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跨越半個世紀的年味之00年代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劉瑞琪,92年生人,現28歲,鄭漂社畜一枚。

劉子睿,02年生人,現18歲,即將面臨高考的學生。

今年,你們的五福集齊瞭嗎?

不知為何,我今年對這件事情完全沒有瞭興趣。不僅是對集五福沒有興趣,連過年放假回傢,我也沒有瞭以往的激動。你們能想到,距離2020年春節,隻剩下三天瞭嗎?!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真的是一點年味也沒有感受到。

現在的我,感覺過年不過是放瞭個小長假而已。不過,我弟對過年倒是激動的不得瞭,每天數著指頭盼過年。

這不應該啊?網上不是說,00後的小孩不是不喜歡過年嗎?我弟咋這麼奇怪?!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00後過年=遊戲新皮膚

一代有一代的鄙視鏈。

曾經的80後說90後是垮掉的一代,90後說00後是新新人類。

沒想到現如今,00後竟然開始嘲笑90後沒有網感。當然,我沒有針對00後的意思,我針對的是我弟,因為他前天這麼說我瞭。

“姐,你咋連吃雞都不知道是啥意思啊?”,“你可真周震南”,“我ZQSG的嫌棄你瞭”……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啥啥啥?我弟說的都是啥?不知為何,我腦袋裡突然出現瞭王寶強的畫面。

作為一個求知欲很強的90後,我堅決不能被00後拍在沙灘上,然後開始上網搜索,原來,我弟說的吃雞是一款遊戲,那些聽不懂的字母不是英文,而是縮寫。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上網多瞭不起嗎?不就隻會打遊戲,學一些亂七八糟的縮寫。連PPT都不會做,也不知道Word為何物的小孩,竟然還說我沒有網感。切!!!”

當然,上面的回懟都是我想象的,畢竟作為一個成年人,不能和未成年的小孩一般計較。可沒想到,我弟竟然還得寸進尺瞭。

“姐,你能下個遊戲軟件嗎?現在有個英雄的新年限定皮膚,我超級想要,我就等著過年更新呢!但是但是隻能新用戶領,你領一下,然後送給我唄!”原來,這小孩期待過年,是期待新的遊戲皮膚啊!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唉,我偏不。”90後的我,成功扳回一城。

不過我弟並沒有就此放棄,又是給我捶腿又是給我剝桔子的,我沒能抗住他的軟磨硬泡,妥協瞭。拿到新皮膚的他,開心的都要蹦出來瞭,還說過年給我發個大紅包。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我真以為他要給我發紅包,誰知道,他說的大紅包指的是QQ遊戲幣……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00後過年=接觸“新”事物

00後作為接觸互聯網最多的一代,生活中處處是科技,接觸的東西也越來越多元化。

我弟就是非常典型的00後。他和同學都是在小學的時候就開始上網,有瞭QQ號,開始玩遊戲,課堂也變成互聯網教學,老師也會在QQ群裡面發作業……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對於他們而言,平時接觸的東西很多,想要的東西也很容易得到,動動小手就能送到傢門口。所以,在我眼裡,一直覺得我弟他們這一代,對於過年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沒想到他們過年比我還激動。

早在臘月26的時候,我弟就給我打電話,說:姐,你想借我兩百塊錢,等我發瞭壓歲錢就還你。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廟會吹糖人

我以為他想要錢去買遊戲皮膚,便多問瞭幾句,沒想到他竟然要和同學去逛廟會。真的是讓人震驚,他一個五谷不分的小孩,是咋想起來逛廟會瞭?

“我聽說廟會上什麼都有賣的,有賣小金魚的,有吹糖人的,我沒有逛過,我想跟同學去長長見識。”我弟給我發的語音消息帶著一絲哀求。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我突然意識到一個事情,我小時候接觸過得東西,他可能從來沒有見過。互聯網實在是太方便瞭,我們總會想當然的認為,他們在網上什麼都見過,卻偏偏忽略瞭親眼所見的重要性。

我們羨慕他們接觸的先進的教育,他們也在羨慕我們簡單的快樂。

逛完廟會的那天晚上,我弟給我發瞭一堆照片和視頻,有捏糖人,舞獅子、剪窗花。他還說廟會上的東西好便宜,錢沒花玩,明天還要再去……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00後年味=車厘子?

年初的時候,我弟一直跟我說他想吃車厘子,年尾的時候,他又一直纏著我要吃豬蹄兒。還美名其曰,希望能早日奔小康,實現美食自由。

沒想到一個十幾歲的小號,忽悠起來我,小詞兒真是一套又一套的。但不知道為何,我還真的給他買瞭。不知道你們是否和我一樣,過年總是比平時要大方一些。我平時不舍得買的一些東西,總是會在心裡說等過年再買吧!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真到瞭過年的時候,或許還會心疼錢,但卻會一咬牙一狠心,真的買上一些。就像我一直舍不得買的車厘子,我竟然在網上給我弟買瞭五斤!!!我弟是實現車厘子自由瞭,可我的微信錢包卻見底瞭。

不過,實現車厘子自由的他,並沒有想象中快樂。因為,一切都得來的太容易瞭。猶記得我小的時候,別說車厘子瞭,過年吃櫻桃都是奢望,因為是過季水果,過年買的價格比肉還要貴。我媽常說,有那錢買水果,還不如買上幾斤大蝦,過年還能吃個稀罕。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在我小時候,豬肉並不是奢侈品,但海鮮不一樣。大蝦、螃蟹平日裡是吃不到的,隻有傢裡面有喜事兒,或者逢年過節時才能一飽口福。因此,我小時候格外的期盼過年。

大蝦好吃,做起來也麻煩,又是要去蝦線、又是要處理蝦頭,而且對火候的要求也格外的高,多一分蝦肉會便老,少一分蝦肉不熟又會腥。但即使是這樣,我媽依舊會在過年的時候坐上一道油燜大蝦,已解我這一年的饞蟲。

得來不易,所以才格外珍惜,哪怕那時候我吃蝦連皮都不吐,但吃起來仍舊特別的香。時至今日,我過年最期待的食物仍是大蝦。但,這種感情我弟並不能明白。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對他而言,過年能吃到的食物,平時也能吃到。就連昂貴的車厘子,我媽偶爾也會給他買點嘗個鮮。不是他們奢侈,而是時代和觀念不同瞭。00後生在一個好的時代,物資豐富,可選擇性多。

他們的自我意識很強,個人口腹之欲,能滿足的盡量滿足。沒有經歷過物資匱乏的時代,因此也沒有獨特的時代記憶。我們羨慕他們小小年紀就能精通網絡,殊不知,他們也在羨慕著我們,羨慕我們有所期待,羨慕我們有所回味。

網絡飛速發展的千禧年代,過年有錢沒錢都想吃海鮮

互聯網有記憶,沒溫度;但人有記憶,也有溫度。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