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如漢高也難免身不由己

漢高帝劉邦駕崩前一年,年邁且病,又逢淮南王英佈造反。

劉邦本打算叫太子劉盈到前線歷練一下,奈何劉盈的幕僚商山四皓不肯,攛掇呂後到劉邦面前抹眼淚,激起劉邦對妻兒的無限保護欲,從而躺在戰車上,去跟英佈拼命。

黥佈,天下猛將,善用兵,今諸將皆陛下故等夷,乃令太子將,此屬莫肯為用,且佈聞之,鼓行而西耳。上雖疾,彊載輜車,臥而護之,諸將不敢不盡力。上雖苦,強為妻子計。——《漢書·張陳王周傳》

總結起來,大傢都知道你劉邦苦,但作為一個男人,你有老婆有孩子,無論有多苦,你都得打碎瞭牙,往肚子裡吞。

上曰:“吾惟之,豎子固不足遣,乃公自行耳。”於是上自將而東,群臣居守,皆送至霸上。——《漢書·張陳王周傳》

除瞭罵一聲兒子不爭氣,作為老子的劉邦又能如何呢?

英雄如漢高也難免身不由己

所有留守在關中的臣子都為劉邦送行,送至灞上。灞上,是劉邦帝業之路上的關鍵點,如果沒有當初的還軍灞上,或許就沒有日後的漢帝國。

為什麼留守的臣子送行送得這麼遠?大約是臣子們都已料到,劉邦這一去,他老邁且病的身子骨,怕是兇多吉少,所以,臣子們才不同以往,表現出極強烈的依依惜別之情。

作為劉邦的首席謀士,張良也拖著病體,送行送至曲郵,並一再叮囑劉邦,切莫跟英佈硬碰硬。

這次親征英佈,也是漢高帝劉邦生命中最後一次禦駕親征。親征英佈的戰爭中,劉邦被流箭射中,回長安的路上便病得極嚴重,沒有抗生素的年月,本就年邁又病的劉邦,怎麼抵得住流箭帶來的感染呢?

上擊佈時,為流矢所中,行道疾。疾甚,呂後迎良醫。醫入見,上問醫。曰:“疾可治。”於是上嫚罵之,曰:“吾以佈衣提三尺取天下,此非天命乎?命乃在天,雖扁鵲何益!”遂不使治疾,賜黃金五十斤,罷之。——《漢書·高帝紀》

毫無疑問,那支流箭加速瞭劉邦奔向死亡的步伐。

可以想見,面對虛與委蛇的醫生,劉邦的內心是何等的蒼涼、悲催和不滿。多少次,他親冒矢石,死裡逃生,才創建瞭漢帝國,但作為漢帝國接班人的劉盈,竟然不思進取,連上一回戰場的勇氣都沒有。

英雄如漢高也難免身不由己

好在,劉邦並非隻有劉盈這麼一個種,劉盈不願上戰場,還有人願意分擔劉邦肩頭的責任,與劉邦共擊反王英佈。

黥佈反,參從悼惠王將車騎十二萬,與高祖會擊黥佈軍,大破之。——《漢書·蕭何曹參傳》

這裡的悼惠王便是齊悼惠王劉肥,漢高帝劉邦的長子,曾在楚漢相爭時因審食其保護不力被項羽的楚軍抓獲,在項羽的軍營中做過近三年的人質。

這一次,面對最為彪悍的異姓王英佈,在堂叔劉賈被英佈擊殺、親叔叔劉交被英佈擊敗的時候,劉肥毅然決然地挺身而出,親率十二萬步兵騎兵,與父親劉邦共擊反王英佈。

劉肥的熱血,頗有漢高帝劉邦的遺風,故而多年之後,劉肥的次子劉章敢在呂太後面前自稱將種,並當著呂太後的面殺呂氏宗親。

嘗入侍燕飲,高後令章為酒吏。章自請曰:“臣,將種也,請得以軍法行酒。”……頃之,諸呂有一人醉,亡酒,章追,拔劍斬之,而還報曰:“有亡酒一人,臣謹行軍法斬之。”太後左右大驚。業已許其軍法,亡以罪也。——《漢書·高五王傳》

而劉肥的長子劉襄也在呂太後薨逝時率先舉兵,欲謀帝位。

齊王聞此計,與其舅駟鈞、郎中令祝午、中尉魏勃陰謀發兵。《漢書·高五王傳》

經歷過戰爭洗禮的齊王一脈,其堅忍剛毅,遠在漢惠帝劉盈之上。同樣經歷過戰爭洗禮的,還有劉邦二哥的長子劉濞。

子濞,封為沛侯。黥佈反,高祖自將往誅之。濞年二十,以騎將從破佈軍。荊王劉賈為佈所殺,無後。上患吳會稽輕悍,無壯王填之,諸子少,乃立濞於沛,為吳王,王三郡五十三城。《漢書·荊燕吳傳》

若幹年後,曾經歷過戰爭洗禮的吳王劉濞也在漢景帝劉啟在位時起兵。

英雄如漢高也難免身不由己

可知,敢上戰場和不敢上戰場,確實大不一樣。所謂虎父犬子,說的便是劉邦劉盈父子。故而,劉邦平定英佈回到關中,愈發地想要廢掉劉盈的太子之位。

漢十二年,上從破佈歸,疾益甚,愈欲易太子。良諫不聽,因疾不視事。叔孫太傅稱說引古,以死爭太子。上陽許之,猶欲易之。——《漢書·張陳王周傳》

當然瞭,因為見到瞭商山四皓,劉邦認定太子劉盈羽翼已成,斷絕瞭改易太子之心,但也愈發地一心等死瞭,所以有瞭前文那幕:遂不使治疾,賜黃金五十斤,罷之

漢十二年四月甲辰,一心等死的漢高帝劉邦求仁得仁,終於等到瞭自己的死期。

然而,劉邦崩逝於長樂宮的消息,卻被漢高後呂雉所封鎖,沒有訃告,沒有舉哀,沒有追悼會,死去的劉邦就靜靜地躺在長樂宮中,無人在意,無處安放。

因為漢高後呂雉正和審食其商量一件大事。

呂後與審食其謀曰:“諸將故與帝為編戶民,北面為臣,心常鞅鞅,今乃事少主,非盡族是,天下不安。”以故不發喪。——《漢書·高帝紀》

劉邦這一生,無論是誅殺左司馬曹無傷,還是智擒楚王韓信,或是擊殺淮南王英佈,從來都本著實事求是的態度,你功高,他劉邦就給你加官進爵甚至裂土封王,你謀反,他劉邦就與你鬥志鬥力最終將你整趴下。

而漢高後卻完全相反,你的事功,你的能力,就是你被誅殺的緣由。

誅殺全部功臣宿將這樣的隱秘大事,漢高後為何不跟親二哥呂釋之商量,也不跟親兒子劉盈商量,反而要跟審食其商量呢?

因為審食其是呂雉的情人。

乃以左丞相平為右丞相,以辟陽侯審食其為左丞相。左丞相不治事,令監宮中,如郎中令。食其故得幸太後,常用事,公卿皆因而決事。《史記·呂太後本紀》

呂雉對待情人審食其可謂用心,不但把百官之首的丞相之位給瞭審食其,還把大事的決斷權都給瞭審食其,就差點讓漢傢江山改姓審瞭。

英雄如漢高也難免身不由己

瞭解瞭呂雉和審食其之間的隱秘關系,我們也就多少能夠理解劉邦對戚夫人越來越好,好到甚至想改立戚夫人生的劉如意為太子。

後漢王得定陶戚姬,愛幸,生趙隱王如意。大子為人仁弱,高祖以為不類己,常欲廢之而立如意,“如意類我”。戚姬常從上之關東,日夜啼泣,欲立其子。呂後年長,常留守,希見,益疏。如意且立為趙王,留長安,幾代大子者數。——《漢書·外戚傳》

傢醜不可外揚,劉邦明知道呂雉和審食其之間有著不正當的男女關系,卻又不能搞審食其而留下一殺功臣的罪名,又不能廢呂雉的後位而留下一拋妻的罵名,於是隻能日漸疏遠呂雉,眼不見,心不煩嘛。

據《隋書·列傳·後妃》記載,隋文帝楊堅曾臨幸尉遲迥的孫女,而後尉遲迥的孫女便被獨孤皇後殺害,楊堅大怒,縱馬狂奔,入山谷間二十餘裡,面對臣子的勸諫,楊堅忍不住嘆息:

“吾貴為天子,而不得自由!——《隋書·列傳第一》

其實,天子也好,百姓也罷,從來都沒有為所欲為的自由,楊堅如此,劉邦亦如此。楊堅臨幸過的妃嬪被獨孤皇後殺害,劉邦臨幸過的姬妾又何嘗不倒黴?

高祖崩,諸幸姬戚夫人之屬,呂後怒,皆幽之不得出宮。——《漢書·外戚傳》

不得出宮還算好的,至少保住瞭一條小命,而戚夫人則先是被套上囚衣戴上刑具剃掉頭發趕到永巷中舂粟米,後又被殺掉獨子,最後被做成瞭人彘。

呂雉可以厚待情人審食其,卻不允許劉邦寵幸合法姬妾。

這樣的一個劉邦,不比楊堅悲催嗎?不比楊堅還沒自由嗎?劉邦不能動呂雉的後位,不能動呂雉的情人,不能改接班人,不能不親上戰場,難怪劉邦要一心等死瞭。

英雄如漢高也難免身不由己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