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這年頭,不管想不想接受和承認,當個男性公眾人物(特別是長得帥的)都得面對一個事實:

別人眼中你一定跟誰有點“基情”,誰也別想跑。

這已經是一種成規模的文化潮流,就像前幾天“一篇男男CP小說被唯粉手撕”就能引發蝴蝶效應,真人男星耽美文化的存在和影響力,都已經不用再贅述。

如今國內的娛樂圈和粉絲生態中,真人男男CP似乎已經成瞭一個無論誰眼中都如狼似虎的因素。有人對它趨之若鶩,也有人對它避之不及。

但最近挖墳的一段視頻,也讓人不禁回憶起從前——

中國男性公眾人物面對自己的同性CP,都曾經做過什麼呢?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全民起哄“在一起”

這段被網友翻出來的視頻,是一場辯論賽:

2011年,華東理工大學的學生曾經以“郭敬明和韓寒該不該在一起”為題進行過一場辯論。

其中的用詞相當露骨,畫風過於大膽,以至於隻有畫質的模糊能提醒我們,這震撼全傢的一幕幕是發生在九年前瞭。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雖然雙方的論點都相當無厘頭,使得這場辯論看起來更像一場行為藝術。

但這恰恰能反映十幾年前中國互聯網最初開始大規模討論“真人男男CP”時的底色——充滿瞭對這個小眾但新鮮話題的獵奇欲,並常常表現為惡搞的形式。

韓寒和郭敬明,這兩個年少成名、又各自爭議纏身的青年作傢,大概就是這種趨勢的起源。

兩人互為競爭對手,也頻頻在媒體的發問中隔空打嘴炮,甚至面對大傢把他倆湊成“上海絕戀”的惡趣味也沒有示弱。

這廂韓寒總陰陽怪氣地內涵郭敬明,誕生瞭諸如“我和他男女有別”、“我們床頭吵架床尾和”的著名言論;

那廂郭敬明也公開反擊韓寒工作室的黃段子,大傢言語間尺度都挺驚人。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當年的網友,正是沉浸於百無禁忌惡搞一切的趣味中,而且還相當的叛逆——

你倆越是看對方不順眼,大傢越是希望你倆幹柴烈火。

當然,兩位“正主”顯然都不是好惹的。很難說那些年他倆“嘴上沒把門”的互相攻擊,和這個CP的大眾影響力,到底是誰成就瞭誰。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不難發現,十年前主流網友對這種所謂的同性CP,其實並非真正對性少數人群采取尊重的態度,而是還停留在戲謔與圍觀的層面。

社交網絡的興起,更是容易讓這種集體圍觀演變成集體起哄

比如2014年左右,林更新因為和王思聰有私交,一直被傳二人有超越友情以外的關系。網友的許多調侃中也不乏惡意。

事情鬧最大的時候,是林更新微博被盜號,發瞭一條“告白”王思聰的微博。這不僅讓輿論地震,也給當事人帶來瞭不小的困擾。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在當時的這種氛圍裡,男性公眾人物要面臨的問題是:如果那麼多網友都在“綁架”你倆,像看熱鬧一樣老起哄“在一起”,該怎麼辦?

有人會選擇親手撕碎。比如2013年的王力宏和李雲迪。

在中國娛樂圈史上,你可能找不到第二對國民度這麼高、曾如此被全民轟轟烈烈八卦緋聞的男明星瞭。

當所謂的“基情”發酵到最高點時,王力宏突然在微博聲明“我是異性戀,李雲迪也是喜歡女生”,以及後來二人前後腳公佈女友的舉動,毫不留情地給圍觀群眾潑瞭一大盆冷水。

結果,在大眾眼中十分“無情”、“不知趣”的王力宏,也帶著“宇直”的稱呼被嘲諷瞭很多年。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但還有一種選擇,是打不過這些CP粉,就加入她們

比如作傢江南和今何在這對著名“冤傢”。

2009年兩人合作破裂、在豆瓣開撕時,有網友調侃瞭一句“我感覺江南一說到猴子,語言裡充滿瞭濃濃的愛意”,就激怒瞭江南。

江南頗為激動地反擊,稱“沒事別把基情往人身上蹭”,怒斥這是“下賤玩笑”。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但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粉絲也叛逆瞭,多年來秉持著“我就想膈應你”的原則,從未停止在正主面前舞CP的腳步。

結果正主似乎也放棄瞭當初的抵觸,時不時隔空吵架,給二人的“BE”結局增加新的情節;江南作詞的《曾楊柳》,還被普遍被認為是親手給自己創作的同人歌曲。

面對來自外界轟轟烈烈的猜測和消遣,有人會因為激烈的反抗而被嘲,也有人選擇在這種潮流中順其自然。

在當時那種“大傢隻是愛看你熱鬧”的氛圍中,好像隻有選擇大度以對,才會被認為是明智的。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當年,男明星的友情還不算“賣腐”

當同性CP開始以娛樂化的形象在中國互聯網上面向大眾時,明面上是大眾對它的接受度變得開放瞭,但也離不開此前小眾耽美文化已經在國內暗流湧動的許多年。

特別從21世紀初韓國偶像文化影響瞭一代人開始,年輕帥氣的男孩曖昧的互動,逐漸成為瞭撩撥少女粉絲的賣點。

比如東方神起的允在CP、Super Junior的庚澈CP,對於當年很多80後和90後女孩來說,就是最初的真人耽美啟蒙

2013年有中國成員的韓國組合EXO爆紅後,國內女性粉絲對“男男同人”的接受度和創作欲更是達到瞭一個爆發的巔峰。單是韓國SM公司的全體男團成員,在同人文裡累計談過的戀愛就能繞地球三圈。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圖源:微博@海棠年糕

潛移默化中,國內明星的“男男CP”也不再隻是一種大眾的起哄,逐漸演變成瞭一種真情實感的追星文化

2013年出道的TFBOYS,從一開始王俊凱和王源的CP,就是一個非常火熱的賣點。

這種娛樂需求也蔓延到瞭並非偶像文化出身的男演員身上,比如2014年《古劍奇譚》捧紅的李易峰和陳偉霆,粉絲對二人角色的喜愛也移情到瞭他們戲外的互動上。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但你回顧最初那批火過的國內男明星CP,會發現當時的氛圍還算和諧。

最典型的莫過於胡歌和霍建華的胡霍CP。兩人本就是09年拍仙劍時結識的好友,平時互動頻繁,CP的熱度更是在2016年一同拍攝雜志封面時被推到瞭巔峰。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面對嗷嗷叫著“在一起”的粉絲們,胡歌霍建華的表現似乎完全沒拿這當回事兒,甚至還挺樂在其中。

他們依然會在頒獎典禮上親密互動,親自cue“是胡不是霍”的梗,互相“表白”……

用現在流行的話來說,就是“正主毫不避嫌”,甚至可能還會被罵“賣腐”。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雖然當時的粉絲生態中已經有瞭唯粉各自為戰的苗頭,但是在明星本人的應對,和輿論的熱情高漲之間,達成瞭一種微妙的平衡。

就拿胡霍來說,當時無論是事業、人氣還是路人緣都算是勢均力敵,各有底氣。

有很多人喜歡看他們的感情,那就秀一秀。這對他們來說並不難,也沒什麼太多可計較、可損失的。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兩個已過而立之年、事業有成的男演員,面對年輕人井噴一般的新愛好,較為從容地用成熟的方式應對瞭。

換句話說,CP帶來的熱度和喜愛隻是二人職業生涯的錦上添花,是身為明星主動給大眾提供娛樂談資的良性互動,並不是、也不會動搖他們在影視界發展的基石。

現在回過頭來想想,這可能就是中國男明星面對勢不可擋的耽美暴風雨前,最後的平靜瞭。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當男男CP成瞭一門生意

隨著粉絲文化不斷向更大的人群擴張、但內核又不斷收縮,終於,男明星和耽美之間愈發變成瞭利益捆綁的關系。

2016年播出的耽美小說改編劇《上癮》,無異於在娛樂圈投下瞭一顆深水炸彈。

兩位主演黃景瑜、許魏洲迅速躥紅,無論是戲中劇情還是片場互動,都極大地點燃瞭CP粉的熱情。即便好幾年過去瞭,執著的粉絲依然能把這對CP的熱度頂在榜單最前列。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由於當時劇集受到瞭不可抗力的影響,兩位男演員在這部劇後便迅速與耽美因素切割,走上瞭各自的發展道路,不再互動、不再同框。

“耽美改編劇能讓人火”這件事,從此卻被註意到瞭。

從18年的《鎮魂》,到19年的《陳情令》,在演員們爆紅的路途中,最功不可沒的一定是戲裡戲外CP的熱度,和CP粉恨不得把自己燃燒殆盡的熱情。

在這有目共睹的潮流中,目前傳說中要翻拍的耽改劇名單已經長得驚人,更驚人的是那些已經伺機而動的、想要分一杯羹的人——

前不久,陳飛宇和羅雲熙的新劇還沒開始拍的時候,CP站子就像雨後春筍一般迫不及待地冒瞭出來。

不管是想占領成為“大粉”的先機也好,還是藝人的營銷造勢也罷,同樣的故事上演瞭幾遍後,大傢都已經瞭解可能謀利的環節在哪兒。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會變成今天這種“男星想靠耽美而紅”的局面並不奇怪,因為這本質上依然是在粉絲經濟時代,掌握瞭消費力的女性粉絲在消費男色。

在100個男生聚集的選秀節目裡,在男生同吃同住的偶像團體裡……每個年輕帥氣的小鮮肉身上,或多或少都會被賦予男男CP相關的因素。

這可能是有意無意的販賣,也可能是粉絲一廂情願的強行月老,但這二者一定是相輔相成的。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那些被粉絲力量捧起、又受粉絲力量制約的男明星們,該如何處理耽美這個在如今輿論場中愈發微妙的標簽,就變得更為棘手瞭。

令人難辦的因素,肯定有不同粉絲力量的撕扯:有人要你和某某“是真的”,也有人討厭你再和那段CP往事發生聯系,旁人再提一句都要跳腳。

一對CP大火之後粉絲群體的分裂和對立,其實在異性戀偶像劇CP的發展路徑中,也並不少見。

但由於耽美CP牽扯到更為敏感的話題,和愈發收縮的輿論環境,男明星們一般都會選擇看似聰明地保持最合適的距離。

劇和CP最火的時候,每天都讓你有糖可嗑;等到紅利吃盡後,就會與對方不知不覺中“解綁”、逐漸不再互動,同時在個人形象的塑造方面努力“去耽美化”。

當然,也沒有幾個人會“傻”到像江南一樣公開懟那些每天還相信真愛的CP粉,冷處理反而會被視為雙方下一次鵲橋相會(如果真的有的話)的漫長鋪墊。

這本質上是盡量保全每一類粉絲的期待和幻想,讓每個粉絲都能繼續心滿意足地用愛發電——畢竟,沒瞭這份狂熱的愛,流量們還剩下多少賴以生存的東西呢?

中國男明星面對自己的“男男CP”,都做過什麼?

火瞭之後還經常合作、互動的“雲次方”,算是異類瞭

雖然看似這是最能被廣泛接受的套路,但仔細想來,男明星本人在這個路徑中的每一步其實都在被外界牽著鼻子走。

對外界展示出的態度取決於資本想要什麼,經紀公司想要什麼,市場想要什麼,忠實粉絲想要什麼……

當小眾文化影響力真的和事業的騰飛有瞭捆綁,便難免少瞭些坦蕩,多瞭些鉆營。

也許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由女性粉絲主導的耽美文化都將和男明星的生存空間糾纏不清。

理論上當事人們依然有無數種選擇如何對待它的方式。但至少,不該太自以為是——

看到一個弄潮兒成功瞭,更多人都想利用潮水登上浪頭、事後又想借力遠離這潮水。

但所有人都真的能模仿得來,還滴水不沾地脫身嗎?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