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年虧損93億元,愛奇藝難靠短視頻救贖

全年虧損93億元,愛奇藝難靠短視頻救贖

文 | 吳大郎

出品 | 牛刀財經

愛奇藝的故事編不下去瞭。

即使付費會員增長以及內容成本的減少,也沒能終結愛奇藝繼續虧損的情況。

2020年2月28日,愛奇藝發佈2019Q4財報,報告期內,愛奇藝營收75億元,同比增長7%;凈虧損25億元,同比收窄28.57%,這也是其上市後首次單季度虧損收窄。

四季度虧損收窄的原因何在?

首先是自身商業模式的軟肋,國人對付費會員的付費意願不高;一位接近百度的人士向牛刀財經透露,此前,陸奇曾一直不看好愛奇藝,他認為其商業模式不成立。

其次是同行惡性競爭,同為視頻流媒體的騰訊視頻、優酷同樣也掙紮在虧損的泥塘。以阿裡旗下的優酷為例,其雖然並入瞭阿裡大文娛,但依舊沒有擺脫虧損的境地。

阿裡剛剛公佈的第三財季財報顯示,數字媒體與娛樂業務經調整後的EBITDA虧損收窄,但依然虧損32.98億元,去年同期為60.34億元。

騰訊視頻付費用戶近9000萬,但平臺一年虧損預計達到80億。

與之形成對比的,是持續低迷的廣告收入。第四季度,廣告營收實現收入19億元人民幣。

在宏觀經濟環境的挑戰 、內容排播存在不確定性以及廣告行業的激烈競爭等多種因素影響下,全年廣告營收達到83億元人民幣。去年這一數字為93億元。

不難理解,廣告市場持續遇冷,再加之短視頻、直播的沖擊,愛奇藝的廣告收入還將走低。

同時,視頻網站的廣告與會員本就是一對矛盾體,付費會員越多,廣告量越少,因而從商業模式上看,愛奇藝的廣告營收比重還會進一步減少。

止不住的虧錢模式

從公開的財報來看,2017年至今,愛奇藝就一直在虧損,平均算下來季度虧損在20億左右。2017年愛奇藝花在內容上的錢是133億,而2018年就增長到瞭210億。

這意味著到目前為止愛奇藝從來沒有賺到錢,相反還在大把大把的往外撒錢。

雖然說整個在線視頻領域都在虧錢,但資本對已經上市的愛奇藝,提出瞭更高的要求,不僅要求有營收、現金流,資本對盈利的要求也更加迫切。

一方面愛奇藝持續增長的付費用戶數量給瞭資本市場極大的信心;另一方面持續巨額的虧損,又讓愛奇藝蒙上瞭陰霾,尤其是長期虧損對資本耐心的消磨,讓其股價忽漲忽跌,表現出極大的不確定性。

在這種陰晴不定的股價面前,愛奇藝需要不斷接受來自投資者的質疑,資本市場的陰晴圓缺無時無刻不在挑動愛奇藝敏感的神經,但虧損就是止不住。

一方面,愛奇藝的會員數不斷增長,會員收入占比也在不斷提升;另一方面,愛奇藝的虧損狀況並沒有得以扭轉,甚至有不斷拉大的趨勢。那麼,問題究竟出在何處呢?

我們不妨從會員服務、廣告營收、營收成本、生態業務等方面來觀察愛奇藝的數據:

會員服務方面,2019年第四季度收入為39億元,同比增長21%。全年會員服務營收為144億元,較2018年增長36%。主要歸功於由優質內容以及多樣化的運營措施推動瞭訂閱會員數量的增長。

廣告營收方面,愛奇藝第四季度實現收入19億元,2019財年廣告營收達到83億元人民幣。

營收成本方面,愛奇藝2019年第四季度營收成本與2018年同期相比下降7%,這主要源於內容成本的下降。第四季度內容成本為人民幣57億元,與2018年同期相比下降13%。

內容成本降低主要原因為部分內容延遲播出以及原創內容費用化金額的下降共同促成的。2019年全年內容成本為222億元,比2018年相比僅增6%。

生態業務方面,愛奇藝第四季度內容發行收入為8.78億元,同比增長68%。全年內容分發收入總計25億元,同比增長18%。

其他營收方面,愛奇藝四季度營收達到8.744億,全年其他營收達到37億元,與2018年相比增長30%。主要受益於垂直領域業務的增長,尤其是收購天象互娛之後遊戲業務的增長。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擁有現金,現金等價物,限制性用途現金和短期投資共計人民幣115億元。

愛奇藝非常需要在營收和內容投入之間找到平衡點,對於愛奇藝來說,盈利從來就不是一場好打的仗。

內容成本居高不下

自2016年起,愛奇藝的內容成本一路走高,直到2018年達到峰值。

愛奇藝本季度內容分發收入8.78億元,同比增長68%;其它收入8.744億元,同比下滑21%,各項業務整體表現穩定。

國內互聯網視頻公司主要競爭點就是:內容。隻要內容好,就可以吸引用戶,獲得流量,接瞭廣告,贏得變現,然而,事實卻是,內容成為視頻公司的成本黑洞。

數據顯示,2019年愛奇藝共推出瞭超20部自制綜藝,30部獨播電視劇,其中不乏《破冰行動》這樣“先網後臺”播出的優質作品。

回歸商業本身,視頻網站要保證持續穩定輸出原創內容,一方面要擁有專業團隊,保證劇本、攝影的水準在線;一方面要具備數據化水平,例如奈飛的精準內容推薦。

如今,愛奇藝自制劇部門成立七年之久,“愛奇藝文學版權庫”建立也有五年時間,愛奇藝還投資瞭近40傢文娛公司和工作室以支持內容創作。

另外,在數據化層面,百度的AI技術也是愛奇藝的重要後盾。

透過團隊和技術,資本亦是自制內容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這不僅包含愛奇藝的內容投入成本,更能體現愛奇藝內容投資的回報水平。

正如2018年的《延禧攻略》,該劇總投資3億元,片酬支出僅占比8%,且廣告收入超過2億元,而該劇版權遠銷海外90個國傢,總收益超過3億元。

顯然,高人氣內容必然會為爭奪流量而上線多平臺,而對愛奇藝而言,如何打造清晰且差異化的自制內容策略將成為致勝關鍵,例如發力垂直類綜藝、懸疑犯罪劇集等。

但愛奇藝所面對的現實是,影視工業體系不完善,爆款內容難延續;平臺間內容“模仿”屢見不鮮,對存量用戶的挖掘逐漸觸底;愛奇藝很難保證內容模式的可持續。

“隨刻”短視頻APP能否扳回一局?

近兩年,短視頻的迅速崛起的一定程度上加劇瞭視頻行業的競爭。

以頭條系為代表的短視頻向長視頻方面佈局,而以BAT為代表的長視頻也在加大對短視頻領域的投入和佈局。

在Q4財報電話會議上,龔宇宣佈計劃推出一款Vlog產品“隨刻”,加大在短視頻領域的投入和佈局。曾在Facebook、Airbnb等公司擔任重要職務的葛宏將全面領導“隨刻”業務。

據介紹,“隨刻”主要內容有兩大類:一個是PUGC內容,主要采用廣告分賬的方式或用戶收費分賬的方式付給創作者成本;第二是通過“隨刻”來分發“愛奇藝”的影視長視頻內容。

公開報道顯示,2018年至今,愛奇藝至少推出瞭5款短視頻APP,其中2018年就推出瞭不同領域的短視頻:吃鯨、愛奇藝納逗、薑餅;2019年推出兩款分別是好多視頻、晃唄。

不過,此次即將推出的“隨刻”相比上述幾款短視頻,在模式上或將存在明顯的區別。牛刀財經註意到,不同於長視頻和抖音類的短視頻,“隨刻”瞄準的是國內“中視頻”市場。

龔宇稱,“愛奇藝隨刻”主要對標的就是YouTube這樣的產品。

在龔宇看來,國內現在兩大視頻模式,即長視頻和短視頻的市場份額已經將近飽和,但播放時長平均在七八分鐘到十幾分鐘的這種中小視頻,即類似於YouTube模式,在中國市場目前的份額還很低,大概1億DAU左右。

“隨著5G時代的到來,中視頻這種幾分鐘的視頻會流行起來,這種模式在中國的空間還很大。但需要兩到三年的時間去培育市場,所以我們覺得現在應該加大投入。”龔宇表示。

要知道,以抖音、快手為代表的短視頻平臺如空軍般從天而降時,更是打的長視頻措手不及。更厲害的是,短視頻上還有直播功能。

此外還有社區型的B站,依靠著豐富的Up主生態,B站的UGC和PGC內容是其他長視頻網站做不到的,形成瞭獨特的競爭力。

當你的公司做的東西,其他公司做不瞭的時候,你才會獲取超額利潤。

時下,全年運營虧損93億元人民幣愛奇藝能否在短視頻領域靠“隨刻”APP分一杯羹,成為增長點仍未可知。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