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德雲社後何雲偉口碑最差,郭鶴鳴開淘寶店,他成瞭“白眼狼”

文/假聊相聲

知名相聲社團德雲社近幾年發展太迅速,尤其是相聲商演這塊蛋糕真是“吃到發撐”。他們選擇的商演城市也是精心挑選的,主要是一線和二線城市以及國外,剩下的三線是留給其他相聲社團“吃肉”的地方,目前在相聲界不說呼風喚雨但也沒有其他人能對他們造成威脅。

在相聲界內有地位,主要就是他們有相應的底蘊和實力,除卻早年間退出德雲社的幾位讓他們有點青黃不接,但經過數年的發展,目前德雲社真是人才濟濟。

退出德雲社後何雲偉口碑最差,郭鶴鳴開淘寶店,他成瞭“白眼狼”

除瞭班主郭德綱和他的搭檔於謙之外,現在能獨立做商演的就有很多相聲演員,像嶽雲鵬、張雲雷、燒餅(朱雲峰)、張鶴倫、孟鶴堂、張九齡等已經是獨立扛旗的商演角兒,就是在今明兩年想要力捧的也都安排得差不多瞭,張九南、尚九熙和秦霄賢三位也是“蓄勢待發”。

這是德雲社目前的頂尖級人才,還不包括所謂的“後備軍”,單憑這些就能斷定德雲社的輝煌還會延續,現在德雲社是人才濟濟,那退出德雲社的有人才嗎?

郭鶴鳴,鶴字科的一位相聲演員,現在說起他很多人不太清楚。首先郭鶴鳴非常擅長三弦、四胡、笙管等多種伴奏樂器,也熟悉掌握太平歌詞、快板、評書等多種類型的曲藝演奏形式,郭德綱對他非常欣賞,曾評價他:這孩子沒有不會的,一個人能頂一個樂隊,德雲社演出沒他開不瞭場。

退出德雲社後何雲偉口碑最差,郭鶴鳴開淘寶店,他成瞭“白眼狼”

郭德綱對他的評價非常高,但他退出德雲社後郭德綱給他的評語也很嚴重,是:“欺師滅祖手段卑劣,革除師門”。起初郭鶴鳴得到允許出去單幹,在沒有通知師父郭德綱的前提下拜師“西河弦王”賈慶華,而賈慶華和郭德綱的一位師爺平輩,一轉眼從徒弟成瞭自己的“師叔”,所以被逐出德雲社的評語也是不近人情。

退出德雲社後何雲偉口碑最差,郭鶴鳴開淘寶店,他成瞭“白眼狼”

現在郭鶴鳴主要是在經營淘寶店為主,但平時的大部分閑暇時間也在說評書,和音頻網站合作上傳一些評書錄音,可以說基本杜絕相聲演出,目前的生活也算是自得其樂。

徐德亮,張文順的徒弟。出身北大中文系,不僅相聲說得好,書法、繪畫也都樣樣精通,是個會說相聲的文化人,尤其文哏更是受人歡迎,至於退出德雲社的原因也是相當直接和光明磊落,那就是掙得錢少,退出後被張文順收回“德”字。

退出德雲社後何雲偉口碑最差,郭鶴鳴開淘寶店,他成瞭“白眼狼”

退出後王文林合辦海淀相聲俱樂部,現在兩人基本也處於“裂穴”的狀態,已經很久沒有再次同臺演出瞭。他參演話劇《老舍五則》與雷恪生、李誠儒等合作,閑暇時光作作畫,偶爾說個相聲,現在的日子過得也是十分逍遙。

退出德雲社後何雲偉口碑最差,郭鶴鳴開淘寶店,他成瞭“白眼狼”

何雲偉,郭德綱曾經雲字科的大徒弟,那真是捧著怕掉,含著怕化瞭。

在郭德綱的溺愛下,他相聲說得非常好,特別擅長柳活兒,演出經常是滿座的狀態,當時的“何大拿”就是他。但令人遺憾的是,在德雲社和師父最困難的時候選擇退出德雲社,轉投北京衛視的懷抱,最後不僅和郭德綱隔空對斯,還甚至空開辱罵師父,稱郭德綱的為“郭綱”。

退出德雲社後何雲偉口碑最差,郭鶴鳴開淘寶店,他成瞭“白眼狼”

如今何雲偉基本不參加劇場的相聲演出,他和主流相聲走得非常近,經常跟著曲協一起出席活動,上年參與瞭相聲劇的演出,現在也入駐瞭各種短視頻平臺創作視頻短劇,可以說是看著光鮮亮麗,但實際混得最差,主要也是口碑不行。

曹雲金,除卻何雲偉之外郭德綱最喜歡的就是他,昵稱“金子”、“少爺”。

在德雲社內,他是深的郭德綱精髓,郭德綱演出的“壞”曹雲金學得非常像,是德雲社內也是壓場的角兒,當時特別的鋒芒畢露,自稱“養活瞭大半個德雲社”。

退出德雲社後何雲偉口碑最差,郭鶴鳴開淘寶店,他成瞭“白眼狼”

至於他退出德雲社的原因有各種版本,但總的分析下來那就是不滿意利益的分割,在外成立公司的他看不上德雲社演出沒有整的那點錢,最後和郭德綱分道揚鑣,也讓“白眼狼”成為他身上的標簽。

退出德雲社的短時間內他在相聲上確實很紅,創辦聽雲軒,甚至多次舉辦相聲專場,還賣出瞭當時的天價相聲票,可以好景不長他在相聲上漸漸的失去瞭靈氣,也不在鉆研相聲,相聲水平早已經停滯不前瞭。

退出德雲社後何雲偉口碑最差,郭鶴鳴開淘寶店,他成瞭“白眼狼”

雖然現在他的“喜聚現場”也是很賣座,但主要靠的手機其他社團的入駐,還是有很大的憂慮的。

以上四人退出的原因各有千秋,但現在也是時隔已久,每個人都有瞭不一樣的發展,還是希望以後能多多註重下藝德的約束,畢竟“學藝先學德”,對吧?

(圖源自網絡,侵權請聯系刪除)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