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貧富夾層中生長的80年代,過年最貪戀的就是傢中的臘肉…..

在貧富夾層中生長的80年代,過年最貪戀的就是傢中的臘肉.....

​跨越半個世紀的年味之80年代

在貧富夾層中生長的80年代,過年最貪戀的就是傢中的臘肉.....

劉浩洋,82年生人,在外打拼,已經兩年沒回傢瞭。

劉浩洋,82年生人,在外打拼,已經兩年沒回傢瞭。

“拿籠包子,帶點辣椒”,他說完話之後,頭也不抬的就開始掃碼付款。老板似乎清楚他喜歡吃什麼口味,直接給裝瞭一籠。

公司樓下的包子鋪,蒸籠裡的熱氣帶著香味,彌漫在忙碌的早高峰裡。有很多像他這樣的人,匆匆忙忙,來來往往。

在貧富夾層中生長的80年代,過年最貪戀的就是傢中的臘肉.....

“下周一就別來啦”,“今年早點關門,回傢過年,哈哈哈哈”……包子鋪老板邊給他包子邊說到。

他接過包子,順口問瞭一句,“是挺早的,不是還有一段才過年嗎?”

“不早啦,下周五就大年三十瞭。”老板說完,便望向瞭遠方。

下周五就大年三十瞭?是啊,下周五就過年瞭。他打瞭個招呼,提著包子若有所思的往公司方向走去。

時間過的真快,辦公室忙碌的氛圍,一點都感覺不到過年。他回到座位上,隔壁的同事正拆著快遞。

在貧富夾層中生長的80年代,過年最貪戀的就是傢中的臘肉.....

“哇,看看我在淘寶買的故宮紅包,太好看瞭,今年給傢裡人包紅包就用這個啦”同事拆快遞,拿著一沓精美好看的紅包開心的沖著他說。

“是挺好看的,這送給孩子,孩子肯定特別喜歡,想想咱們小時候……”

在貧富夾層中生長的80年代,過年最貪戀的就是傢中的臘肉.....

80年代,他的小時候,紅包可沒那麼講究和精致。

一塊紅紙,兩張毛票,疊幾下,就是老張小時候過年最開心的時候瞭。尤其是那個物資匱乏的時代,有兩張毛票已經是肥年瞭,哪像現在,都是紅票子大把大把的。

從收紅包的孩子變成發紅包的大人,從收獲快樂到制造快樂,時間的流逝帶來的不隻是年齡的增長。

周圍的同齡人都說這年味越過越淡,其實不是過年少瞭年味,隻是你的年齡不再是過年最開心的人。

在貧富夾層中生長的80年代,過年最貪戀的就是傢中的臘肉.....

人生處處是選擇

隻是下決定前忽然很想念媽媽醃的臘肉……

“24號有個客戶要來公司,可能要簽合同,你看……”老板拿著一份合同,面帶難色的走過來。

“24號?大年三十?”他看瞭看手機萬年歷。

“對,我知道是大年三十,但是……這個客戶比較重要,而且這個合同的金額上百萬,其他人我不放心,也就你……,我知道馬上就過年瞭,但是這一單簽瞭,獎金可是會不少”老板拍瞭拍他的肩膀,把合同放在桌子上。“你就辛苦一下,這單簽瞭,我給你發大紅包!”

在貧富夾層中生長的80年代,過年最貪戀的就是傢中的臘肉.....

他看著桌子上的合同有些呆,這份合同的提成確實非常可觀,但是今年又答應瞭媽媽要帶著媳婦和女兒回去過年。

桌上的電話開始震動,他拿起手機,是媽媽發來的微信。自從去年過年,他給媽媽換瞭個智能手機,並教會她用微信,媽媽就經常跟他發微信視頻或者聊天。

“今年什麼時候放假?什麼時候回傢?”媽媽發來微信。順帶著的,還有一張圖片。

在貧富夾層中生長的80年代,過年最貪戀的就是傢中的臘肉.....

那是他最喜歡吃的臘肉,金黃色的色澤,風幹黢黑的瘦肉,看一眼似乎就有過年的感覺。

在貧富夾層中生長的80年代,過年最貪戀的就是傢中的臘肉.....

回傢吧

回到最初的美好

那是屬於他小時候過年記憶最深的味道。

每到快過年的時候,物資匱乏,傢裡也窮,但媽媽總是會買上幾斤五花肉,放在一個大盆裡,抹上鹽,用鐵絲勾住,掛在屋簷下自然風幹。陽光和風包裹著臘肉,臘肉開始向下滴油,一股咸肉香彌漫在冬天的寒風裡。

到這個時候,媽媽會取下臘肉,洗一洗,再用水泡一泡,洗上一把蒜苗,臘肉切成薄片,大火爆炒,煙火氣中,臘肉的油脂煎香蒜苗葉,晶瑩剔透的臘肉薄片的每一口,都帶著臘月的時間和年的味道。

在貧富夾層中生長的80年代,過年最貪戀的就是傢中的臘肉.....

想到這,他似乎聞到瞭空氣中彌漫的臘肉香味。

“今年怎麼做瞭那麼多臘肉?”他發著微信,但是口水似乎已經抑制不住。

“媽想著你愛吃臘肉,就多買瞭點,你啊,從小就愛吃臘肉,那個時候傢裡窮,買不起肉,你總是吃不夠,咱傢的吃完瞭,你還惦記著你舅舅傢的。”媽媽的語氣似乎有些嗔怪,但是卻滿滿的都是溫柔。

“而且往年你忙,也沒回傢,今年你說要帶著我兒媳婦和我寶貝孫女回來,媽就多弄點,讓你一次吃個夠,過完年回去瞭,再帶一些過去。”

在貧富夾層中生長的80年代,過年最貪戀的就是傢中的臘肉.....

“好……,傢裡還缺什麼,我帶回去”他聽著媽媽的語音,有些觸動,兩年沒回傢,兩年沒有嘗到媽媽親手炒的臘肉,而今年,媽媽知道他要回去,看那樣子買瞭特別多的臘肉,是想把前兩年沒吃到的遺憾補回來。

“傢裡什麼都不缺,就是缺你們一傢,你們回來瞭,這個年就圓滿啦!”

“好……公司放假瞭我提前跟你說,我先忙瞭,媽,天冷,你註意身體”

“好好好,你先忙吧,媽再去買點薯條雞翅啥的,我的寶貝孫女肯定愛吃。“

聽完媽媽發過來的最後一條語音,他一時間有點不知所措,本來答應回傢的他,似乎今年又辜負媽媽的期待瞭。

在貧富夾層中生長的80年代,過年最貪戀的就是傢中的臘肉.....

傢是煙火氣

愛是千萬傢

“嗡…嗡……”手機來瞭條短信,他隨手點開,“又是垃圾廣告短信”,手一滑,準備刪掉,卻又停住瞭。

“方太廚電,祝您2020新春愉快,傢是煙火氣,愛是千萬傢,方太年貨節,年味早到傢……”

在貧富夾層中生長的80年代,過年最貪戀的就是傢中的臘肉.....

在貧富夾層中生長的80年代,過年最貪戀的就是傢中的臘肉.....

傢是煙火氣,愛是千萬傢。

他突然想到瞭小時候媽媽炒臘肉時候的煙熏火燎,油煙四起。

他突然想到瞭每年過年媽媽都會準備臘肉,因為那是他最愛吃的那一口。他突然想到瞭,個子低的媽媽很艱難的掛著臘肉,隻為瞭高處的風能夠鉆進臘肉,風幹出最好的味道。

在貧富夾層中生長的80年代,過年最貪戀的就是傢中的臘肉.....

他突然明白瞭,媽媽的殷切盼望,隻是因為在遠方的孩子,想要有傢的溫暖。

他打開手機,給媽媽發瞭個微信,“媽,我今年年三十有工作……但是……我一定會回傢。”

然後打開短信鏈接,下單瞭一款燃氣灶和抽油煙機,而地址,填的是媽媽傢。

我們追求遠方,父母也不會阻攔,他們隻會是會擔心,擔心在遠方的你吃不好,穿不好。

對於他來說,最大的年味不是蒜苗炒臘肉。

在貧富夾層中生長的80年代,過年最貪戀的就是傢中的臘肉.....

而是過年團園時刻,媽媽的拿手菜,媽媽廚房裡的煙火氣,媽媽的叮囑。

“今年過年,我給媽媽炒臘肉吃!”

年代久遠,但,愛不變。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