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富聯:工業互聯網+5G兩大風口的絕對寵兒,股價還在地板上

什麼叫新基建?其實和老基建一樣,就是對其他經濟活動具有支持作用的一些基礎設施。如果搞好瞭,不隻能直接拉動投資,還能帶動終端消費。比如5G網絡搞好瞭可以帶動5G手機,充電樁搞好瞭可以帶動新能源汽車,一舉多得。

新基建的核心主線是是“通”,即信息的互聯互通,這相當於老基建中的交通板塊,要致富先修路,新經濟同樣如此,隻不過從“公路”變成瞭信息的“通路”,重點是5G(包括基站和終端)和基於5G的工業互聯網。

而當下,疊加這兩個核心板塊的龍頭公司竟然還是“地上趴著”,它就是工業富聯。

不可小覷的萬億市場

在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過程中,工業互聯網平臺的作用日益凸顯。

一是幫助企業開展“不見面”生產、“零接觸”經營、“無觸碰”服務,保障企業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兩不誤。基於工業互聯網平臺,企業可以開展異地協同研發、遠程運營、在線服務、視頻會議、無人生產、共享制造。二是快速補鏈、修鏈,保障供應鏈產業鏈全鏈暢通。三是為企業轉產擴產提供可行方案。工業富聯2月7日發佈公告,根據疫情情況,富士康科技集團新增醫用口罩生產線,預計2月底實現日產200萬隻產能。

對於疫情結束後,對於未來工業互聯網行業有何影響?從短期看,本次疫情對經濟的影響顯而易見;從長遠來看,本次疫情也是產業轉型發展的一個重要契機,將加速工業互聯網基礎設施建設和應用普及,尤其是在涉及國計民生和重要物資生產的企業應用普及,對促進工業資源的優化集成與高效配置,推動先進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推進制造強國和網絡強國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在此次戰“疫”過程中,工業互聯網實現瞭產能共享和跨區協作,保障防疫物資生產和調配;實現瞭價值重塑和智能協同,為傳統企業營造創新環境,已經成為瞭提升產業發展與應急響應能力的重要抓手,不僅不會按下暫停鍵,反而會加速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建設和發展

從大趨勢看,早在1970-1980年,美國、日本等國就提出瞭工業自動化的概念,主要是解決工業制造中對人及生產環境造成的不良影響的問題,比如資源浪費、生產不穩定性和變化性等。

工業富聯:工業互聯網+5G兩大風口的絕對寵兒,股價還在地板上

由於過去中國勞動力成本低廉,大規模自動化的經濟效益並不明顯,沒有必要大力推動。但是在“用工荒”的沖擊下,“機器換人”成為必然,是產業轉型的核心,也是發展工業互聯網的基礎。

而且,工業互聯網是一個超萬億的市場想象力。

國務院物聯網領導小組長鄔賀銓院士曾提出1%的行業增值概念,如果預估早期工業互聯網能夠給這個行業帶來1%的增值的話,對於航天產業就是300億美元,對於電力行業就是600億美元,對於鐵路就是2700億美元,對於醫療行業就是6300億美元。

根據國傢統計局初步核算,我國2019年工業增加值總量達到31.71萬億元,約占GDP的比重的1/3。按照2019工業增加值5.7%的增速預測,我國2020年工業增加值總量將達到33.52萬億元,1%的改善相當於工業互聯網給我國帶來3352億元的工業增值。

工業富聯:工業互聯網+5G兩大風口的絕對寵兒,股價還在地板上

2019年末,鄔賀銓院士演講稱,人工智能將為全球GDP貢獻13萬億美元,工業互聯網能夠為全球經濟帶來14.2萬億美元的經濟增長,再加上5G帶來的13萬億美元增長,2030年三者合計的貢獻將達到40萬億美元。

據工信部統計,中國2010智能制造產值約占全球產值的19%~21%。2018年,中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世界的份額達28%以上,是全球工業增長的重要引擎。按照工信部統計,中國擁有全球最“完整的工業體系”——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當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傢,在世界500多種主要工業產品當中,有220多種工業產品中國的產量占居全球第一。安信證券認為,考慮到工業規模和政策執行力度,我國有望成為工業互聯網第一大國。工業互聯網成熟後未來每年的資本開支將相當於再造一張5G網絡

復工之後的機會

工業富聯是坐擁5G和工業互聯網的核心企業。

分業務看,公司業務集中,通信網絡設備業務仍占核心。根據2018年年報,通信網絡設備營收達到2591.54億元,同比增長20.82%,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從2017年的60.75%上升至62.76。公司第二大業務為雲服務設備,占比基本穩定,2018年該業務實現營業收入1532.24億元,同比增長27.27%,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從2017年的34.10%上升至37.11%。

在核心競爭力上,工業富聯在智能制造和工業互聯網領域加大研發投入,2017年開始公司研發支出費用不斷上升。2019年,公司前三季度研發費用為286.27億元,同比增長8.25%,占總收入的比重為2.36%。其中,公司Q3研發費用達到122.00億元,為2019單季度新高,環比增長瞭36.69%。其中,公司2019H1包括5G在內的雲網設備及工業互聯網研發投入同比增長49.94%。截至目前,工業富聯共擁有有效專利3736項,大部分已處於量產階段並進入市場。

截至2018年末,公司AI、IIot團隊已有超過1000名研發人員,5G及雲、網相關團隊也有超過1200名研發人員。2019年後,公司AI和對外賦能相關的員工人數有所增加。

所以,從工業富聯的業務結構上,完全切合當前新基建的核心。然而,受制於復工難的壓力,市場對未來過度的擔憂,這點從母公司富士康的艱難就看出一二。

工業富聯:工業互聯網+5G兩大風口的絕對寵兒,股價還在地板上

3月5日晚,據國外媒體報道,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影響,蘋果公司代工廠商富士康今年2月的營收創7年來最大月度降幅。富士康稱,公司2月份營收為2175億元新臺幣(約合72.8億美元),同比下滑18.1%,為2013年3月以來的最大月跌幅,也是連續第三個月遭遇營收下滑。富士康同時發佈預警稱,疫情將會影響公司今年第一季度的利潤。

為瞭鼓勵復工,該廠將入職獎升至7000元。此外,富士康官方宣佈,已聘請中國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病學專傢鐘南山擔當集團新冠肺炎防疫及復工總顧問。

復工成瞭富士康的老大難,作為全球最大的消費電子代工廠,一方面勞動力密集:Wind數據顯示,截止2018年底,工業富聯的員工總數25萬人,其中近19萬人均是生產員工,難以復工對生產影響嚴重;另一方面,富士康急於復工,甚至不惜搬出鐘南山院士,背後是消費電子尤其是手機的產能吃緊。

當然,富士康不是工業富聯,工業富聯也不是富士康,工業富聯跟富士康一樣,鴻海精密集團的一員。工業富聯是蘋果產業鏈上的重要一環,是5G 產業鏈最正宗的概念股,是工業互聯網領域的領跑者。

當大量的人意識到肺炎疫情對復工影響深遠時,工業富聯的7座無人工廠已經在運行瞭;工業富聯的燈塔工廠,成效有目共睹,以其中一座為例:改造前,員工318人,改造後38人。不遠的將來,工業富聯即使僅僅對50%的產能完成燈塔工廠化改造,即使僅僅是獨善其身而不對外賦能,其凈利潤也會大幅度地提升。正如董事長李軍旗所言:研發投入,我不可能一直投入,投入到一定程度,研發投入就會降下來。當研發費用顯著下降,燈塔工廠改造大幅度提升利潤率,雙管齊下之時,我們在來看工業富聯吧

目前來看,一季度受損的業績將無法挽回,而隨著3月10號復工的逐步開啟,壓制市場的因素也將逐步解除。也就是利好的因素股價沒有兌現,而壓制的利空也將逐步落地,股價或迎來真正的爆發反彈。

點擊頭像關註;來確幸股票APP,查看醫改28條對醫療產業鏈的影響,挖掘潛力股;選股欄目裡,還有每隻都靠譜的投顧優選組合~

APP內領取今日福利:搭上新基建風口+機構紮堆調研的7大行業龍頭;十大券商3月十大金股(在確幸股票APP裡首頁領取,輪播圖第一張)。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