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島投下原子彈的威力,制造、投放、受害者給出不同的答案

原子彈作為人類歷史上最為恐怖的武器,自誕生之日起,雖然隻在日本人身上使用過,但卻對各國都形成瞭威懾。原子彈的威力是有目共睹,然而原子彈的制造者、原子彈的投放者和原子彈的受害者,卻對原子彈的威力給出瞭不同的答案。

廣島投下原子彈的威力,制造、投放、受害者給出不同的答案

尤利烏斯·羅伯特·奧本海默(1904年4月22日-1967年2月18日):曼哈頓工程的領導者 ,世界上第一顆原子彈的制造者。

奧本海默生於紐約一個德裔猶太人傢庭,他天資聰穎,精通八種語言,曾以十門全優的成績畢業於菲爾德斯頓文理學校,隨後又到英國劍橋大學深造。在劍橋大學的時候,奧本海默迷上瞭量子力學,並於1927年發表瞭量子力學論文,據稱他發表論文的現場,在座的評審教授竟無一人敢發言反駁 。此後的奧本海默更加鋒芒畢露,他經常在大庭廣眾之下打斷一些導師的演講,然後自己上臺拿起粉筆演示”這樣會更好”,而這些導師竟無可辯駁。

廣島投下原子彈的威力,制造、投放、受害者給出不同的答案

1939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為瞭趕在德國之前制造出原子彈,奧本海默被任命為研制原子彈的”曼哈頓計劃”首席科學傢。

根據美國得到的情報也顯示,德國的海森堡已經在進行對原子彈的研究瞭,於是羅斯福總統下達瞭總動員令,成立瞭最高機密的曼哈頓計劃,並選定奧本海默主持這項工程。奧本海默不負眾望,終於趕在德國人之前,完成瞭”一項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大規模有組織的科學奇跡”,為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作出瞭貢獻,也為他自己贏得瞭崇高的聲譽,後被人們譽為”原子彈之父”。

廣島投下原子彈的威力,制造、投放、受害者給出不同的答案

美國總統杜魯門對奧本海默的不滿:”以後不要再帶這傢夥來見我瞭,無論怎麼說,他不過隻制造瞭原子彈,下令投彈的是我”。

1945年8月6日上午8時,美國在廣島投下瞭第一枚原子彈,8月9日上午11時,又在長崎投下第二顆原子彈,日本當即無條件投降。然而面對成功和榮譽,奧本海默體驗到的不是成功和喜悅,而是恐懼和擔憂。當原子彈真的在廣島和長崎起爆之後,奧本海默心中竟然浮起瞭”我成瞭死神,世界毀滅者”的感覺,以至於他後來在聯合國大會上脫口而出:”總統先生,我的雙手沾滿瞭鮮血”。

廣島投下原子彈的威力,制造、投放、受害者給出不同的答案

西奧多·范柯克:在日本廣島投下瞭第一顆原子彈,時年24歲,2014年7月28日於美國佐治亞州去世,享年93歲。

西奧多·范柯克是美軍”埃諾拉·蓋伊” 號十一名機組成員之一,負責導航任務,並在日本廣島投下瞭第一顆原子彈。鑒於日本政府拒絕接受《波茨坦公告》,並叫囂著“一億玉碎”之狂言,1945年8月6日,美軍出動瞭B-29型轟炸機到廣島執行瞭特別投彈任務。 這枚綽號”小男孩”的原子彈造成瞭巨大的殺傷,事後西奧多·范柯克坦言“我完成瞭自己的使命,我不內疚也不後悔,因為我們讓這場戰爭結束瞭”。

廣島投下原子彈的威力,制造、投放、受害者給出不同的答案

據說西奧多·范柯克生前經常有人問他:如果可以的話,你是否還願意參加核襲廣島的行動?他的回答則是”我願意”。

雖然曾表達瞭對原子彈和戰爭的厭惡,但他仍堅持認為對日本投下原子彈是正確的,此舉無疑是在”挽救生命”,而挽救更多的還是日本人的生命。當年在接受《紐約時報》的采訪時,曾被追問在廣島投下原子彈是否違背瞭軍人道德,他說”我們是在同一個非常危險的敵人作戰,那個敵人既不投降也不接受戰敗的現實。至於道德,作為軍人,在巴丹死亡行軍、南京大屠殺和偷襲珍珠港時,日軍何曾考慮過道德?”

廣島投下原子彈的威力,制造、投放、受害者給出不同的答案

石原莞爾(1889年1月18日-1949年8月15日),日本陸軍中將,侵占東三省的規劃者,有著日本第一兵傢之稱。

石原莞爾生於日本鶴岡一個生活優越的傢庭,其父曾任鶴岡市警察署署長,從小就用”武士道”精神來教導石原莞爾。1902年,石原莞爾進入仙臺陸軍學校學習,並以第三名的成績畢業。需要特殊說明的是,石原莞爾正是在仙臺陸軍學校學習的過程之中,他通過閱讀各種書籍,逐漸形成瞭對中國大陸作戰的想法,並在後來制造瞭”滿洲事變”,成為瞭日本全面入侵中國的急先鋒。

廣島投下原子彈的威力,制造、投放、受害者給出不同的答案

石原莞爾的確是個戰略天才,他敏銳的指出瞭日本在戰略上的不利:國土沒有縱深,缺乏戰略資源,因此日本一定要有一個後方基地,而這個基地就是滿蒙。

在他1941年出版的《戰爭史大觀》之中,石原莞爾就指出瞭原子核裂變能量在軍事中的應用,並稱”使用這種能量的破壞力,可使戰爭在一瞬間就決出勝負”。果然如他所預言的”一瞬間就決出瞭勝負”,而石原莞爾唯一沒有算到的是,日本就是原子核裂變能量武器的試驗品,廣島和長崎則成為瞭日本人永恒的痛。

廣島投下原子彈的威力,制造、投放、受害者給出不同的答案

任何事情都各有利弊,原子彈雖然是人類歷史上最恐怖的武器,關於當年在廣島投下原子彈是否違背軍人道德原子彈的發明者,原子彈的投放者,原子彈的受害者,他們對原子彈就給出瞭不同的答案。

原子彈的發明者奧本海默——對原子彈的威力是恐懼和擔憂。

原子彈的受害者日本人——預見到瞭,也品嘗到瞭這種永恒的痛。

原子彈的投放者西奧多·范柯克——如果還有機會”我願意”。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