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歐佩克減產協議,俄羅斯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講述國際原油暴跌30%背後的故事

拒絕歐佩克減產協議,俄羅斯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北京時間3月9日清晨6點,當大多數國人尚在睡夢中,一場足以載入國際原油市場歷史的史詩般市場慘跌卻悄然開啟。亞盤時間,洲際交易所(ICE)率先開盤,原油期貨價格猛然開始自由落體式跳空傾瀉下跌,佈倫特原油期貨開盤後短短幾秒鐘內下跌31%,其主力合約觸及31.02美元低位,遭受有史以來最激烈的拋售,與此同時,美國輕質原油主力合約和WTI原油跌幅也逾30%,WTI原油盤中甚至觸及27.35美元歷史低位,油價已經出現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大階段性跌幅,截至北京時間9日下午6時,佈油、美油單日跌幅仍創下30年來之最。

時間回撥到北京時間3月6日深夜,對於廣大投資者來說,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因為正在舉行半年一度的維也納OPEC+會議中,有關歐佩克+減產協議是否延長至3月底以後將是最核心議題,因為它將決定2020年全球原油市場接下來走勢。在疫情蔓延至全球主要經濟體並波及超過100個國傢之時,全球經濟衰退帶來原油需求的急劇萎縮,原油市場已經身處風雨飄搖之中,市場亟需一劑強心針來拯救一路狂泄的油價。當大傢都在滿懷信心憧憬歐佩克+減產力度有望創下金融危機以來最大之時,俄羅斯方面卻一再暗示想加大減產還得過他這一關。最終謎底揭曉,對於原油多頭來說,寄望於俄羅斯最後一刻上演翻盤好戲的美好願望還是落空,而隨著俄羅斯方面按下減產的暫停鍵,給多頭留下無限落寞,帶給原油空頭盡情狂歡,同時讓本就不穩定的全球金融市場愈發震蕩。隨即,市場瞬間做出反應,北京時間3月7日凌晨,國際原油三大指數佈倫特、WTI和美國輕質原油暴跌收盤,其主力合約當日分別暴跌8.98%、9.48%和9.43%,而盤中分別觸及10%一線。

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作為一個局外人,似乎很難理解俄羅斯方面所做出的決定,畢竟接受歐佩克提出進一步減產的提議,既有利於團結廣大OPEC+產油國,鞏固兩者盟友關系,為將來協商共識留下空間;另一方面,本次減產規模分攤到俄羅斯部分,大概隻不過影響其5%日產量規模,卻能夠預期提升國際油價近20%預期,這筆賬明眼人一看是算的過來的,為啥何樂而不為呢?

一向老謀深算的俄羅斯人,想必自然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因而事情遠遠不是表面我們想象那樣簡單,可以用常理去推斷,裡面暗藏諸多玄機,更是充滿大國智慧與博弈。那麼,俄羅斯方面究竟是處於政治博弈的需要還是基於經濟因素的考量呢?我們試圖從一些數據與史料中尋找答案。

拒絕歐佩克減產協議,俄羅斯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首先,我們有必要回顧一下歷史,溫故而知新。眾所周知,現有石油輸出國組織(簡稱:歐佩克OPEC)組織成立於1960年,是亞、非、拉石油生產國為協調成員國石油政策、反對西方石油壟斷資本的剝削和控制而建立的國際組織,宗旨是協調和統一成員國石油政策,維持國際石油市場價格穩定,確保石油生產國獲得穩定收入。現有12個成員國分別是伊拉克、伊朗、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委內瑞拉、阿爾及利亞、加蓬、印度尼西亞、利比亞、尼日利亞、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突尼斯,其總部設在奧地利維也納。包括中國、美國和俄羅斯等國在內,都是非成員國,不過俄羅斯是主要的歐佩克+國傢。

目前,世界主要產油國,已經形成美國、俄羅斯和沙特三足鼎立之勢,三國合計總產量已經占據全球每年產量約42%,為擠占市場份額,三巨頭之間一場看不見硝煙的血腥廝殺自然早就拉開序幕。自2016年底OPEC+達成減產協議以來,相對而言,沙特減產較多而增產較少,俄羅斯增產較多卻減產較少,最終結果是以頁巖油為代表的美國原油產量卻在一直快速增長,導致俄羅斯不甘轉而開始搭便車擴產,事實上沙特甘心減產將其原油份額變相讓渡給美國。這裡,不難看出,對於目前全球主要產油國來說,美國和俄羅斯都是非歐佩克組成國,為啥單單需要俄羅斯配合減產而容忍美國開足馬力生產呢?況且美國頁巖油一直是普通原油潛在的強悍競爭品。沙特方面是忌憚美國的強悍實力,還是私下美國有所共謀,我們不得而知。可以肯定是,精明的俄羅斯人肯定不願意單單自己減產,心裡盤算著不要拉上美國一起減產,要不幹脆各自根據需求放開限產。由此,沙特和俄羅斯相互掐架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拒絕歐佩克減產協議,俄羅斯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歷史上,沙特坑過前蘇聯或者俄羅斯不止一次。1985年,沙特為擴大市場份額不斷增產,一年內國際油價從28美元跌至14美元,導致蘇聯財政收入銳減,進而削落軍事影響力,最終間接導致蘇聯最終解體。2014年,沙特再次枉顧自己油市平衡者角色而大肆增產,試圖用低價逼死從未參與限產美國頁巖油生產商,油市噩夢由此開始,油價一路暴跌,佈倫特原油在2015年末跌至25美元水平,然而,美國頁巖油卻依靠貸款借債等聯邦政府救命錢的扶持下活瞭下來,隨後歐佩克又不得不拉俄羅斯實施減產,卻讓莫斯科方面為此埋單,導致其出口外匯收入額外減少,影響其諸多政治軍事戰略。

有幾次前車之鑒,這次俄羅斯自然不會這麼情願同意減產,甚至撕破臉與歐佩克公開鬧掰,顯然說明它不想再被沙特坑一次;與此同時,沙特有恃無恐的公開武器是全球最低的原油開采成本,低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俄羅斯亮出殺手鐧則是國內相對健康的財政狀況。當然,俄羅斯這次打算玩把大,殺雞給猴看,目的是讓本來置身事外的山姆大叔現身,近年來,主打頁巖油的美國生產商一直在高負債經營,油價暴跌的沖擊將讓頁巖油面臨生死存亡,勢必讓他們再次尋求美國聯邦政府的支持,而今年是美國總統大選之年,為瞭拉攏選票獲取連任,特朗普政府極有可能采取措施對市場進行幹預,同時也不排除聯合沙特等歐佩克國傢重啟與俄羅斯談判,如此一來,俄羅斯有機會加大其在能源領域特別是原油市場現有博弈的籌碼。這一次俄羅斯率先扣動扳機,即是俄羅斯的復仇之戰,而對於沙特來說,卻是捍衛國際油價最後底線之戰。

拒絕歐佩克減產協議,俄羅斯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另一方面,根據海關總署數據,2019年中國原油進口總量創歷史新高,達到5.06億噸,較2018年高出9.5%,相當於每日進口1012萬桶原油。在前15大進口來源國中,沙特超越俄羅斯成為中國第一大原油供應國,全年進口合計達9285.44萬噸,占比18.35%;5年來持續為中國進口原油輸出國的俄羅斯,排名回落至第二位,進口量合計為7585.06萬噸,占比在14.99%;2018年,我國從俄羅斯進口原油則為7160萬噸,占當年我國原油進口量15.4%,也占當年俄羅斯原油出口量26.0%。2016-2018年,俄羅斯已連續三年成為我國第一大原油進口來源國。從數據看,雖然2019年俄羅斯占比份額有所下降,但是基於中俄兩國當前十分良好互信關系,俄羅斯隻要抱緊中國這根大腿,其產出原油根本不愁賣,而且老謀深算的俄羅斯人應該在與北京方面談判簽訂《中俄石油領域合作政府間協議》之際,為降低波動,不僅已經確定可公開出口原油底線數額,而且相信已經將原油價格基本鎖定在一定區間。據有關消息源不公開數據顯示,中俄兩國在原油每桶100美元以上交割訂立巨額合同,這些合同長達25年時間,無論是固定還是浮動價格,俄羅斯都是一樁穩賺不賠的買賣,因而俄羅斯方面有底氣不減產,甚至通過價格優勢,重新奪回中國原油第一進口國的寶座。

北京時間3月7日下午,沙特對於該國與俄羅斯的OPEC+聯盟談判崩潰做出激烈反應,瘋狂展開價格的閃電戰,並祭出增產的殺手鐧,史無前例調原油價格,4月賣往亞洲原油定價下調4-6美元/桶,4月賣往美國原油定價下調7美元/桶,賣給西北歐煉油上旗艦級阿拉伯輕質原油折扣擴大至8美元/桶,售價低至10.25美元/桶,遠大於俄羅斯同類原油價格下調約2美元幅度;同時,還通過消息人士透露,計劃於4月份增加石油產量,日產量將從本月970萬桶增至1000萬桶以上,甚至達到1200萬桶/日的紀錄水平。不僅如此,沙特王儲7日還以密謀政變之名發動軍事政變,拘捕對其繼承王位存在威脅的多位王室高級成員,意在預防油價大幅下滑帶來的國內政局動蕩可能引發突發事件。沙特“降價+增產”的超級大動作,掀起原油市場的血雨腥風,同時給已經萎靡不振的油價致命一擊,也引發全球股市重挫、避險資產黃金暴漲、美債、德債等國債收益率繼續刷新歷史低點等一系列資本市場連鎖反應。

反觀俄羅斯方面,除去3月6日普京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會晤後簽署調解敘利亞沖突的文件之外,尚沒有找到絲毫對此做出反應動作,已經打算靜觀其變,以靜制動。顯然,這一次莫斯科方面是有備而來,政治角度考量,想必是是藉此機會,打壓一下昔日盟友兼宿敵——沙特。目前,沙特方面自亂陣腳,“殺敵八百,自損一千”自殺式行動,已經帶來其全球最大市值上市公司石油巨鱷沙特阿美股價連續暴跌,導致沙特及周邊中東國傢股指連日來慘遭血洗,甚至盤中觸及熔斷。一直以來,沙特就是以出口原油作為主要國民收入來源,長此以往,其外匯收入銳減將帶來國內經濟、政治等諸多問題而引發國內動蕩,大概率會因為挺不住這次危機,轉而向莫斯科進行妥協,莫斯科方面估計會借勢順水推舟,重新奪回主導歐佩克+組織的話語權,並且聯合沙特一起與美國頁巖油生產商進行博弈。

經濟因素方面,俄羅斯能源部長諾瓦克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俄羅斯已經做好油價下跌的準備。通過查閱有關數據,我們不難發行,經過近幾年緊縮財政政策,同時得益於近幾年國際原油價格持續穩定在高位,加上與中國堅實的盟友關系確保其石油出口規模穩定,目前俄羅斯外匯儲備充裕,國際原油價格25-30美元/桶水平下,援引其財政部說法,可以動用超過1500億美元的國傢財富基金,硬抗下低油價風險,維持其6-10年宏觀經濟穩定。

根據有關數據顯示,全世界目前原油平均生產成本為30美元,中東主要產油國原油開采成本在10美元附近,俄羅斯、委內瑞拉在20美元附近,中國則處於平均水平30美元,美國、英國、加拿大、巴西等國傢則在30美元以上,莫斯科方面分析,即使俄羅斯石油公司預計4月起增產石油開始“應戰”行動,從而導致原油價格戰全面爆發,經濟上第一個扛不住應該是始作俑者的沙特以及中東國傢,同時也會迫使美國頁巖油生產商做出減產行動,而原油歷史低價與價值嚴重低估,勢必吸引中國、印度、巴西等發展中新興國傢等超級大賣傢入場抄底,加大國傢戰略資源的儲備力度,或許會帶來油價需求與供給的新平衡點,而華盛頓方面一直樂於搞事情,牽制中國、印度等金磚國傢發展步伐,這樣“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之好事情,沒有它的份,反而讓中國、印度等大國撿瞭大便宜,相信它不會袖手旁觀,肯定會有所動作。這樣一來,事情主動權會再次回到俄羅斯手中,通過以退求進之策略,不僅彌補前面油價下跌損失,還可以打個翻身仗,重新獲得國際油價定價權。因此,莫斯科方面已經篤定沙特單方面發起自殘式“價格戰”不會持續太久,這次拒絕減產雖然是一招險棋,但是把握得當的話足可以讓對手致命,最後大概率還是俄羅斯笑到最後。

拒絕歐佩克減產協議,俄羅斯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對於中國而言,這次俄羅斯看似不合常理決定,雖然表面上外交部回應中國國是世界能源進口和消費,希望國際能源市場能夠保持穩定,但是實際上早已心領神會,一方面可以乘機大量采購廉價石油作為戰略資源進行儲備,另一方面又可以作為第三方開展斡旋調解行動,彰顯大國影響力。如此一來,在國際能源戰略上,“中、美、俄”三巨頭會再次交手,依靠手中巨大能源儲備優勢這張王牌,加上中俄關系目前正處於歷史上最好時期,中、俄聯手對抗是大概率事件,俄羅斯一石二鳥之舉也許正是有用武之地。

北京時間3月9日下午,據可靠消息源透露,特朗普已經私下要求沙特停止油價戰,由此推斷,華盛頓方面已經有所動作,那北京和俄羅斯方面如何應對呢?或許能源領域的“中、美、俄”三國殺剛剛開啟序幕,鹿死誰手,猶未可知,預知後事如何,請靜觀其變,並關註下文分解。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