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LO完成A輪融資:匿名社交是不是個偽命題?

時尚是 10 年一輪回,難不成互聯網也是?

匿名社交似乎又火回來瞭。

筆者近日在看榜時,發現這款名為 YOLO 的匿名社交 App 還在美國 App Store 免費榜 Top40。

YOLO完成A輪融資:匿名社交是不是個偽命題?

3 月 3 日美國 App Store 下載榜排名 | 數據來源:App Annie

回憶近幾次看見 YOLO 的名字。

一次是美國社交類應用免費榜第 4 名。

另一次是 2 月 28 日 YOLO 獲得瞭 800 萬美元融資,投資方包括 Thrive Capital、A.Capital、Dream Machine 等資本。

還有一次是在 App Annie 發佈的《2019 年度突破社交榜單》中,YOLO 位列美國、英國下載同比增長第一名,在加拿大也有第二名的好成績,和 YOLO 成績差不多的分別是短視頻大佬 TikTok、老牌社交應用 Snapchat 和社交巨頭孵化的商務應用 WhatsApp Business。

YOLO完成A輪融資:匿名社交是不是個偽命題?

數據來源:App Annie

大多數追熱度的產品,要不就是榜單“一周遊”、要不就是毫無波瀾,不是約會、不是遊戲、不是直播、不是短視頻等熱門賽道,一款匿名社交如何能在北美、歐洲市場站穩腳跟呢?

背靠 Snapchat 大樹底下好乘涼

YOLO 允許用戶使用 Snapchat 登陸,並在 Snapchat 的故事中添加“asking me anything”的標簽,看見鏈接的其他用戶可以提問、用戶也可以邀請好友向自己發送匿名消息,來獲得他人對自己的評價,另外也可以制作自己的專屬表情。

YOLO完成A輪融資:匿名社交是不是個偽命題?

YOLO 宣傳圖 | 數據來源:Sensor Tower

根據 Sensor Tower 的數據,YOLO 的 Top5 市場應該是美國、英國、沙特阿拉伯、加拿大和澳大利亞。

而根據白鯨研究院的消息 Snapchat 暢銷的 Top5 國傢恰好也是這幾個。

YOLO完成A輪融資:匿名社交是不是個偽命題?

Snapchat 暢銷市場 | 數據來源:白鯨研究院

所以選對平臺很重要。盡管Snapchat的發言人一再表示 YOLO 沒有以任何方式歸屬 Snap 或者有什麼其他聯系,除瞭使用 Snap kit 運行,但是看起來就有“血緣關系”的圖標難免會讓人猜測。

YOLO完成A輪融資:匿名社交是不是個偽命題?

左為 Snapchat 圖標,右為 YOLO 圖標

YOLO 是借助 Snap kit 建立自身業務的,將登陸、發佈、自定義表情等功能引入應用內,Snap kit 是Snapchat 在 2018 年推出的開發人員服務工具,是希望讓小型公司和開發人員參與其社交網絡,而YOLO 恰好是最早一批參與其中的應用。

YOLO完成A輪融資:匿名社交是不是個偽命題?

Snap kit 頁面介紹內容 | 圖片來源:Snap kit 官網

看來選對平臺還不夠,還要找準時機。在海外,多合作益處多多。

匿名社交為人性而生

再來看一下應用本身,側重“匿名”二字,有兩個好處。

1:可以自由地表達出現實生活中想說但又不方便說、不敢說的話,比如暗戀;也可以通過匿名交互的方式滿足提問方與被提問方的好奇心。

2:可以釋放自己無處安放的壓力、怒火、負能量。可以不用再為自己說的話負責,甚至不用再去思考隨意發泄負面情緒的後果。

筆者曾聽到過這樣一句話“匿名社交簡直是為人性而生”。匿名既可以滿足人追求美好、表達感情的正面需求,似乎又可以在某個熬不住的時刻做一次壞人。

YOLO完成A輪融資:匿名社交是不是個偽命題?

國內匿名社交同樣在曲折中發展

其實不單國外有匿名社交,國內匿名社交最早是騰訊郵箱在 2010 年推出的漂流瓶業務,而後又將該功能拓展到微信上並又延伸出搖一搖功能,後來又在 QQ 上推出瞭熟人匿名“悄悄話”功能。在 2019 年 6 月漂流瓶功能正式下線,悄悄話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也不見瞭。

YOLO完成A輪融資:匿名社交是不是個偽命題?

微信漂流瓶

美國匿名社交應用“秘密”也企圖占領中國匿名社交市場,但在運營瞭 16 個月後就被迫退出歷史舞臺。

但開發者們並不死心,2019 年年初前快播創始人王欣推出瞭匿名社交應用 MT 馬桶,馬化騰在朋友圈發文“負能量的匿名社交是旗幟鮮明地反對的,沒得說”,但在 2019 年年末騰訊自己推出瞭一款匿名社交 App“燈遇交友”。

冒著被打臉的風險也要做匿名社交,可見這個細分賽道確實是有利可圖。不過,目前在應用商店已經不能找到這兩款應用瞭。

筆者猜測可能和漂流瓶下線的原因類似,應用內充斥大量負面信息和負面情緒,因為目前 YOLO 也同樣面臨此等窘境。

解決匿名社交負能量 人人有責

美國互聯網安全組織曾表示匿名一直為仇恨和負能量提供溫床;兒童慈善組織也擔心 YOLO 允許匿名評論很容易使未成年遭受網絡霸凌。

由此 YOLO 把應用的使用年齡從 12 歲上調到瞭 18 歲。

可這並不算完。

根據 BBC 消息,現在仍然有很多人因為發起瞭 YOLO 的匿名評論而被人背後議論正遭遇痛苦。於是YOLO 又增加瞭回復僅對提問對象可見功能,但是這並不能消除用戶和傢長的疑慮。有傢長在接受 BBC采訪時表示“孩子,請你不要使用這款應用,這可能會打開一個充滿惡意的世界”。

YOLO完成A輪融資:匿名社交是不是個偽命題?

漂流瓶也曾為 QQ 郵箱立下汗馬功勞,如今黯然下線;YOLO 雖長期在榜,但卻被無數用戶和傢長擔心、顧慮。

可見什麼時候能真正解決匿名社交中存在的霸凌、色情等負面影響,什麼時候才能真正迎來匿名社交的春天,而這個解決者也自然也就成瞭這個賽道的 No.1。

社交是人類的普遍需求,社交產品在不同程度上、從不同側面滿足瞭人們的社交需求,但同時也創造瞭一定的壓力,這是個普適問題。

YOLO 通過匿名社交是否能夠疏通壓力、同時解決好負面問題,依賴於之後版本的迭代和功能完善。

另外,我們也看到一些社交產品從不同的角度去解決問題,例如虛擬社交。記得前一兩年在國內流行過一陣,然後很快被拋棄。但是在海外的一些國傢,虛擬社交卻一直占據一席之地。下周,白鯨出海會推出相應選題,歡迎關註。也歡迎就社交細分賽道有想法的同學後臺留言,與我們進一步深度交流。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