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維兵團被圍,蔣氏動用毒氣彈,劉伯承:找敵人面具戴

作者:鐵錘傑克

聲明:兵說原創,抄襲必究

1948年12月2日,孤軍冒進的黃維兵團,被我軍包圍在安徽宿縣西南及雙堆集周邊地區。

同一天,一個身著將官制服的軍官走進南京總統府。他叫汪逢栗,是畢業於美國西點軍校的高材生,也是蔣軍軍政部化學兵司的司長。這已經是他這些天第三次走進這座“白宮”瞭。

蔣氏之所以如此頻繁地召見他,目的隻有一個——使用“特種彈”解救深陷重圍的黃維兵團。對蔣氏來說,10天前黃百韜兵團的慘敗仍歷歷在目,他無法承受再失去黃維兵團瞭。

在3名副官的帶領下,汪逢栗與交通部長俞大維二人,一道走進瞭蔣氏的辦公室。

一見面,蔣氏便開瞭腔:“今天叫你們來,不必拘束,隻為商量一件事。我想空投特種彈,為黃維兵團解圍。二位意下如何?”

聽聞此話,汪逢栗知道蔣氏說的特種彈就是毒氣彈,他站瞭起來,答道:“這個非常規武器,是特種武器,效果有限不說,還十分不人道。抗戰時期,有不少同胞就是亡於日寇化武之手,我們也曾向國聯提出控告,反對使用化武。如今使用這種東西,勢必會引起內外反對……

汪的話音未落,蔣氏突然暴怒,用臟話打斷瞭汪。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他打瞭個手勢,讓汪繼續說完。

黃維兵團被圍,蔣氏動用毒氣彈,劉伯承:找敵人面具戴

阻止蔣氏使用毒氣彈的俞大維(1897-1993)

黃維兵團被圍,蔣氏動用毒氣彈,劉伯承:找敵人面具戴

華野血戰碾莊,全殲黃百韜兵團

汪停瞭一會,繼續說:“如今我們庫存的7500枚毒氣彈,有一半屬催淚性毒劑,另一半屬糜爛性毒劑,彈藥性能不理想的同時,數量也有些少。淮海偌大的戰場,使用毒氣彈恐怕難以奏效。敵軍作戰勇猛,芥子氣這種毒劑屬後效毒氣,當他們發現中毒時,戰鬥往往已經結束瞭。再說,這批彈藥都是前任兵工署署長俞大維所制,不知是否有效……”

一聽這話,蔣氏問道:“誰造的?”

俞大維當即站瞭出來。

蔣氏將筆記本放入馬褂口袋,幹咳兩聲後說:“你們提到的這三個理由,一不人道,違反國際法;二數量少,使用困難;三性能不良。依我看,這都是借口!我怕你們在敵軍那邊都有些沾親帶故的人,用毒氣彈不好交代,是吧?現在告訴你們,用不用得著,回去都必須給我準備!”

說完這話,蔣氏緩和瞭語氣:“我不懷疑諸位的信仰,但我們不能隻想自己,惦記傢人,要敢於大義滅親,才算精忠報國!汪逢栗,你沒事匯報就可以走瞭,聽候安排!”

汪出來時,已是華燈初上。

盡管有汪、俞等諸多高級將領的共諫,但蔣氏並未放棄使用化學武器的念頭。他用飛機給黃維兵團空投瞭一批毒氣彈,而黃維則將大部分給瞭楊伯濤的18軍,另一部分發給瞭第10軍。

黃維兵團被圍,蔣氏動用毒氣彈,劉伯承:找敵人面具戴

即便有毒氣撐腰,黃維兵團仍難逃覆滅

黃維兵團被圍,蔣氏動用毒氣彈,劉伯承:找敵人面具戴

包圍雙堆集時,作戰形勢圖

12月5日晚,我軍各部發起總攻。

次日下午4時30分,我軍猛烈的炮聲,拉開瞭雙堆集戰役的序幕。陳賡指揮東集團攻擊李圍子,在4縱10、11旅的通力合作下,僅用1個半小時便將守敵14軍10師一網打盡。

陳錫聯也指揮西集團攻克東、西馬圍子、周莊等蔣軍陣地。而王近山指揮的南集團華野7縱拿下瞭黃維兵團主力18軍118師據守的大王莊陣地。

大王莊失守後,黃維、胡璉二人均認為18軍陣地不能再破,否則軍心難穩。在黃的命令下,18軍軍長楊伯濤乘夜調動兵力,動員118師、11師一部,自拂曉起便拼命殺向大王莊。

雙方激戰至黃昏,負責進攻的11師33團被我全殲,僅存的寥寥數十人,跟著個重傷的孫姓團長逃回雙堆集。而楊伯濤則將18軍的所有後勤人員都集合起來,發好武器,戴上防毒面具,在己方炮兵的毒霧支援下,又向我軍實施反撲。

面對突如其來的毒氣彈,華野7縱58、60團的戰士們絲毫沒有防備。激戰中,陣地險些被敵奪下。幸虧有6縱46團的及時增援,才使大王莊轉危為安。

戰至晚8時,中野6縱與華野7縱已逼近瞭敵軍主陣地——尖古堆。大王莊一戰,也是雙堆集戰場上最激烈的一戰。駐守小王莊的蔣軍85軍23師的一個團在隱蔽部裡看完瞭整場廝殺後,便在當夜向華野7縱繳槍投降。

黃維兵團被圍,蔣氏動用毒氣彈,劉伯承:找敵人面具戴

大王莊一戰結束後,遍地狼藉

黃維兵團被圍,蔣氏動用毒氣彈,劉伯承:找敵人面具戴

向著雙堆集開進的華野部隊

12月14日,總前委下達攻擊黃維兵團核心工事的命令,中野6縱的“襄陽營”——17旅49團1營與華野3縱的“洛陽營”——23團1營一舉拿下馬莊,全殲蔣軍第10軍114師54團(即所謂“威武團”)。至此,黃維兵團總部直接暴露在瞭南集團的槍口下。

與此同時,王近山指揮的中野6縱也已奪下尖谷堆外圍陣地。扼守尖谷堆這個制高點的,是18軍118師354團,該團前兩任團長都因戰敗自殺,士氣低迷。而身為18軍軍長的楊伯濤,就在幾百米外的戰壕裡,用望遠鏡觀望著尖谷堆上的血戰。眼見354團在我軍潮水般的攻擊波下露出敗相,他急忙讓參謀傳令:“打特種彈!”

幾聲沉悶的聲響後,“特種彈”在尖谷堆西南的華野7縱各部隊中爆炸。許多人倒在瞭地上,鼻涕、眼淚一齊湧瞭出來,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著。隻要哪裡傳出喊殺聲,帶有強烈刺鼻氣味的“特種彈”就會炸響哪裡。

得知蔣軍使用化學武器,陳士榘立刻上報給瞭劉伯承。劉伯承當即指示:尋找蔣軍遺屍上的防毒面具給戰士配備上,沒有防毒面具的,就用水、尿弄濕毛巾、佈匹,捂住口鼻。

這一策略果然有效,部隊照辦後,蔣軍的毒氣彈效果不大。12月15日下午,黃維電告蔣氏,準備全線突圍。然而,蔣氏卻命他再守一夜,天亮後即派飛機投擲“特種彈”支援。

然而,我軍的攻勢勢如破竹,風卷殘雲,已屏障皆失的黃維兵團根本難以招架。黃維下令部隊自黃昏起開始突圍,自己卻與胡璉乘著坦克逃跑。

然而,黃維的坦克沒開多久便因發動機故障遭我軍包圍。而胡璉的坦克則朝著西南逃去,沒瞭油,這位日後的“金門王”找瞭輛牛車,不顧糞臭渡過渦河,逃到瞭蚌埠。

得知總司令逃跑,蔣軍頓時亂作一團,作鳥獸散。18軍軍長楊伯濤試圖投河自殺,沒承想河水不及胸口,被我軍戰士撈瞭上來,做瞭俘虜。其餘的蔣軍一票將校紛紛舉手投降,12萬精兵就此全滅。

黃維兵團被圍,蔣氏動用毒氣彈,劉伯承:找敵人面具戴

18軍軍長楊伯濤

【深耕戰爭史,弘揚正能量,兵說歡迎各方投稿,私信必復】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