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張震嶽:滾石天團,縱貫十年

這個樂隊,年長一些的應該有所耳聞,年輕一些的估計鮮少知道。

可若是細數成員,個個如雷貫耳。

個個都是華語樂壇那十幾年叱吒風雲的靈魂人物:

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張震嶽,殿堂級別,天團配置,盛極一時。

01.

過去發生的偉大是無意義的

就要發生的未知是最好玩的

後來的人回憶,縱貫線的成立就像在給華語樂壇做慈善。

21世紀初,傳統唱片市場遭遇瓶頸期,大傢爭先恐後的發行單曲,可形式風格千篇一律、乏善可陳。

打著“搞非常之建設、搞非常之破壞”的縱貫線樂隊的橫空出世多多少少起到瞭警醒和引領的作用,四位年齡加起來近二百歲的音樂人、唱作人,引領整個時代探索新的音樂可能。

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張震嶽:滾石天團,縱貫十年

2009年3月7日,集才華、唱功、創造力、舞臺表現力於一身的四位歌手於臺北小巨蛋開始瞭縱貫線首場演出,大屏幕上輪番閃過這四個人的出生日期,臺下人頭攢動。

略顯沙啞的嗓音響起,這首《鹿港小鎮》典型的羅大佑標簽,政治搖滾,歌詞犀利,和他破敗荒涼的聲線搭配絕妙。

張震嶽是這裡面年齡最小的,他蓄著胡子可能試圖在年齡上更靠近三位一些,架子鼓打得意氣風發,旁邊三個大哥在給他和聲。

李宗盛把《我終於失去瞭你》唱的節奏密集歡快,他確實做到瞭讓千百雙手在面前揮舞,擁有瞭千百個熱情的笑容,也讓人群為他深深的打動,隻是他是不是也確實失去瞭誰呢?

唱功音色音準,除瞭有時忘詞,真的很難找到周華健身上的缺點,更別提他的live水平甚至比起錄音室還強還穩,他站在場中扯動領帶,清亮的嗓音,開口就是粉絲狂叫。

縱貫線的開篇,四位的solo串燒,編曲無敵,全是經典。

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張震嶽:滾石天團,縱貫十年

然後大哥第一個開始專場,他走在臺上一晃一晃,向下面揮揮手,調皮地說,你們好咩,我是小李!

李宗盛這個時候還是個文青形象,終點巡回時就儼然一個小老頭,他戴著黑色小帽,鬢角會跳出幾簇白發,圓圓眼鏡,眼神卻是柔情:

“雖然歲月總是匆匆地催人老,雖然情愛總是讓人煩惱,雖然未來如何可能不知道,現在說再見會不會太早”。

後來華健跑來給他和聲,可小李中途又改詞又換調,誰也不知道下一句他會如何來唱。

五十的人瞭,在舞臺上是活力滿滿、隨性自如。

02.

迎風向前,

是唯一的辦法

合體的第一首歌,叫《亡命之徒》, 後來改瞭名字叫《出發》,感覺反倒少瞭點破釜沉舟、奮不顧身。

這首歌的詞曲都頗有張震嶽的風格,碰巧那時他周圍發生瞭一些事情,唱歌時眼裡星星點點,全是淚光。第一大段話全是他的獨白:

我不能帶你走,我犯瞭大錯,必須一個人走,必須扛下所有罪過。

媽媽,我犯瞭錯,你會原諒我嗎?我已經踏上瞭末路,別人眼中的亡命之徒,哪裡還有我的藏身處。

我的兄弟,離我遠去,我還傻乎乎地相信道義。

寥寥幾句話,人生困境全在此瞭。生活不順,泥沼失足,兄弟背叛,被迫遠走 。

這是很絕望的迷茫瞭。

然後,鼓點急促,另外三位的聲音響起:

出發瞭不要問那路在哪,迎風向前,是唯一的方法。

出發瞭不想問那路在哪,運命哎呀,什麼關卡。

此時他們唱,有一種預感路的終點是迷宮。

再然後,小李的聲音響起,他說:

小子,我想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

那些發生在你身上的,曾經以不同的面貌也在我生命裡出現過好幾次

對此,我並無更高明的解釋

隻是覺得,今天說不定是個合適的日子

就讓我們各自用舒服的姿勢、用擅長的方式

給人生我們的不管是一種告解還是一份答辯詞

他沒有說教,他說他明白。

像一位長者歷盡滄桑、看透世事,舉重若輕的和你說沒關系的,這些我都經歷過,我大概能理解你的感受,我們可以聊聊天的。

韻味十足啊!

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張震嶽:滾石天團,縱貫十年

他接著說:

人,再有本事,也難抵抗命運的不仁慈

這道理再簡單不過,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真愛並非不來,他隻是被無預警地惡意地延遲

不要讓某些蠢事,他一字一頓地望著張震嶽,變成你自己與自己的爭執。

坊間稱彼時張震嶽的女性好友自殺,張震嶽對女孩蠻有好感,但還沒到女友的地步,這也是外人猜測女孩自殺的原因——她覺得張震嶽沒把她當作女友看。

但女孩一向樂觀開朗,張震嶽得知消息非常震驚,心情低落瞭很久很久。

這也是為什麼張震嶽在唱那首《思念是一種病》的時候,幾度哽咽,說他最近周遭發生瞭很多事情,他背過臉去調整表情,背影都是難掩的悲傷。

他可能很內疚,雖然確實不是他的錯,但他在意的人輕生瞭,還多多少少和他有關。

李宗盛這句話,不知道張震嶽聽沒聽進去,倒是讓我覺得,天王教父這些title不是沒有道理的,他在那裡並沒有悲愴地感慨,故作深沉地說教。

他在那裡緩緩講述,就讓迷途中的人慢慢解開瞭心結。

03.

吉他在挑撥中往事蠢蠢欲動,

不懷舊就會後悔

巡演,巡演,2010年1月,還是臺北小巨蛋,兩個多小時的演唱會接近尾聲,羅大佑和臺下的觀眾說:

“接下來這首歌唱完以後,縱貫線即將走入歷史,今天的結束我們把它當作開始,接下來我們繼續加油,再次出發!”

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張震嶽:滾石天團,縱貫十年

音樂響起,周華健突出的嗓音是掩蓋不住的疲勞, 他的部分是大段問句,若說張震嶽的是年輕人絕望的境地,周華健的更像是人到中年不得不面對的生活重擔,壓抑,看不到盡頭。

努力工作卻停留原地,萬裡晴空下的面孔卻是不開心的鎖著眉頭……

種種種種,李宗盛又給瞭答案。

他說:

我們都不必在意未來的樣子

他說:

隨他去吧,我們都隻活一次

他說:

真理在荒謬被證實以前都隻是暗室裡的裝飾,

隻有眼前亮起來瞭以後,才有機會彰顯它的價值。

他說:

不是誰能決定的,該漫遊還是沖刺。

我們都在海裡,我覺得我們像沙子。

他笑:

你說的亡命之徒,是不是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有人說這段詞是羅大佑寫的,但他的嗓子似乎不怎麼適宜說唱,這麼看他似乎打醬油瞭一整首歌,可若是仔細聽,高潮之時羅大佑的輕聲哼唱有著格外韻味,他用特有的聲線和聲,像是來自靈魂深處的自白:

亡命之徒可會全力以赴/是不是窮途末路/有沒有藏身之處

亡命之徒逃亡要全力以赴/喘息在窮途末路/給我個藏身之處

隻是還好,這次,路的終點是晴空。

希望還能看見他們合體的那一天。

✒️

作者:oyster

圖片:網絡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