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侄反目,兄弟鬩墻-淺析明代兩次皇權更替後失敗者的下場

前言:明朝建立以後鑒於前元在皇位爭奪中的血腥教訓,開國皇帝朱元璋制定瞭《皇明祖訓》,對於皇位的繼承順序作瞭明確規定。洪武二十八年八月,明太祖朱元璋重新更定皇太子封爵之制。規定皇太子嫡長子為皇太孫,次嫡子並庶子年十歲皆封郡王,授以塗金銀冊、銀印。

洪武三十一年朱元璋駕崩,皇太孫朱允炆順利即位,一切似乎都按著老皇帝制定的方向發展。可惜志大才疏的朱允炆在文官們的挑唆之下急於收回宗室親王手上的兵權,結果把一手好牌打爛,釀成瞭明朝第一次皇位之爭—“靖難之役”。這場戰爭的勝利者燕王朱棣也沒有想到,僅僅50多年之後自己的曾孫打仗不行,發動“奪門之變”的時候倒是英勇果敢的很。

當然本文的重點不在於介紹這兩次由叔侄反目和兄弟鬩墻所引起內亂的具體過程,筆者主要想梳理一下在鬥爭中失敗一方的傢人所受到的政治清算,從而探究一下兩者之間的相同點和不同點。


靖難之役

洪武三十一年閏五月明太祖朱元璋駕崩,被後世繆譽為“仁慈君主”的皇太孫朱允炆上臺之後先把自己一傢人晉封瞭一通。生父懿文皇太子朱標被追尊為皇帝,謚號康,廟號興宗,稱興宗康皇帝。生母呂氏上尊號皇太後。三個兄弟朱允熥、朱允熞、朱允熙分別封為吳王、衡王和徐王。新皇帝上臺對自己的父母兄弟追尊封賞,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可朱允炆壞就壞在對自己一傢子好得出奇,對叔叔們卻刻薄至極。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八月,朱元璋去世不到百日,朱允炆就派兵包圍自己五叔周王朱橚的宮殿,把王府上下老小全都抓起來關到雲南,罪名是謀反。更過分的是周王一傢在雲南的囚徒生涯稱得上是備受凌辱,按《明太宗實錄卷一》:

削王爵為庶人,遷之雲南。妻子異處,穴墻以通飲食,備極困辱。

第二年建文元年(1399年),七叔齊王朱榑、十三叔代王朱桂和十八叔岷王朱楩都以相同的罪名被廢為庶人。十二叔湘王朱柏則被逼全傢自焚而死。到瞭當年七月,朱允炆的屠刀又指向瞭四叔燕王朱棣。在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的絕境之下,朱棣以“清君側”的名義起兵靖難。在朱允炆和他的智囊團-方孝孺、黃子澄、齊泰等人的一些列騷操作之下,建文四年(1402年)六月,燕王朱棣的大軍渡過長江,殺到瞭京師南京城下。

叔侄反目,兄弟鬩墻-淺析明代兩次皇權更替後失敗者的下場

傳說中狼狽逃命的朱允炆

六月十三日南京城破,走投無路的朱允炆拉著皇後馬氏在皇宮內自焚而死。(關於朱允炆是否有逃出皇宮的可能性,筆者在此前的文章中有過闡述。有興趣的讀者可閱讀擴展鏈接,此處不再贅述。)六月十七日,朱棣在奉天殿登基之後立刻對朱標一系的宗室實施政治清算。

六月二十六日,興宗康皇帝朱標被剝奪廟號和皇帝稱號,仍稱懿文皇太子,神主牌位則從太廟遷回到懿文陵。皇太後呂氏則革去皇太後稱號,稱皇嫂懿文皇太子妃。七月十二日,吳王朱允熥降封廣澤王,出居福建漳州府。衡王朱允熞降封懷恩王,出居江西建昌府。徐王朱允熙降封敷惠王,隨母呂氏居懿文陵園。十一月十三日,又以“不能匡輔其兄”的罪名將廣澤王朱允熥、懷恩王朱允爁皆廢為庶人,和建文帝朱允炆的兒子建庶人朱文圭一起監禁。諷刺的是就在同一天,朱棣冊王妃徐氏為皇後並詔告天下。

叔侄反目,兄弟鬩墻-淺析明代兩次皇權更替後失敗者的下場

朱棣徐皇後電視劇形象

至於敷惠王朱允熙由於年僅12歲,朱棣實在不好意思把不能匡輔其兄的罪名加在他頭上。在永樂二年三月改封敷惠王朱允熙為甌寧王,以奉懿文皇太子之祀。冊文中假惺惺地說“惟長兄未有承祀,其第四子允熙生十四矣,器資端重。今改封甌寧王,世奉懿文皇太子之祀。”但是兩年後的永樂四年十二月,甌寧王朱允熙突然就死瞭。按《明太宗實錄卷六十二》:

忽夜邸第不戒於火,王驚仆地,久而始蘇。上命醫亟視之,竟成疾而薨,時年十六。上深悼之,賜祭,謚哀簡雲。

傢裡著火沒有燒死,反而嚇死瞭。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朱標一系終於一個有爵位的後代也沒有瞭。

一直到50多年以後的天順元年,重新復位的英宗朱祁鎮才大發善心,將建庶人和朱允熥的兒子吳庶人全傢放出牢籠,送至鳳陽居住。按《明英宗實錄卷二百八十三》:

憫此遺孤,特從寬貸。用是厚加賞賚,遣人送至鳳陽居住。月給廩餼,以安其生。仍聽婚姻,以續其後。庶副朕眷念親親之意。


奪門之變

正統十四年(1449年)八月十五,征討瓦剌的明軍不幸在土木堡全軍崩潰,主帥明英宗朱祁鎮本人被俘。消息傳回北京之後在皇太後孫氏和在京文武群臣的斡旋之下,九月六日明朝立朱祁鎮的弟弟郕王朱祁鈺為帝,尊朱祁鎮為太上皇帝。第二年景泰元年(1450年)八月,太上皇帝朱祁鎮在做瞭一年俘虜後被放回北京,諷刺的是朱祁鎮抵達北京的日子正好也是八月十五日。兄弟二人在東安門見瞭一面之後,朱祁鎮就被弟弟打發進南宮,從此過起瞭軟禁的生活。

叔侄反目,兄弟鬩墻-淺析明代兩次皇權更替後失敗者的下場

被俘的明英宗朱祁鎮

景泰八年(1457年)正月十七日,朱祁鎮在武清侯石亨、都督張軏,左都禦史楊善、左副都禦史徐有貞等和內臣司設監太監曹吉祥等人的裹挾之下,趁著朱祁鈺病重發動奪門之變。重新奪回皇位的朱祁鎮毫不意外地對弟弟一傢進行瞭大清算。

二月一日,廢朱祁鈺仍為郕王,送西內“安養”。二月六日,廢去郕王生母吳氏皇太後的封號,仍稱宣廟賢妃。廢後汪氏復稱郕王妃,懷獻太子朱見濟降為懷獻世子。革去已故皇後杭氏肅孝皇後的謚號,朱祁鈺最寵愛的唐貴妃則革去貴妃封號。宣廟賢妃吳氏之父吳安革去安平伯爵位,降為府軍前衛指揮僉事。杭氏之父錦衣衛指揮使杭昱降為副千戶。唐氏之父都督唐興則免職下錦衣衛獄,後宥死發河南充軍。

叔侄反目,兄弟鬩墻-淺析明代兩次皇權更替後失敗者的下場

郕王朱祁鈺與王妃汪氏

二月十九日,“安養”於西內的郕王朱祁鈺去世(有野史稱是被朱祁鎮派人勒死)。朱祁鎮下令葬以親王禮,賜惡謚曰戾,並命原貴妃唐氏殉葬。擇金山為葬地,與其子懷獻世子墳園同處。五月十一日,又命工部尚書趙榮毀壽陵。壽陵乃故肅孝皇後杭氏的葬地,至此以“明樓高聳,僣擬與長陵、獻陵相等”的理由命趙榮率長陵等三衛官軍五千人往毀之。

一直到朱祁鎮死後,憲宗朱見深即位,朱祁鈺一傢的處境才得以好轉。明憲宗肚量之恢弘,足為後世之法。成化十一年十二月,朱見深恢復瞭朱祁鈺的帝號,並上謚號恭仁康定景皇帝。要知道朱祁鈺當年可是親手廢去瞭朱見深皇太子的地位,憲宗皇帝卻能以德報怨,實屬不易。朱見深在給朝臣的敕文中還深情地寫道:

曩者朕叔郕王踐阼,戡難保邦,奠安宗社,亦既有年。

對於這位叔父安邦定國的功績做瞭蓋棺定論。特別是其中“朕叔郕王”這個親切的稱呼,不知道朱祁鈺在九泉之下是否也會有一絲愧疚。此前在成化五年,憲宗還安排瞭朱祁鈺獨生女兒固安郡主的婚事,命“資送悉如制從厚”。固安郡主於明孝宗弘治四年去世,葬儀視公主。郕王妃汪氏則去世於明武宗正德元年,年八十歲。以妃嬪之禮入葬而祭祀以皇後之禮。正德二年謚曰貞惠安和景皇後。

結語:從上文可以看出,朱棣即位後對朱標一系宗室的清算是從重從快,不留任何餘地。這主要是朱棣本身靠武力上位,其統治的合法性和根基都有先天不足。如果對於朱標的子孫過於仁慈,將會給自己乃至後代子孫帶來無窮的麻煩。而朱祁鎮在復位之後更多地是發泄著對於弟弟軟禁自己的恨意,但實際上他的復位稱得上是順理成章,因此無需擔心合法性和正統性。故而朱祁鈺的生母,原配和女兒相對來說還是有一定的生活保障。此外也因為她們都是女性,不可能對新的皇權構成任何威脅。

參考資料:《明太祖實錄》、《明太宗實錄》、《明英宗實錄》、《明憲宗實錄》、《明史》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