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禪制毒龍 – 理性,21世紀的元能力

歲月漫漫,數年光景,匆匆流過。世事常變,選擇總會不期而遇。

求學,是去選擇更熱門的專業還是去選擇自己更喜歡的專業?

求職,是去看起來有潛力的創業公司折騰一番還是去大廠做一個螺絲釘?

婚姻,是先擇一城再擇一侶,還是因一人愛上一座城。

林林總總,選擇不變。年華漸長,學識日厚的你,無論是覺得世事操之在我,還是世事未得人願,總會有一種莫名的自信 —- 那些選擇都是理性的!

斯坦諾維奇在《超越智商》會告訴你,你想的可能是錯的。

1

在經濟學裡有個概念叫做“理性人假設”,也就是說:

人們對決策情境中的每一個選項都有穩定、潛在的偏好存在。也就是說,個體對所有選項的偏好被認為是完整、有序的,並且很好地符合瞭先前提到的各種選擇公理(如傳遞性)。這種完善的內部偏好意味著個體是追求效用最大化的,並且通過行動來獲得自身最想得到的東西。因此,傳統意義上,“理性的經濟人”因為擁有預先存在的、能夠準確預測自身行為的一種有序的偏好,能夠在選擇中實現對自身效用最大化。

簡單來說在經濟活動中的我們, 所追求的惟一目標是自身經濟利益的最大化。例如如消費者追求的滿足程度的最大化, 生產者追求的是利潤最大化。

由此我們的大多數的決策的中都是充滿理智的, 既不會感情用事, 也不會盲從, 而是精於判斷和計算, 其行為是理性的。

可是事實真的會是如此嗎?我們做一個小測驗

想象你所在的國傢正致力於控制一場重大疾病的爆發,這場疾病預計將奪去600人的生命。專傢提出瞭兩種對抗這種疾病的措施。假定對這兩種措施預計效果的科學精確估計如下:如果采取措施A,200人會得救;如果采取措施B,有1/3的可能性600人都能得救,2/3的可能性600人都不能得救。措施A和B,你更傾向於選哪個?

實驗表明,大多數人看到這個問題都會傾向於選 A ,也就是一定救活200人的選項。接下來,我們去看另一個測驗

想象你所在的國傢正致力於控制一場重大疾病的爆發,這場疾病預計將奪去600人的生命。專傢提出瞭兩種對抗這種疾病的措施。假定對這兩種措施預計效果的科學精確估計如下:如果采取措施C,400人會死去;如果采取措施D,有1/3的可能性600人都不會死,2/3的可能性600人都會死。措施 C 和 D ,你更傾向於選哪個?

這次,大多數人會更傾向於選擇措施 D 。綜合來看,兩個問題中選擇措施A和D的人最多。但問題是,上述兩個問題隻是對相同情況的兩種不同表述而已。措施A和C是一樣的,措施C中400人會死也就意味著200人能被救活,這與措施A完全一致;同樣,措施D中2/3的概率600人都會死,與措施B中600人都會死(無人得救)的概率2/3也完全相同。如果在第一個測驗中你更偏向於選擇措施A,在第二個測驗中你就也應當更傾向於選擇措施C。可是結果並非是如此。

我們再看一個案例,塞勒(1980)描述的一個研究中發現:

許多人願意多花20分鐘去另一傢商店,來節省5美元購買一個15美元的計算器,卻不願多花同樣的時間和精力去節省5美元購買一個125美元的計算器。

標準的經濟學分析會認為,這兩種情況是等同的,在每種情境中人們都面臨一個相同的選擇,即維持原狀或為節省5美元開車去另一個店。可是又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

雖然經濟學中給出各種解釋:人們在決策中,表現出的效用函數在正負方向上有不同的斜率,以及把選項看成與當前狀況這一水平零值進行比較(無論是財富、生命還是其他方面)的現象,似乎都是人們面對決策情境時的一種自動默認的信息處理方式。

安禪制毒龍 - 理性,21世紀的元能力

img

它也向我們預示,人們的偏好可能源於外界(來自有能力塑造環境並且決定問題表述方式的人),而不是來自他們自身的心理成分。既然大部分的情境都可以用不同的方式進行表述,這也就意味著,與認為人們有穩定的心理偏好、隻是通過不同方式被誘導出來的觀點不同,這個觀點誘導的過程本身就完全可以決定人們的偏好!

這也向我們預示,人們的所謂的理性選擇並非是完全理性,冥冥之中,似乎有什麼在左右著人類。

2

人類的心智到底是如何運行。我們為什麼會有這樣或者那樣的行為。這個答案已在斯坦諾維奇的理性三部曲中揭曉。

它就是斯坦諾維奇提出的人類心智的“三重心智模型”。

三重心智模型是由自主心智、算法心智和反省心智組成。接下來我們看一個思想實驗:

場景A:一位女士沿著海邊懸崖散步,忽然一股勁風吹過,將她吹落懸崖,女士重重地撞到海邊巨石上而死。

場景B:一位女士沿著海邊懸崖散步,她試圖爬上一塊巨石,然而她所爬的並不是石頭,而是一道深淵的邊緣,她不小心跌落,撞到巨石而死。

場景C:一位女士試圖自殺,飛身躍下海邊懸崖,撞到海邊巨石而死。

這三個場景中,場景A可以用物理法則(風力,重力)進行解釋這種現象;場景B可以用類型二加工進行解釋,這位女士錯誤的估算瞭場景的危險性,采取瞭錯誤的行為,導致瞭自身死亡。 但是場景C,我們明顯察覺到,這位女士正確計算出,跳崖就可以尋死。場景C中女士的死亡解釋,明顯還缺少瞭她對於選擇尋死行為的評估。

對於這個解釋,斯坦諾維奇借用瞭丹尼爾·丹尼特(Daniel Dennett)在《心靈種種》提出的多重心智,提出三重心智模型。

安禪制毒龍 - 理性,21世紀的元能力

三重心智

自主心智

自主心智是通過進化和內隱學習習得的。比如說人類對天然對高熱量的愛好,對情感化的反應。這些都是通過進化習得的。也包塊後天內隱學習到的技能,例如說學會騎自行車後,即便多年不騎,再騎時也能會騎。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自主心智不僅可以獲取經由進化過程編譯的封閉知識庫中的信息,還可以獲取經由過度學習或練習而進入到自主心智中的信息。

自主心智我們日常默認開啟運行的心智,最容易被大腦運用的心智程序。它的特點是處理信息速度快,基本上屬於自動執行。

我們打開電視或者手機,我們就能發現,很多營銷手段都是以自主心智入手。

比如,情緒部分就是自主心智的核心。營銷內容會調動你的情緒,讓覺得恐懼、彷徨、無奈、甚至欣喜,通過不斷的調動情緒來達到其運營的目的。

比如,本著大腦能不動就不動的原則,我們的大腦會更傾向於看那些故事類的文章,而不是數據、理論型的內容。

所以,有些自媒體的標題都會采用類似故事型的方式,「收到男朋友的禮物以後,我想報警瞭」。

算法心智

那麼什麼是算法心智呢?

簡單來講就是我們平時所說的智力。通常我們說一個人智力很高,大體可以說是這個人算法心智很好。在認知科學中,狹義上的智力被稱作一般智力(general intelligence,俗稱大G),將人的智力分為流體智力和晶體智力兩種。

1.流體智力(fluid intelligence) 流體智力(Gf)指在不同領域(尤其是新異領域)運用推理的能力。這種能力可以通過抽象推理任務來測量,比如圖像分類、瑞文測驗、數列推理(比如,數列1、 4、5、8、9、12、__下一個數字是什麼?)。

流體智力(Gf)反映瞭個體在多個領域中表現出的推理能力,特別是在新異情境中。

2.晶體智力(crystallized intelligence) 晶體智力(Gc)則指通過學習積累得 來的陳述性知識,可以通過詞匯任務、閱讀理解和一般知識測驗來測量。

從上面我們可以看出流體智力是指一般的學習和行為能力、信息加工和問題解決的能力。主要受遺傳因素影響。其作用在於學習新知識和解決新問題。流體智力的發展在20歲以後達到頂峰,30歲後歲年齡的增長而降低。流體智力很少受社會文化、專業、個人教育等限制。如記憶力,思維能力等。晶體智力是指已獲得的知識和技能。主要受後天教育、社會經驗的影響。作用在於處理熟悉的、已加工過的問題。晶體智力在人的一生中一直在發展。如詞匯、審美等能力。

提升智商,要怎麼做,那就不言而喻瞭吧。

反省心智

在上面例子中 C 女士並不是算法心智出現瞭問題。恰恰相反,正是其算法心智沒有出現問題才導致瞭她的死亡。那麼是哪裡出現瞭問題瞭呢?

斯坦諾維奇認為:除瞭那類偏計算的算法心智外,對人類心智過程進行監控、幫助執行決策與判斷的人類心智加工過程稱為反省心智(reflective mind)。這個才是高手和一般人的分界線。

比如,看手相和星座來判斷一個人的人生走勢。這種事情被無數證據已經證實是偽科學瞭。但是依然受眾廣泛,甚至成為一個龐大的產業。

因為很簡單,大部分人都是基於一些自我通俗心理學來判斷是否有效的。更重要的是,大部分根本意識不到自己是基於什麼來判斷這件事是否可信,隻是下意識的就相信瞭。

再比如,伯納德-麥道夫投資公司的騙局持續瞭幾十年,直到2008年才宣告破滅。政府公佈的一份投資者名單中的退休老人,也有名人、億萬富翁,還有非營利組織。

這些被騙的人不是因為傻,是因為反省心智匱乏。他無法覺察到自己的決策判斷過程,以及這些過程中可能存在的漏洞。

反省心智力度不夠,算法心智常年萎縮,自主心智過於強大。反省心智和自主心智終日相互搏鬥,在想解決但無較好方案策略的問題面前,很容易行為癱瘓。癱瘓就意味著自主心智占據主導,最後必然做出錯誤行為。行為本身不是決策,卻能體現一個人在某些事情上無法遮蔽的挫敗。

對於我們大多數人來說,更加需要做的是:控制自主心智,盡量避免自主心智帶來的幹擾,擴大算法心智,不斷加強反省心智的力度。

3

斯坦諾維奇在《機器人叛亂》一書中向我們揭示瞭:人類不過是個載體,是機器人,是不朽的基因和骯臟的模因復制自身的工具。

道金斯也在《自私的基因》也告訴我們:人類在自然界中的最終目標,是作為一種復雜的生存機器,為基因服務。

基因

在大眾的理解上,基因就是遺傳學上的講的DNA。在進化的過程,為瞭保證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在基因和載體人的利益發生沖突時,往往會選擇犧牲人的利益。而作為人本身,還會認為這是自己的選擇。我們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看一下:

第一:由於環境的劇烈變化,原本根植於大腦中的許多基因設定的預訂目標已無法達成。例如,千百年前,人類需要積累盡可能多的脂肪以獲取更多的生存機會。脂肪越多,意味著可以活得越久。在遠古時代,人類的平均壽命很短,隻有少數人類可以活到適於繁殖的年齡,更長的壽命意味著更多的基因傳遞機會。當儲存能量是一件對生存和繁衍有益的事情時,人類通過進化改進瞭儲藏和使用能量的生理機制。然而,在當今這個麥當勞隨處可見的現代科技社會,上述生理機制已經不能達到提高繁殖概率的既定目標。

第二:人類在進化過程中不斷地增加基因的繁殖適應性。信仰形成機制並非以最大化保存事實為原則的另一個原因是“相對比一個需要深思熟慮、證據確鑿才能做出的判斷來說,膽小甚微、風險厭惡的推論策略,即基於少許的證據快速得出即將身臨大敵的結論,通常會帶來較多的錯誤信念,較少的真實信念。然而,自然選擇卻鐘愛這種不可靠、易出錯、風險厭惡的策略。自然選擇毫不在乎事實與真相,它隻關心是否能夠繁殖成功。

人類在慢慢時間長河中不過是基因載體,或許有這樣那樣的束縛。可是我們依然可以說:我們有自我意識,發展出瞭人類社會,達到瞭前所未有的文明。事實真的如此麼?

模因

理查德·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中提出一個概念:模因(meme)。它是文化的基本單位,通過非遺傳的方式,特別是模仿而得到傳遞。

舉個例子,我們常見的宗教是一種模因,我們所接觸到的所謂互聯網+、區塊鏈、P2P等等都是模因。這些模因借助工具的傳播,引起人們一次又一次的關註。隻是喧囂過後,總會留下一地雞毛。

模因的涵義主要可以通過兩個方面來理解:模因是復制因子;模仿是模因的主要傳遞方式。熟悉計算機的人可能知道計算機病毒具備:傳染性、隱秘性、潛伏性、破壞性、針對性及寄生性等特征。相較而言模因與計算機病毒的特征很相似,道金斯認為:任何一個事物要構成一種復制因子必須具備遺傳、變異和選擇三個特征。如:

meme傳播的過程就是meme遺傳的過程。如某種宗教信仰傳播時,宗教信仰作為meme,不斷地在信仰者身上遺傳。

meme的傳遞過程並非都是完善的,如人們在轉述一個事件時,或許會添加一些細節,或許會刪減一些內容;

meme具有選擇性——meme的傳播能力是不同的,某些meme更易於被傳遞,另一些meme則從來得不到傳播。如我們學唱歌曲時經常會發現,有些歌曲比較容易記憶,並能很快傳播,有些歌曲則很少被傳唱。

模因告訴我們,我們認知所有中的概念、觀念、認識,都不過是對事實的無限接近的描述與概括,虛幻的 屬性如影隨形。而我們無時無刻受他們影響。

4

如果你能熟練使用電腦,就會知道:當你要在電腦上使用不瞭某個功能的時候,下載一個對應的應用程序就好瞭。例如說想要和朋友聊天,那就去下載一個微信,想要閱讀可以下載微信讀書或者kindle。

大多時候,人腦就像一臺心智的計算機。它有多少功能,取決於你安裝量多少種心智程序。如果你缺乏某種功能,隻需要安裝就好瞭。

“心智程序”這個概念是由哈佛大學認知科學傢大衛·帕金斯(David Perkins)提出,指個體可以從記憶中提取出的規則、知識、程序和策略,以輔助決策判斷和問題解決過程。

如果把基因必做程序的代碼語言,模因必做程序代碼的運行邏輯,我們也就更加清楚其中的邏輯瞭。

好的心智程序

《黑客帝國》中有這麼一個情節,尼爾脫離母體後,就開始植入’大腦記憶程序’, 從武術,搏擊,各種的學習程序隻不過是輸入一道程序而已,根本不需要幾十年的苦練就可以隨隨便便達到大師水平。 從這裡看,人腦真的可以類比成計算機,不同的技能也就是對應的心智程序瞭。

那麼什麼是好的心智程序?斯坦諾維奇將能夠促進人類理性的稱為晶體理性促進劑(crystallized facilitators),主要包括5大類知識:

  1. 概率推理,如明白基線概率;
  2. 決策科學知識,如明白決策偏好;
  3. 科學推理知識,如明白自變量、因變量與控制變量,會區分相關與因果的不同等;
  4. 邏輯的一致性與有效性的規則,如明白證偽、證據的不同層級、個人經驗作為證據的不足等;
  5. 經濟思維,如明白什麼是機會成本、沉沒成本,什麼是指數增長。

在這裡非常值得一提的就是貝葉斯原則。貝葉斯原則說的是對於一件事,首先做出原始判斷。在積累證據之後,得到修正之後的判斷。在這裡有兩個非常關鍵的要素,一是原始判斷的基礎概率是多少?二是積累證據時要考慮備擇假設。

例如說淘寶店的衣服有 97% 的好評率,這代表是的衣服質量好,好評率高。但是這裡忽略瞭衣服質量不好,好評率又會是多少?畢竟好評率的影響因素有很多:習慣好評、刷單等等都會影響到好評率。

而這個方式也被叫做:忽略備擇假設。它是指當需要預估某一條件下某事件發生的概率時,隻檢測該條件下事件發生的概率,忽略瞭同一條件下該事件不發生的概率和條件不滿足時該事件發生的概率。

同樣我們對比淘寶兩傢店的的好壞都可以設置一個初始概率: 0.5 ,這個時候我們看到兩傢都是97%好評率的店鋪,卻發現店鋪 A 的 97% 好評率,卻隻有 100 個訂單;而店鋪 B 的 97% 的好評率有 10000 個訂單。這個時候如果是你,你會怎麼選擇兩傢店鋪?

這種方式也叫做:忽略基礎概率。它是指當需要預估某一條件下某事件發生的概率時,隻看到在這個條件發生下的事情,而忽略瞭在考慮條件之前該事件發生的基礎概率。

壞的心智程序

既然是心智程序,他們同樣也會有電腦程序所應有的特點:程序缺陷甚至是被病毒污染。比如說你想要去學習快速閱讀,這是有人給你推薦瞭量子閱讀法,就等同於你給自己安裝瞭一個有缺陷的心智程序。再比如你想去找份工作,實現自己的理想,不幸的你卻誤入傳銷。經過傳銷洗腦,曾經的那些好的心智程序也被污化。再回首,已物是人非。

斯坦諾維奇把壞的心智程序(那些阻礙人類理性的心智程序)稱為晶體理性抑制劑(crystallized inhibitors),主要包括8大類知識:

  1. 信仰超自然與迷信;
  2. 信仰直覺;
  3. 過度依賴民間智慧與民間心理學;
  4. 信仰“特殊”的專業知識;
  5. 金融誤解;
  6. 屢教不改的反思(過度自信自己的反思能力);
  7. 個人信念功能失調;
  8. 自我鼓勵自我中心。

比如在金融領域,存在著各種欺詐、騙局。其中最為著名的是伯納德-麥道夫投資公司的旁氏騙局。該公司聲稱采用瞭價差套利策略,可以獲得穩定且高收益。實際上隻是拿新加入投資者的錢,支付給前期投資者。

伯納德-麥道夫投資公司的騙局持續瞭幾十年,直到2008年才宣告破滅。政府公佈的一份投資者名單,超過瞭3000頁,其中既有佛羅裡達州普通的退休老人,也有名人、億萬富翁,還有非營利組織。

我們在生活中也能找到很多例子。比如說基於人類各類需求而產生的‘宗教’,基於對未知的恐懼而產生的占星術、算命等等。更為常見的就是廣告商、遊戲開發者等利用人們的各種心智程序,來謀取更大的利益。

避免壞的心智程序

那麼我們應該如何避免壞的心智程序呢?斯坦諾維奇提到瞭以下四個規則:

  • 避免安裝可能對你(宿主)產生生理傷害的心智程序。
  • 關註影響你目標的心智程序,確保它不妨礙目標選擇的多樣性。
  • 關註同認識世界相關的信念和模型,尋找並安裝正確的心智程序,也就是真實反映世界的心智程序。
  • 避免拒絕對自身進行評估的心智程序。

5

薄暮空潭曲,安禪制毒龍。

詩佛王維的詩那麼幽靜,毒龍和潭曲實際上都是出於自心之中,自心所感。薄暮空潭曲,太陽快落山的時候才會知道一天的全貌,人之將老才能讀懂人生,知識制服不瞭貪、嗔、癡、慢、疑五條“毒龍,禪心才是無上甚深微妙法。而至今日人類也總總受制於理性障礙、認知吝嗇鬼及心智程序等影響,也唯有理性才能破除霧瘴。

不知香積寺,數裡入雲峰。香積寺隱藏在深處,我們的理性也隱藏在深處。

白雲悠悠,溪水潺潺;人生舞臺,理性常伴。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