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規律認真做事,晚清政府幹瞭一件漂亮事

  1910年底,中國東三省爆發鼠疫,這是第三次全球大鼠疫的頂峰。清政府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全力以赴,任命陸軍軍醫學堂幫辦、畢業於英國劍橋大學的海歸伍連德出任東三省防疫全權總醫官、欽差大臣,統一協調東北防疫……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用現代醫學開展防疫行動。

  據《國士無雙伍連德》一書記載,伍連德初到哈爾濱的時候,還不清楚流行的到底是不是鼠疫,伍連德來到疫情最嚴重的哈爾濱傅傢甸,冒險解剖病死者屍體,在顯微鏡下看到鼠疫桿菌。在抵達哈爾濱六天後,向北京報告:東北流行的確實是鼠疫。確定病原和傳播途徑後,伍連德采取的防疫措施就是被後世效仿的隔離法。

  黑死病

尊重規律認真做事,晚清政府幹瞭一件漂亮事

黑死病

用隔離預防傳染病並非伍連德所創,在黑死病流行時就采用瞭隔離手段。東北大鼠疫發生的幾年前,舊金山鼠疫期間,有關當局認為鼠疫是中國移民帶來的,於是將全城的中國人隔離起來,但還是無法控制鼠疫流行,後來才發現是老鼠傳播的。

當時世界醫學對鼠疫的認識還很模糊,普遍認為鼠疫是通過老鼠傳播的。伍連德經過一番實地調查後認為東北天寒地凍,老鼠躲在洞中不敢出來,傳播病毒的可能性不大。伍連德頂著巨大的壓力,秘密地解剖瞭一具日籍女子的屍體,最終確認此次的鼠疫不同以往,它不需要老鼠,靠飛沫就能傳播。(這一次的屍體解剖,也是中國第一例有記載的病理解剖,1913年北洋政府才首次官方準許屍體解剖)

伍連德的結論立刻遭到瞭國際同行的質疑,而這種質疑更多的是強國對弱國的蔑視。日本的南滿鐵路也派出瞭專傢組,他們一到哈爾濱就雇人捉老鼠,可是一連解剖瞭數百隻老鼠也未發現病毒。

同樣受清政府委托,在印度和香港有著豐富防疫鼠疫經驗的法國醫生邁斯尼也認為飛沫傳播是無稽之談,堅持在東北滅鼠,而且出診時不做任何防護措施。令人遺憾的是,僅到疫區十天的邁斯尼就染病去世。伍連德一下子成為東北的最後希望,對於他的要求,甚至連日俄方面都無條件支持。

  伍連德在東北大鼠疫時采取的隔離法是歷史上第一次科學地將病人和疫區隔離起來,以達到控制和消滅傳染病流行的大規模嘗試。伍連德采取的隔離法分兩部分:一是將鼠疫病人、疑似病人及密切接觸者隔離起來;二是將流行中心哈爾濱傅傢甸和外界隔斷。這樣不僅隔離瞭病人,同時將潛在的病人也隔離起來。

  

尊重規律認真做事,晚清政府幹瞭一件漂亮事

120節火車車廂用作隔離營

各級政府對於這個隔離方案沒有異議,為瞭保證鼠疫不擴散,是可以用犧牲傅傢甸兩萬多人為代價的,伍連德完全可以下令徹底封鎖傅傢甸,任其自生自滅,也算是用較小的代價換取控制鼠疫的成功。但他並沒有這樣做,而是把防疫委員會總部也設在傅傢甸,與疫區人民同生死共患難,並由官府提供所有的費用,負責該區兩萬多居民的生活。

  半日之間,傅傢甸兩萬多居民與外界完全隔絕,哈爾濱的俄國人居住區和東北其他疫區也相繼效仿。為瞭消滅鼠疫的感染源,伍連德力主焚燒鼠疫病死者屍體,此舉有違入土為安的傳統,引起瞭不小的風波,清政府為瞭大局,下特旨予以批準,此舉導致整個北中國掀起瞭一場用現代科學來抗擊鼠疫的運動。

  清政府從中央到地方,開始形成瞭組建衛生防疫組織的共識。成立中央衛生會,開始組建全國性防疫組織,各地的防疫機構相繼建立,各種防疫規范也相繼出爐。由於政府重視,態度開明,民間輿論界受到鼓勵,大力進行防疫知識的普及和宣傳,提倡通過健康的生活方式來躲避鼠疫。各報開辟專欄或連續刊載預防鼠疫的相關知識,號召改良傳統不良生活習慣,甚至從國傢民族存亡的整體高度來看待衛生問題,開始在社會上樹立科學的衛生觀念。

  

尊重規律認真做事,晚清政府幹瞭一件漂亮事

測體溫

社會團體積極配合清政府的防疫措施,也相應地成立瞭各種民間防疫機構。民間積極籌措防疫款項,幫助政府共渡防疫難關。在這場和鼠疫的戰爭中,人們的公共意識空前增強,科學開始深入人心。隔離開始後,各地嚴格堅持下去,結果在百日之內,鼠疫絕跡,東北也再一次恢復瞭以往的生機,人們逐漸走出瞭瘟疫的陰霾。東北大鼠疫死亡6萬多人,隻是之前印度鼠疫流行時一個禮拜的死亡人數。

尊重規律認真做事,晚清政府幹瞭一件漂亮事

設立醫療機構

適逢春節,防疫部下發傳單,號召大傢燃放爆竹,沖沖晦氣。伍連德也深知,從科學的角度,爆竹裡的硫磺同樣有消毒的功效,所以他也期望新年爆竹能把籠罩在傅傢甸上空的死亡之神驅趕走。

  使出隔離、戴口罩、火化三板斧後,哈爾濱每天的死亡人數日漸消減。

說來多少有些神奇,大年初一這一天起,人類與瘟疫角力的天平終於發生瞭傾斜,這一天,傅傢甸的死亡人數從183名下降為165名,“此後日漸消減”,而且再也沒有回升過。

  1911年3月1日午夜,當鼠疫死亡人數為零的報告傳來時,坐落在哈爾濱傅傢甸的防疫總部內一片沸騰。幾日後,鑒於鼠疫死亡連續多日為零,防疫委員會宣佈解除對傅傢甸的隔離。

3月1日,哈爾濱首先實現瞭零死亡,基本解除瞭鼠疫威脅,然後是長春沈陽各地,至四月,曾經震驚世界的東北大鼠疫,終於徹底消滅瞭。這是近代中國第一次以自己的力量,以自己的睿智勇敢,擔當起一個國傢的責任,拯救一場險些波及全球的滅亡災難。它的偉大程度,正如英國《醫學周刊》對這次事件的頭號功臣伍連德的評價:他的畢生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我們無以為報,我們永遠感激他。

  在鼠疫流行中和流行結束後,伍連德對這次鼠疫進行瞭詳細的流行病學調查,不僅將鼠疫的傳播途徑搞得相當清楚,而且找到瞭最初的病例。這場鼠疫大流行的源頭被精確地定位在俄國大烏拉站的一間華人工棚裡,使得東北大鼠疫不像其他鼠疫大流行那樣有很多疑問,甚至連是不是鼠疫都爭吵不休。

  伍連德通過深入的研究和分析,認定鼠疫還會再次出現,於是堅守哈爾濱,苦心經營鼠疫防疫,1920年,鼠疫果然卷土重來,由於準備充分,得以在鼠疫早期進行防疫,防疫過程中伍連德的助手之一、協和醫學院畢業生、主管逐戶檢查的阮德毛醫生於1921年2月殉職,伍連德也經歷喪子之痛,三子伍長明六個月時在天津去世,當時他正在西伯利亞調查鼠疫,1920年這次流行僅僅限於西伯利亞和北滿洲裡,死亡數為6500人,流行很快被控制住瞭,至此第三次全球大鼠疫再沒有出現大規模的流行。

回顧1910年到1911年,在大瘟疫面前清政府態度之開明、行動之果斷,可謂讓世界各國刮目相看。 讓世界各國刮目相看。而伍連德為首的中國醫務工作者在防疫中采取的措施之科學,又讓世界醫學界驚嘆。

更不該被遺忘的,是那些寂寂無名的醫務工作者。當初因為對這場鼠疫強烈的傳染性認識不足,當地的醫務人員也損失慘重。比如僅長春一地就有166名衛生人員染疫殉職;而在長春隔離所,19名職員全部被感染,18名不幸殉職。

這批獻出生命的醫務工作者,也有一些包括梅斯尼在內的外籍人士。其中有一位是來華不到3周、年僅26歲的蘇格蘭醫生嘉克森。他當時的工作是在奉天到山海關的火車上檢查是否有疑似感染者,卻不幸自己染病。嘉克森去世後,專程趕到奉天來認領骨灰的親屬將清政府發給的1萬元撫恤金全部捐獻出來,捐作修建奉天醫科大學之用。

同時當我們重讀這段歷史時,公允地說,如果沒有一個有力的社會支持系統,伍連德的“科學主義”也難以奏效。

  第一位當然是慧眼識才的外交部右丞施肇基施肇基。當伍連德被緊急任命為“東三省防疫全權總醫官”時,是施肇基連夜準備護照、信件、電報等必需文件。他還與伍連德約定,到現場後互發英文電報保持通訊,電報由他負責翻譯後辦理。這無疑給瞭伍連德很大支持。在收到伍連德關於焚燒鼠疫患者屍體的奏請之後,也是施肇基連夜去攝政王府,呈請準奏。伍連德後來在其回顧錄中的扉頁說,將此書獻給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兩人——一位當時在美國,另一位是他在英國的導師。而這第一位,就是施肇基。而令人感動的是,施肇基在自己的回憶錄裡熱情贊揚伍連德,卻對自己的舉動隻字未提。

  另一位給予伍連德極力支持的,則是時任東三省總督錫良。在晚清風雨飄搖的殘局中,錫良的種種手筆,為他贏得瞭晚清名臣、“一代能吏”的名聲。當資歷更老的梅斯尼對伍連德提出質疑時,也是錫良堅定地給予伍連德支持和信任。值得一提的是,奉天的檢疫、防疫是由錫良直接負責的。他謝絕瞭日本多次要求任命日本醫生為防疫總負責,聘請與之私交甚好的英國傳教士醫生司徒閣作為總顧問,全權負責整個城市的檢疫、防疫事務。

  在這場鼠疫大戰中,錫良可謂恩威並用。一方面,他奏請“出力人員,照軍營異常勞績褒獎。其病故者,依陣亡例優恤”。他的請求也很快得到清廷的批準。“吉林、黑龍江兩省都分別制定瞭有關防疫捐軀人員的撫恤金,比如醫生撫恤銀1萬兩,學生撫恤銀5000兩等。”焦潤明說。另一方面,錫良對一些官員也毫不軟弱。吉林西北路道於駟興、吉林西南路道李澍恩都以“防疫不力”而被革職。用今天的眼光來看,錫良還十分註重信息的透明,發電中東鐵路各州縣,要求把每天鼠疫在各地的流行情況及時用電報進行匯報,而且“所有關於防疫電報一律免費”。

  伍連德後來在自傳裡也逐一提到他們的名字,對這些同行表示深深的敬意。在後來召開的萬國鼠疫大會,也特地休會半天“以表達對那些在抗擊鼠疫鬥爭中獻出生命的醫生們的敬意”。我們今天在懷念他們時,其實不必特地用某個國傢來界定他們,因為在面對疾病時,他們所體現出來的精神力量早已超越瞭民族、國傢的界線。值得一提的是,伍連德的長子伍長庚在美國霍普金斯大學畢業後,也到中國投入到流行病的防治中,1941年,“在一次親臨監督北平防疫活動中感染肺疫,幾個月後逝世”。

尊重規律認真做事,晚清政府幹瞭一件漂亮事

萬國鼠疫大會

1910年鼠疫抗爭真正揭開瞭近代中國最早的科學防疫工作序幕,它在組織管理、措施實施、醫療救護、防疫檢疫等方面,留給後人許多值得借鑒的經驗。

1910年抗疫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的成功的傳染病控制行動,至今控制未知傳染病的辦法依然是參照伍連德的方案。

在這個意義上有另一個感慨:尊重規律,認真做事,哪怕是晚清政府,也可以做出漂亮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