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銳評」別讓產業扶貧成為野生動物溜上餐桌的幌子

當前,各級各地都在謀劃貫徹落實全國人大常委會“禁止食用野生動物”決定。我突然想起一個常見的句式——

“某某養殖業已成為我國養殖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是農村經濟社會發展與農民精準脫貧的重要抓手,無數農民依靠特色養殖某某擺脫貧困走上富裕之路。”

這個某某,可以是龜鱉,可以是田雞,可以是蝸牛,可以是蝗蟲,甚至是蠍子。文法十分順暢。但細思恐極:事是好事,聽著也順耳,但這意思不咋對頭吧?——要是野生動物借此偷偷溜上餐桌,這不是個漏洞麼?

按照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關於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的決定》精神,人工飼養的陸生野生動物也在禁止之列,並畫出瞭界限,列入畜禽遺傳資源目錄的不在禁食范圍之內。對於一些不在目錄裡、過去餐桌上常見的人工飼養的野生動物,有關部門會制定怎樣的細則,劃定怎樣的范圍,備受公眾的期待和關註。

2月25日,《深圳經濟特區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動物條例(草案征求意見稿)》發佈,在網上向社會各界征求意見。其中提到,經人工繁育、飼養的龜、甲魚、蛇、鳥、昆蟲等野生動物也具有不小疫病傳播風險,將被排除在可食用動物范圍之外。這塊石頭激起瞭不小的浪。據媒體報道,多地龜鱉養殖行業協會在網上呼籲,勿將龜鱉列入禁食行列。更有水產專傢從“形成規模化養殖”“是農村經濟社會發展與農民精準脫貧的重要抓手”的角度,予以論證。最新的消息是,農業農村部發佈通知,明確中華鱉、烏龜按照水生動物管理。這也意味著,它們不會被列入野生動物禁食范圍。

其實令人擔心的,不是龜鱉是否被列入禁食范圍,而是某些專傢的論證方式。規模化養殖、就業大戶、扶貧產業,這樣的論證理由是很難駁倒的。但最值得警惕的問題也在這兒——會不會有利益集團打著已成規模化養殖,或者成為地方扶貧支柱產業的名義,去遊說決策者,來為更多的尚未明確納入畜禽遺傳資源目錄的人工飼養野生動物,爭取上餐桌的權利;地方保護主義會不會標舉這些理由,理直氣壯地打自己的小算盤,造成全國人大《決定》在某些地方虛置。

如果承認上述問題可能會出現,那麼新問題就來瞭。當落實《決定》在具體執行中遇到困惑時,當需要對具體到某某動物是否在禁食范圍內作出明確界定時,誰可以來做出這樣的決定?依據什麼程序來做?要不要報請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同意?如何確保決策者不被產業利益綁架?建立怎樣的監督機制、糾錯機制來對可能出現的“問題界定”“問題應對”進行約束?這些問題也需要提前謀劃。

明確規則,細化相關配套措施,需要堅持底線思維,如此才能盡量避免被利益集團鉆瞭空子、扭曲瞭規則,才能更好地實現制定《決定》的初衷。

(來源:正義網 文字:鄭博超)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