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座縣城,離開安徽後,被江西養成瞭一個“小富婆”

第一次知道婺源是在辛夷塢的小說《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中,女主鄭微說她夢想去的地方就是婺源,婺源裡有個李莊,李莊裡的一顆老槐樹見證瞭鄭微媽媽年輕時所有的愛、恨、喜、悅和悲傷,所以鄭微也想帶著愛的人去婺源看那棵老槐樹,讓那棵老槐樹當她愛情的見證。看完那本小說後,婺源便在我心中留下瞭一個浪漫的印象。

這座縣城,離開安徽後,被江西養成瞭一個“小富婆”

攝影:左卿侯@卿視覺

婺源位於江西省東北部,因為優美的生態環境,被外界譽為“中國最美的鄉村”。江西省是種植油菜花的大省,所以每年的三月份,是油菜花開放的時節,同時也成就瞭婺源最美的季節。全國其他地方也有油菜花田,為什麼就婺源能將油菜花田打造成自己的旅遊名片,吸引外來遊客呢?

這座縣城,離開安徽後,被江西養成瞭一個“小富婆”

其實這都是因為婺源特殊的地理位置,婺源的篁嶺垂直落差有兩百多米,這樣的地勢上若是要種植農作物就得挖成梯田的形式,然後種植上油菜花,到瞭花開的季節,金黃色的油菜花遍佈篁嶺,就會形成錯落有致的梯田花海,極其適合攝影。

這座縣城,離開安徽後,被江西養成瞭一個“小富婆”

婺源的李坑保存瞭完整的徽派建築群落,一條小河從村中穿過,兩邊是依山而建的徽派古建築風格的房子,用一句“小橋流水人傢”形容李坑再合適不過。

這座縣城,離開安徽後,被江西養成瞭一個“小富婆”

攝影:喬義恩

到瞭收獲辣椒的季節,傢傢戶戶還會在房頂上用竹篩晾曬朝天椒,俗稱“曬秋”,青灰色的建築配上火紅色的辣椒,這兩種顏色的碰撞,一個內斂一個熱情,給素雅的李坑增添瞭不一樣的風采。

這座縣城,離開安徽後,被江西養成瞭一個“小富婆”

坐擁油菜花田和李坑的婺源,成為瞭攝影傢和畫傢最愛去的地方,金黃色的油菜花田和徽派建築群的李坑非常適合攝影和寫生。在城市現代化快速發展的現代,許多城市人渴望脫離都市的喧囂,向往鄉村的寧靜生活,當地政府也清楚自己所擁有的旅遊資源和優勢,於是著力將婺源打造成一個旅遊縣城,靠旅遊業來拉動經濟增長。

這座縣城,離開安徽後,被江西養成瞭一個“小富婆”

婺源將旅遊業發展起來之後,不斷投入資金,整合自身資源,圍繞遊客的旅遊需求完善各種配套設施。不止如此,婺源在旅遊營銷上也是十分專業,比如婺源舉辦曬秋活動,村民們用辣椒等農作物擺出創意造型表白中國,在抖音平臺上,單條視頻最高點贊量就達到瞭四百多萬,利用互聯網的傳播大大提高瞭婺源的知名度。

這座縣城,離開安徽後,被江西養成瞭一個“小富婆”

婺源在付出的同時也得到瞭回報,截止2019年,來婺源的旅遊人數連續十二年位居江西省第一,而光2019年,婺源接待遊客就有2327.7萬人次,綜合收入200億元,婺源人民不用外出務工就能增收致富。

這座縣城,離開安徽後,被江西養成瞭一個“小富婆”

可以說離開安徽之後,婺源得到瞭江西重點開發,如今已成為瞭一個小富婆。昔日婺源離開徽州,如那出嫁的姑娘多次欲返回娘傢,如今“徽州有女初長成”,這樣驕人的成績,江西的功勞功不可沒。

圖片為資深攝影師左卿侯(三月油菜花圖),喬義恩(曬秋圖)授權去驢行,未經本人許可禁止使用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