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歲小姑娘進瞭趟宮,順風順水當太後,隱忍7年發動政變奪帝位

永樂年間的一天,太陽高照,高大厚重的宮門在陽光的照射下緩緩打開,一股高貴盛大的氣息撲面而來,讓後來成為明宣宗朱瞻基皇後、此時還是一介民女的孫氏頓時緊張起來。此時的十餘歲的她正奉命去拜見太子妃,即皇長孫朱瞻基的母親。這也是孫氏第一次踏進皇宮。

十歲小姑娘進瞭趟宮,順風順水當太後,隱忍7年發動政變奪帝位

這個來自山東鄒平(今屬山東濱州)的女孩從小就生得貌美如花,遠近聞名,後來又隨做官的父親去永城(今屬河南商丘)生活,和太子妃成瞭同鄉。她的美名傳開後,太子妃好奇不已,這才召孫氏來相見。

孫氏來時雖然有很多不舍和擔憂,但隨著宮中景色在她面前一點點展開,原本忐忑的她竟有瞭越來越多的驚喜:宮中悠長而曲折的小路、色彩絢爛的樓閣亭臺,以及有序行走的內臣宮女……她覺得自己仿佛已經成瞭皇宮中的一員,忍不住浮想聯翩。

想著想著,她已經被帶到瞭太子妃面前。她趕緊收起自己飄飄忽忽的心情,嚴格按照練習好的禮儀拜倒在太子妃面前,用清脆悅耳的聲音請安問候。太子妃看到孫氏的第一眼就滿意不已,覺得她和兒子朱瞻基很般配。

正在這時,一個十四五歲的英俊少年風風火火地從殿外走來,向太子妃請安。他臉龐俊朗、目若流星,讓旁邊的孫氏一見傾心。孫氏也從二人的對話中得知瞭少年正是皇長孫朱瞻基。朱瞻基向太子妃行過禮後,正要出門,卻在轉頭間看到瞭旁邊的孫氏。孫氏連忙行禮,溫柔一笑。

這一笑讓朱瞻基怦然心動。朱瞻基便主動和她攀談起來,孫氏有時回答一兩句,有時微笑點頭,仿佛是認識多年的玩伴。看著二人如此投緣,太子妃高興地點瞭點頭,對身邊人說:“這個孫氏,留下吧!”

兩個年齡相仿的少年男女就這樣開始朝夕相處。未來會發生什麼,大傢自然都心照不宣。

十歲小姑娘進瞭趟宮,順風順水當太後,隱忍7年發動政變奪帝位

皇宮中的花開瞭又謝,天上的月缺瞭又圓,時光一過就是幾年。朱瞻基和孫氏都漸漸長大瞭。

這些年裡,除瞭偶爾想念父母之外,孫氏過得無憂無慮,舒心暢意:太子妃待她視如己出,疼愛有加;周圍的人對她也恭謹奉承;更重要的是,才智過人、英武能幹的朱瞻基與她兩情相悅,感情日深……

一次,她偷偷問朱瞻基為什麼喜歡自己?朱瞻基說,第一次見她就覺得特別熟悉親切,在她面前,自己不是肩負朝廷重任的皇長孫,不需要時刻保持儀容姿態,可以盡情地放松玩樂……再沒有比這開心快樂的事情瞭。

孫氏喜歡這樣的回答。她毫不懷疑,等到朱瞻基婚配之時,自己就是那個讓人羨慕的皇長孫妃,甚至將來朱瞻基登基為帝,自己就是皇後!

可誰也沒有想到,意外發生瞭。

永樂十五年(1417年),19歲的皇長孫朱瞻基大婚瞭:新娘不是孫氏,而是“天性貞一,舉止莊重”的胡善祥。

原來,朱棣覺得孫氏來自太子妃的傢鄉,如果讓孫氏當朱瞻基的正妃,她將來有可能會成為皇後,再加上太子妃傢族的關系,外戚坐大不利於皇權。所以,朱棣毅然置人人認定的孫氏於不顧,選中瞭某錦衣衛百戶的女兒胡善祥為皇長孫妃,隻將孫氏封為皇長孫嬪。

得到消息的孫氏傻眼瞭,說好的自己和朱瞻基最般配呢?朱瞻基也蒙瞭,自己最愛的女子怎能隻當嬪?甚至連太子妃都迷惑不解——自己可是一直把孫氏當兒媳看待的。但沒人敢違背朱棣的旨意,也不敢問緣由,唯有謹遵聖旨。

朱瞻基大婚之日,孫氏隻能穿戴整齊,強顏歡笑地向皇長孫妃行禮。夜晚來瞭,閃爍的彩燈照亮瞭宮殿的每一條路,鼓樂聲歡喜纏綿。孫氏不由得淚如雨下:這是原本屬於自己的良辰美景啊,此刻自己隻能在寢宮中獨自流淚,黯然神傷……

孫氏盡管萬分失望,但日子還得過下去,畢竟還有一些值得欣慰的事情:

朱瞻基並沒有變心,他向她承諾,不管她是妃還是嬪,自己對她的愛都不會改變,如果自己將來當瞭皇帝,一定會立她為後。孫氏聽到這裡,心裡泛起瞭新的希望。

十歲小姑娘進瞭趟宮,順風順水當太後,隱忍7年發動政變奪帝位

朱瞻基沒有讓她失望。以後的日子裡,孫氏果然依舊受寵,他們常常一起讀書寫字,飲酒賞月,歡笑聲溢滿瞭每一個晨昏日落。相比之下,胡善祥除瞭有一個“皇長孫妃”的頭銜外,很少能夠見到朱瞻基。

胡善祥對丈夫和孫氏的感情也耳聞目睹,因此對孫氏非常客氣周到,也沒有刻意與她爭寵。

如此讓孫氏稍覺安慰。日子就這樣平平靜靜地繼續著。

幾年後,朱棣去世,朱瞻基的父親登上皇位,朱瞻基成為皇太子。他以為這下可以立孫氏為太子妃瞭,可當他試著向父母說出這個建議時,父母覺得胡善祥並無過錯,若立孫氏為太子妃不僅對胡善祥不公,也會惹來非議,所以拒絕瞭。於是胡善祥成瞭太子妃,孫氏隻是太子嬪。

眼看自己一步步落瞭下風,孫氏有些不甘心:朱瞻基已經是太子,將來是要繼承皇位的,如果自己當不成太子妃,又怎能當皇後?她覺得自己應該做出點兒什麼瞭,開始經常找機會向朱瞻基訴說自己的不滿。朱瞻基表示還需要再等等。

不久,朱瞻基的父親去世瞭。洪熙元年(1425年),朱瞻基順理成章地成瞭皇帝,即明宣宗。孫氏大喜,心想朱瞻基已經成為皇帝,他還不是想封誰就封誰嗎?可惜權力越大,受的束縛也越多。當明宣宗在朝堂上提出想立孫氏為皇後時,大臣們當場拒絕,還拿出瞭祖制說事。

朱瞻基無奈,隻能封胡善祥為皇後,孫氏為貴妃。但朱瞻基提出冊封孫氏為貴妃的時候說,不僅要賜孫氏金冊(冊封詔書),還要賜她金寶(皇後金印)——自此開啟瞭明朝貴妃也賜金寶的先例,而在此之前,貴妃隻有金冊,沒有金寶。這個要求太後也認可瞭,所以朝臣們也同意瞭。

手捧金冊、金寶的孫氏雖然感受到瞭朱瞻基的努力和愛意,可內心依舊無比鬱悶。就算有金冊、金寶,自己這貴妃的名分和皇後還是相差萬裡。

她忍不住嘆息:原來這個無比優秀的男人即使手握大權也不是無所不能的。這條通往皇後的道路,還需要靠自己。

而接下來的一件事也使得孫氏不得不加快爭當皇後的腳步。

她親眼看見瞭當嬪妃的悲哀。朱瞻基的父親去世後,大批嬪妃被迫殉葬,這是明朝從朱元璋就開始的殉葬制度,誰都無法改變,而殉葬的嬪妃中還有不少是孫氏認識、熟悉的。看著她們流淚絕望的樣子,孫氏不禁害怕起來:就算自己是最受寵的貴妃又怎樣?一旦皇帝去世,除瞭皇後,貴妃也得去殉葬啊!

不,她不能認命,她要當皇後,不僅是為瞭名分,更為瞭活下去!怎麼才能當上皇後呢?除瞭朱瞻基對自己的愛,還得生個兒子。

孫氏開始暗自謀劃。她和朱瞻基結婚以來,雖然獨得寵愛,卻隻生過一個女兒。她等不及瞭,於是把目光放到瞭身邊的宮人身上。

經過兩年的努力,宣德二年(1427年),孫氏“取宮人子為己子”(《明史》這樣記載,後人對此有質疑),迎來瞭皇子朱祁鎮。這是朱瞻基的第一個兒子,朱瞻基自然大喜,立刻宣佈大赦天下,給予孫氏母子無與倫比的寵愛。

可孫氏深知僅有寵愛是不夠的,當不上皇後,自己就擺脫不瞭殉葬的結局。而且她也知道,朝臣們都是維護祖制的,胡皇後並無過失,沒有正當的理由是沒法廢掉的。她隻好繼續向朱瞻基訴說自己的想法,結論是隻能由胡皇後自己提出來才好辦。

朱瞻基於是親自出面找胡皇後,說孫氏已經有瞭兒子,他希望立這個孩子為太子,但按照“立嫡以長”的規則,這個孩子是庶子,無法服眾,所以希望胡皇後能成全,自請退皇後位。

胡善祥本是善良的女子,入宮多年也被冷落多年,早已絕瞭情愛的心。不久胡皇後主動上表說自己多病無子,請求被廢。於是,次年三月,朱瞻基下旨廢去胡善祥的皇後稱號,封孫氏為皇後、朱祁鎮為太子。

等待瞭多年,孫氏終於戴上瞭這原本屬於她的後冠,不僅從此名正言順,更擺脫瞭未來殉葬的夢魘。坐在皇後寶座上,她忍不住喜極而泣。

十歲小姑娘進瞭趟宮,順風順水當太後,隱忍7年發動政變奪帝位

孫太後劇照

當上瞭皇後,孫氏就打算安安穩穩地過日子,為心愛的男人管理好後宮,也為太子朱祁鎮將來繼承大統鋪路。

在此後的歲月裡,她孝敬太後,善待後宮嬪妃,包括被廢的胡善祥。太後憐惜胡善祥,在內廷宴會上將胡善祥的位次安排在孫氏之上,孫氏也從未有過絲毫怨言。

因為孫氏深覺無論感情還是名分,自己都已得到,不必計較那麼多,自己又可以做回無憂無慮的小女人,安享幸福與美好瞭。

可惜事與願違。似乎上天嫉妒這一對神仙眷侶,不肯讓他們地久天長,就在孫氏當瞭七年皇後的宣德十年,朱瞻基不幸病逝瞭。深愛的人去世,孫氏無比悲傷,想起與丈夫少年相伴的歲月,想起他為自己做的一切,她痛哭不已,久久無法釋懷。

唯一讓她欣慰的是,八歲的太子朱祁鎮很快即位,是為明英宗,她也成瞭孫太後。雖然朱祁鎮的年紀還小,但朝廷上有精明能幹的大臣輔佐,後宮還有太皇太後扶持,自己這個太後的日子過得簡單舒適。

光陰荏苒,又過瞭十多年。朱祁鎮長大娶親瞭,太皇太後以及胡善祥都去世瞭。她這個孫太後安享著皇帝的孝順,歲月靜好。

她以為,她會一直這麼過下去,直到老去。

然而,生活從不按照某個人的設想和願望行走。正統十四年(1449年),驚天動地的“土木堡之變”來瞭。出征的明軍全軍覆沒,朱祁鎮被俘,瓦剌軍隊殺向瞭北京。

朝堂一片混亂,有號啕大哭的,有主張遷都的,還有以於謙為代表的大臣主張奮力抵抗……大臣們意見不一,隻能由孫太後拍板。

十歲小姑娘進瞭趟宮,順風順水當太後,隱忍7年發動政變奪帝位

孫太後劇照

養尊處優、不問國事十多年的孫太後驟然遭逢大變,一時間來不及判斷各種利弊,但於謙等主戰大臣的慷慨激昂打動瞭她,她當即同意他們提出的建議,由朱祁鎮的弟弟、郕(chéng)王朱祁鈺監國,主持戰守大事。可隨後她冷靜下來,發現自己的處置有漏洞:朱祁鎮被俘生死未卜,朱祁鈺借機篡位怎麼辦?她思慮再三,四天後又下一道懿旨,立朱祁鎮隻有兩歲的長子為太子。

未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她深深地覺得,原來身在宮廷根本就沒有歲月靜好,關鍵時刻,還得自己出面。

面對大舉來犯的瓦剌,北京城內人心惶惶,大臣們請求監國朱祁鈺即位為帝,尊朱祁鎮為太上皇。孫太後有心不同意,無奈形勢比人強,她隻能同意。但她警覺地意識到瞭新皇朱祁鈺可能對太子不利,於是趕緊派自己的親信去照顧太子,這才使太子安然無恙。

後來在於謙等主戰大臣的努力下,明軍打敗瞭來犯的瓦剌,穩定瞭大局,朱祁鎮終於被瓦剌放瞭回來。然而,朱祁鎮一進北京,就被朱祁鈺囚禁到瞭南宮,一關就是七年。

十歲小姑娘進瞭趟宮,順風順水當太後,隱忍7年發動政變奪帝位

朱祁鎮&朱祁玨

這七年也是孫氏最憂心費力的七年。她不僅要與朱祁鈺一派鬥智鬥勇,也要時刻關註、保護被囚禁的朱祁鎮和無依無靠的小太子。

更讓孫氏無法忍受的是,朱祁鈺得寸進尺,他竟然賄賂朝臣廢掉瞭朱祁鎮長子的太子之位,另立自己的兒子為太子。孫氏無比氣憤,但她經過多年的歷練,已經懂得瞭權謀之道,她知道此時反對無用,隻能暫時隱忍,讓朱祁鈺誤以為她已經坦然接受瞭這個現實。

趁著朱祁鈺對她放下戒心,孫氏開始偷偷行動,經常去南宮看望朱祁鎮,不僅送衣送物,更鼓勵他振作精神,囑咐他無論如何都要保養好身體,等待形勢變化。她自己則時刻警醒著,關註朝野動向,等待時機。

孫氏等待的時機終於來瞭。

景泰八年(1457年)正月,朱祁鈺病重,在孫氏的支持下,一些大臣發動瞭“奪門之變”,朱祁鎮復辟成功,重新登上瞭皇位。二月,朱祁鎮廢朱祁鈺為郕王,將其軟禁於西苑,朱祁鈺不久就去世瞭。朱祁鈺的兒子此時也已經死去,朱祁鎮的長子重新被立為太子。

幫助朱祁鎮重登大位之後,孫太後終於可以放心瞭。重新掌控瞭權力的朱祁鎮十分感謝孫氏在他危難時的付出,加封孫氏為“聖烈慈壽皇太後”,以示尊崇。

終於恢復瞭平靜生活的孫太後在六年後去世,結束瞭她曲折跌宕的一生。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