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利來之父的赤誠人生

金利來之父的赤誠人生

金利來集團董事局主席曾憲梓

他是窮苦人出身:4歲喪父,11歲當農民,34歲才以6000港元開始艱辛創業。擁有億萬身價後,他依然過著最為簡樸的普通人生活。他是傑出的商界領袖,是中國人開創自有品牌的先驅,也是專櫃銷售模式的奠基人,成功地締造瞭不同凡響的“金利來”王國。他是一面愛國的旗幟,既無私無懼地堅持自己的愛國立場,也毫不保留地將自己積累瞭一生的財富源源不斷地捐獻給祖國。

回憶起自己波瀾起伏的人生,他深情地說:“我的終生理想,就是要終生報效祖國”。

“我去瞭香港50餘年。我還沒有到過夜總會,還沒有到過舞廳,還沒有到過卡拉OK;我不喝酒,不賭博,不抽煙,什麼我都沒有學會。因為我有誓言我要終生回報祖國。我靠什麼回報祖國?靠我的雙手,靠我的智慧,靠我的努力,去克服一切困難,創造財富。”

苦難人生 歷盡離散漂泊

曾憲梓1934年2月2日生於廣東梅州扶大鎮珊全村,按照中國傳統說法,2月2是龍抬頭的日子。

曾憲梓的父親曾榮發十幾歲就和弟弟曾桃發前往泰國創業,剛小有成就,就積勞成疾,返回傢鄉,35歲英年早逝。父親去世後,曾憲梓隨母親和哥哥過上瞭沒飯吃,沒衣穿的艱辛歲月。母親的含辛茹苦和在小夥伴中遭遇的不公平待遇,讓他從小養成瞭一種忍耐力、反抗力和創造力:“有難關,自己過。”“你瞧不起我,我做給你看。”心裡面更有一股強烈的志氣:“我長大後一定要好好做人,一定要改變這種貧窮的生活。”

曾憲梓的母親有難得的遠見,她咬緊牙關,把曾憲梓和哥哥送進瞭全村唯一的小學。念完小學後,生計更為艱難,16歲的哥哥去瞭泰國,11歲的曾憲梓不得不輟學做起瞭地地道道的農民。

新中國成立後,在共產黨的幫助下,曾憲梓又繼續瞭讀書生涯,進入梅縣重點中學——東山中學就讀。在那裡,他讀書完全是免費的;在那裡,他學的第一首歌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在那裡,他利用被班主任委任為班主席、為同學編配座位的機會,將全班最漂亮、最引人註目的女同學黃麗群和自己編排一起,幾年之後黃麗群成瞭他的妻子;在那裡,窮得叮當響的他在與同學的賭氣中,誇下瞭要掙錢捐一座更大、更高級教學樓的海口,並於20年後兌現瞭諾言。

金利來之父的赤誠人生

年輕時的曾憲梓

在東山中學高考完後,1956年夏天,曾憲梓和黃麗群結瞭婚。喜事之後,就迎來瞭一個重大的打擊:仗著自己的好成績,填寫報考志願時,除瞭清華就是北大的他,落榜瞭。

幾年的希望,母親的寄托,妻子的期盼,自己的理想,一剎那間成瞭泡影,曾憲梓的心情糟糕到瞭極點。痛定思痛後,他決定再次高考,於第二年順利考入廣州中山大學生物系。

1961年,曾憲梓大學畢業。因為黃麗群在廣州從事會計工作,就選擇分配在廣州農業科學院生物化學研究所工作。年底,二兒子曾智雄出世後,他將還在鄉下的母親和大兒子曾智謀一起接到廣州,一傢五口團聚一起,過上瞭簡樸、清貧,卻也十分安定的生活。

但這種安定並不持久,已去泰國闖天下的哥哥曾憲概,因為父親當年的遺產與叔父發生瞭爭執,急切要求曾憲梓前往幫助。

1963年5月31日,曾憲梓帶著復雜的心情離開故土,轉道香港,前往泰國。他回憶說:“踏進港英那個橋頭的時候,我心裡很難過。曾憲梓啊,你就這樣離開祖國瞭嗎?回頭望望那個海關樓上的五星紅旗,我就暗地裡發誓,我這次出去以後,一定要努力創造財富,將來有機會,在不同社會環境裡面,用不同的方式來回報祖國。”

因中泰尚未建交,曾憲梓須拿到香港身份證、做好護照後才可去泰國。人地生疏,操著客傢鄉音,連問路都困難的他就借居一個姑姑傢,幫忙帶孩子、當保姆。之後,又將準備一起去泰國的母親接過來,母子共同擠住在一個幾平米,頭都抬不起的斜坡走廊裡。

期間,姑父曾給他介紹瞭一個很不錯的工作,到港府漁農處做公務員。但他覺得為英國人工作是一種背叛,對不起國傢,沒去。

9個月後,曾憲梓去到泰國。看到哥哥和叔父為瞭錢爭得互不相認,受共產黨教育的他,十分痛心,當即宣佈完全放棄一切財產,兩邊勸和,調停瞭鬥爭。之後,他開始往返於香港和泰國之間,做一些小買賣。之後,又暫時定居泰國,借住於已在那裡成就一翻事業的哥哥傢裡。那又是一段孤身漂泊、寄人籬下,物質和精神都窮乏到極點的艱辛歲月。

在泰國最艱難時期,在財產爭執期間就對曾憲梓產生特殊好感的叔父曾桃發聽說他的遭遇,打聽到他的消息後,向他提出幫助的意願。但曾憲梓還是像當初來泰國一樣:窮且志堅。叔父給他錢,他不要。叔父要給他換房,他拒絕。實在沒辦法,不做領帶的叔父又將自己本來要做西裝的佈料給他加工領帶,付給他10倍於正常的加工費,變著方法幫他,他還是堅決地把多出的九成退瞭回去。

艱難度過一段時間後,在泰國語言不通,生活不習慣,孩子也已進入學齡期的曾憲梓,決定回到香港。

金利來之父的赤誠人生

曾憲梓接受新華社采訪

勤儉誠信 開創事業輝煌

1968年春節前,曾憲梓一人回到香港,原本計劃找好房子後再傢人團聚的,但房子還沒著落,母親和妻兒就回到瞭香港。

在他愁眉不展的時候,叔父從泰國輾轉電匯來一萬港元,解瞭燃眉之急。春節還沒過,他就迅速找到一個60平米,既可住、又可做工的房子,辦起瞭一個名叫金獅領帶公司的小作坊。

小作坊開工時,他手中已隻有6000港元瞭:房租,花瞭1000多;感謝姑姑,花瞭2000,購置生活和開工必需品,花費近1000港元。“這6000元錢,可以花多久呢?一天生活五十元,一個月就一千五百元。四個月吧。”因此,他必須馬不停蹄地工作,才有出路。

每賣一打領帶隻可賺十元,曾憲梓必須每天賣出五打,60條領帶,才能養活傢。“這是一個天文數字,但是我有個決心,賣不到60條就不回傢。”他回憶說。為瞭銷售出領帶,曾憲梓把零售也當批發的價格賣,即使這樣,也還是十分艱難。

“老給別人趕出來,一進門,就讓我走。”面對困難,曾憲梓的辦法是:“我要學,我要吃飯。”堅持以最大的熱情和忍耐敲開每一扇門。

一次,他到一個做西服的洋貨部推銷,剛一進門,老板就很大聲地罵他嚇他。他不知道為什麼挨罵,就首先檢討,是自己做錯瞭?還是老板有錢,比較囂張?為瞭探個究竟,他還在第二天下午三點多,穿西裝打領帶,什麼也不帶,再次去瞭洋貨部。他回憶說:“那時香港流行喝下午茶,我在老板店裡沒人的時候,叫瞭咖啡,親自兩個手端著請老板喝,‘老板,不好意思,昨天十分對不起,惹你生氣瞭。我今天是特意來跟你賠禮道歉的’。老板說,你奇怪,一般人給我罵瞭永遠不會回頭,我昨天那麼嚴厲地罵瞭你,你今天還專程來道歉。我表達瞭一番誠意之後,他告訴我,‘你做生意,我也做生意,我有客人在這裡,你來以後,影響瞭我對客人的招待,所以就罵你,趕你’。後來,我和他成好朋友,不但買我領帶,還給我提瞭建議。”

此後,隻要一想到,連一個罵過自己、驅趕過自己的人,經過努力後,都能成為主動跟自己要貨的客戶,曾憲梓的心裡就充滿瞭信心。因為這種真誠和百折不撓的態度,他不斷與一些商店的老板結成很好的朋友,他們給他建議,幫他打氣,為他增長瞭很多營商的經驗。

在這期間,曾憲梓六口之傢每天的菜金隻有1元錢。輪到他買菜,更節省,買八角錢的菜,覺得不能一下子將這1元錢全部用完。

談到創業,曾憲梓說:“我有一個遵守的原則,就是勤儉誠信,實際上是八個字,勤勞、節儉、誠實、守信。勤勞可以創造物質、創造財富。節儉,我賣出去瞭,如果把那個錢都用掉瞭花掉瞭,資金很難積累,所以我就節省,省吃儉用,積累我的資金。在外面交往中,如果不誠實,你騙人,就交不上朋友,沒有朋友,就沒有事業。守信,我當作是事業的生命,但是在一個商業社會當中,可能你往往都能碰到商業利益和自己內心的堅持之間的沖突。”

有一年,一傢百貨公司,口頭上以當時的價格要瞭曾憲梓50打泰國式領帶。但他去泰國後,那領帶已經漲價很多。如果按約定價格把漲高價格後的貨賣給對方,他要虧很多。有人建議說不交瞭,反正沒有正式合同。“我說不行,口頭說話也要算數。”雖然領帶賣虧瞭,但曾憲梓卻賺到瞭誠信,大傢也開始知道曾先生是靠得住的。

自己推銷時,曾憲梓的汗水灑遍瞭香港每一個角落,隻要是有機會賣領帶,什麼樣的地方,他都不放過,甚至是馬路上沒有執照的地攤小販,他路過時,也要順便做做他們的生意。

這期間,在泰國的叔父又通過別人中轉給他三萬元,並堅持不要他還。但曾憲梓在自己剛剛賺到三萬元後,就在叔父的百般拒絕下,歸還瞭三萬港幣,合10萬泰國株給叔父。

他因此譽滿泰國鄉親,已在當地有很高名望和地位的叔父,不管是社團開會,還是和親朋閑聊,都經常情不自禁地豎起大拇指誇獎:“我今生還從來沒有見過不要錢的人,從他身上我是看到瞭。我今天才真正體會到一個有志氣的人與眾不同的地方,就是很自尊、很自強。”叔父還教育自己的孩子向曾憲梓學習,要有志氣,要自力更生。

幹瞭一年後,曾憲梓覺得,既然已經選擇做領帶這一行瞭,就應該幹出點名堂。面對法國、意大利等外國名牌領帶充斥香港,但擁有幾百傢服裝廠的香港,所產領帶卻隻能在街邊出售的情況,不服輸的他決定走一條平常人不敢想象的路:生產高質、高價、高檔的領帶,把香港的領帶市場從洋人手裡奪過來。

目標確定後,他立即行動起來。第一步是到大百貨公司買回瞭最流行、最高檔的四款國外名牌領帶,將其拆到不能再拆的程度,對其內外用料、剪裁、縫合的方式、圖案的設計、顏色的配搭、商標的設計制作等等作瞭很深入的解剖式的研究。第二步是把這些拆得七零八落的外國領帶按照原有的縫合方式恢復原狀。一連幾個星期天,茶飯不思,一遍又一遍地剪裁、一遍又一遍地縫合。掌握這些技術後,他開始第三步,自行生產。

苦戰幾十個晝夜後,曾憲梓做出瞭四打以德國高檔領帶佈料生產的高檔領帶。為驗證自己的成效,他跑到在一傢百貨公司專門從歐美國傢訂購領帶以及服裝的一位經理面前:

“在這8條領帶中,有4條是我向德國訂購原料自己做的,另外四條是在百貨公司買來的外國名牌,現在請你不要看裡面的商標,幫我比較一下,分辨出哪些是我做的,哪些是買來的。”

見經理比較瞭大半天,就是分辨不出來,曾憲梓趁熱打鐵,把四打領帶送進瞭這傢公司,讓自己的領帶和外國名牌擺在瞭一起。不到一個星期,經理便打電話給他:“趕快再給我送四打領帶來。”

就這樣,曾憲梓生產的領帶由沿街推銷,擠上大百貨公司的貨架。

有瞭第一個勝利後,他決定將領帶打入更多的百貨公司。但其他公司一聽是香港貨,就直接拒之門外:“不是名牌,賣不出價錢。”

不平之下,曾憲梓決定向名牌進軍:既然能制造出與外國名牌產品媲美的領帶,就能創造一個能與國外名牌媲美的領帶品牌。因為當時,香港賭風盛行,一些朋友還勸他,將廣東話發音為“金輸”的“金獅”改名,“金輸金輸,什麼都輸掉瞭。”

就在他正為領帶名號和怎麼進入其他百貨公司冥思苦想之際,機會就來瞭。一個做推銷的朋友,邀他一同去澳門玩,要介紹當時著名的百貨公司——永安、先施百貨公司男裝部的幾個部長給他認識。

這趟旅行為曾憲梓帶來瞭很多,他不但在旅程中受到啟發,創出瞭“金利來”的名字,而且還從此通向瞭香港主流的大門。

金利來之父的赤誠人生

金利來專櫃

“我跟那幾個部長根本不熟悉。我就想辦法,跟他做朋友,我們一起玩,到澳門以後,我請客。結果交上朋友瞭。交上朋友我也不告訴他,我是幹什麼的,一個月,兩個月,大傢在一起隻是吃飯,聊天,不談買賣,建立瞭很好的關系。終於有一天,部長問我,曾先生你是幹什麼的?往你傢裡打電話,說你去推銷瞭,你推銷什麼啊?我說我是傢庭手工做領帶的,推銷領帶。部長說,我們需要啊,你拿過看看,如果合適,我們買,我們喜歡啊。”曾憲梓興奮地說:“三個月,我等的就是他這句話,主動提出買我的領帶,大公司,要想進去多困難哪,他主動提出來。你說朋友多重要,真誠多重要,所以我就感覺到,我要做真人,真朋友,真貨,真價錢。”

這是一個飛躍,之後,金利來的經營開始紅火起來。

為瞭進一步打開局面,曾憲梓在資金極其艱難的情況下,率先在報紙上做瞭廣告。廣告出來後,看瞭廣告的顧客拿著報紙到百貨公司去問人傢要買“金利來”領帶。報紙廣告之後,還在60平米小作坊艱苦奮鬥的曾憲梓,又大膽地以足夠買下一層樓的3萬港幣,分期付款,獨傢贊助瞭正風靡全球的中國乒乓球隊在香港的乒乓表演賽電視轉播,打響瞭“金利來,男人的世界”這句後來響遍神州的口號。之後再花7萬塊在轉播尼克松訪華的無線電視臺大做廣告,並贊助瞭1972年的香港小姐選舉。

一輪輪強勢猛攻下,優質高檔的“金利來”領帶走進香港各大百貨公司,生意滾滾而來。在短短兩年內,曾憲梓讓香港成瞭金利來領帶的世界。

到1972年年底,曾憲梓已賺取超過百萬港元的財富,並搬出小作坊。但情況馬上就急轉直下,他必須在低迷的市場求生存。

1973年,香港遭遇到經濟蕭條的沖擊,一些大的百貨公司為避風險,開始限額購貨,很多以百貨公司為渠道的工廠或公司受此牽連,經營不濟,但曾憲梓的生意卻逆市上揚。

他找到百貨公司商量:“你借個領帶架子給我,借個臺子給我,我自己供貨,自己賣。賣好瞭,我七你三,賣不好,我兜底。”

老板們覺得這種不拿本錢備貨,又能保證一定效益的方法十分可行。曾憲梓就一個公司,一個櫃臺的攻城掠地。“通過這個方法,我們比賣給他們,再由他們自己賣,生意會高出五倍。”

後來,曾憲梓發明的這個方法,成為很多公司采取的營銷模式之一,一直沿用至今,隻不過,現在有瞭一個專門的名詞:專櫃。

專櫃銷售成為瞭金利來事業發展中巨大而重要的轉折點,使金利來從被動走向主動。

從此,金利來走上瞭飛黃騰達的道路。至20世紀80年代初,其銷售的產品就已由單一的領帶迅速擴展至優質時尚的皮具及男士配飾,並開始將業務拓展至中國內地及東南亞等地。進入九十年代,公司的發展也年年上新臺階。1992年6月,曾憲梓在香港註冊成立瞭金利來集團有限公司,並於同年九月正式在香港聯合交易所掛牌上市。時至今日,金利來集團已在中國、新加坡等地設有分支機構,金利來也成為瞭一個著名的國際品牌。

曾憲梓在經營中,堅持不向銀行貸款,“不要超乎自己的能力去向銀行貸款來做,這個是我做大買賣的要求。”他說:“做得不好宣佈破產,自己拍拍屁股就走瞭,這是害瞭國傢,害瞭銀行,也害瞭自己,害瞭員工。”因此,金利來完全是依靠自己的積累奮鬥出來的。即使上市,也隻是為瞭讓公司更規范,更持續,而不是要融資。

回顧自己一生的創業經驗,曾憲梓說:“我一個不懂生意的人,要懂生意靠的是什麼呢?靠的是腦子,我看到什麼,我想到什麼,就必須馬上拿出個辦法出來。這個事情在自己的生意上適不適用,用什麼辦法?決定瞭以後,付諸於行動,這樣就能夠取得很大的效益。所以我天天都在想、在總結,我今天做瞭什麼事?起瞭什麼效果?是不是可以起到更好的效果呢?我今天工作之中有什麼錯處?為什麼會錯?錯瞭必須馬上改。這樣就不斷地改進,不斷地總結。而明天又會有新的任務,所以我說企業傢的腦子,是不能停的。想偷懶是不會有結果的。”

金利來之父的赤誠人生

曾憲梓向優秀大學生頒發獎學金

矢志不渝 終生報效祖國

從到香港的那一刻開始,曾憲梓就一直牢記自己曾立下的誓言:回報祖國。有所成就後,曾憲梓首先想到的也是:回報祖國。

早在1978年,曾憲梓就首次向傢鄉梅縣贈送瞭兩部汽車,並在回鄉辦理捐贈事宜的時候,進一步向在文革中被摧殘的母校東山中學,捐贈興建瞭在當地首屈一指的教學樓。並更加堅定瞭要努力經商,創造財富,節衣省吃,支持傢鄉發展的決心。

在改革開放之初,曾憲梓就積極回到內地投資。他回憶說:“從那時起,我就給自己規定,根據事業發展情況,每年要按自己的實際能力,為傢鄉解決一些難題。開始每年50萬,以後逐年增加,100萬,300萬,500萬,1000萬……這是我給自己規定的任務。既然是報效祖國,不能一次就算瞭!我又立下誓言:在我有生之年,隻要生意不破產,隻要曾憲梓還活著,我對祖國的回報,就一天也不中斷。”從此,在傢鄉,在整個中國的慈善事業上,多瞭一個孜孜不倦、熱血奉獻的身影,並且越來越高大。

所謂“滴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曾憲梓幼年喪父、因傢貧中途輟學,後又在政府的幫助下重新上學的經歷,讓他一直毋忘祖國對他的培育,難舍鄉土濃情,多年來一直秉承“科教興國、產業報國”之精神,由70年代末已熱衷致力於發展、捐助內地及香港文化教育、體育、醫療與社會公益事業。

回望過往,對於現今因貧窮而未能升學的莘莘學子,曾憲梓感同身受,並以能助一臂之力而欣慰。為瞭更有效及更有系統地持續支持全國的教育事業,1992曾憲梓與國傢教育部合作,設立瞭“曾憲梓教育基金會”。當時他為基金會的成立捐贈港幣一億元。自1993年至1999年間,基金會連續獎勵瞭高等師范院校、教育學院、中等師范學校(包括幼師及教師進修學校)及師范性較強的綜合性大專院校中有成就、有貢獻的優秀教師共7,028人,金額達4,502萬元人民幣,鼓勵並促進優秀教師到師范院校任教。

由2000年起,基金會實施“優秀大學生獎學金計劃”,用於獎勵傢境貧寒及在高等院校就讀的品學兼優學生,旨在支持學生們在學期間勤奮學習,友愛助人,取得優異成績畢業後報效祖國、成長為國傢的棟梁之才。計劃實施以來,參與此計劃的重點大學共38所,資助獎勵優秀大學生24,115人次,累計獎學金8,740餘萬元人民幣。迄今,基金會用於實施獎勵優秀教師和優秀大學生的資金總額已逾人民幣一億三千萬元。

設立“曾憲梓教育基金會”背後的動力除瞭他濃厚的愛國情懷外,更包含瞭他對國富民強的理想。總結到各地考察的經驗,曾憲梓深刻認識到“科教興國、教育為立國之本”的重要。他表示:“我若把產業隻留給我的後代,隻富瞭我一傢;我要用我的產業來培養祖國後一代,將來就能使整個國傢富裕起來。”

2004年,曾憲梓捐贈一億港元,正式成立“曾憲梓載人航天基金會”。“曾憲梓載人航天基金會”的成立,旨在向航天人員致以崇高的敬意,並為國傢培養更多高質科技人才。基金會將以獎勵形式進行,分別設立“特別貢獻獎”和“突出貢獻獎”,每年計劃撥出500萬元人民幣,獎勵優秀卓越的航天科技人員。

金利來之父的赤誠人生

曾憲梓父子與航天員費俊龍(左二)和聶海勝(右一)合影,該金利來標識旗曾隨“神舟”六號遨遊太空

曾憲梓博士表示:“我雖然並不富有,但總想以各種方式回報祖國對自己的培養。是次設立載人航天基金的目的,是為瞭表達我們對國傢走向強盛的信心。”2004年度,“曾憲梓載人航天基金會”首屆頒獎捐出500萬元港幣,獎勵神舟五號優秀航天科學工作者,其中頒贈100萬元人民幣予楊利偉,表揚其勇毅精神及為中國航天事業作出的貢獻。2005年度,基金會共撥出528萬元人民幣,嘉許執行神舟六號飛行任務的36名有功航天專才。其中航天員費俊龍及聶海勝獲得特別貢獻獎。

2008年,隨著神舟七號成功升空,三名航天員翟志剛、劉伯明和景海鵬實現瞭中國歷史上第一次的太空漫步,基金會撥出1,500萬元人民幣,嘉許並獎勵為中國航天事業作出貢獻的航天專才。2011年,天宮一號與神舟八號成功完成中國首次空間交會對接,為我國載人航天事業長遠發展奠定瞭堅實基礎,基金會撥出540萬元人民幣,獎勵在交會對接任務中做出突出貢獻的有功人員。2012年8月,曾憲梓博士在香港親自向三名神九乘組航天員景海鵬、劉旺、劉洋頒發瞭特別貢獻獎榮譽證書,並向21名航天員頒發瞭共625萬元港幣的獎金。2013年11月,基金會向執行神舟十號載人航天飛行任務的航天員聶海勝、張曉光、王亞平等56名優秀航天科技人員頒發瞭1074萬元人民幣獎金。

自2004年以來,“曾憲梓載人航天基金會”已為執行飛行任務的航天員頒發“特別貢獻獎”12人次,為載人航天領域的238名航天科技和管理人員頒發瞭“突出貢獻獎”,累計頒發獎金4450餘萬元人民幣,使全體參與載人航天工程人員深受鼓舞和激勵。

曾憲梓同樣熱愛體育事業,多年來為中國體育事業的發展出錢出力,在中國內地和香港體育方面的捐獻逾9,000多萬元。早在1992年,曾憲梓就為第25屆奧運會中國獲獎運動員頒發獎金及服飾贊助達407萬元1996年又獎勵第26屆奧運會中國金牌運動員800萬元,2000年第27屆奧運會中國金牌運動員凱旋歸來,曾憲梓將獎金及代表團禮儀裝備贊助金額加碼至880萬元。2005年,他為北京奧運國傢遊泳中心“水立方”率先捐款1,000萬元。2008年8月,曾憲梓宣佈個人捐出一億港元設立首個體育基金,也是繼“曾憲梓教育基金”、“曾憲梓載人航天基金”之後,曾憲梓個人設立的第三個基金。

“曾憲梓體育基金”用於獎勵在第29、30、31和32屆奧運會上獲得金牌的中國健兒,每屆奧運會奪金的中國選手,將共同分享2,516萬港元的獎金,而這個數額在2012年時已經上升到2,520萬元。2011年,曾憲梓捐款1,500萬元援建梅縣體育場。2012年8月23日,曾憲梓在為第30屆倫敦奧運中國內地金牌健兒的頒獎大會上,再次表示:“曾憲梓體育基金”將在原來的基礎上再追加一億港幣,即增加4屆奧運會的獎金,其獎勵活動將持續至2036年。

金利來之父的赤誠人生

曾憲梓捐贈百萬元支持全國第十屆運動會

除瞭熱心捐贈教育、科技建設及體育外,曾憲梓還秉承曾子提倡“以孝為本”的理念,捐資800萬元重修曾子廟。曾憲梓為曾子七十四世孫,於2002年九月率傢人拜謁曾子廟、墓時,遂表捐資重修之意。此次重修復原瞭曾子廟宗聖殿後寢殿、萊蕪侯殿後寢殿、乾隆禦碑亭、萬歷碑亭、三省堂、齋宿所、東值房、庖廚及馬廐等,大修瞭宗聖殿和萊蕪侯殿。同時,維修瞭廟墻,重鋪瞭廟內甬路、散水和廟前廣場,新建瞭消防和排水設施。曾子林內重修瞭曾子墓,復原瞭享殿,重鋪瞭甬路及林前廣場。本次重修工程自2002年10月起,至2004年8月竣工,歷時一年零十一個月。至此,曾子廟規制得以恢復,景貌再現昔日輝煌。

曾憲梓幾十年如一日,自奉甚儉,無私奉獻,回報祖國,拳拳赤子之情,溢於言行,也因此被授予多項榮譽:

2005年獲中國民政部頒發的“中華慈善獎”;2006年由首屆“港澳與粵東北縣域經濟投資論壇”冠以“粵港澳捐資公益事業先驅人物”稱號;2007年榮膺廣東省民政部授予“南粵慈善傢”榮銜;2008年再次榮膺中國民政部頒發的“中華慈善獎”,同年榮獲第二屆國際慈善論壇授予“國際慈善功勛獎”、廣東省政府僑辦頒發“改革開放30年,華人慈善30人”2008華人慈善(南方)盛典之“慈善人物”獎,以表彰曾憲梓博士對公益事業的貢獻。2010年福建省政府頒發“捐贈公益事業突出貢獻獎”;2013年獲廣東省雁洋基金會頒發“葉劍英獎”。30多年來,為報效祖國,曾憲梓已累計捐款逾11億港元。

對國傢如此慷慨的曾憲梓,對自己卻十分的摳門。他捐的錢,都是他30多年來勤儉積攢下來的老本。“我基本上不用錢的,除瞭住和用車兩方面比較好以外。我不喜歡吃什麼山珍海味,我也不喜歡吃魚翅鮑魚,我隻喜歡土菜,客傢土菜。現在是半碗飯,一個青菜,一碟小小肉。我去瞭香港50多年,我還沒有到過夜總會,還沒有到過舞廳,還沒有到過卡拉OK,不喝酒,不賭博,不抽煙。沒有這些嗜好。我隻有艱苦努力地創造財富,因為我要回報祖國,我的終生理想就是終生要報效祖國。”

20世紀80年代以來,為瞭香港的順利回歸,曾憲梓先後擔任瞭香港基本法咨詢委員會委員、香港事務顧問、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委會預備工作委員會委員、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委會委員、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推選委員會委員、香港特別行政區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選舉會議成員等職。為服務內地經濟社會建設,他當瞭10年廣東省政協委員,期間做瞭7年常委,出席每次會議,從沒請過假。1992年,曾憲梓被選為全國人大代表,1994年始曾擔任全國第八、九、十屆人大常委。

期間,他鞠躬盡瘁、義無返顧地為祖國、為香港奔波、辛勞和忙碌,成為香港一面鮮紅的愛國旗幟。“在社會上做人做事不能有太多顧慮,隻要對得起國傢,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我就會大膽去做、去說,有生之年為國傢為民族服務。”他說。

愛祖國是曾憲梓人生的一份執著情懷。為表彰曾憲梓對祖國事業以及對香港多方面作出卓越貢獻,1993年中國南京紫金山天文臺以國際編號3388號小行星呈請國際小行星命名委員會核準,命名為“曾憲梓星”;1993年,廣州中山大學向曾憲梓頒授名譽博士學位;1996年廣東省政府嘉獎其“為廣東社會經濟發展作出突出貢獻”;2006年,在第100屆廣交會上,曾憲梓獲國務院總理溫傢寶親自授予“廣交會百屆輝煌”榮譽證書,表揚他對祖國經濟發展及在廣交會50年歷史上所作出的貢獻。同年,黑龍江省政府為其頒發“丁香-紫荊金質獎章”;2007年他先後獲得世界華人協會頒發“世界傑出華人獎”及世界華人企業傢協會頒授“世界傑出華人勛章”兩大殊榮;2008年8月北京奧運會開幕禮後,北京市政府頒發“捐資共建北京奧運場館功勛榮譽章”予曾憲梓,以感謝他捐資1,000萬協助國傢遊泳中心“水立方”建設所作出的貢獻;2008年10月獲香港理工大學頒授榮譽社會科學博士學位,以表揚其傑出的事業成就及對社會所作出的貢獻;2008年12月,曾憲梓被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評選為“中國改革開放30年影響中國經濟30人”、“中國改革開放30年輕工業十大領軍人物”及“中國改革開放30年十大基業長青人物”三大殊榮,亦是唯一一位同時獲取三個殊榮的得獎者,足見其對祖國事業的影響及貢獻;2012年他獲選為“ATV 2012感動香港年度人物”。此外,曾憲梓亦分別獲北京、哈爾濱、沈陽、大連、北海、廣州等多個城市人民政府頒授榮譽市民稱號。

在香港回歸祖國的第二天,剛成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曾特別頒授大紫荊勛章給曾憲梓。憶及授勛的情形,曾憲梓至今激動不已:“很興奮,很榮幸!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我們組織瞭一個1000多人的宴會,宴會場掛上瞭五星紅旗,我還特意讓人準備瞭一張唱片,整個晚上一直播著共產黨的歌,參加宴會的人都覺得很奇怪。我還第一個站起來唱歌,唱的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曾憲梓深情地說:“祖國在我心中很重啊,不論誰損害我們國傢,我都不會允許的,我必須據理力爭,向他們解釋,我們祖國隻有在共產黨領導之下,才能走向富強。多少年來事實證明,其它黨不可能領導中國走向像今天這麼富強,有地位。隻有中國共產黨,才能夠有這個力量,能夠團結所有中國人,為建設富強的國傢做出貢獻。這不是空話,我在哪裡都這樣講,到外國也這樣講,我唱歌唱到加拿大,唱到歐洲,《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在這點上呢,黨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至高無上的。因為我是一個共產黨栽培成長的窮苦人。”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