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王朝兩個抗擊匈奴的將星的是誰?

作者:陳二虎

大漢王朝兩個抗擊匈奴的將星的是誰?

一、漢武帝對匈奴主動出擊

話說大漢王朝到瞭漢武帝劉徹時期,國力日漸強大起來,雄才大略的漢武帝決定對匈奴出手。

公元前133年,漢武帝反擊匈奴的大幕徐徐拉開,六月,漢武帝聽取瞭王恢的建議,命雁門商人聶壹以走私犯的身份“亡入”匈奴(間諜呀)。

此時的匈奴首領是軍臣單於,聶壹對軍臣單於說:“吾能斬馬邑令丞,以城降,財物可盡得。”

同時派出驍騎將軍李廣、輕車將軍公孫賀、護軍將軍韓安國等將領率三十萬大軍事先埋伏在附近山谷之中,想給軍臣單於來個“包餃子”。

軍臣單於聽瞭聶壹的鼓動,親率十萬鐵騎進入武州塞,但軍臣單於放眼一望,看到滿山遍野的牲畜,任其自由啃食,卻沒有見到放牧的人,不由心生疑惑,這怎麼可能呢?

軍臣單於很精明,命令軍隊停止前進,派出遊騎抓回瞭一個漢朝雁門尉史,得知這是漢朝的誘敵之計,大軍早就埋伏好瞭,靜等匈奴入甕。

軍臣單於驚出一身冷汗,立刻命令軍隊撒退,這漢朝精心策劃的一次伏擊落空。

軍臣單於認為這是有天神相助,於是,封這個尉史為“天王”,很慷慨大方呀。

漢武帝看到誘敵不成,決定主動出擊。

大漢王朝兩個抗擊匈奴的將星的是誰?

公元前129年,以車騎將軍衛青出上谷、驍騎將軍李廣出雁門、輕車將軍公孫賀出雲中、騎將軍公孫敖出代郡,兵分四路出塞,合擊匈奴,但計劃又一次落空,公孫敖等人的兩路兵馬根本沒有找到敵人,李廣部卻遭到匈奴伏擊,損失慘重,李廣本人也成瞭俘虜(匈奴把李廣置於兩馬之間,李廣詐死,半途趁其不備,突然躍起,搶瞭一匹快馬與弓箭,馳騁逃瞭回來。李廣,我心目中的英雄!)。

四路人馬,隻有衛青(衛青,漢武帝的小舅子,戰神一般存在的人)直搗匈奴老巢龍城,斬殺無數,俘獲七百餘人凱旋歸來,也讓漢武帝第一次出擊匈奴挽回一點面子。

二、收復“河南地”

軍臣單於沒想到被衛青率領的漢軍掏瞭老巢,損失頗大,不由大怒,集結兵馬報復,兵分三路入冦,從雁門到遼西一線展開攻勢,一路占領瞭造陽等地,深入漢境九百餘裡,這塊土地本來就是匈奴的,是戰國時期被燕國占領,如今又回到匈奴手裡;一路殺入遼西,斬殺遼西太守,掠走兩千餘人;一路殺奔漁陽,擊傷漢大將韓安國,迫使漢軍堅壁不出。

漢武帝面對匈奴入侵作出回應,派衛青、李息率軍北出榆林、雲中,沿外長城一路向西北行進,直撲匈奴右賢王的駐地高闕,切斷右賢王與河套地區的聯系,隨後突然向南揮師,沿黃河、賀蘭山南下,直襲沒有任何準備的匈奴樓煩王與白羊王駐牧的河套平原,一擊致勝,俘虜五千餘眾、牲畜百萬,也抓獲瞭一些匈奴的探子,“全甲兵而還”,也就是沒有損失兵馬。

河套地區被稱為“河南地”,是匈奴發祥地之一,也是匈奴距離漢朝統治核心,關中地區最近的地區,戰略位置重要。

大漢王朝兩個抗擊匈奴的將星的是誰?

漢朝占領河套地區後,不惜代價在此地設置朔方郡,修築朔方城,又從內地遷民十萬徙居朔方郡,充實邊境。

此次勝利,是漢軍避實就虛的成場戰術,也是漢王朝第一次大勝匈奴,揚瞭威,也讓漢武帝有瞭信心。

朔方郡的建立,也第一次把觸角伸到長城以外,把戰火引到匈奴境內。

匈奴軍臣單於看到自己的“河南地”被漢朝占領,又氣又急,不久就一命嗚呼瞭。

軍臣單於去世,他的弟弟伊稚斜成瞭單於,厲兵秣馬,志在收復河套失地。

就在這時,漢武帝又出手瞭。

三、戰神衛青與霍去病

公元前124年,漢武帝派衛青統十餘萬大軍,出朔方、高闕、右北平,主動向匈奴右賢王發起攻擊。

這右賢王根本就沒有想到漢軍來襲,正摟著愛妾狂歡。

衛青親率三萬精騎,晝伏夜出,神不知鬼不覺殺到右賢王王庭附近,然後趁夜色突然發起進攻,右賢王大驚失色,丟下部眾隻顧自己逃跑,手下部隊無人指揮,讓衛青好一番收拾,右賢王手下裨小王十餘人,連同部眾一萬五千餘人成瞭俘虜,牲畜損失近百萬頭。

漢軍幾次得手,但匈奴的主力並沒有遭受多大的打擊。

大漢王朝兩個抗擊匈奴的將星的是誰?

漢武帝任衛青為大將軍再次出擊,然而匈奴有瞭準備,雙方互有得失,打瞭個旗鼔相當。漢軍斬首一萬九千餘人,十八歲的驃騎校尉霍去病首戰告捷,生擒匈奴相國、當戶以下兩千餘人,被封為冠軍侯(榮耀呀)。但西漢方面有兩位將軍被匈奴擊敗而全軍覆沒,一個是右將軍蘇建,一個是前將軍翕侯趙信。蘇建逃回,而趙信被俘投降。

這次會戰,與其說是漢軍的勝利,倒不如說是匈奴的勝利,殲滅瞭漢寫有生力量,並且趙信的投降,讓漢朝兵馬的情況讓匈奴盡知。

這趙信本來就是投降漢朝的匈奴人,伊稚斜單於十分重用趙信,封他為自次王(何為自次王,似乎就是地位僅次於單於的王),還把他的姐姐嫁給趙信。

趙信深知漢軍虛實,一下成瞭單於的姐夫,也是投桃報李,建議伊稚斜單於把王庭北撤,遠離漢軍的打擊范圍。

如若漢軍來攻,必須深入大漠,如此,匈奴兵馬可以以逸待勞,各個擊破。

伊稚斜單於采納瞭這一建議,從此以後,漢王朝與匈奴之間在蒙古高原的競爭進入相持狀態。

然而,令匈奴想不到的是,大漢王朝出瞭一個戰神霍去病,統率精兵萬騎,輕裝上陣,直搗匈奴孱弱的西部,深入匈奴腹地,轉戰六日,過焉支山千餘裡,陣斬折蘭王、盧侯王,生擒渾邪王子,大敗休屠王,繳獲匈奴祭天金人,斬首八千餘。

霍去病所統萬騎,僅剩三千人返回。

大漢王朝兩個抗擊匈奴的將星的是誰?

隨後,霍去病又一次出擊,轉戰兩千餘裡,俘虜五王,斬首與俘獲三萬餘。這兩次出擊,徹底削弱瞭匈奴右地,也激發瞭匈奴內部的矛盾,渾邪王與休屠王火迸,渾邪王殺瞭休屠王,並其所部,投降瞭漢朝。

漢武帝在渾邪王舊地設置瞭武威、酒泉兩郡,為大漢王朝踏上西域開啟瞭大門。

祁連山地區是匈奴的天然牧場,其支脈焉支山緊扼絲綢之路要沖,據說這裡盛產一種植物“紅藍”(一種菊科植物),是匈奴人制作胭脂的原料。

於是,民歌唱曰:“亡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婦無顏色。”

四、決戰匈奴

漢武帝看到漢軍屢屢得手,決定尋找匈奴主力。

公元前119年,以衛青與霍去病各率五萬騎兵,分別出定襄、代郡。

此次出擊,漢王朝做瞭充分準備,光戰馬與運輸補給的馬匹就達二十四匹,另有幾十萬步兵緊隨其後。

漢武帝希望一舉征服匈奴。

匈奴伊稚斜單於按照趙信的謀略,把精兵佈置在漠北,等待漢軍深入。

衛青部渡過大漠,北上千餘裡,剛好碰到嚴陣以待的匈奴主力。

大漢王朝兩個抗擊匈奴的將星的是誰?

久經戰陣的衛青,下令以車環營,然後選五千鐵騎挑戰,伊稚斜單於以萬騎迎戰,接近黃昏,兩軍正殺的難分難解之時,突然刮起狂風,飛沙走石,迎面看不清對方。

衛青抓住時機,果斷令兩翼出擊,迂回包圍單於的營地。在狂風飛沙中,匈奴伊稚斜單於驚魂失措,不知道來瞭多少漢朝兵馬,慌亂中騎上一匹騾子(一匹千裡騾呀),在親信侍衛的保護下,向西北突圍而走,而他的軍隊還在與漢軍戰鬥,撕殺到半夜,雙方才知道伊稚斜這個重要人物跑瞭。

衛青急忙令輕騎,輕裝上陣,火速追擊。而匈奴人聞知頭跑瞭,軍心潰敗,四下奔跑,衛青縱兵追擊二百餘裡,這一陣斬殺,殺俘接近兩萬,一直追到趙信城(就是那個先降漢又降匈奴的趙信,仿照漢城所建的城堡),繳獲大量糧食與物資,得到補充後,餘下的一把火燒光,凱旋而歸。

而霍去病這一路,在匈奴降將的引路下,北上兩千餘裡,越過沙漠,痛擊匈奴左賢王,斬俘七千餘人,左賢王棄軍而逃。

霍去病揮軍追到狼居胥山,在主峰上建壇祭告天地,隨後班師。

此番漠北大戰,漢軍共殲敵九萬餘人,奪取瞭陰山以南的所有地區。

陰山以南草原,水草豐美,是匈奴賴以生存的地方,而陰山以北則是一望無際的沙漠與戈壁,根本無法放牧,這就逼迫匈奴背井離鄉開始遠遷,“是後匈奴遠遁,而漠南無王庭”,讓大漢王朝基本解除瞭匈奴的威脅。

衛青七次出擊匈奴,霍去病六次出擊匈奴,給予匈奴沉重的打擊,也造就瞭這兩個抗擊匈奴的將星。

隨後,漢武帝又幾次派兵出擊匈奴,互有勝負,但漢王朝掌握瞭主動權,也讓漢武帝成瞭歷史最著名的帝王。

公元前87年,一代雄主漢武帝劉徹去世。

大漢王朝兩個抗擊匈奴的將星的是誰?

小編提示: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敬請轉發和評論。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