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經輾轉反側的夜,怎能尋得夜半鼾聲入眠

很長時間,我的睡眠質量一直不好,不是看手機,就是胡思亂想。至於想什麼,看什麼記不住,偶爾還需要聽著音樂才能入睡。慢慢在想自己為什麼睡不著,有時覺得是因為生活,有時覺得因為工作,細想來其實是兩者都沒處理好,又不思進取,隻想茍且的活著。

徹底改變我的是這次疫情,疫情期間,在老傢呆瞭二十天左右,我卻發現這些天我睡眠很好,每天不是母親叫我,我根本睡不醒。我忽然發現原來生活跟工作基本跟睡眠無關,確切的說關系很小。我慢慢體會到在傢睡覺能給予我的是一份安全感。我不必在意生活裡需要去觀察誰的表情,在意誰的喜悲,更不必關心工作裡討好哪位領導,顧及誰的情緒。因為在傢我知道無論我做什麼,說什麼,這些人都不會傷害我。在這裡我是一個孩子。

不經輾轉反側的夜,怎能尋得夜半鼾聲入眠

這段時間我也在思考自己的工作與生活,我發現自己過的太無趣,工作中得過且過,生活裡附和將就。沒有一個近期跟未來的目標,總是滿足於現在的吃喝。可是生活不應該是這樣啊。我很久沒有問過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忽然覺得自己一無所有。趁著這段時間,我反思自己,骨子裡的懶惰,感情裡的脆弱,導致現在一個我,我在想我的將來,就這樣寥寥此生瞭?不,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你也跟我一樣,在深夜輾轉反側,不知為什麼失眠,也不知睡醒瞭要做些什麼。時間滴滴答答的過去,流向未知,我們不能停留,時間這個東西總是不會欺騙你,你拿什麼給他,他就回報你什麼。

清風明月,疏影清淺,在寂寥的夜,在不眠的晚,時間不會等你,總是一視同仁,發現自己的寂寥與不眠,也許下個晚上你可以鼾聲入眠。


我是阿耿,關註我,陪你度過不眠的夜。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