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事故受害者:我無法忍受瞭,但醫生還是讓活瞭83天

上個世紀著名的日本核事故,在1999年9月30日的10點35分,原本平靜的小島上突然出現一聲轟動的響聲。伴隨著這次事故的東西可不僅僅是這一響聲帶去的死亡訊息,更重要的是之後產生的核輻射,帶給這個小島上的人無盡的災難。這一事件就是日本東海村核臨界事故。

日本核事故受害者:我無法忍受瞭,但醫生還是讓活瞭83天

根據數據顯示,這次核泄漏事故給二百一十三人都帶來瞭很大的影響,其中更是包含兩名近距離受到核輻射的患者,在經歷醫生兩個月的持續救治後,在極度的痛苦中死去。當時事故發生後,其中一名患者大內久是受核輻射最多的一個人,但是他的狀況從外觀上看起來卻和正常人沒有什麼區別。伴隨著的反應癥狀僅僅就是皮膚變黑瞭些,手上還略微出現瞭紅腫。看到這個現象,研究院的前川醫生對醫治好這個患者尚有信心。

日本核事故受害者:我無法忍受瞭,但醫生還是讓活瞭83天

但是令他沒想到的是,大內久的免疫系統已經完全被核輻射所破壞,白細胞也死亡殆盡。這就意味著大內久體內細胞失去瞭再生功能,一旦沾染細菌,那麼他的生命將岌岌可危。果然,沒過多長時間,他的體液流失巨大,皮膚也開始逐漸脫落。但是日本的高層為瞭避免產生不好的輿論影響,堅持不放棄對大內久的治療。他們把醫療水平頂尖的團隊都找來,成立瞭專門的醫療小組,為大內久“續命”。面對皮膚脫落,他們就用醫用膠帶把皮膚粘上,這樣一來,每更換一次膠帶,大內久就痛苦一次。

日本核事故受害者:我無法忍受瞭,但醫生還是讓活瞭83天

白細胞達到零點就移植白細胞,肺部積水就利用醫療器械來進行呼吸,每天不停地輸血。更為可怕的是,起初的大內久還處在有意識的階段,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身體所經歷的這一切,承受著無盡的痛苦。終於,大內久忍不住瞭,微弱的對身邊的護士說道:我忍受不住瞭,我不是你們實驗的小白鼠。

但是醫生們還是要對大內久進行醫治,並沒有讓大內久安樂死。在治療的第59天,大內久心臟停止瞭,但是又被醫生救活。這時大內久的臟器皮膚已經完全壞死。在治療的第81天,大內久的傢人也看不下去瞭,請求醫生讓其安樂死,終於在治療的第83天,大內久解脫瞭,結束瞭這些天來所承受的痛苦,停止瞭呼吸。

日本核事故受害者:我無法忍受瞭,但醫生還是讓活瞭83天

與大內久一樣,還有一位患者也是在日本政府的不斷救助下,最終在治療221天後,停止瞭呼吸。他們的經歷,著實讓我們感受到瞭核輻射帶給人類的侵害是多麼恐怖,也時刻提醒著我們敬畏生命。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