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產力的「去中心化」,才是新冠肺炎的最大克星

生產力的「去中心化」,才是新冠肺炎的最大克星

新冠肺炎在神州大地肆虐的這段時間裡,大傢的日子都不好過。

作為個人,我們要響應號召做好隔離。戴口罩,勤洗手,出入消毒還算易於執行,但面對著自我隔離期間單調重復的生活,很多人開始變得抑鬱寡淡,焦躁不安,內心無限渴望外面的世界。

作為企業主或是個體經商戶,除瞭身心的煎熬外,還要忍受突如其來的經濟損失。對於大部分自我隔離在傢的打工者而言,企業需要正常對其發放薪水,由於市場萎靡導致的全社會的經濟損失,全部由企業主承擔。

雖然很多現金儲備不充足的企業,已經到瞭破產的邊緣,但事實卻依然殘酷。即便是近期疫情得到瞭控制,企業可以復工,但在疫情沒有完全消除之前,市場的負面影響依然存在,企業必須做好應對中長期市場萎靡的準備,雖然已開春,但企業的寒冬考驗卻剛剛開始。

如果企業倒閉瞭,必然接下來就是全社會的大規模失業潮,失業後的無組織的個體,幾乎對經濟是沒有什麼推動力的,隻有個體在企業的組織下形成合力,才能推動經濟復蘇。一旦疫情期間企業倒閉潮出現,經濟危機才真的來臨。

雖然對於這次疫情我們有理由足夠的樂觀,但放眼未來,如果再有諸如此類的傳染病爆發,我們有沒有更好的辦法,可以保證在全身而退的同時,將經濟損失降到最低呢?

生產力的「去中心化」就是答案。

提到生產力,可能大部分人腦海裡閃過的就是號稱經濟發動機的制造業。

沒錯,生產力想要去中心化,首先就要解決制造業的問題,制造業提供瞭人類生存的最基本物資,如果沒有瞭制造業的供給,人們生活的物質依賴就會出現嚴重問題,這次疫情過程中出現口罩防護服等物資短缺,本質上就是制造業受到影響造成的。

目前的制造業還是勞動力密集型產業,想要實現人的去中心化,唯一的解決方案就是提高生產線的自動化水平,用機器替代人工,而這其中的關鍵,就是 AI 技術。

AI 目前已經有瞭不錯的技術突破,在圖像識別、聲紋識別以及自動駕駛等領域都在愈發成熟,但距離落地生產線,還有些難度。

目前的 AI 突破主要集中在替代腦力勞動層面,但生產線卻是以體力勞動為主,想要實現從腦力勞動到體力勞動的跨越,AI 還需要一個身體,這個身體要足夠強壯且足夠靈活,才能替代現有人工,實現生產線的全面自動化。

制造業實現全自動化後,人員密集的「中心化」勞動方式將有可能被打散,「去中心化」工作方式將正式登上舞臺。

但是,空有生產力還是不夠的,面對著去中心化的分散的勞動人員,現今的為瞭集中化辦公而存在的公司式管理體系,勢必不能滿足要求,但如果沒有瞭集中化辦公的監管,我們又如何來調動來動每個工作人員的生產力呢?

區塊鏈發揮作用的時候到瞭。

早在互聯網產生初期,很多的開源組織就已經存在瞭,工程師們用業餘時間為一個特定項目貢獻代碼,一點一點的完善項目。如果這個開源項目發展的好,受到瞭業內人士關註,則參與其中的工程師們,便可以作為核心代碼貢獻者,享受到業界的榮譽激勵,說不定還可以用榮譽變現。

看起來這個系統可以持續運轉,但事實是目前絕大多數的開源組織都很分散,凝聚力比較差,沒有商業化能力,當然更沒有好的辦法來變現。

但是區塊鏈的出現改變瞭這個現狀,區塊鏈通過 DAO(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完成瞭分散組織的管理。

區塊鏈領域中,目前規模最大,並成功打造瞭全球 Top 1 DApp 生態的以太坊,就是一個去中心化的組織。以太坊凝聚瞭全球各地的數萬名開發者,為區塊鏈智能合約、虛擬機以及 DApp 等諸多領域貢獻瞭優質的代碼,極大的推動瞭區塊鏈技術的進步。

之所以以太坊能夠取得這樣的成績,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以太坊通過發行自己的數字資產,實現瞭去中心化組織的物質激勵。

以太坊開發者通過貢獻代碼獲得 ETH,ETH 可以直接通過交易變現,於是開發者們便可以通過賣出手裡的 ETH,獲得物質激勵。同時,所有的開發者也是一個利益共同體,以太坊發展越好,自己手裡的 ETH 也越值錢,從而開發者的積極性被成功調動瞭起來,更願意投入時間為以太坊做貢獻。

雖然以太坊目前的激勵機制還有優化空間,但 DAO 已經為去中心化的組織管理,趟出瞭一條路。

不管是 AI 還是區塊鏈,目前都還需要一定的成熟時間,但無疑「AI+區塊鏈」的組合,有實力實現生產力的去中心化。一旦人類社會實現瞭在人員去中心化的狀態下,依然能夠保持澎湃的生產力時,病毒也就迎來瞭最大的克星,沒有瞭傳播網絡的病毒,將無處躲藏。

即使沒有特效藥,但隻要我們有 0 經濟損失的長期作戰能力,在和病毒的鬥爭中,我們就已經立於不敗之地瞭。

新冠肺炎沒那麼可怕,等到短期的陰霾散去,人類的未來,一片光明。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