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面手是怎樣煉成的——面向未來的新一代“標準”導彈(一)

經過40多年持續不斷的發展後,“標準”系列導彈仍然保持著旺盛的生命力,其表現之一便是面向未來軍事鬥爭需求的新一代“標準”導彈已經出現——-這就是在防空、海基彈道導彈高空末段反導和反艦作戰三個關鍵領域全面具備作戰能力的“標準”SM-6(RIM-174)。

作為面向未來的新一代“標準”導彈,SM-6最終之所以發展成為一種“全能型”武器有著深刻的背景,與美國海軍戰略近幾年的轉型趨勢密不可分。眾所周知,美國是一個海洋國傢,其“立國之基、護國之柱、繁榮之本”都系於海詳,其對海較的天然偏好與追求更是無可復加。

多面手是怎樣煉成的——面向未來的新一代“標準”導彈(一)

可以說,美國的全球霸權就是建立在海權基輒上的,海權已經成為護持美國霸權的重要工具;可以說,海權戰略在某種意義上反映瞭美國霸權的目標指向和利益邊界;可以說海軍就是美國,美國就是海軍,指導海軍行動的相關軍事戰略即是海權戰略的反映,同時也事關美國的國運…..

冷戰結束後的前20年,在缺乏對手的狀況下,美國趁機大肆擴張,收割冷戰勝利的果實。老佈什政府和克林頓時代是美國冷戰後的收獲季節,美國成為全球唯一的超級大國,對蘇聯解體後的世界開始大舉擴張,海權方面更是如此。當時,美國海權的擴張基本上控制瞭全球大洋,在全球占據絕對優勢。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海軍戰略開始瞭後冷戰時代的第一次調整。

多面手是怎樣煉成的——面向未來的新一代“標準”導彈(一)

由於此時的美國處於“單極時刻”,海軍實力一時無雙,其任務亦隨美國傢戰略出現調整。1992年9月,美國海軍作戰部長頒佈《由海向陸——為美國海軍進入21世紀做準備》報告,其主要內容包括:由“獨立實施大規模海戰”轉變為“從海上支援陸、空軍的聯合作戰”;由“在海上作戰”轉變為“從海上出擊”;由“前沿部署”轉變為“前沿存在”;由“打海上大戰”轉變為“應對地區沖突”。

該報告一改美國海軍在冷戰時期的主要作戰任務——奪取制海權,首次將對大陸縱深的目標攻擊作為海軍的重要任務,這是對美國海軍長期信奉的海權論的一次重要修正。然而近年來,美國國傢戰略再次將大國競爭放在優先位置,美國海軍指導思想亦重返海洋控制,重新將奪取制海權的能力置於優先地位。2015年8月發佈的《21世紀海權合作戰略》已把“海洋控制”作為海軍五大主要職能之一。

多面手是怎樣煉成的——面向未來的新一代“標準”導彈(一)

2017年1月,美國海軍水面艦艇部隊發表《水面艦艇部隊戰略:重返海洋控制》(return to sea control),強調美國海軍要通過推行“分佈式殺傷”(distributed lethality)新型作戰理念,落實新的“海洋控制”戰略。也正是在這種由“利用制海權”向“奪取制海權”的戰略轉型醞釀中,“標準”SM-6的功能和技術狀態也在經歷著不斷的調整,逐步向著“全能型”導彈的目標奔馳而去……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