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的主戰場,可不僅僅在過年期間的餃子皮裡

韭菜的主戰場,可不僅僅在過年期間的餃子皮裡

春天來瞭,天氣漸暖,人們的食欲也隨著萬物一起復蘇瞭,總想吃點有味道的東西,那要不要考慮下韭菜呢?看看那細嫩多汁,味道獨特的春韭,不正好契合瞭春天蠢蠢欲動的蓬勃感嗎?

有趣的是,雖然吃過韭菜後,打個嗝都是濃濃的味道,不過還是擋不住全國各地的“韭菜愛好者”對韭菜的執著,想出各種吃法,讓韭菜發揮出其存在價值。

韭菜的主戰場,可不僅僅在過年期間的餃子皮裡

新鮮春韭。圖/圖蟲·創意

01 包餡|餃子、盒子、韭菜粿

對於北方人來說,韭菜經常是作為餡料出現的。韭菜豬肉的餃子,外面焦脆,內裡多汁的韭菜盒子,都是在童年回憶裡,能“怒刷”存在感的傢常美味。

韭菜的主戰場,可不僅僅在過年期間的餃子皮裡

韭菜盒子可以是一種熏退敵人的“武器”。圖/網絡

不過,韭菜做餡不是北方面食黨的專利,南方人做粿也會用韭菜入餡。

很早以前,韭菜就被用於祭祀儀式,《詩經·豳風》裡就有“獻羔祭韭”的詞句;如今在潮汕,韭菜粿依然是重大節令祭祖的必備品之一。細細切碎的韭菜被包入剔透的粿皮內,蒸熟後潤滑香甜;油煎後品嘗,則更是會香到骨子裡。

韭菜的主戰場,可不僅僅在過年期間的餃子皮裡

韭菜粿。圖/圖蟲·創意

02 配菜|煎炒烹炸,百搭選手

韭菜是百搭型的食材,廣受各種食材的“喜愛”;況且它煎炒烹炸無所不能,隻用來包餡肯定是被埋沒瞭才華。

韭菜適合與蛋白質來搭配,最經典的“代表作”就是韭菜炒雞蛋。烹飪中慢慢凝固的蛋液既能包裹住韭菜,鎖住汁液,也能留住香氣。若是春天鮮嫩的新韭菜,與滑嫩的炒蛋結合更是相得益彰。

韭菜的主戰場,可不僅僅在過年期間的餃子皮裡

韭菜炒海腸。圖/圖蟲·創意

此外,韭菜若是與各種小海鮮聯手,那也是鮮甜無比。廣西北海人用韭菜炒沙蟲,而在北方渤海、黃海沿岸,韭菜炒海腸是與之勢均力敵的美味。

內臟類食材與韭菜也是絕配,韭菜中大蒜素的特殊氣味,有去腥提鮮的作用,和略腥膩的動物內臟搭配,就更加惹人喜愛。廣東人就偏愛韭菜鵝紅,鵝血滑溜溜的口感,若少瞭韭菜的點綴,便會黯然失色。

韭菜的主戰場,可不僅僅在過年期間的餃子皮裡

韭菜鵝紅。圖/視覺中國

在黑暗環境下成長的韭黃也是“不甘遜色”的。到瞭廣東,若想吃一份地道的幹炒牛河,那麼一定不能沒有韭黃。雖說河粉滑潤彈牙,牛肉緊實鮮嫩,但也要有瞭脆嫩的韭黃,來釋放出屬於自己的獨特香味,這道菜才算圓滿。

韭菜的主戰場,可不僅僅在過年期間的餃子皮裡

幹炒牛河,韭黃是重要配料之一。圖/圖蟲·創意

03 做醬|火鍋的經典搭配

作為“韭菜傢族”的一員,韭菜花在其綻放的那一剎那,就註定瞭它即將成為食物的命運。韭菜花搗碎後加鹽醃制,韭花醬就做好瞭。這可是草原上是不可多得的味覺調劑,韭花醬醃成之時,正好又到瞭羊膏肥體壯、肉質最鮮美的季節——火鍋要安排上瞭。

韭菜的主戰場,可不僅僅在過年期間的餃子皮裡

手把羊肉蘸韭花醬。圖/《舌尖上的中國Ⅱ》

羊肉簡單白水煮後,蘸韭花醬可以去膻提鮮;鹽分充分釋放羊肉滋味的同時,消解掉動物脂肪多餘的肥膩感,讓人忍不住想多吃兩口。這種搭配從草原傳入京城後,韭菜花就和芝麻醬、豆腐乳並駕齊驅,成為瞭涮羊肉必備的調料。

韭菜的主戰場,可不僅僅在過年期間的餃子皮裡

在潮州人的餐桌上,油炸的普寧豆腐,就可以蘸韭菜鹽水來吃。圖/視覺中國 說到最後,那為什麼中國人這麼愛

說到最後,那為什麼中國人這麼愛吃韭菜呢?因為畢竟是中國的“本土菜”啊!要知道曾與它資歷相當的葵、藿等蔬菜日漸沒落,隻有韭菜的風采不減當年。

如今,中國人已經“寵幸”瞭韭菜幾千年,它卻一直是這個味,有一股“你愛吃不吃”的倔強。可這倔脾氣絲毫沒有影響韭菜的“交際”,用各種做法、搭配不同食材都十分和諧,把我國人民的胃抓得牢牢的。

韭菜的主戰場,可不僅僅在過年期間的餃子皮裡

烤韭菜。圖/網絡

那這麼多吃法,你平時最喜歡怎麼吃韭菜呢?

文丨伊森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