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邊有個小賣部》:有些失去是不可避免的,但終歸要繼續走下去

生命裡,有些失去是不可避免的,但無論現實如何,終歸要繼續走下去,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珍惜彼此還能在一起的時刻。

不管我們承認與否,每個年齡的我們,都會有一個時間段特別喜歡用悲愴的故事來慰藉自己的傷口,或者找一份能和自己產生共鳴的感動。

《雲邊有個小賣部》:有些失去是不可避免的,但終歸要繼續走下去

第一次知道張嘉佳,是因為他的《從你的全世界路過》,為書裡的茅十八和荔枝的愛與悲,哭得稀裡嘩啦。因此愛上瞭張嘉佳筆下溫暖又細膩的文字。

時隔5年,張嘉佳又寫瞭一本《雲邊有個小賣部》,平凡的故事,簡樸的文字,不知道又賺取瞭多少人的眼淚。他在書的封面寫著:

寫給離開我們的人,寫給陪伴我們的人,寫給每個人心中的山與海。

這是一本拿起來就必會認真看完的書,300多頁的故事,無論看多少遍,心裡依舊是沉甸甸的。

起初,並不能理解張嘉佳為什麼要寫劉十三這樣一個普通又平凡的小人物,漸漸地,感覺好像每一個人都能在劉十三的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他就好似一面鏡子,映射著每一個人的過去、現在和將來。

每看一次,胸腔裡的那顆原本靜如止水的心,便會一路跌宕地跟著劉十三經歷雲邊鎮的春夏秋冬,經歷人生的生離死別,經歷生活的溫柔與殘酷。

可是今天,我卻不想說劉十三,反而想說說那三個在劉十三生命裡留下過不可磨滅的痕跡的女性。

《雲邊有個小賣部》:有些失去是不可避免的,但終歸要繼續走下去

她叫王鶯鶯,她喚劉十三為外孫

在一個彩虹做成的雲邊鎮裡,有一傢經營多年的小賣部,小賣部的主人是一個七十多歲,愛打麻將,愛抽煙卷,能開手扶拖拉機,能做一手好飯菜的老太太,名叫王鶯鶯。王鶯鶯有一個相依為命的外孫,名叫劉十三。

王鶯鶯,也是一個飽經風霜的苦命女人,年輕時就沒瞭丈夫,還被趕出夫傢,獨自將唯一的女兒撫養長大,可到頭來,女兒離傢出走瞭,臨死瞭還見不到女兒最後一面。

年少的劉十三,從來不懂得王鶯鶯的苦,還在門板上刻”王鶯鶯是小氣鬼”,經常對王鶯鶯說”我要去大城市生活,你必須尊重我的夢想”,而王鶯鶯隻會佯裝生氣道”你不想跟我一起?”但我想那時的她心裡應該是很悲傷的吧。

大學畢業後的劉十三,在陌生的大城市混得一塌糊塗,雖然他不說,但身為外婆的王鶯鶯懂,於是她來瞭,她來把他灌醉帶回瞭傢。一路上,他吐瞭幾次,她便停下來照顧他幾次。

王鶯鶯從來就不是一個幸運的人,可她在用她的方式在堅強地捍衛著一切。

《雲邊有個小賣部》:有些失去是不可避免的,但終歸要繼續走下去

平常的王鶯鶯總是給人一種大大咧咧、狡黠無比的感覺,可內心的她卻十分細膩、善良、堅強。她不識字,可她會把女兒寄來的兩封信好好地藏在餅幹盒裡,她怕女兒是因為沒錢才不回傢還想著給女兒寄錢;她沒文化,可她會把外孫的作文、書籍都好好保存,還會給年幼的外孫說”你看到雲沒有?那些都是天空的翅膀啊”的美好,她會在打麻將正過癮時,突然撤離,隻為回傢給外孫做好吃的萵苣炒肉晚飯;她還會在外孫失意、潦倒時,開一宿的拖拉機,拖著疲倦的身軀,隻為把他從陌生的城市帶回雲邊鎮。

她對程霜、對球球,對任何人都是好的沒話說,隻是她用瞭不同的方式表達出來。就連鎮上的人都說”有什麼事第一個就是找王鶯鶯”。

在那個寒冷的雪夜,王鶯鶯還是走瞭,去瞭一個很遙遠的地方,但我想她還是會回來的,因為她肯定能看到劉十三為她點燃的那一盞燈籠,那是回傢的路。

生命裡,有些人不離開我們,我們就可以永遠不長大,可到底年輪會向前走,長大也是必然的,可長大的代價實在是太沉重瞭,沉重得我們一輩子都放不下,也舍不得放下。

《雲邊有個小賣部》:有些失去是不可避免的,但終歸要繼續走下去

她叫程霜,她叫劉十三為男朋友

2004年的暑假,雲邊鎮來瞭一個身上發著光的小姑娘,名叫程霜。程霜不像雲邊鎮的人,她漂亮得像趙雅芝,可到底她扛著掃把在路口打劫的模樣還是摧毀瞭其他小夥伴對她的美好幻想。那時的劉十三很愛哭但也很英勇地用瞭5塊紅薯幹便把她暫時降服瞭。

那個午後,”送程霜回傢”被記在瞭劉十三具有法律效力的筆記本上,少年的背也被少女的悲傷燙出瞭一個洞,直扣心弦。”我很怕死”的話題在兩個年幼的人的嘴裡,被說得稀裡嘩啦。

程霜是一個像螢火蟲一樣的姑娘,她身上會發光,可這光說不定哪天就不亮瞭。

程霜,這輩子隻出來過三次,每一次都是為瞭劉十三,也剛好每一次都能遇上劉十三。

對劉十三來說,牡丹不再是劉十三的牡丹,可對程霜來說,劉十三永遠是程霜的劉十三。

從第一句”如果我能活下來,就做你的女朋友”,到十年後的”十三,我是程霜”,再到最後一句”我愛你,你要記得我”,程霜一直都是那個在用生命來熱愛的坦蕩姑娘。

《雲邊有個小賣部》:有些失去是不可避免的,但終歸要繼續走下去

在劉十三的記憶裡,程霜就是一個會莫名其妙地出現又會突然就消失的姑娘,他覺得她與他的相遇就是她在做《遺願清單》的巧合,可這世上哪有那麼多百分百的巧合,多多少少都是人為的故意成分,他們之間所有的緣分,都是程霜用生命精心刻畫的結果。

20歲,程霜在火車站遇上瞭失戀的劉十三,他沒認出她,可她卻像好朋友一樣慫恿著他去勇敢追求自己的所愛。雲邊鎮上的第三次重逢,劉十三更是用耍流氓的方式捉弄瞭她,可她還是選擇陪他熬過瞭他生命中最難熬的時光。

他工作不順利,她便幫他出謀劃策甚至是挨傢挨戶地找客戶;外婆去世,她更是以孫媳婦的身份忙裡忙外地陪著他。那個雪夜,她把他抱在懷裡,他們兩哭成瞭淚人。

最後她留給他的那副《一縷光》,桃花樹下,斜斜的陽光,並肩的兩個人,是她從最初到最終依然堅持的美好。

我想,每個人的生命裡都能遇上這樣兩個人,一個你以為你深愛的卻什麼都給不瞭的人,為瞭現實會離開你;另一個願意與你生死相隨、貧富與共的,是你最初和最後的美好。你以為前者會刻骨銘心一輩子,可隻有後者,無論生死,永遠都活在你的心裡。

《雲邊有個小賣部》:有些失去是不可避免的,但終歸要繼續走下去

她叫球球,她稱劉十三為爸爸

一雙含淚的大眼睛,一張撅起的小嘴,軟綿綿的聲音響起”爸爸,我餓,”這是一個多麼可愛的女娃,她叫球球,她叫劉十三為爸爸。原以為這麼俏皮的出場,她代表著的肯定是希望,可我完全沒想到她卻是整個故事裡最讓人覺得心疼的人。

幾歲大的球球,聰明伶俐,諳熟世事,知道各種八卦,卻完全沒上過學,這讓暫時身為爸爸的劉十三覺得特別意外。

才知道,可愛的球球沒瞭媽媽,爸爸也瘋瞭,原本連自己都照顧不好的球球還要負責照顧爸爸,為瞭留在爸爸的身邊,懂事的球球才會在鎮裡各種搞怪,而鎮上的人也從來隻有憐憫沒有半點責怪。

對球球來說,程霜和劉十三真的就是自己的媽媽爸爸,因為他們真的給過自己媽媽與爸爸的愛,還有王鶯鶯也是,給瞭她奶奶的愛。尤其是在球球的親生爸爸離開的那天,王鶯鶯第一反應就是叫劉十三看住球球,讓她哪也不去,怕她受不瞭。

《雲邊有個小賣部》:有些失去是不可避免的,但終歸要繼續走下去

球球是一個懂事的孩子,但也正是她的懂事才會讓人覺得她更悲憫。山中夜帆船的那晚,球球帶著程霜和劉十三到她傢做客,簡陋的棚子,球球自己還做瞭一個風鈴,那是她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為瞭盡地主之誼,球球還給他們煮瞭熱騰騰的方便面。月光下的一傢三口,多麼幸福的畫面。

可後來,球球還是被送進瞭福利院,年幼的她不僅要默默承受失去父親的痛苦,還要被其他的小夥伴欺負,原本活潑的她變得安靜瞭,再也不會開心地圍在程霜和劉十三的身邊叫媽媽爸爸瞭。

多希望,在失去那麼多之後,劉十三的身邊還能有一個球球。希望劉十三能找到一份讓他和球球衣食無憂的生活,然後陪著球球長大,一起過著平淡又美好的生活。

《雲邊有個小賣部》:有些失去是不可避免的,但終歸要繼續走下去

生命是有光的,愛是永恒的

王鶯鶯、程霜和球球,這三個分別在老、少、幼的年齡階段的女性,各有各的性格,各有各的困難,各有各的活法,也各有各的歡欣。她們不相同卻又十分的相同,她們都是劉十三生命裡最重要的女性。

書裡程霜說劉十三是她生命裡的一縷光,可我覺得這三位女性才是劉十三生命裡最不可或缺的光。

對劉十三來說,母親在他兩歲時便離開瞭他,是王鶯鶯給瞭他最初的愛。後來,牡丹離開瞭他,是程霜給瞭他戀人之間的愛;從來不曉得父愛的他,是球球給瞭他父女之間的愛。雖然最後她們都以不同的方式離開瞭,但這份愛是永恒的。

《雲邊有個小賣部》:有些失去是不可避免的,但終歸要繼續走下去

人,這一生總覺得自己一定要捉住些什麼才行,但最後會清楚地意識到自己其實什麼也捉不住,一切也終將歸於塵土,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們活過的這一生又是真實的,我們的親人、愛人、朋友、事業、愛好等都是活生生的存在著。

我也慢慢地明白:人生並沒有過多的大喜大悲,有的是平凡一生的求而不得,有的是緩緩敘述的平淡憂傷,但活著就是幸福,活著就是希望,這大概就是生命的最美之處。


文/一隻喜歡魚的狗

(圖片來源於網絡,侵刪)

以我之筆觸你之心;以其之故動你之情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