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籠裡的張偉麗,讓我們見識到瞭UFC的殘酷

在出場儀式上,張偉麗身披國旗,全場響起歌曲《滄海一聲笑》,風范十足,氣場全開!如此霸氣硬氣的中華女子著實讓我們國人驕傲!

八角籠裡的張偉麗,讓我們見識到瞭UFC的殘酷

這次比賽是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舉行的UFC248站女子草量級衛冕戰,之前很少關註這項賽事,因為總感覺與我們國人沒有多大聯系,我們面對他們,尤其是在規則極度開放的條件下,危險系數太高,也不太希望國人去冒著如此大的兇險比賽,但張偉麗的今天一戰,讓我開始重新關註瞭。

其實張偉麗在去年8月底,就僅僅用時42秒KO安德拉德拿到瞭中國第一個UFC冠軍,創造瞭中國格鬥的歷史,因為在她之前,還沒有中國人拿到過UFC的冠軍。她應該屬於劉翔級別的,開創瞭新領域的奪冠史,尤其是女子,真真瞭不起。

八角籠裡的張偉麗,讓我們見識到瞭UFC的殘酷

而她今天的對手則是喬安娜-澤德爾耶西克,實力同樣強悍。她從2009年開始,連續5年獲得過業餘世界泰拳(IFMA)的金牌。並於2014年,簽約UFC,她是女子選手中,衛冕世界金腰帶次數僅次於隆達-羅西(六次)的選手,曾經五次衛冕成功。

而我們的張偉麗,出身於邯鄲市峰峰礦區一個煤礦工人傢庭,12歲就進入武校學習,曾拿到過河北省青年散打冠軍,後來轉戰MMA綜合格鬥。期間,她做過幼兒園老師、旅館前臺、保鏢、健身房銷售……是夢想的力量又把她重新拽回到格鬥場,直至站上巔峰。這些經歷似乎與菲律賓的拳王帕奎奧接近,都創造瞭歷史,實現瞭夢想。

在接下來的比賽裡,張偉麗多次重拳擊中對方,喬安娜的頭腹進攻組合拳也非常精準,雙方纏鬥難分難解,兩人臉部也都被打腫掛彩。最終,三位裁判以48:47、47:48和48:47的點數判定張偉麗贏得瞭首場衛冕戰。

八角籠裡的張偉麗,讓我們見識到瞭UFC的殘酷

UFC的殘酷眾人皆知,更為張偉麗能去打這樣的比賽感到激動和驕傲,可是如此的危險,眾人還為何樂此不疲,大加支持呢?我們來看一下什麼是UFC。

UFC(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即終極格鬥冠軍賽,是目前世界上最頂級和規模最龐大的職業MMA(綜合格鬥)賽事。UFC目前每年舉辦超過20期的按次付費的比賽直播,賽事擂臺為標志性的八角籠,簽約UFC的職業格鬥選手都經過系統而科學的格鬥訓練,具備綜合運用各種格鬥技術的能力。

UFC在1993年首辦於美國丹佛,比賽擂臺為標志性的八角籠,目的是在開放式規則下為不同武術流派的格鬥傢提供統一的競技平臺,從而產生終極冠軍,原本隻準備舉辦一屆的賽事因超高的關註度延續瞭下來。因其兇險萬分,所以本想隻舉辦一屆,但沒有想到,受到全世界觀眾的喜愛,而至此興盛不衰。

八角籠裡的張偉麗,讓我們見識到瞭UFC的殘酷

上面提到瞭開放式的規則,也為不同的技戰術提供瞭無限可能性,就是不知道咱們電影上演得那麼厲害的太極和詠春能否上去一戰,不知道實戰效果怎麼樣,不過既然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出現過,應該是戰法不太實用。

那麼在這個八角籠裡,一般哪些戰鬥技巧比較實用呢?綜合來看,各個選手的進攻手段非常多樣,可以采用拳擊、巴西柔術、泰拳、摔跤、空手道、柔道、散打、截拳道等多種打擊手段來降服對手,這些也是被認是最接近實戰的一種運動。

如此殘酷的運動是誰締造的呢?

盡管存在爭議,但李小龍被大多人認為是MMA之父,UFC的開創者。尤其是綜合格鬥霸主賽事UFC的總裁達納·懷特認為,無論其他人如何爭辯,綜合格鬥之父,都確定是李小龍無疑。

八角籠裡的張偉麗,讓我們見識到瞭UFC的殘酷

李小龍在電影《龍爭虎鬥》中同洪金寶的一段打鬥中的裝束(綜合格鬥短褲、分指手套)、展示的極具綜合味道的格鬥技術(立技、摔技、寢技相結合),均同當今已經全面成熟的綜合格鬥比賽形式如出一轍。

李小龍不僅第一個提出瞭完整的、清晰的綜合格鬥訓練和實踐的思想和理念,也親力親為進行瞭訓練和宣揚,他通過電影、電視向全世界人們展示著新的格鬥理念,使得人們對格鬥有瞭新認識,它不再是單純的拘於一個流派,而是真正將踢打摔拿的技術全面的運用格鬥當中,可以說李小龍是混合格鬥的奠基人。

還在1967年,李小龍27歲的時候,就在美國創立瞭跨越門派限制的、世界性的現代中國功夫“科學的街頭格鬥技”——截拳道。並提出截拳道的宗旨是”以無法為有法,以無限為有限”,指引人走向自我解放的自由之路。

八角籠裡的張偉麗,讓我們見識到瞭UFC的殘酷

嘴炮康納麥格雷戈同樣對李小龍極為崇拜,他在采訪中表示:李小龍的動作迅速,流暢,及其有效,功能性極強。如果李小龍在在現代,毫無疑問他會成為MMA裡面的世界冠軍。一代拳王,拳擊界的傳奇性人物穆罕默德·阿裡也曾經說過,李小龍是一個偉大的人,他在自己所屬的領域是屬於最頂尖的那一個。

八角籠裡的張偉麗,讓我們見識到瞭UFC的殘酷

中國搏擊超級巨星武僧一龍也分享瞭自己的近況,這一次他再次現身MMA賽場,擔任嘉賓評委,並坦言MMA競技的殘酷性,“賽場是殘酷的,所以每個鬥士都不可怠慢”。當然他自己本人沒有登上美國的UFC八角籠裡打過,不知道他在那裡參與的話,會遭遇怎麼樣的殘酷。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