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級後激動高喊謝天謝地謝人,結果成為他一生無法解釋的污點

作為見證瞭中國職業足球的歷史、幾度起起落落的風雲人物,老帥徐根寶留下瞭太多名言金句,比如我們之前已經回顧過瞭他說范志毅“空心蘿卜”,還幫他辟謠過“維埃拉不會踢球”的謠言,而那句“謝天謝地謝人”更是他的經典名言之一,是很難說清的污點,以至於很多老球迷給徐根寶起瞭一個綽號,“三謝”。

要說清楚這句名言的來歷,需要回顧的歷史比較多。首先要先講一下徐根寶為何會離開申花。作為申花職業隊歷史上的首位功勛教練,徐根寶在1995年曾經率隊奪得瞭甲A冠軍,這也是球隊歷史上唯一一個聯賽冠軍。然而就在1996年,奪冠之後的申花球員有一些驕傲自滿的情緒,與徐根寶之間的關系也開始僵化,面對聯賽、亞俱杯的雙線作戰,那時的甲A球隊也缺少經驗和板凳深度。

升級後激動高喊謝天謝地謝人,結果成為他一生無法解釋的污點

在聯賽遭遇7連平之後,上海請來瞭三位外籍教練“會診”,徐根寶當時產生瞭“一種預感,我該走瞭!”他用這8個字精準描述瞭自己的心情,而在聯賽倒數第二輪被大連萬達逼平之後,申花徹底把聯賽冠軍拱手讓給對方,徐根寶在申花的第一次旅程就此結束,他謝絕瞭相關領導提出的在俱樂部擔任虛職的好意,執意離開。

面對著甲A球隊北京國安和降級球隊廣州松日的邀請,考慮到1997年甲A要進行擴軍,當年甲B聯賽有四個晉級名額,徐根寶決定放松一下,接受瞭廣州松日的邀請,並且喊出瞭“沖不上甲A我就不當教練”的豪言。

就在同年,甲A的升班馬廣州松日剛剛經歷瞭一年的慘敗,降回甲B。

那時的廣州松日電器是一傢成立於1993年的代工生產彩電和音響的公司,老板潘蘇通無意間看到廣州二隊尋找買傢的新聞,收購瞭球隊以“廣州松日”的名字參加甲B聯賽,最初目的隻為瞭能讓更高的領導看見,趁著職業足球的熱度,謀求兩年的企業免稅資格。

盡管升A又迅速降級,一年頂級聯賽提升瞭松日電器這個品牌無限的影響力,甚至讓他們的一款卡拉OK電視顯示器占據全中國90%的市場份額。這讓潘蘇通再次想要沖超,並因此投入巨資,買來高佳、拉德等外援,還有高洪波等國腳,在主教練的選擇上,潘蘇通隻認徐根寶,覺得他非常有號召力,永遠是媒體關註的焦點,絕對能提升松日電器的知名度。

所以,在巨額投資、甲A擴軍等多個前提下,雙方一拍即合。

97年的甲B聯賽開始,徐根寶的球隊開局收獲兩連勝,之後的6場比賽隻贏瞭一場,尤其連續在沖A對手武漢、深圳、沈陽等球隊身上丟分。

不過從松日電器在甲A一年的知名度提升,就能看出那時的頂級聯賽資格具有多大的吸引力,因此,在甲A擴軍的背景下,甲B聯賽那一年的競爭氛圍格外濃厚,除瞭武漢脫穎而出,其他球隊絞殺在一起,松日並沒掉隊,反倒踢出一波7輪不敗,這讓球隊瞬間產生瞭驕傲自滿的情緒。接下來,突然的三連敗,尤其第20輪輸給競爭對手河南建業,讓球隊的沖A形勢一下變得非常艱難。

升級後激動高喊謝天謝地謝人,結果成為他一生無法解釋的污點

此時的徐根寶成瞭所有媒體關註的焦點,所有人都在盯著他的那句“沖不上甲A就不當教練”的諾言不放,而他的人脈開始發揮作用。

倒數兩輪比賽,松日的競爭對手河南建業先後對陣上海浦東和上海豫園兩支沖A無望的上海球隊。倒數第二輪,廣州松日獲得勝利,河南建業被上海浦東0-0逼平,徐根寶在自傳《風雨六載》中透露,此時,他接到瞭當時上海市體委副主任李毓毅的電話,傳達瞭上海市領導的三點意見:

1、根寶為上海足球作出過貢獻,我們不會忘記;

2、根寶在困難的時候,我們要幫助他;

3、根寶如果輸瞭,可以回上海工作,上海足球有很多事情要他做。

這三點無疑極大程度地卸下瞭徐根寶的心理壓力,他向領導提出要求,希望市體委做好上海豫園隊的工作,最後一場不要放水,要認真打。

最後一輪的沖A生死戰,除瞭武漢和深圳已經確定升級,剩餘三支球隊都有希望。廣州松日落後建業2分,想要沖超必須贏球,建業還不能獲勝,松日才有希望以凈勝球的優勢升級。

最後一輪多場比賽同時打響,建業在客場,而松日在主場,當松日大勝的比賽提前結束後,建業的客場比賽依然沒有完結,松日這邊全場無論觀眾還是球員沒人離開,徐根寶被許多媒體團團圍住,看臺上的廣播員每過半分鐘就和上海通一次電話,通報上海的賽果。最終當上海豫園的主場哨聲吹響,徐根寶終於說出瞭那句“謝天謝地謝人”。

升級後激動高喊謝天謝地謝人,結果成為他一生無法解釋的污點

不過我們還是要追究一下這“三謝”謝的都是誰,謝天可以理解為感謝運氣的眷顧,謝地可以理解為既謝瞭松日的主場“韶關”的現場觀眾,又謝瞭上海這塊寶地,那謝人呢?

河南建業倒數第二場對陣上海浦東的比賽,不光沒有贏球,還損失瞭三位大將,核心外援尤裡安直接被罰下,另外兩名外援各得一張黃牌,最後一輪停賽,導致建業最後一場隻能全華班作戰,這才是沒有贏球的關鍵。建業對陣浦東時的主裁判到底是官哨還是收瞭錢的黑心裁判,眾說紛紜。而松日最後一場的對手,則相當於主動放棄瞭比賽,沒有找任何麻煩,個中緣由不言而喻。

幾年之後,當徐根寶率領上海中遠再次沖A成功時,他在新聞發佈會上說瞭一段更耐人尋味的話:我現在要再說一遍“謝天、謝地和謝人”!但這一次的謝天謝地謝人和在松日沖A成功時候意義不一樣,上一次在松日,是靠別人才沖進甲A的。這一次中遠的比賽全是一場場打出來的,沒有一場比賽是假球!至於裁判,我從來不做評價,即使被吹點球時。

所以,三謝到底是假球污點的實錘,還是隻是一段激動之下的胡言亂語呢?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