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丨陽柳:疫情過後,讓我們“報復性”熱愛生活

戰勝疫情的曙光越來越亮,熟悉的生活即將回歸,“報復性”這個詞突然熱瞭起來。

甩掉口罩大口地“報復性呼吸”,愛美就花上10個小時“報復性剪發、化妝”,奶茶火鍋烤串統統吃到撐爆的“報復性進食”,想看就去看個遍的“報復性看電影”,說走就走的“報復性旅行”,甚至還有上(加)班到禿頭的 “報復性上(加)班”……是的,這裡的“報復”不是動詞,而是副詞,表示一種“徹底”“無所顧忌”的狠勁與爽感。

表達是浮誇瞭些,但誰又能否認,這就是我們此刻的心聲呢?

那些平常日子裡熟悉到根本不會關註的日常,在疫情期間,被映照得火熱、生猛,又因為眼前不能隨心所欲地做到而顯得珍貴。誰都明白,我們要“報復”的,不過是想在疫情結束後,加倍地、狠狠地珍惜和熱愛原來的生活。唯有如此,我們才沒有白過這段艱難時光。

最想“報復”的,大概是武漢人。封城至今,人們生活和心理上所受的沖擊可想而知。而原來,這是一座多麼有煙火氣和生命力的城市啊!我去過武漢三四次,在清晨的街頭吃熱幹面,在人流如潮的戶部巷逛街,在長江邊吹涼涼的夏風,在隨處可見的大排檔裡吃小龍蝦……這座城市和生活在這裡的人們,給人一種風風火火的爽利感,熱情又真誠。

很多武漢網友不僅有“報復性”走出去逛吃逛吃的意願,也歡迎全國同胞和世界人民到武漢做客,“登黃鶴樓看櫻花吃熱幹面,看看這座新聞頭條裡的城市尋常日子裡的美好”,這是一種讓人動容的邀請,因為它蘊含瞭武漢人對傢園的驕傲。

這種“報復”也不是武漢人的專屬。在微博和朋友圈,很多人都說過“疫情過後,我要……”的句式。那些沒說出口的人,心中大概也盤算瞭足夠多疫情過後想去做的事。因為疫情之下,沒有誰是真正的“局外人”,每個人都有被疫情耽誤,或者因疫情而認識到必須立馬付諸行動的事。

對未來的熱切盼望,也會化為過好眼下的自覺。從上周開始,我上班乘坐的地鐵,乘客逐日增多。但口罩之下的人們——當然也包括我,情緒明顯多瞭點平和,少瞭點焦躁。這種安全感,來自車廂和站臺實行的嚴格防控措施,也來自大傢都很珍惜正常生活的回歸。

今早開會,一些開車的同事說起上班路上堵車,要麼是一種“客觀敘事”的語氣,要麼是作為防控形勢越來越好的例證。一個眼神,傳遞的都是欣慰和彼此鼓勵的意思。

“我以後再也不抱怨堵車瞭,因為那才是繁華大道;再也不嫌人山人海瞭,因為那才是國泰民安。”這段不知道誰最早寫下的話,在網上廣為流傳。有人開玩笑說,自己又接到房產中介的推銷電話瞭,“開心到落淚,因為這說明房產中介復工瞭,一切都在好起來。”

“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這句話放置在特定語境中,似乎並不適用。對他人苦難的深刻同情,對互幫互助精神的踐行,對俗世生活的樸素熱愛,對未來的美好向往,從來深刻在我們這個民族的基因裡。而這,也是我們戰勝疫情的強大動力之所在。

疫情過後,你最想做什麼?是時候,給自己做個計劃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