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客島:因油價暴跌引發的“黑色星期一”

俠客島:因油價暴跌引發的“黑色星期一”

今天,是油比水便宜的日子,卻是金融市場哀鴻遍野的一天。

3月6日,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OPEC)與俄羅斯的減產談判破裂。俄羅斯表示,每天隻能減產100萬桶,但OPEC這一數字是150萬。

談判“不歡而散”後,OPEC主力國沙特阿拉伯打響瞭“石油價格戰”。其大幅調降瞭售往歐洲、遠東和美國等市場的原油價格,折扣幅度為20年來最大。

具體來說,沙特將4月份賣給亞洲的原油定價,以每桶4-6美元的幅度進行下調,而同期銷往美國的原油每桶下調7美元

同時,沙特對外透露,該國4月原油產量將超過1000萬桶/日,甚至會達到1200萬桶/日的紀錄水平。

消息放出後,國際油價暴跌幅度達到30%,創下自上世紀90年代初海灣戰爭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其中,佈倫特原油價格跌至每桶31.02美元,WTI原油(美國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跌破28美元/桶。

有人將油價與水價做對比,發現一桶原油按30美元計折合人民幣約188元,同樣容量的農夫山泉售價卻基本超過瞭200元。

事情還沒完。石油因參與期貨交易而兼具金融屬性。當油價急劇下跌,金融市場的震蕩便開始瞭。

3月9日早盤,富時中國A50指數、日本東證指數、港股恒生指數、菲律賓股票指數等全球多個股指跌聲一片,國內期市亦在開盤近乎全線飄綠。

美國股指及期貨市場也出現瞭驚人的跌幅。3月9日晚間,美股三大指數開盤全線重挫。標普500指數跌7%,觸發熔斷機制,美股三大股指全部暫停交易15分鐘。道指跌逾7%,跌超1900點;納斯達克指數跌7.2%。美股科技股開盤重挫,蘋果跌近9%,亞馬遜、Facebook、奈飛等跌近7%。

“對市場而言,原油已成為比冠狀病毒更大的問題。”金融咨詢公司Vital Knowledge的創始人亞當•克裡薩弗利(Adam Crisafulli)直言。

很難想象,這一切居然都源於開篇提到的崩盤的減產談判。

俠客島:因油價暴跌引發的“黑色星期一”

仔細想想,減產原本是產油國當下最理性的做法。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原油需求放緩,油價受到抑制。WTI原油年內下跌32%,佈倫特原油則下跌31%。許多華爾街人士預計,歐佩克將進一步減產以提振油價。

那麼,談判為什麼不成功呢?我們需要復盤一下談判前發生瞭什麼。

2018年12月,OPEC和以俄羅斯為首的非OPEC產油國簽署減產協議,減產規模為120萬桶/日,以10月份原油產量為基準,從2019年1月起開始執行。

2019年7月,OPEC與OPEC+各國決定將繼續執行2018年12月做出的日減產120萬桶的決定。2019年12月,OPEC+決定在2020年第一季度額外減產50萬桶/日,沙特則稱自願額外減產40萬桶/日。

2020年3月6日,俄羅斯拒絕減產,減產談判破裂。此後沙特原油價格暴跌。

中信建投化工分析師鄭勇認為,在減產執行方面,沙特最為積極,且減產執行率頗高;俄羅斯在執行減產時反而不是很積極,恰在此時,美國的原油產量不斷走高。“典型的囚徒困境,美國持續增產搶占全球份額,俄羅斯已不再願意犧牲份額支撐價格。”

此時,沙特的降價、擴產舉動,無疑是對俄羅斯拒絕減產的懲罰。

“歐佩克(OPEC)達成瞭減產的共識。俄羅斯對此表示反對,並表示從4月1日起,每個產油國都可以自由調整本國的石油產量。因此,沙特也在行使自己的權利。”一位熟悉沙特石油政策的人士表示。

俄羅斯和沙特阿拉伯似乎都在采取冒險戰略,以獲取短期優勢,但在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教授林伯強看來,此舉無疑有“負氣”之嫌。

“疫情沖擊經濟,沖擊原油需求,國際油價已經跌至低位,這個時候雙方就減產進行博弈,真是挑瞭一個很差的時機。如果雙方不盡快回到談判桌前,油價下探至20美元不是沒有可能。對於沙特等產油國來說,低油價侵蝕瞭維持這些國傢政府預算的石油收入。”

金聯創原油高級分析師奚佳蕊補充指出,目前沙特的原油成本大約為10-20美元/桶,而俄羅斯去年公佈的成本數據為45美元/桶,推算當前成本約為40美元/桶,油價40美元已經是俄羅斯能夠承受的較低價位瞭,至於美國,能夠承受的最低價位在40-50美元附近。

大宗商品市場最具影響力的銀行之一高盛(Goldman Sachs)3月8日將佈倫特原油第二和第三季度價格預期下調至每桶30美元,並警告稱,未來幾周可能會跌至每桶20美元。

“當油價較長時間處於各國可承受的臨界點的下方,勢必會推動他們主動回到談判桌前。”奚佳蕊稱。

俠客島:因油價暴跌引發的“黑色星期一”

行文至此,隻剩最後一個問題。油價今後會怎麼走?

OPEC聯盟決定在3日18日召開一場聯合技術會議,繼續商討有關問題,這意味著磋商的大門還沒關閉。

這場會議會是關鍵節點。要是減產協議達成瞭,預計油價很快翻升40美元/桶上方;若不成,則繼續低位運行,但降到20美元甚至十幾美元一桶也就算到底瞭。這時候,沙特、俄羅斯雙方都非常有意願‘講和’”。林伯強稱。

“在沙特阿美未完成境外股票發行前,沙特很有可能繼續帶領OPEC聯盟推進減產,力保原油價格落在60美元/桶上方。”金聯創首席研究員鐘健稱。

這裡,還有一個重要角色不能忽視,那就是美國。鐘健認為,30美元左右的極端價位是所有產油國均無法承受的,也是華爾街的金融資本不能接受的。在鐘健看來,真到關鍵時候,美國政府“該出手時還會出手”,努力推動斡旋。

文/雲中歌

資料/在焉雪山小狐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