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向前兵鋒所指,蔣軍潰逃像馬拉松,自相踐踏,師長湯恩伯失蹤

作者:卡迪羅

聲明:兵說原創,抄襲必究

1932年1月,黃安戰役勝利後,鄂東北各蘇區連成一片,紅四方面軍總指揮徐向前、政委陳昌浩馬不停蹄地調集重兵北上,準備攻占商城縣城,打通鄂東北和皖西北兩個蘇區之間的聯系。此時,蔣軍以第58師守商城,第12師守商城西北的潢川,第45師守商城東北的固始,形成一個倒三角的防禦陣型。

徐向前兵鋒所指,蔣軍潰逃像馬拉松,自相踐踏,師長湯恩伯失蹤

蔣軍偵查到紅軍大規模的兵力調動,於是將第2師佈置到商城和潢川之間。第2師是蔣氏資格最老的嫡系部隊之一,由原北伐軍第1軍3、14、21師縮編而成,該師下轄3旅9團,屬於甲種師編制,裝備比一般雜牌軍好很多。不過由於師長湯恩伯剛上任不久,和手下旅長團長不熟,這為之後該師的潰敗埋下瞭伏筆。

紅四方面軍總指揮徐向前鑒於敵第2、12師戰鬥力較強,決定采用圍點打援的方式先解決這兩股敵人。1月19日,徐向前指揮紅4軍10、11、12三個師,包圍瞭潢川東南的仁和鎮亞港村,這裡駐守有第12師的一個團。在紅軍的攻擊下,第12師派出一個團來增援,結果被紅軍痛擊一陣後再度包圍。

第3軍軍長王均聽說2個團被包圍,才意識到圍攻亞港的是紅軍大隊人馬,亞港一旦被圍,意味著商潢公路的交通已經被紅軍切斷,那堅守商城的第58師也就非常危險瞭。想到這兒,王均便馬上聯系湯恩伯,約定從兩個方向共同出兵解圍亞港,其中由他指揮的第7、12師的一路共八個團,由湯恩伯指揮的第2師的一路共九個團。

徐向前兵鋒所指,蔣軍潰逃像馬拉松,自相踐踏,師長湯恩伯失蹤

左:蔣軍第3軍軍長王均;右:第2師師長湯恩伯

湯恩伯以第4旅和補充旅打頭陣,第6旅居中後置,擺成一個“品”字形的陣型,慢慢向前推進。這時天上下起瞭毛毛細雪,第2師由於久未打大仗,動作未免有些生疏,在徒涉潢水時亂哄哄的,毫無秩序。到23日,第2師已經抵達亞港附近,第12師也差不多抵達瞭預定位置,兩支部隊都與紅軍的阻擊部隊交上瞭火。

眼看村外戰火正酣,亞港守敵認為這是個好機會,便馬上奪路而逃,跑回潢川。徐向前鑒於湯恩伯初來乍到,對紅軍的戰法戰術都不太瞭解,便決定先集中兵力攻擊第2師。下午1時,由王宏坤(55年上將)指揮的紅10師和由陳賡(55年大將)指揮的紅12師與蔣軍全線接觸,蔣軍仗著裝備精良的優勢火力,給紅軍造成瞭不小傷亡。

就在雙方戰局膠著不下之時,在皖西北蘇區活動的紅25軍73師,在師長劉英(原名張英,1932年犧牲)的指揮下也加入戰局,直撲蔣軍側翼。在左翼作戰的蔣軍第2師4旅見後路有被包抄的威脅,居然全線潰退下來,在右翼作戰的補充旅也跟著潰退下來。

徐向前兵鋒所指,蔣軍潰逃像馬拉松,自相踐踏,師長湯恩伯失蹤

左:紅10師師長王宏坤;右:紅12師師長陳賡

兩支潰軍退到離前線4公裡的師部駐地,擔任預備隊的第6旅正在集合,還不知道發生瞭什麼事。跑在潰軍前面的第4旅旅長王仲廉身邊隻帶著幾個衛士,見他們還傻站著不動,於是沖他們喊:“你們趕快跑!”第6旅旅長羅奇和幾個團長聽瞭,想也沒想,也帶著部隊跟著一起向後撤退。第12師見第2師突然潰退,也隻好收兵回府。

號稱蔣軍北伐老部隊的第2師,此時就像著瞭魔一樣,在沒有追兵的情況下,自行崩潰,全師這時已經完全沒有瞭部隊建制,大傢像跑馬拉松式的,一窩蜂向潢川狂奔,各種輜重、行李丟瞭一地。跑在前面的第6旅官兵跑到潢水邊,正發愁如何渡過這500米寬、1米深的寒冷河水,這時後面的潰兵即將趕到,在河邊的官兵以為是追兵來瞭,嚇得連忙強渡,前後潰兵在河中自相踐踏,不少人淹死在河裡。

第2師的官兵狂奔100裡,才跑回潢川城,失去建制的潰兵們有的跑進老百姓傢搶吃的,有的為尋找丟失的武器相互鬥毆,弄得地方上苦不堪言。王仲廉、羅奇等一碰面,發現師長湯恩伯不見瞭,這下可慌瞭神。因為蔣氏曾頒佈過“連坐法”,規定:師長不退,旅長退,師長若是陣亡,殺旅長!

徐向前兵鋒所指,蔣軍潰逃像馬拉松,自相踐踏,師長湯恩伯失蹤

左:蔣軍第4旅旅長王仲廉;右:第6旅旅長羅奇

第3軍軍長王均趁機把這些“黃埔驕子”叫到跟前,痛罵瞭一頓:“你們無恥,不配當革命軍人,更不配當蔣氏的學生……你們快去整理部隊,把師長接回來。湯師長要是出瞭半點差錯,那你們都要殺頭!”王仲廉、羅奇等平時都仗著自己是蔣氏嫡系,根本不把王均這個雜牌上將放在眼裡,這時隻能忍氣吞聲得挨罵。

這時,徐向前為瞭圍點打援,已經把紅4軍撤出亞港,回去圍困商城,王仲廉、羅奇等因而在第二天很順利得找到瞭湯恩伯。因為紅軍沒有追擊,所以湯恩伯及師部這一整天一直都呆在原地沒動,見旅長們終於來瞭,湯恩伯居然沒發脾氣,隻是說:“你們跑得真快,不錯呀!好好佈置警戒,不要疏忽。”可謂“大將風范”。

之後,為解圍在商城被圍困的第58師,蔣軍第2、12師聯合第20路軍張鈁部再次出擊,結果又被徐向前擊潰。盡管如此損兵折將,蔣氏倒也沒有為難湯恩伯,隻是把他平調到另一個新擴編的嫡系師第89師任師長。

【深耕戰爭史,弘揚正能量,兵說歡迎各方投稿,私信必復】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