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到底是從哪來的?目前尚難下定論

新華社北京3月9日電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新冠病毒的起源、傳播及演變備受關註。

多位國內外專傢表示,根據目前已有證據還無法確認新冠病毒起源於哪裡。

傳播“拼圖”有缺失

新冠病毒在人類中的傳播是如何開始的?

從最初報告的病例看,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一度被認為是疫情發源地。

新冠病毒到底是從哪來的?目前尚難下定論

1月29日,市民經過已經被封閉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新華社記者 熊琦 攝

然而,在英國《柳葉刀》雜志1月刊登的一篇論文中,武漢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人分析瞭首批確診的41例新冠肺炎病例,發現其中隻有27例去過華南海鮮市場。

回溯研究認為首名確診患者於2019年12月1日發病,並無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也沒發現與之後確診病例間的流行病學聯系,而其傢人也沒出現過發熱和呼吸道癥狀。

美國《科學》雜志網站相關報道中,美國斯克裡普斯研究所生物學傢克裡斯蒂安·安德森推測說,新冠病毒進入華南海鮮市場可能有三種場景:可能由一名感染者、一隻動物或一群動物帶到該市場。

新冠病毒到底是從哪來的?目前尚難下定論

3月6日,在意大利羅馬,一名男子戴著口罩走在人民廣場上。新華社發(阿爾貝托·林格利亞攝)

多位專傢及多項研究支持瞭上述觀點。

被稱為“病毒獵手”的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梅爾曼公共衛生學院教授維爾特·伊恩·利普金表示,新冠病毒與華南海鮮市場的聯系可能不那麼直接,也許該市場發生的是“二次傳播”,而病毒在早些時候已開始擴散。

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等機構研究人員近期以預印本形式發佈論文說,他們分析瞭四大洲12個國傢的93個新冠病毒樣本的基因組數據,發現其中包含58種單倍型,與華南海鮮市場有關聯的患者樣本單倍型都是H1或其衍生類型,而H3、H13和H38等更“古老”的單倍型來自華南海鮮市場之外,印證瞭華南海鮮市場的新冠病毒是從其他地方傳入的觀點。

新冠病毒到底是從哪來的?目前尚難下定論

3月8日,韓國首爾主幹道之一的世宗大路上車輛稀少。新華社/紐西斯通訊社

要還原新冠病毒傳播鏈,科學傢還缺少一些“拼圖”,其中最關鍵一塊是常被稱為“零號病人”的首個感染者。“零號病人”是眾多疑問交匯處,對尋找中間宿主以及解答病毒如何從動物傳播給人類等疑問至關重要。

一個著名例子是百年前據估計造成全球數千萬人死亡的“西班牙流感”,盡管此次疫情因西班牙最先報道而得名,但後來一些回溯性研究發現,首個感染者可能是來自美國堪薩斯州軍營的一名士兵。

新冠病毒到底是從哪來的?目前尚難下定論

3月6日,在日本東京銀座,行人戴口罩出行。新華社記者 杜瀟逸 攝

美國喬治敦大學傳染病專傢丹尼爾·盧西表示,考慮到病毒潛伏期等因素,首個新冠病毒感染者可能在2019年11月或更早時候就已經出現瞭。

從新冠病毒全球傳播來看,盡管大多數新冠肺炎病例可以追蹤到傳染源,但美國等國傢已報告瞭不少無法溯源的病例。在疫情日趨嚴重的意大利,其國內“零號病人”至今尚未找到。

病毒溯源未完成

新冠病毒源於動物,它進入人體前在自然界是如何生存進化的?

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等機構研究人員2月在英國《自然》雜志上發表論文說,他們發現新冠病毒與蝙蝠身上的一株冠狀病毒(簡稱TG13)基因序列一致性高達96%。TG13是迄今已知的與新冠病毒基因最相近的毒株,表明蝙蝠很可能是新冠病毒的自然界宿主。

新冠病毒到底是從哪來的?目前尚難下定論

2018年,在加蓬弗朗斯維爾國際醫學研究中心,研究人員捕捉蝙蝠用於病毒檢測和相關研究。新華社/法新

其他一些研究還發現,新冠病毒與穿山甲攜帶的冠狀病毒基因序列有相似性,尤其在允許病毒進入細胞的受體結合域上十分接近。這表明新冠病毒進化過程中,TG13可能和穿山甲攜帶的冠狀病毒之間發生瞭重組。

雖然相關研究提供瞭線索,不過多位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的專傢表示,新冠病毒起源以及中間宿主等還難以定論,對病毒完全溯源可能需要更長時間。

新冠病毒到底是從哪來的?目前尚難下定論

3月5日,一名戴口罩的遊客在美國紐約時報廣場觀光。新華社記者 王迎 攝

英國諾丁漢大學分子病毒學教授喬納森·鮑爾說,人類新冠病毒與穿山甲之間的聯系仍是一個“小問號”,目前仍然沒有得到病毒來源的最終答案。但如果將所有碎片線索放在一起,它們指向一個病毒從動物傳播出來的事件。

美國科羅拉多州立大學獸醫和生物醫藥科學學院教授查理·卡利舍表示,他對討論新冠病毒來源持開放態度,下結論需要科學數據支持,而不能僅僅是猜測。

美國艾奧瓦大學微生物學和免疫學教授斯坦利·珀爾曼認為,作為新冠病毒中間宿主的動物有可能來自中國以外,例如走私的穿山甲等動物。

新冠病毒到底是從哪來的?目前尚難下定論

3月7日,在伊朗首都德黑蘭,一名戴著口罩的出租車司機等候乘客。新華社發(艾哈邁德·哈拉比薩斯攝)

2月底發佈的《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聯合考察報告》也指出,“現有知識局限”的問題包括“病毒的動物來源和天然宿主”“初始階段的動物到人的感染過程”“早期暴露史不詳的病例”等。

全球疫情仍在蔓延,諸多疑問還有待各國科研人員攜手解答。正如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日前多次強調,在全球共同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時,“需要事實,而非恐懼”“需要科學,而非謠言”“需要團結,而非污名化”。

新冠病毒到底是從哪來的?目前尚難下定論

這是3月2日在法國巴黎拍攝的盧浮宮博物館。 新華社記者 高靜 攝

(記者:張瑩、周舟、張傢偉;編輯:黃堃、金正、王豐豐)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