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絕望的時刻,差點被打亡國的以色列,如何實現絕地反殺?

【軍武次位面】:風林火山

在”六日戰爭”中,阿拉伯國傢輸得很慘,真得很慘,特別是空軍,一夜回到瞭解放前。不過,舊的不去,新的不來,隨著蘇聯援助的到來,埃及和敘利亞的空軍實現一次跨越式的發展,先進的米格-21和薩姆-2/6導彈賦予瞭阿拉伯國傢的真正的防空力量。到瞭1973年,埃及和敘利亞已經重建瞭強大陸空力量,於是,報仇雪恨的時候就到瞭。

最絕望的時刻,差點被打亡國的以色列,如何實現絕地反殺?

▲巴列夫防線

而此時,以色列卻沉溺在中東第一的光環之下,自以為有瞭巴列夫防線和居高臨下的戈蘭高地就可以擋住來自北方和南方的危險。此外,開戰前以色列空軍已經裝備瞭127架F-4E戰鬥機,162架A-4攻擊機,35架幻影IIIC戰鬥機和40架Nesher戰鬥機(盜版法國的幻影5的戰鬥機),堪稱中東最強空軍。有瞭六日戰爭的經驗,以色列便將反擊入侵的籌碼放到瞭這支勁旅身上。

最絕望的時刻,差點被打亡國的以色列,如何實現絕地反殺?

更值得一提的是,以色列空軍已經擁有瞭各類空載電子幹擾系統,包括ALT-27遠距離幹擾艙,ALQ-71噪音幹擾艙與ALQ-87噪音幹擾艙,同時許多戰機上面裝有雷達預警接收器與幹擾絲和熱焰彈釋放器。當然,在面對埃及與敘利亞部署的新式的防空系統時候,還不能保證這些幹擾設備是否能有效的削弱這些地空導彈攻擊的效果。

最絕望的時刻,差點被打亡國的以色列,如何實現絕地反殺?

在十月戰爭開始之前,埃及方面通過瞞天過海的計策將進攻部隊部署到來前線。方法是這樣的,以演習為名,白天派出1個營,晚上留下一個連,通過這種方式,埃及完成瞭戰前的秘密軍事集結。埃及總統薩達特、國防部長伊斯梅爾和總參謀長沙茲利為此次軍事行動制訂瞭精心的作戰計劃,企圖以突襲強渡運河,收復西奈半島部分失地,然後通過政治談判收復全部失地創造條件。

最絕望的時刻,差點被打亡國的以色列,如何實現絕地反殺?

以軍演為幌子,埃及在戰前成功的完成瞭軍隊集結和部署

10月6日,埃、敘在西線和北線同時向以軍發起突襲,給予瞭以軍沉重的打擊。在西線,,埃軍在防空兵和炮兵火力掩護下,空軍還出動瞭200餘架飛機突襲運河東岸以軍巴列夫防線及其縱深,摧毀部分”霍克”防空導彈陣地和大部分機場。並且出動數百名突擊隊員,搭乘直升機在西奈半島機降,襲擾以軍後方,同時,部署在西岸的約2000門大口徑火炮對以軍各支撐點及淺近縱深目標實施猛烈的火力打擊,海軍艦艇則在近海配合地面作戰。

最絕望的時刻,差點被打亡國的以色列,如何實現絕地反殺?

在強大火力的掩護下,埃及的第2集團軍3個步兵師在大苦湖以北、第3集團軍2個步兵師在大苦湖以南,由8000名官兵組成先頭部隊搭乘上千隻橡皮舟進行強渡,穿過以軍各支撐點的接合部,在其後方佈置反坦克地段。用野戰火炮、坦克炮火力組成遠近結合的寬正面反坦克火力網,擊毀大量以軍坦克,工程兵快速破堤架橋,很快打開瞭60個通道,架好瞭浮橋12座,保障後續部隊和坦克渡河。防空部隊的各型薩姆防空導彈在開戰的頭兩小時擊落以軍飛機10餘架,在戰爭初期掌握運河上空制空權,使以軍戰機不敢進入運河區空域。

最絕望的時刻,差點被打亡國的以色列,如何實現絕地反殺?

7日,埃軍已經有6萬人和600餘輛坦克渡過運河,各部隊還陸續在東岸集結,相比之下,以軍倉促應戰,指揮混亂,極為被動。8日,以軍的3個裝甲旅在沒有空中掩護和步兵協同的情況下倉促反擊,被埃軍用AT-3反坦克導彈粉碎,幾乎被全殲。但是,埃軍的好運就此為止,此後,埃軍停止瞭大規模進攻,西線出現四天戰鬥間歇。這個給瞭以軍反擊的機會。

14日,埃及和以色列投入瞭1800輛坦克進行決戰,為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第一次坦克大戰。以軍坦克與步兵協同作戰,使用大量直升機發射”小牛”、”百舌鳥”空地導彈和”白星眼”電視制導炸彈擊毀瞭埃軍坦克約250輛,迫使埃軍撤回進攻出發地。15日晚,以軍沙龍師又利用夜色掩護從運河和大苦湖的埃第2、第3集團軍接合部實施大縱深穿插突擊。

最絕望的時刻,差點被打亡國的以色列,如何實現絕地反殺?

16日凌晨,沙龍的先頭部隊約2000人在大苦湖以北德維斯瓦附近渡河,摧毀若幹埃軍防空導彈陣地,撕裂埃軍防空”保護傘”,為以空軍飛機進入運河以西空域創造瞭條件。以軍馬上架起浮橋,隨後2個師渡河,開始向西轉南快速突擊,並於23日進抵蘇伊士灣,占領阿代比耶港,完成瞭對蘇伊士城和埃第3集團軍構成合圍態勢,從而控制瞭西線戰場主動權。

最絕望的時刻,差點被打亡國的以色列,如何實現絕地反殺?

在北線,6日,敘軍3個步兵師由配屬的坦克部隊為先導,在空軍、防空部隊和炮兵火力掩護下,向戈蘭高地進攻,當日突破以軍防線,並以空降兵占領赫爾蒙山哨所,進逼戰略要地庫奈特拉。7日,敘軍又投入2個裝甲師直逼以軍前線指揮部駐地奈法赫村,並進抵距約旦河東岸以本土約數公裡的地區。而以軍由於倉促應戰,1個步兵旅和2個裝甲旅大部被殲,局勢極為被動。

最絕望的時刻,差點被打亡國的以色列,如何實現絕地反殺?

以軍在兩線作戰、處境極為不利的情況下,采取先北後西、集中兵力、各個擊破戰術,努力化被動為主動。7日晚,以軍在局部地區制止敘軍進攻,隨後實施局部反攻,兵力陸續增至3個師約11個旅。同時集中使用空軍包括從西線調來的飛機,向敘軍地面部隊和防空導彈陣地展開強大攻擊。9日,以軍向敘後方大城市實施戰略空襲,同時抓住西線戰鬥間歇實施反攻,11日,以軍轉入進攻,越過1967年停火線,進抵要地薩薩,占領重鎮納西季村,直接威脅敘首都大馬士革,從而掌握北線戰場主動權。

最絕望的時刻,差點被打亡國的以色列,如何實現絕地反殺?

16日前後,以軍還給予瞭參戰的伊拉克和約旦裝甲部隊沉重打擊,22日出動空降兵奪回赫爾蒙山哨所。至此,以軍已經完成瞭緊急動員,總兵力已增至近40萬人。在地面部隊激戰的同時,以色列和敘利亞發生瞭拉他基亞海戰,以色列用體積小而速度快並且配備瞭電子反制設備的飛彈快艇,在敘利亞的港口拉他基亞外,引誘敘利亞快艇在最遠的射程時就發射飛彈,接著以金屬箔片和雷達幹擾技術使這些飛彈全部落空,等敘利亞快艇射光瞭飛彈後,以色列快艇便在適當的距離內發射飛彈,結果擊沉瞭好幾艘敘利亞快艇。取得瞭海上作戰的勝利。

最絕望的時刻,差點被打亡國的以色列,如何實現絕地反殺?

時任以色列國防部長的摩西 達揚

縱觀史稱第四次中東戰爭的”十月戰爭”,埃及和敘利亞軍隊華麗登場之後再一次鎩羽而歸,其中的關鍵問題就是,埃敘聯軍在取得開戰勝利後,便希望能夠迫使以色列接受談判,達到收回失地的目的。但是,以色列卻借助這一喘息的機會,完成瞭兵力和裝備的補充,當再次滿血登場的時候,以色列高超的戰術能力就擦掉瞭埃敘聯軍早期獲得瞭優勢。這和精明的猶太人善於把握機會的能力不無關系。

最絕望的時刻,差點被打亡國的以色列,如何實現絕地反殺?

▲”伽伯列”反艦導彈

但是,與前三次中東戰爭一樣,戰爭背後都有著美蘇的影子。如果不是美國的補血,以色列是沒有能力挽回開戰後的頹勢。美國前後出動瞭C-141和C-5運輸機565架次,提供22400噸物資與裝備,以及56架軍用機。在開戰的頭幾天裡,以色列空軍就損失瞭大量戰機,於是,以色列向美國買下36架F-4鬼怪式戰鬥機,這些戰鬥機本來隸屬美軍,在塗掉美軍標志直接刷上以色列空軍的標志,然後由美軍飛行員直接飛往以色列,並馬上投入戰場。當然,在戰爭期間,蘇聯也向阿拉伯國傢提供瞭16000噸物資與裝備,以及206架戰機。因此,說到底,以阿之間的戰爭實際上就是美蘇之間的代理人戰爭,以達到維持美蘇在中東地區的均勢狀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