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禎——當個好皇帝為何那麼難?亡國一事真怪崇禎嗎?

崇禎——當個好皇帝為何那麼難?亡國一事真怪崇禎嗎?

讀歷史很容易陷入成王敗寇的成見,一般的歷史讀者對於一個王朝的最後一個君王通常沒有甚麼好感,這種現象其實很好理解,這一方面是出於歷史事實,通常來說,身為一個朝代的最後一個君王,都是要負起興亡覆滅的大多數責任,他們可能是做出瞭某項錯誤決策,誤信瞭某些奸臣,或者自己本身的人格缺陷等。

亡國之君的標準范例,莫過於著名的隋煬帝楊廣,他透過一連串的過份消耗民力的政策,還有連年的對外征戰,成功地把一個有可能遠超漢唐的朝代,最終變得二世而亡;然而,另一方面,出於閱讀者的情感因素,一個曾經繁華的國傢或朝代於一朝煙消雲散,怎麼說都令人難以接受。

因此,一般的閱讀者從本能上就不會去青睞這樣一個君王,畢竟人性都是偏愛美好的事物和大團圓的結局,說到底,這是一個人性根本的審美問題。

對於楊廣這種君王,我們毫無疑問要送上亡國之君的稱號,但歷史上有另外一類的君王,他們身處朝代末世,卻展現出不輸盛世帝王的氣度與雄心,這類型最有名的案例,便是晚明的崇禎帝朱由檢與東漢末年的漢獻帝劉協,對於崇禎等人,有別於楊廣,我們或許稱呼他為末代君王更為恰當。這兩者是有本質上的區別。

如果,我們撇開所有的情感和審美因素,單純來看這些末代君王的所作所為,和當時的天下大勢,我們或許能夠對他們的處境有更多的同情和同理心,因為他們已經當下做出他們能做夠做出的最佳選擇瞭。

崇禎——當個好皇帝為何那麼難?亡國一事真怪崇禎嗎?

例如漢獻帝劉協,由於《三國演義》的渲染,漢獻帝一直以來是以‘‘獻地‘‘的形象存在於後代的讀者腦海中,依附著曹魏政權委屈地度完餘生,最後還卑微地把皇位讓出去瞭,完全給人一個沒有什麼作為的形象,是歷史上典型的昏君。

但若仔細分析當時的情勢,漢獻帝從繼位之初,漢朝四分五裂幾乎滅亡,到與曹操合作,甚至把政治資源押寶到瞭江東孫傢父子身上,逐步把當時軍閥割據的中國又慢慢統一起來(最後統一成三大部分),這實際上是一個隱性中興的過程,換個角度來說,漢獻帝可以說幫漢朝多續命瞭數十年,也把中國帶回到統一的軌道上。

今天我們把眼光放到同樣身處困境的崇禎身上,在十七世紀的晚明,年輕的朱由檢剛剛繼位,從他親哥手上接下瞭一個殘破的大明江山,有別於幾位先帝,崇禎是一個熱愛讀書而且節儉的帝王,在繼位初期也略有建樹,很快就擺平瞭當時的大太監魏忠賢,舉國為之振奮。

然而即便是一個這樣品質卓越(相對而言)的帝王,最終卻仍無力挽回晚明的局勢,讓我們這些後人不禁納悶,為何當個好皇帝那麼難呢?

一、明君品質

中國歷史上的好皇帝一般分為兩種,精確來說,應該說是中國儒傢士大夫眼中的好皇帝有兩種。第一類好皇帝便是唐宗宋祖類型,本身有過人的才能和極強的執行力(大多是軍事,當然也有一定的政治智慧與能力),也具備如賢德或簡約等人格品質,再憑借執政期間的勵精圖治,把一個百廢待興的國傢,逐漸帶領至一個盛世的年代。

崇禎——當個好皇帝為何那麼難?亡國一事真怪崇禎嗎?

而第二類好皇帝,就是如北宋宋仁宗和明朝隆慶皇帝等,自己本身頂多算是中人之資,沒有太出眾的政治才能,但是個性寬和且不強勢,又能任用一些賢能的大臣,並且對於大臣的建議大都能言聽計從,如宋仁宗與歐陽修,及隆慶帝與徐階張居正,在這類皇帝的主政下,倘若不出大事件(主要是邊患),國傢通常能相對穩定。

一般而言,這兩類皇帝可以說是盛世保證。崇禎剛好介於兩者之間,他的人格特質裡夾揉著兩類皇帝的不同優點,這些不同的優點在他身上共存。崇禎出身自一個不得寵的皇太子傢庭,他的父親(明光宗)不受到萬歷皇帝的重視,地位相當不牢靠,再加上萬歷皇帝數十年與朝臣不對付,使得光宗以及他的兩個兒子(天啟與崇禎)都無法受到良好的教育,這點在天啟身上體現地淋漓盡致。

但崇禎真的是異數,他從小便酷愛讀書,而且為人勤政節儉,不喜奢華鋪張,對於一般帝王常用的教科書如《貞觀政要》等書都甚是熟悉,這一方面使他使他具備一定程度的自主思考和政治認識,卻也在另一方面使其相當自負,有點今日鍵盤俠的意思,認為自己熟讀歷史,已經具備成為一代明君的能力,但其實在明朝的制度下,崇禎在繼位之前是根本沒有任何行政經驗的。

不可否認地,崇禎的繼位當真為大明帶來一絲朝氣,不論是出於自己的親身經歷,或者得益於書本上的知識,崇禎對於當時大明朝的弊病其實是有相當的認識,他一上臺便對大太監魏忠賢下手,並開始追查跟隨魏忠賢的諸多朝臣士大夫,最後也成功扳倒瞭閹黨,這次的成功無疑是給大明朝打瞭一針強心針,很多人都認為這是聖主臨朝的象征。

此外,崇禎相當勤政,崇禎的勤政程度,綜觀明朝,隻有老爺爺朱元璋能夠與之相比,甚至往後數個幾百年,也隻有工作狂雍正比的上。甚至可以說,崇禎對於批改奏章有著近乎狂熱的喜愛。

崇禎——當個好皇帝為何那麼難?亡國一事真怪崇禎嗎?

崇禎對於大臣的奏章必定親自閱讀批改,甚至為瞭確保自己能夠閱讀完所有大臣的奏章,更改革瞭明朝的奏章格式,使奏章內容能夠簡要明白,而且,崇禎非常喜歡找朝臣平臺奏對,商量國傢大事。崇禎在位十七年,可以說是幾乎沒有懈怠,每天就在奏折與奏對間循環。

二、適得其反

然而崇禎的勤政,並未百分之百地轉換成實質的國傢利益,因為崇禎個性的缺點,使他的勤政不僅變得無用,更加劇瞭明朝朝政的混亂。前面說到,崇禎由於算是“自學有成”,他對於自己的精明是很有自信的,但聰明反被聰明誤,他自以為的精明卻使大明的朝堂陷入極大的分裂。這最其中最有名的案例便是崇禎初年的錢謙益案。

這個案件原本隻是一件科舉考題洩漏的案件,理論上,元兇找到瞭,事情理清瞭,也就結束瞭,當時的刑部也確實結瞭案。但是崇禎卻“英明”地認為,事情絕對不是表面那麼簡單,這背後都是朋黨作亂,於是一意孤行地推翻當下的結論,一連處置並流放瞭多位大臣,搞得人心惶惶。經此一事,皇帝與朝臣之間的信任可以說是煙消雲散,也導致瞭後來崇禎獨自殉國的悲涼下場。

除瞭自負,崇禎作為一個領導人,其實不太理性。相對於萬歷跟天啟的不管事,崇禎相當熱衷於組織自己的行政團隊,總是希望能發掘一些中興之臣,以挽救當時的殘局。然而崇禎雖然初心是好的,但執行時卻是另外一副模樣。這方面最具代表性的案例就是崇禎處置兵部尚書王洽。

崇禎——當個好皇帝為何那麼難?亡國一事真怪崇禎嗎?

對於崇禎朝而言,兵部尚書絕對是至關重要的職位,不論是面對後金,或者是已經聲勢浩大的國內流民勢力。恰逢兵部尚書出缺,崇禎就看上當時的工部右侍郎王洽。王洽這個人長相偉岸,身材高大,頗有門神的威儀。崇禎就這樣單純依靠“顏值”,把這位完全沒有任何軍事背景的工部侍郎提拔到兵部尚書的位置

但這位“顏值高”的兵部尚書運氣相當不好,他遇上瞭皇太極破關而入,包圍北京城。驚慌失措的崇禎在沒有任何實在理由的清況下,就把王洽下獄,最後王洽死於獄中,而後來事實證明,王洽雖然沒有軍事背景,但是並未犯錯,甚至很快便招集瞭全國的勤王之師來保衛京師。

在王洽事件之後,可想而知,明朝的文武百官還有誰願意為這個皇帝賣命呢?後來闖王李自成進京,滿朝文武百官幾乎無人殉死,僅有一位太監相伴,可見大臣對於崇禎是有多麼心寒。

終局:生不逢時

不可否認,崇禎是具備成為明君潛質的。他的勤政跟節儉(還有專情),不僅是明朝少見,甚至放眼中國歷代,能與之相比的皇帝也不多。或許應該可憐崇禎生不逢時,他若身處明朝的其他任何時候,他都可以成為一代英主或者中興之主。

但偏偏處於末世,崇禎身上那些積極甚至帶點激進的人格特質,卻讓這個早已日薄西山的王朝,更快地走向滅亡。甚至有後代的歷史學傢開玩笑地說,倘若把萬歷皇帝放到崇禎的位置上,搞不好明朝還可以多活幾年,活得更好一些。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