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三百年王朝國祚

中國古代王朝國祚為什麼都越不過三百年大關?是不是國傢這個機器也和人一樣,有壽命限制的?

  從結果論上看來,是的。有人會說漢朝不是有四百年嗎?可東漢說實在話,不是因為借著西漢正統性的由頭,大魔導師位面之子劉秀還真不想用,也就名字上有個“劉”字,一代親,二代表,三代就散瞭,親兄弟的孫子都隔著呢。

  一個王朝,從興起到衰亡,不是沒有規律。賈誼說秦朝是因為“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也”而亡,杜牧說出瞭王朝滅亡的主要原因“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後世君王固步自封,不吸取不總結亡國經驗。

  要我說,秦朝滅亡有很多原因,其一,反叛的都是六國貴族,沒有清理幹凈,你看嬴稷和白起處理的多好,以絕後患;其二,商鞅時期的法律,沒有與時俱進,商鞅的法,適合戰爭機器,不適合太平年間,秦始皇沒有改,是因為靠著這個取得天下,而胡亥完全就是一個被趙高玩弄在鼓掌間的小屁孩,秦始皇在,還能壓著舊貴族,秦始皇沒瞭,就鎮不住瞭。

  同樣看西漢,劉邦當皇帝,整個中國都打爛瞭,白登之圍讓他意識到,他雖坐擁天下,但是不安穩,需要時間恢復國力。借著秦朝的本,推行黃老,到文帝景帝國力才恢復過來,才有瞭漢武帝,才有瞭大漢雙壁!西漢和東漢,都被外戚幹預,董卓點瞭一把火,曹丕享瞭一回福,漢朝沒瞭。

  至於西晉和東晉,也是夠丟人的,春秋戰國、三足鼎力,哪怕是漢高祖劉邦被圍,北方的遊牧民族都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在國土上肆意撒野。結果八王之亂後的五胡亂華,是真正意義上的漢族滅族危機。魏晉南北朝三百六十餘年的混亂和戰爭,多少傢破人亡。晉,亡於蕭墻。

  隋唐本就是一傢,隋煬帝楊廣就是步子太大,扯著蛋瞭。魏晉時期都是九品中正制,到你這開科舉,長此以往斷瞭世傢大族的根,能不和你拼命;還三征高句麗,修運河,勞民傷財,剛愎自用,起義軍蜂擁而起,世傢大族也心懷鬼胎,身死國亡。唐朝的節度使和藩鎮,明君還能穩住朝局,遇到安史之亂,再來黃巢起義,節度使和藩鎮就是春秋的諸侯!

  宋太祖趙匡胤陳橋兵變,黃袍加身,杯酒釋兵權,再到後來,冗官冗兵冗費,北宋到南宋,國祚三百一十九年,也是壽終正寢。北宋王安石改革是想救一救,可惜用人不當,下面幹活的陽奉陰違,給農民沒有帶好實際的好處,反而加重瞭負擔,又動瞭大地主階級士族的蛋糕,一片反對之聲!最終也就不瞭瞭之。

  有人多把元朝的疆域都劃到快整個亞洲瞭,可自欺欺人有意思嗎?從忽必烈建國到被大明滅國,也不過短短百年,明太祖朱元璋說“元,亡於寬仁”。確實,當時的漢人沒有社會地位,屬於第三等人,排在蒙古人、色目人之後。殺一個漢人,罰款就可以瞭,幾戶共用一把菜刀,沒有從心裡接受漢族文化,怎麼能輕松統治。

  大明國祚二百七十六年,不短瞭。朱元璋是個勤勉的皇帝,廢掉一千五百年的宰相制度,可到瞭萬歷皇帝,二十八年不上朝,也是有本事能控制住朝局,東廠和東林黨相互制衡,萬歷才坐的安穩,再看看崇禎,沒有接受系統的帝王權術培訓,拉下瞭魏忠賢,卻管不瞭東林黨。拋開歷史評價,客觀的看,至少魏忠賢在的時候,壓著清軍打,國內剿滅起義,也調度有序。明朝的皇帝都是屬於歷史上的奇葩存在,也可能是會帝王權衡之術,所以陶冶一些情操。

  清朝是大傢最熟知的一個朝代,康熙雍正乾隆是最輝煌的時候,康熙除鰲拜、平三番,收臺灣、滅葛爾丹,打下大清朝最大的領土,不得不承認,在用人和馭人方面,雍正做的遠不及他的父親,陳道明老師演《康熙王朝》的時候,在金鑾殿上那番慷慨激昂的演說,可以當做歷朝歷代的反省教科書。“你們站在岸上,就真的那麼幹凈嗎?”“你們這爛一點,大清國就爛一片,你們要是全爛瞭,大清國就會揭竿而起,讓咱們死無葬身之地,想想吧,崇禎皇帝朱由檢吊死在煤山上才幾年吶,忘瞭!”

  當一個國傢,一個朝代,所有的社會財富和資源都集中到金字塔頂端,下層人再努力也爬不上去,再努力也隻能接受階級固化的事實;當你一輩子努力,都買不起別人隨手可丟的玩具,這個王朝就如一灘無法流動的死水,離滅亡就不遠瞭。“寡人之於國也”說的真好,可歷朝歷代那個統治者不是被大地主階級束縛瞭手腳,你想改革,實行的人是他們,損害的是他們的利益,到頭來就隻會推到重來。

  在城市的某個犄角旮旯,自然有人會望而吼之,“吾必取而代之!”

淺談三百年王朝國祚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