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傢馮侖的幹爹往事:曾親自殺瞭自己的幹爹

企業傢馮侖是一個非常具有傳奇色彩的人物,文革後,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入西北大學,1982年,又考取瞭中央黨校的研究生。

在中央黨校期間,馮侖認識瞭幹爹馬鴻謨,他的人生,堪稱傳奇。

1

馬鴻謨出生於河南魯縣,傢有良田千傾,經濟基礎雄厚。

雖然衣食無憂,馬鴻謨卻沒有紈絝子弟的作風,從小就聰明好學,後來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武漢大學歷史系。

放在今天,“武大”依然是一所非常好的學校,歷年就培養出不少人才,比如小米手機的創始人雷軍。

企業傢馮侖的幹爹往事:曾親自殺瞭自己的幹爹

雷軍就是從武大畢業的大佬

1937年,馬鴻謨畢業之後返回老傢,趕上瞭抗日戰爭。

這時,他有三個選擇:一是,出洋留學;二是,加入共產黨去外地打遊擊;三是,就地拉起隊伍抗日。

馬鴻謨是個極其有膽色之人,他最後選擇瞭最後那個選項,也是最難的。

之後,拉起隊伍的馬鴻謨輾轉敵後多年,後來又加入瞭共產黨的正規部隊。

時間到瞭1948年,此時的馬鴻謨已經晉升為一個野戰部隊的團政委瞭。

率領部隊打回河南老傢的時候,馬鴻謨萬萬沒想到的是,他會親手殺瞭自己的幹爹。

馬鴻謨對幹爹的感情是復雜的。

幹爹除瞭看著他長大之外的同時,馬鴻謨和幹爹的兒子也是小時候的玩伴,兩人十分要好,勝似親兄弟。

而如今,曾經的幹爹卻是國民黨的軍官,負責守城。

馬鴻謨本想著想讓幹爹開城投降,和平解放老傢。於是,當即休書一封,內容寫道:限三日內開城投降,否則城破之日,休怪兒不忠不孝。

馬鴻謨的幹爹看過這份信後,十分生氣,馬上寫瞭一份告示,讓手下張貼在城門口。告示寫道:馬匪馬鴻謨,少小頑劣,不喜讀書……意思就是說,馬鴻謨從小就是一個壞孩子。

馬鴻謨看著城上密佈的機槍,知道幹爹的決心已下,是不會投降的。

於是,一聲令下,發動瞭攻堅。

很快,城池就被拿下,幹爹成為瞭俘虜。

在公審大會上,馬鴻謨的幹爹被處決,其子女作鳥獸散。和馬鴻謨一起長大的兄弟,逃往臺灣。

2

解放後,已經是正師級幹部的馬鴻謨被分到中央黨校,後來一直在此工作。

馬鴻謨十分愛才,經常打聽學校裡年齡最小的人是誰。

而這個人正是馮侖,那一年,馮侖才22歲。

企業傢馮侖的幹爹往事:曾親自殺瞭自己的幹爹

那時馮侖很儒雅,像個學者

有一次,馮侖正在食堂吃飯,這時一個剃著光頭、抽著雪茄、穿著黑得發亮的皮夾克、還戴著墨鏡的老頭走瞭進來。

馮侖後來描述說:“我一看,他這個樣子在這個地方顯得特別突兀,特別不搭調,完全就像電影裡的壞人。”

這個老頭直接走到馮侖身邊,拍瞭拍他的頭,說瞭一句:“嗯,是你。”

就這樣,馮侖認識瞭馬鴻謨,並被認作幹兒子。

除瞭為瞭革命和正義殺掉幹爹之外,馬鴻謨還有很多傳奇的故事。而這些故事都彰顯出他的智慧和膽色。

抗日戰爭結束之後,國共兩黨進入瞭內戰。期間,馬鴻謨被派往安徽阜陽擔任地委書記。

馬鴻謨牛啊,赴任的時候,身邊連個保鏢和通訊員都沒有,單槍匹馬地到瞭地方。

接待他的是一個老書記。馬鴻謨就想,一個人怎麼能打開局面呢?於是,他就問老書記說:“你告訴我,這兒最能幹的共產黨員是誰,你把他叫來。”

老書記說,這沒問題。然後,就把一個共產黨員叫瞭過來。

馬鴻謨問他:“這兒誰最壞,你告訴我。”

共產黨員說瞭一個名字。

半夜時分,馬鴻謨帶瞭兩人,摸黑進瞭壞人傢裡,然後用槍把壞人頂到後屋裡。

壞人一傢嚇傻瞭。

馬鴻謨壓著嗓子說:“都不許動,誰要是動瞭,我就打死他。”說著,用槍管用力頂瞭一下壞人的腰。

全傢人腿肚子被嚇得隻轉筋,齊齊跪下求饒說:“大爺,您有話就好好說,千萬不能讓槍走火瞭!”

馬鴻謨淡淡地說:“也沒個啥事,我就是想認識一下老爺子,和他喝頓大酒。你們準備飯菜!”

這番話更是讓女眷們猶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位爺拿著槍闖進來,按理說是想劫點什麼錢財,可他非要和老爺子喝酒。但想是這麼想,卻又不敢回話,一起到廚房做飯。

此時的馬鴻謨把壞人招呼到炕上,兩人開始喝起瞭酒。這壞人也不敢不喝,馬鴻謨喝幾杯,他就得跟著喝幾杯。

一直把壞人喝到趴下,馬鴻謨自己也喝大瞭,就晃晃悠悠地拿著槍,躺在瞭門口,用一隻腳頂住門,隻要外面有人推門,他就會醒來,醒來舉槍便打;萬一炕上有動靜,他也會毫不客氣開槍。

就這樣,折騰瞭好幾天,全傢人都受不瞭瞭,都再次求饒說:“大爺,您吃吃喝喝都好幾天瞭,有什麼事就說吧,別這麼折磨我們瞭。”

馬鴻謨這才亮明身份說:“我呢,這次來就是想和你們傢老爺子交個朋友。以後呢,我們會來這裡開會,你們不會不同意吧?”

壞人一傢哪敢拒絕,忙不迭地點頭同意。

從這之後,壞人傢裡就成瞭馬鴻謨和其他共產黨員最為安全的根據地。

馬鴻謨的高明之處在於,他已經在壞人傢裡大吃大喝好幾天,傳出去的話,壞人就是給自己招惹麻煩。所以,不如順水推舟,處處為馬鴻謨打掩護。

馬鴻謨在這裡成功建立起瞭地委組織,最後把阜陽成功地從國民黨手裡奪瞭回來。

3

多年以後,馬鴻謨和馮侖回憶起這段有趣的傳奇時說:“幹革命,就得找一個有吃有喝的地方,這樣才能成功,不能跑到沒有人煙的地方。我的傢裡就是大戶,所以我瞭解他們的心理,在大戶傢裡幹革命,一定能成功。”

在馮侖眼裡,幹爹馬鴻謨就是一個有文化的土匪,膽識俱佳。即使後來在中央黨校就職,也不拘泥於規矩。

有一次,馬鴻謨在填寫一張評職稱的表時,他本來打算評教授,結果在“職稱”這一欄上,寫瞭“隨便”兩個字;在“外語水平等級”這一欄,填瞭“一竅不通”;問他寫過什麼文章,他填瞭“燒瞭。”

馮侖哭笑不得:“您這就是搗亂。”

馬鴻謨說:“我就是愛搗亂。”

作為一位教師,如果能被評為教授,那是一件相當瞭不起的事情,可馬鴻謨不在意這些東西。而實際上,馬鴻謨作為武大歷史系畢業的學生,學問深厚,至今在網絡上都能搜到他出版和發表的一些書籍和文章。

企業傢馮侖的幹爹往事:曾親自殺瞭自己的幹爹

馬鴻謨出版的圖書

有一次中央黨校調來一位領導。領導找馬鴻謨談話說:“老馬呀,我剛來不熟悉情況,希望以後能得到你的支持。”

沒想到,馬鴻謨把眼睛瞪大瞭說:“讓我支持不可能,我就是來給你搗亂的。”

馬鴻謨一生認瞭很多幹兒子,有司機、有下水道工人,還有像馮侖一樣的學生。在他眼中,這些幹兒子不分貴賤,都是親人,時常聚在一起交流、聊天。

而馬鴻謨對馮侖的人生也產生瞭非常深遠的影響,被他稱之為“對自己影響最大的人”。

幹爹馬鴻謨去世後,馮侖一直把他的照片珍藏在錢包裡。

如果喜歡,請點個贊吧!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