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超聲速武器領域全面落後中俄,引發美國前所未有的焦慮和緊迫感

高超聲速武器是指飛行速度達到/超過5馬赫的物體。兼具飛行空域高、攻擊時限短、機動能力強、生存概率大、毀傷強度大等特點的高超聲速武器,顛覆瞭傳統作戰模式,受到世界各軍事強國的關註。然而,作為世界軍事強國的美國似乎卻並沒有走到世界最前沿。那麼,在世界各國都在按照既定框架推進這一高新技術的研發之時,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呢?

高超聲速武器領域全面落後中俄,引發美國前所未有的焦慮和緊迫感

3月2日,美國國防研究與工程現代化副部長劉易斯和麥克·懷特在新聞發佈會會上公開表示,經常有人問他們為什麼俄羅斯已經測試瞭武器,而美國仍處於高超聲速導彈研發試驗階段。他給出答案令外界感到十分意外:那就是過去幾十年來,美國在高超聲速技術方面處於世界領先地位,但美國國防官員一直以來的決定是不將這一技術轉化為武器應用,不將實驗用高超聲速技術用於制造武器系統。

事實上,這種說法顯然是以偏概全,並不是事實的全部。假如美國沒有打算將高超聲速技術武器化,那麼那些高超聲速武器項目就不會存在。真正的原因是,盡管美國是在高超聲速武器方面研發時間最長、基礎最好、投入資金最多的國傢,但過於追求高超音速的極致性能、顧忌相關配套技術還不夠完善,在高超音速武器化上放慢瞭腳步。同時,因為美軍在其他常規武器方面與其他國傢相比存在著巨大的優勢,因此其未將高超聲速技術實用化作為特別優先發展的武器項目。

高超聲速武器領域全面落後中俄,引發美國前所未有的焦慮和緊迫感

這就好比龜兔賽跑,正是因為兔子的自大與傲慢才喪失瞭自身的優勢,在距離終點不遠時落後瞭烏龜。更何況俄羅斯與中國在此領域與美國的差距並非像兔子與烏龜在速度上的差距。所以整體上,美國在該領域上“三心二意”,沒有取得像中俄一樣的成就也就不足為奇瞭。

除瞭力量不夠集中的主觀因素外,美國制造業流失也從客觀上制約瞭該國在高超聲速武器的研發。美國《防務新聞》網站就指出,過去兩年,五角大樓的一系列報告引發瞭美國國內對美國國防工業基地的嚴重擔憂,尤其是在涉及到導彈的高端材料和設計時。在某些情況下,關鍵材料的唯一供應商來自中國,而美國投資高超聲速武器就是為瞭對付中國。

在新聞發佈會上,上述兩位技術官員表示,面對俄羅斯和中國兩國在該領域的技術進步,美國國防部已經對國內該領域的工業基地進行瞭深入研究,以瞭解美國研發這一方面的薄弱環節。今年開始,美國國防部將會加大在高超聲速武器方面的投入力度,從而更好地對抗中俄。

高超聲速武器卓越的技戰性能,使其成為各國爭相發展的“殺手鐧”武器。近年來,世界主要軍事強國根據本國實力紛紛制定出各自的發展計劃,在本國的高超聲速武器項目中投入瞭巨額資金,力圖在未來高超聲速武器作戰中搶占先機。其中,俄羅斯在一些關鍵技術和領域還獲得瞭領先地位。英國核技術領域專傢詹姆斯·阿克頓表示,美國無力對抗俄羅斯高超聲速武器。在此背景下,美國感覺到瞭前所未有的焦慮和緊迫感。

高超聲速武器領域全面落後中俄,引發美國前所未有的焦慮和緊迫感

2020年2月,美國防部各軍種和直屬機構在官方網站上陸續公佈瞭2021財年國防預算申請文件。美國防部公佈的2021財年預算申請概要文件明確指出,美軍2021財年在高超聲速領域(含反高超)申請的科研經費預算總額高達32億美元,比去年提出的2020財年申請額26億美元增長瞭23%,再次創下近十年來的歷史新高。從預算文件來看,美國在2020年會繼續大力加快高超聲速導彈武器化進程,從工業基礎、作戰編隊等方面全面推進高超聲速打擊能力形成,樂觀估計美軍最早於2022年能夠實現早期作戰能力。

美國“國傢防禦”網站報道稱,發佈會上透露邁克懷特透露,今年美國國防部將測試一種新型的高超聲速武器。這種將進行測試的滑翔體被稱為“飛行實驗2”。但懷特拒絕提供具體的測試日期,他也沒有具體說明會如何測試這種飛行器。

不過,一位美國官員對“國傢防禦”網站表示,測試的內容包括檢查該滑翔體能否滿足未來美軍在戰場上所執行的實際任務。美國官員此前曾指出,按照計劃,“飛行實驗2”將在年內計劃4次飛行測試,並在未來數年內完成40次飛行測試。盡管這一測試速度已經從實質上超越瞭此前俄羅斯與中國的速度,但相比於俄羅斯和中國兩國而言,美軍的高超聲速武器距離實用化仍然任重道遠。

馬克·劉易斯和邁克·懷特確信,美軍已經從“高超聲速吸氣式武器概念”中學到瞭很多東西,目前正在各軍種之間以及與五角大樓的國防部高級研究項目局共享,該局正在尋找替代性的發射平臺。

據美國媒體報道,2018年4月18日,五角大樓官網宣佈,美國空軍裝備司令部壽命周期管理中心授予美國國防部重要軍火供應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一份總價值高達9.28億美元的高超聲速常規打擊武器(HCSW)合同。這份合同從性質上為不確定交付、不確定數量(IDIQ)的合同,洛·馬將開展HCSW的全部設計、開發、工程研制、系統集成、試驗、後勤規劃和飛機集成支持工作。這份合同上個月被取消,共耗資9.28億美元。作為替代,2021年美空軍預算要求劃撥3.82億美元用於研發高超聲速技術,並將重點轉向空射式快速反應武器。

高超聲速武器領域全面落後中俄,引發美國前所未有的焦慮和緊迫感

就在日前,洛馬公司公佈瞭其最新研發的高超聲速武器系統的畫面,這種空射型快速反應武器被定型為AGM-183A(簡稱為ARRW)。新公佈的圖像展示瞭這種高超音速武器的內部構造,讓軍事分析人士對這種“助推+滑翔”的高超音速武器有瞭詳細的瞭解。

美國“防務博客”認為,AGM-183A采用的“助推+滑翔”系統是借助火箭助推將滑翔彈頭加速至高超音速。這種高超音速武器有著強大的戰場生存能力,克服瞭在速度、高度和機動性方面的難題,將讓美國空軍的打擊速度、距離、靈活性和精準度方面有顯著提升。

高超聲速武器領域全面落後中俄,引發美國前所未有的焦慮和緊迫感

客觀來說,2019年以來,美國三軍以通用型高超聲速滑翔飛行器(C-HGB)為基礎,推動陸、海、空基中程高超聲速滑翔武器樣機研制,做出瞭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但是由於各軍中之間利益糾葛過深,對技戰術的指標要求存在很大分歧,整體推進依然存在很大障礙。

作為仍是當今世界對高超聲速武器研發基礎最強、投資最大、體系最全的國傢,美國並未完全喪失在這一領域的優勢。在其他國傢技術發展的刺激下,美國對高超聲速武器的投入,如同一頭從沉睡中驚醒的雄獅,未來必將成為爭奪高超聲速武器方面頭把交椅的有力競爭者。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