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美國新冠肺炎第一位去世者擦肩而過

美國長好房地產公司董事長徐亞光,來美31年。祖籍江蘇如皋,出生於遼寧大連。現居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市。

2月29日,傢人遭遇的一場意外車禍把他與華盛頓州首例因新型冠狀肺炎去世的感染者,拉進到同一個時空,擦肩而過。

今天,獲徐先生本人授權僑報網刊發此文。願疫情早日平息,平安不分國界。

庚子鼠年2月29日記事

2020年2月29日,不是一個常見的日子,我們一傢四口在這一天碰到的事也有點不常見。一大早剛過7點,女兒給我打電話,口氣很鎮定,說她出車禍瞭。我問她人怎麼樣?哪裡疼?她說就是腿很疼。我再問她頭脖子後背和前胸,她說都不疼。我第3句話就問她打911報警瞭沒有,她說報瞭。第4句話,我問她人在哪裡,她說她在Bothell Way上,不知道具體地址。我問有什麼主要地標,她說旁邊是US Bank。我說,女兒你挺住,爸爸馬上就到。

與美國新冠肺炎第一位去世者擦肩而過

車禍現場(圖片由作者提供)

20分鐘以後我趕到事故現場,一個警察告訴我,女兒已經送到Kirkland市的Evergreen長青醫院瞭。事故的起因是一輛白色面包車左轉進入我女兒直行的半高速公路上,把女兒開的豐田油氣混合小車直接撞到瞭人行道上,撞倒瞭一個鐵柵欄的柱子,車停在人行道上。看到女兒汽車被撞的樣子,讓我這個見過很多交通事故的老鳥,也禁不住倒抽一口冷氣:司機一側的兩個車門完全與車體分離,甩在七八米以外的地方。警察趕快給我解釋說車門是被消防隊員撕開的,為瞭搶救你女兒,不是撞飛的。

與美國新冠肺炎第一位去世者擦肩而過

車禍現場(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把女兒車裡她的個人的物品收拾瞭一下,準備離開時,警察給瞭我一張他的名片,背面寫上瞭事故調查報告的號碼並告訴我,過一兩個小時以後他會到長青醫院去找我和女兒,把肇事者的個人信息告訴我們。這是美國警察處理交通事故的通常做法:把事故雙方的個人信息、保險公司的資料互相交換一下,雙方過後分頭去處理善後事宜。

正要離開時接到我太太的電話,問我星期六一大早跑哪兒去瞭?我說我跟你說件事兒,你聽瞭以後別嚷,要鎮定。接著我就把女兒出車禍的事情簡單跟她說瞭一下,她還是忍不住大聲嚷瞭起來。

Evergreen 長青醫院就在我們所住的城市裡。10分鐘以後,我們夫婦和11歲的兒子就來到瞭醫院急診部。諾大的急診部待診區域也就有三四個病人在等待。急診部裡面的醫生和護士有20多人,隻見到有兩個護士戴著口罩。醫生給女兒拍瞭X光片,做瞭CT以後確定隻有髖關節骨折,內臟沒有流血受傷。醫生確診時用的是排除法,邏輯正確,思路清晰,對我們病人及其傢屬的解釋也非常到位。醫生說,女兒的髖關節骨折,需要動比較復雜的手術。要送到美國西北地區最好的外科手術中心 – Harborview 港景醫院去做手術。正在說話時,港景醫院的救護車到瞭。救護車的護士說港景醫院情況比較復雜,不適宜小孩子去。我們對女兒說,等我們把弟弟送回傢後再去港景醫院找你,你安心隨著救護車先去。我們一傢四口在長青醫院待瞭兩個多小時。

回到傢以後,我掏出警察給我的名片,給他打瞭個電話,告訴他不用去長青醫院瞭,因為我們都已經離開瞭。警察說他有一些重要的文件要交給我女兒。他表示要到我傢來送給我,我說我們馬上就要到港景醫院去瞭。他說我到你們傢的時候,如果傢裡沒人,我就把這些文件放到你傢門前。我說好吧。

收拾停當正要離去時,我突然看到手機上有一條消息,西雅圖當地的電視臺記者報道全美國第1例新冠肺炎確診者,當天早晨在華盛頓州Kirkland市的Evergreen 長青醫院去世。再一看記者報道的時間,正是一個小時前我們在長青醫院的時候。記者報道的時候說剛剛得到醫院內部消息,病人剛剛去世。也就是說,美國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人在Evergreen 長青醫院去世的時候,我們一傢四口正在這傢醫院急診部!!

與美國新冠肺炎第一位去世者擦肩而過

西雅圖柯克蘭市長青醫院(美聯社圖片)

我思考瞭一下,決定把我們三個人穿的內外衣服全部放到洗衣機裡,用熱水清洗,再放到烘幹機裡烘幹消毒。然後每一個人用最熱的熱水淋浴沖洗兩遍。穿過的鞋子扔到車庫裡。接著把手機掏出來,用酒精擦洗瞭兩遍。我鎮定地仔細想瞭一下,覺得個人能做到的防護消毒措施也就這些瞭。

剛要出門的時候,見到處理事故的警察,慢慢向我們傢前門走來。我立即沖出去,大聲讓他停下來。我向他解釋瞭剛剛在長青醫院發生的事情,告訴他把文件放下,立即轉身離開。我這時離他有五六米遠,警察按照我的要求放下文件,給我豎瞭一個大拇指,然後轉身離開。在美國長期居住的人都知道這個情景整個是一個警民倒置。從來隻有警察命令民眾放下手裡的東西轉身離開,很少見到民眾要求警察放下手裡的東西轉身離開。

我太太很生氣,說這個長青醫院怎麼可以這樣不負責任?她拿起手機立馬給長青醫院打過去。接電話的服務生說,醫院的電話快被打爆瞭,他接電話接到手軟,一會兒會有人給你們打過電話來。半個小時以後電話打過來瞭,是行政管理人員。他說你們不用慌張,我們醫院對處理傳染病是有經驗的,所有今天早上在急診部的病人,我們都有記錄,如有需要都能找到病人的傢屬。我接著問他,我們需要隔離嗎?他說不需要。如果你們有不舒服的癥狀的話,可以及時跟醫院聯系或者找你們自己的傢庭醫生,沒有必要慌張,你們的生活可以一切照常。我再問第一位去世的新冠肺炎的病人是如何收治的?他說我們不能泄露其他病人的治療情況,同時我也確實不知道他是如何被收治的。我們醫院有專門的傳染病病房,和一般的急診室是嚴格分開的。

一個小時後我們趕到Harborview港景醫院的時候,第一位新冠肺炎患者去世的消息已經傳開瞭。可是醫院裡的醫務工作人員、來訪者和病人,沒有見到有戴口罩的,大傢仍然很鎮定,沒有一點兒慌張的感覺。

急診部的醫生給女兒腿部做瞭牽引手術,把撞進去的股骨頭拉瞭出來,在大腿靠近膝蓋的部分打瞭兩個洞,牽上重物以後保持固定。

與美國新冠肺炎第一位去世者擦肩而過

Kirkland養老院的醫護人員 (美聯社圖片)

港景醫院和其他的美國醫院一樣是按照病情的緊急程度對急診病人進行收治的,情況危急的先治,不那麼危急的排到後面。女兒急診室外面走廊有一個犯人躺在病床上,旁邊坐著一個警察。犯人抱怨說,我來瞭這麼長時間還不看我,比我晚來的人都處理完走瞭。我路過他旁邊的時候對他說,兄弟,不先治你,說明你的病情不那麼糟糕,你應該慶幸才是。再說你在這裡呆著總比回監獄強多瞭吧,他聽瞭以後笑瞭笑,點頭稱是,不再嚷瞭。

離開醫院回傢的路上,想到有可能會讓我們隔離,所以就到Costco買一點食品。買東西的人很多,隻有一小部分亞裔人士戴口罩,另外一部分亞裔人士不戴口罩,其他種族的人基本上不戴口罩。顧客都在搶消毒清潔用品和瓶裝水。一位印度裔中年婦女指著我購物車裡的消毒紙巾,問我在哪裡拿的。我說我不知道,是我太太拿的。這位女士很怪異地看著我。旁邊她丈夫對她說,He is just a husband. 他就是一個丈夫。我笑起來對他說,All men are brothers. 四海之內皆兄弟也。我們三人哈哈大笑。

晚上再到醫院看女兒的時候,她的兩個朋友在那裡和她一起談論著,手術以後怎麼樣恢復,什麼時候可以再跑步?女兒是長跑健將,高中時是長跑隊的隊長,在賓夕法尼亞大學的時候也是長跑隊的主力。2013年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發生時,她跑完剛剛離開現場。這次出車禍也是在與朋友約好瞭一起去跑步的路上。

女兒出車禍後的第3天,港景醫院的外科醫生給她進行瞭長達6個小時的髖關節修補手術。主刀醫生40多歲,經驗豐富,副手30出頭。兩人精明強幹,在術前對我和女兒的解釋清晰明白,簡單易懂。麻醉醫師和麻醉護士也來給我們詳細解釋瞭麻醉的步驟和方法。我和太太回傢等待,手術室的護士每兩小時給我打一個電話,報告手術進展的情況。手術完成以後,主刀醫生給我打電話,告訴我手術成功,但是恢復調理需要很長時間,建議女兒一年之內不能跑步。

女兒手術時失血嚴重,術後給她輸瞭5袋血,每一袋350毫升。女兒常年無償獻血,我們有時勸她不要獻得太頻繁瞭。我太太說女兒做的善事是有回報的。

女兒住院期間我們夫婦多次進出醫院。這期間正是新冠肺炎在西雅圖爆發的時間。西雅圖地區在這一個星期之內,新冠肺炎確診85例,死亡14例。我們所到之處,人們沒有絲毫緊張慌亂,依然熱情,友好,謙讓,彬彬有禮。

與美國新冠肺炎第一位去世者擦肩而過

醫院候診室(圖片由作者提供)

淡定,是一個人、一個民族、一個國傢成熟的標志;淡定,在生死關頭時依然淡定,是一個人、一個民族、一個國傢內心強大的標志。內心強大的人民、民族和國傢,是不可戰勝的。

女兒手術後48小時就下地開始慢慢活動,在護理人員的幫助下自己上衛生間。

這一個星期,我們一傢四口人沒有一個人唉聲嘆氣,怨天尤人。每一個人都是互相鼓勵,積極樂觀。

女兒出車禍以後的第7天,3月7日星期六上午,我們全傢人去醫院接女兒回傢。

天還是那麼藍,雲還是那麼白,大地依然鬱鬱蔥蔥。西雅圖人民照常生活,歲月靜好,地久天長。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