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油價時代終結!關於石油的一個新時代開啟瞭

全球股市真是雪上加霜。

一是疫情擴散,意大利、韓國、日本、美國等國傢有繼續蔓延之勢,全球經濟下行風險進一步加大;二是國際油價開啟暴跌模式,中東一些國傢的股市暴跌,甚至觸發熔斷機制。

環球同此涼熱,哪一樣都不省事兒!

不得不說,炒股真不是一般人幹的活兒,好不容易在科技股上賺點錢,結果哐當哐當幾下子又沒啦!好不容易從科技股上撤下來,買瞭點低估值的藍籌股,結果這幾天又哐當哐當幾下,套住瞭!人生的路,真的不好走。

今天最熱門的話題就是國際油價暴跌,起因是沙特發動國際原油價格戰,俄羅斯等非歐佩克國傢與歐佩克減產協議談崩,佈倫特原油期貨價格一度下跌30%,至每桶32美元。美國石油期貨下跌27% ,至每桶30美元,有機構將國際原油價格看低至20美元。

高油價時代終結!關於石油的一個新時代開啟瞭

資料圖,圖據視覺中國

本世紀美國油價最大單日跌幅發生在2001年9月,當時暴跌15%,這次國際原油價創下瞭1991年1月伊拉克戰爭以來的最大跌幅。

油價暴跌拖累全球股市,美國股指期貨暴跌5%,觸發熔斷機制,中東一些國傢的股市也基本上等於是崩盤瞭!

全球股市真是寒意陣陣!油價為什麼這次跌得地動山搖?

長期以來,石油與美元是捆綁在一起的,美國也是產油大國,而且近些年大搞特搞頁巖油和頁巖氣,本質上也是為瞭在全球能源競爭中牢牢掌握話語權。

現在美國總統大選進入白熱化,特朗普為瞭競選成功,不會讓美國股市這麼一個勁地跌下去,於是逼迫美聯儲降息,想拼命放水。

問題是: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已經跌破0.4%,30年期國債收益率一度呈破“0.7”之勢,下探至0.702%,續刷歷史新低,日跌幅近30%!

美國10年期和30年期國債可是全球資產的避風港啊,如今跌得稀裡嘩啦,說明市場的恐慌性情緒已經非常厲害瞭,也說明美國的貨幣政策調整空間,確實已經捉襟見肘。

高油價時代終結!關於石油的一個新時代開啟瞭

資料圖,圖據視覺中國

石油和美元綁定,如果美元一旦自顧不暇,石油價格也就失去瞭定盤器。另一邊,沙特和俄羅斯是排在美國之後的兩個產油大國,為瞭爭奪市場份額,最常用的方式就是殺價,誰也不服輸,於是石油價格戰就開始瞭,看誰能熬到最後!

問題是:沙特原油成本在每桶5美元左右,俄羅斯的石油成本卻高達20—25美元,如果國際油價真的下跌到20美元,俄羅斯受不受得瞭,真的玄!

而且,沙特還發話瞭,開啟拼命擴大產能的計劃,隻要你買,要多少有多少!這血拼的勁頭,似乎底氣足的很,但是沙特其實是個高福利的國傢,為瞭民眾支持,政府把財政預算的水平設置在80美元附近,如果油價這麼繼續暴跌下去,沙特也有很大壓力。

高油價時代終結!關於石油的一個新時代開啟瞭

資料圖,圖據視覺中國

當然,美國這些年搞瞭很多頁巖油的大項目,成本也是比較高的,如果油價這麼跌下去,美國的頁巖油根本不占優勢,頁巖油可是美國的“新基建”,背後有華爾街大佬們多少萬億的支持,這都是錢砸出來的,如果國際原油的價格長期低於美國頁巖油的價格,美國也會急火攻心。

這場由沙特挑起的國際原油價格戰,真的是錯綜復雜,卷入鬥爭旋渦中的各方,可謂各懷心思、各有難處。而這個時候,特朗普又要忙於總統大選,美股大跌等一堆亂事已經夠讓他煩的瞭,美國不出來斡旋,石油價格戰還得繼續下去。

鬥到什麼時候?目前還看不到任何結束的跡象。所以全球股市擔憂情緒升溫,也是有道理的。

當然,國際油價的這次大跌,沙特和俄羅斯的博弈隻是一個導火索而已。在不可再生能源占據能源世界絕對主導權的時代,石油等同於硬通貨,誰掌握瞭石油的定價權,誰就掌握瞭能源世界的主導權,某種程度上掌握瞭全球貨幣的定價權。

這種權力過去幾十年由美國霸占,但美國除瞭是石油生產大國,同時也是石油消費大國,所以美國過去這些年拼命搞頁巖油和頁巖氣,想在能源領域進一步鞏固定價權,從而進一步掌控美元的全球霸主地位。

在這場全球能源博弈中,中國是不占優勢的。

因為中國是全球石油消費大國,但不是產油大國。中國的石油對外依賴度高達70%左右,理解瞭這一點,你就知道國傢大力發展新能源汽車的原因瞭。

汽車是消耗石油最多的,中國又是汽車消費大國,如果繼續是燃油車占據主導,中國的能源話語權就會非常弱勢。而新能源汽車如果在核心技術上過關瞭,中國就可以擺脫石油高度對外依賴的局面,也可以大力推進汽車的國產化,促進本土汽車產業的發展,可謂一舉多得。

美國也沒閑著,以特斯拉為代表的新能源汽車企業,也在不斷地攻城略地。全球汽車的能源消耗,趨勢已經非常明確,就是由石油轉向新能源。所以說,國際高油價的時代,實際上已經走到瞭強弩之末的階段。這個是新興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必然反映,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隻不過,由沙特挑起的這場石油價格戰,點燃瞭這個導火索,加速瞭這一進程。

任何商品的價格走勢,本質上都是由供求關系決定的。對於石油來說,中國、日本、韓國都是石油消費大國。但疫情使得中國的需求大幅下滑,而歐美等多個國傢也宣佈進入緊急狀態。

從需求端來說,國際石油的需求量肯定是大幅萎縮的,這個需求什麼時候起來,取決於疫情的防控進度。全球經濟進入下行期,對石油的需求本身也會下降,再加上新能源汽車的發展趨勢已經非常明確,可以說,高油價的時代,已經成為過去式。

關於石油的一個舊時代結束瞭,一個新時代開啟瞭。

作者 曉蜀

編輯 陳成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