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下的不良資產之三後疫情時代的不良資產投資新思維

第三節 後疫情時代的不良資產投資新思維

不良資產投資新思維,是筆者這幾天在武昌隔離期間想出的概念。為什麼會提出這個概念?那麼投資舊思維是什麼?二者之間有什麼異同?

不良資產投資新思維,主要是基於疫情結束後,出現瞭許多不良資產行業以往很少見到或者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即種種客觀環境發生瞭變化,迫使我們不能不應對這種新的環境,而產生的一種新認知模式。

什麼客觀情況變化?

1、疫情結束後,將會出現大量的意外不良。

這些意外不良的企業,主要采取輕資產運營方式,按照以往認知,這些缺乏足夠的抵押、擔保資產作為底層資產支撐的不良資產,是難以做出一個很好價值認定的,即使認定價值,價值也會很低。實際上,這些擁有良好業務模式、良好現金流,僅僅是因為受疫情影響,資金鏈斷裂而變成不良的企業,決不能按照以往模式進行價值判斷與認定。

2、競爭對手增加導致傳統不良資產領域的競爭日益激烈

隨著中美貿易協議的約定,不良資產行業已經向外資進行全面開放,外資紛紛進入不良資產行業,擁有充足資金和不良資產從業經驗的外資大鱷紛紛進入中國不良資產市場,同時國有資本、大型民營資本,都紛紛涉足這個行業,加大瞭傳統不良資產行業的競爭,因此有必要用新的思維,尋找不良資產行業的區域藍海市場。

因此,我們認為後疫情時代的不良資產投資有四大改變:對擬投資不良資產的底層資產價值認知的轉變、不良資產投資邏輯的轉變、不良資產投資的周期、成本及盈利有變化、不良資產投資的流程內容有變化。

這種改變其實質是不良資產投資思維的改變,思維是人用頭腦進行邏輯推導的屬性、能力和過程。不良資產投資新思維,就是在不良資產行業采取新的價值認知邏輯並實現的過程。

一、新的不良資產價值認知思維

1、資產價值載體認知不同

以往,不良資產價值載體主要是不良資產的底層資產,即為履行不良債權而提供擔保的資產,或通過查封、保全方式取得處置權限的資產,比如被抵押、查封的房產、土地。在傳統不良資產價值認知思維中,我們會對這些抵押、查封的房產、土地的權屬、市場價值(或重置價值)進行詳細評估,以此判斷不良資產價值幾何。因此,傳統思維中以不良資產底層資產作為不良資產價值載體認知。

新思維告訴我們,對於不良資產的價值認知,不能局限於底層資產,應當著眼於不良資產債務主體的償債能力。

對於債務主體,根據現有法律規定,可以分為債務人、擔保人以及債務人或擔保人的相關主體三類。

債務人,一般系指不良債務的借款人;擔保人系指提供抵押、質押和保證擔保的擔保主體;債務人或擔保人的相關主體,系指與債務人、擔保人存在法律上關聯性,應當為此承擔相關法律責任的主體,例如債務人、擔保人的遺產繼承人、債務人公司、擔保人公司的股東等等。

償債能力,系指通過自有資產或運營等方式,取得合法收益,能夠兌付相應債務的能力。

因此,新思維告訴我們,對於不良資產價值的認知,應當是不良資產債務主體的償債能力。

2、資產價值時間點認知不同

傳統思維,主要以收包階段某一時間節點,或者是盡調基準日作為資產價值時間點,這種認知,將資產價值進行時間固定化,對於不良資產而言,時間往往是對於其資產價值帶來巨大變化的因素,實踐中,就出現瞭兩種結果截然相反的理論——“冰棍理論”和“文物理論”。

“冰棍理論”告訴我們,不良資產價值會隨著時間的延續而不斷減少乃至消滅,但“文物理論”告訴我們,不良資產價值會隨著時間的延續而不斷增加甚至倍增。

兩種理論都沒有錯,僅僅是適用的資產類型不同,處置資產的方式不同,而會有如此相反的結論,因此,以固定的價值認定標準,來判定不良資產價值就是一種巨大錯誤。

新思維,告訴我們,不良資產的真實價值不是在當下,而是在未來,是在未來某一個特定時間,所以,在不良資產行業中經常出現的所謂虧損、撿漏的說法,其實都是對不良資產價值的估值錯誤,而產生的一種錯覺。

以動態的價值眼光,判斷不良資產價值,才能真正作出正確的判斷。準確說,以具體行權時不良資產債務主體的償債能力,作為認定不良資產價值的評定依據。

不良資產的價值動態化,才能更好的認定不良價值真實所在,才能避免所謂虧損、撿漏的說法。

二、新的不良資產投資實現思維

1、以清收處置思維向經營處置思維進行轉變

不良資產投資新思維,需要通過處置方式予以實現,采取原有的清收處置方式,即通過催收、債務人回購、訴訟仲裁執行,拍賣、變賣資產,資產抵債,破產清算等方式,完成不良資產投資實現。實際上就是按照“劈柴理論”,將本具有高昂價值的企業資產,進行一塊一塊拆分,進行低價轉賣實現,這種處置方式與其說是處置,倒不如說是一種資產價值的破壞。

因此,實現投資新思維的處置方式,顯然不能是這種破壞處置方式,而是通過不斷提升債務主體及其資產價值的運營處置方式進行實現。

2、現在應當從資產重組、債務重組、債轉股、產權重組、破產重整等方式,經營完善好債務人,讓債務人市場價值提升,擇時通過回購、股權退出等方式,完成不良資產投資實現。

債務主體的存續以及給予其資產價值的不斷提升,是運營處置方式的核心思想。現有模式中,主要采取資產重組、債務重組、債轉股、產權重組、破產重整等方式實現,這也是最近幾年,行業人士一直所說的“三打”向“三重”進行轉變的根據原因。

案例,某不良資產投資商收購某AMC轉讓的老國企的損失類包

經盡調,老國企已經處於歇業狀態,經營生產場所早已經沒有,唯一有職工宿舍老樓一棟,職工已經全部住滿,產權尚未交給職工。

後瞭解,當地政府有征收該老樓進行拆遷的意向,但由於與企業、員工無法談妥安置補償事宜,一直擱置。

該不良資產商通過不斷努力,促成企業、職工與征收辦達成征收安置協議,企業獲得補償款,償還給不良資產商,職工獲得新的安置房,征收辦在限制條件內,完成征收任務。

筆者,最近一直在看四大AMC的不良自查處置案例,其中一些經典案例並不是通過清收處置實現,而是通過經營處置實現。

借用AMC的特殊資質及權限,四大AMC,或通過債轉股、或通過重組,將一個一個瀕臨破產清算的企業慢慢救活,並且通過資本市場或當地國資部門回購等方式,實現投資退出。

AMC不是通過不良資產處置,賺取銀行的收益,不是逼迫企業變賣資產破產清算,而是通過自己的資金、技術、資源以及國傢賦予其專有權限,將不良債務進行充分化解,消除金融風險。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