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做錯事,你是不是總站著指責呢?彎下腰,看看孩子的世界

孩子做錯事時,你是不是總是站著指責呢?別說孩子不懂你,其實是你不懂孩子,彎下腰看看孩子的世界吧!孩子需要的不是特權,是同理心,是包容的接納。我們能不能在他們一輩子的辛苦中,給一點溫暖和善意?

孩子做錯事,你是不是總站著指責呢?彎下腰,看看孩子的世界

彎下腰,看看孩子的世界

妹妹剛上三年級的時候,有一天在走廊上跟我巧遇。她好開心的飛奔過來抱住我,像是好幾天不見那樣開心。旁邊有個同學拿著妹妹的考卷,追著問她為什麼沒有改正錯誤答案,妹妹躲在我背後說:‘我不會寫……’

上瞭小學三年級,我赫然發現和低年級時完全不一樣,除瞭語文和數學之外,還有英語、美術、自然、品德與社會、音樂、體育這麼多種課。我應該怎麼面對這麼多老師,讓他們懂得妹妹的讀寫障礙?雖然也都跟各科老師討論過妹妹的狀況,可是聽說過‘讀寫障礙’,和實際面對時的差距真的很大。

孩子做錯事,你是不是總站著指責呢?彎下腰,看看孩子的世界

老師們都說瞭解妹妹的能力,但還是給瞭她滿是文字的考卷,她隻能自己亂猜亂寫。面對極低的分數,她能做的是一題一題抄寫修改。看到她努力仿寫卻鬼畫符的字,一個個被描瞭紅字,妹妹隻能紅著眼眶擦掉重寫、擦掉重寫。

我沒有想要違逆罰寫的規定,隻是不知道一個連名字都不認得的孩子,如何面對一張完全看不懂、滿是文字、幾乎全錯的考卷?

和她的一位任課老師討論上課抄寫筆記的問題,那老師說應該讓妹妹自己抄,這樣才能慢慢認字,寫久就會瞭,不能養成她依賴的習慣。但我想到如果叫我們抄寫一整黑板的俄文,看不懂任何一個字,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抄寫上,連老師講解時都在抄,抄久瞭,我就能學會俄文瞭嗎?

班上有個生病的孩子,他的身體因病行動不便,肌肉萎縮造成他連握筆、拿湯匙都很困難,我們一度以為他會離開。那學期,他有兩科不及格且分數極低,我詢問老師,老師說:‘他都不交功課,也沒考試,我怎麼給他分數?’

孩子做錯事,你是不是總站著指責呢?彎下腰,看看孩子的世界

這樣說對,也不對。他因為疾病沒辦法專註,雖然沒看著黑板,但是能坐在教室裡聽課,不會吵著要離開教室,這已經是他能做到最好的狀態。因為生病肌肉萎縮、功能退化,要他端坐一整天談何容易?這孩子能來上課,真的已經是盡瞭最大的努力瞭。每天看到他和病魔對抗的樣子,看著他為瞭其他孩子理所當然的動作而奮鬥著,真的很舍不得。

那些老師覺得沒交作業、沒參加考試卻給他分數,會對其他孩子不公平,然而用一般孩子的標準來評估這些生瞭病、有學習障礙的孩子,對他們就公平嗎?給孩子的能力無法承擔的作業、處罰和要求,卻讓他們得不到任何學習的成就感,隻會讓這些辛苦的孩子放棄僅剩的一絲動力。

孩子做錯事,你是不是總站著指責呢?彎下腰,看看孩子的世界

彎下腰,去看看孩子的世界;坐上輪椅,去體會行動不便的痛苦;拄上拐杖,用單腳跳跳整個校園;在按摩椅上看本書,體會專註的困難;拿起俄文來抄寫幾遍;拿微積分來算個解題,或許才能稍稍瞭解這些孩子的困難。

孩子需要的不是特權,是同理心,是友善的接納。我們能不能在他們一輩子的辛苦中,給一點溫暖和善意?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