部小制作喜劇,為何高級?

一、人物分析:度滿的認真細心與現實形成的反差,讓電影好笑又高級

兩年前,鄭度滿因為調查市長貪污案失敗,被從刑偵科調到瞭交警隊,警察局長也因此事被撤職。

新任局長上任的第一天,因為闖紅燈被度滿開瞭罰單。新官上任三把火,局長奇思妙想,想弄一個假扮劫匪搶銀行的演習,提升自己在公眾心中的影響度,從而為仕途做鋪墊。

在局長的眼裡,由度滿這樣呆板的警察假扮劫匪,一定很快就會被逮捕。但事與願違,沒想到男主為瞭扮演好劫匪的角色,做瞭那麼多的功課。

《率性而活》:從人物和劇情分析,一部小制作喜劇,為何高級?

有人說,搶劫銀行之前的鋪墊囉嗦,劇情拖沓,但我卻不這麼認為。一個開罰單的劇情不足以支撐度滿認真耿直的人物性格。

《率性而活》想要傳遞的,不僅僅是一場假裝搶劫銀行的鬧劇,更想表達的是個人態度對群體的影響。因此,劇中對度滿這個人物在認真方面的性格刻畫,並不多餘。

之所以度滿看起來好笑,是因為他的認真細心與現實帶來的反差萌。比如:

演習角色抽簽,同事問度滿抽到瞭什麼,度滿扭身收好抽簽紙條,說到:“秘密”。

搶銀行的道具——用存折制作的恐嚇信,竟然是用從不同的地方剪下來的字,一點一點拼湊在一起的,這樣做就不會被識別出字跡。

度滿不僅對待工作認真,在生活中也是一個認真執著的人。火都燒到眉毛上瞭,他還不忘把租的錄像帶按時歸還回去。

在生活中,我們身邊也不乏有做事極度認真和細心的人,他們通常給我們的印象是僵硬的,而不是鮮活的。所以,當看到度滿嚴肅認真的樣子,就會讓人聯想到自己身邊的某個人。

《率性而活》:從人物和劇情分析,一部小制作喜劇,為何高級?

我們都看到瞭《率性而活》對官僚主義的諷刺,有沒有看到影片想要激發的,關於個人對待工作和生活態度的思考呢?

富蘭克林說:“盡力做好一件事,實乃人生之首務。”

我從《率性而活》中看到瞭自己,這個自己時常對上級佈置的任務不以為然,時常對待工作和生活又極度較真兒。

電影之所以高級,是因為在歡笑之餘,它讓人看到自我,審視自我,潛移默化地影響著自我。

《率性而活》:從人物和劇情分析,一部小制作喜劇,為何高級?

二、劇情分析:一個電影高級感的呈現,不僅僅是燈光和剪輯的運用,更重要的是電影傳遞出的內在力量

這部電影從淺層的意識形態上看,是在針砭時弊,抨擊時政,尖銳地指出瞭官僚主義和群體利益之間的矛盾。而從更深層的意識形態上解讀,我認為編劇是想表達個人對群體意識的影響。

所以,劫匪和人質間的關系,人質和劫匪之間的情感變化,值得回味。

大傢都以為這是一場很快就能結束的演習,所以一直都是應付瞭事。度滿的情緒也一直是不溫不火的,他身為劫匪,在情緒上卻還是警察鄭度滿,所以人質們也就覺得無所謂,外面的人也不在乎。

吳組長的一句話提醒瞭度滿,他說:“度滿啊,你起碼要用自己的槍,這是持槍者很忌諱的一件事。”

於是,度滿的情緒開始大變,他用飲水機的水澆醒溫吞的自己,讓自己真正地進入劫匪的狀態。

《率性而活》:從人物和劇情分析,一部小制作喜劇,為何高級?

度滿槍殺攝像師時,用手比劃成槍的形狀,並配合“砰”的聲音代替開槍,但是當被人質提醒演的假時,度滿決定改用真槍。隻有用真槍才能讓外面的警察當真,達到演習的目的。這一改變將電影的節奏推向瞭高潮。

度滿砸碎瞭玻璃,拿著真槍指著一個人質,威脅警察再不來車就繼續殺人;並打開瞭槍的保險。

至此,人質們的心態發生瞭重大的變化,不是因為人質怕劫匪,是度滿真的認真瞭,帶動瞭大傢的情緒。所以有瞭後續的集體雨傘迷惑警察的橋段。

《率性而活》:從人物和劇情分析,一部小制作喜劇,為何高級?

維吾爾族有句諺語:“事成於和睦,力生於團結。”

在社會心理學上,群體的特征之一是凝聚力。是度滿的認真堅持逐漸地影響瞭群體,使人質們擁有瞭凝聚力,從而產生瞭共同的目標——認真完成演習。

豆瓣網友說,這部電影體現瞭斯德哥爾摩綜合癥,我是不認同的。劫匪並沒有真正地傷害到人質們的生命安全,人質真正服從於劫匪,是因為被劫匪認真執著的熱忱所感染。

影片最後,度滿被從交警隊調回刑偵科,他沒有變,看起來依然認真正直甚至有點呆板,但銀行內的其他人對度滿的態度卻變瞭,連看度滿的眼神都充滿瞭信任、崇拜和感激。

《率性而活》:從人物和劇情分析,一部小制作喜劇,為何高級?

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改變群體嗎?

美國的“民權運動之母”羅莎·帕克斯,是上世紀50年代美國第一個拒絕給白人讓座的黑人,她因公然藐視白人被逮捕。她的被捕引發瞭蒙哥馬利市長達381天的巴士抵制運動,而引導這場民權運動的正是當時名不見經傳的馬丁·路德金。

事實上,羅莎·帕克斯並沒有組織或領導65年前那場民權運動,她隻是在適當的時刻表現瞭一個平凡人的勇氣,而這種勇氣迫使整個國傢重新審視並改變瞭原有的社會道德體系。

所以,不要小看個人的力量。一個人也可能成就意想不到的豐功偉績,深刻地影響他深處的世界。

《率性而活》:從人物和劇情分析,一部小制作喜劇,為何高級?

結語:

這部《率性而活》我看瞭大概五六遍,看的次數越多,就越能發現導演的用心。很多細節沒必要明說,你需要看兩三遍才能看懂。一切說的太明白瞭,電影就不高級瞭。

正如英國戲劇之父莎士比亞所說:“There are a thousand Hamlets in a thousand people’s eyes.”

法國電影理論傢安德烈·巴贊主張,電影風格不應該去強迫或者操控觀眾對某個場景或某部電影形成單一的集體反應。

正是這種模糊的質感,讓《率性而活》這樣一部小制作的電影成為一部高級的喜劇。


作者介紹:毛泥娃,前世界500強企業內訓師,現在為閱讀推廣人,專註於書評、影評。喜歡閱讀和觀影的夥伴,歡迎關註。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