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脫貧“咖農”繼續升級

“咖啡並不好種,對氣候環境以及田間管理要求很高。如果沒有雀巢咖啡農藝師的幫助,我傢不可能每年收獲這麼多一級果。”采訪中,雲南普洱南坪鎮大開河村“咖農”董瑞昌興奮地表示。中國市場已經是咖啡品牌必爭之地,中國咖啡種植產量排名世界第11位。在占據我國咖啡產量九成的雲南省,眾多咖農通過種植咖啡實現脫貧。雀巢作為最早支撐咖農科學種植咖啡的企業,通過30年努力,不僅幫助咖農實現瞭脫貧,也促使咖啡種植開啟瞭新一輪升級。

雀巢:脫貧“咖農”繼續升級

咖農脫貧

“今年還有鮮果沒收獲,等新冠肺炎疫情結束後,我就把曬好的咖米(咖啡鮮果發酵曬幹後未去皮的咖啡豆)交到雀巢咖啡中心去。雖然今年收購價格不高,但我傢依然能有6萬-7萬元的收入。”董瑞昌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

董瑞昌是雀巢咖啡中心中小農戶供應商之一。之前,董瑞昌是當地的一個貧困戶,收入的主要來源是種植甘蔗,每年收入2000元左右。董瑞昌介紹稱,“當時一噸甘蔗的收購價隻有70多元,我傢一年的產量也隻有20-30噸。加上自傢種植的水稻和養的雞、鴨、豬等牲畜,生活隻能是糊口”。

1998年,董瑞昌開始種植咖啡,2003年開始和雀巢合作。在雀巢咖啡農藝師的指導下,最近幾年他傢的52畝咖啡年年豐產,質量每年都達到雀巢的收購標準,他傢也因此徹底脫貧,最多一年收入超10萬元。2011年,董瑞昌蓋瞭二層樓房,並買瞭一輛卡車。

北京商報記者見到董瑞昌時,他傢院子中曬瞭滿滿一院子的咖米。他說,咖啡並不好種。同時,雀巢對咖啡豆的品質要求也很高。“如果沒有雀巢咖啡農藝師幫助,我傢不可能收獲這麼多一級果,也不可能脫貧致富。”

紮根30年

雲南的咖啡之所以能夠發展起來,不得不說雀巢在雲南的投入。

上世紀80年代,雀巢以速溶咖啡產品進入中國,並且發現雲南擁有理想的咖啡種植氣候。1988年,雀巢在普洱成立瞭采購站,1991年開始向雲南咖農收購咖啡豆。1992年,為瞭更好地指導當地咖啡種植業,雀巢在雲南省成立瞭咖啡農藝服務部門。

2016年3月,占地3.3萬平方米的雀巢咖啡中心在普洱落成啟用。這是一個集培訓、技術支持、實驗和現代化倉儲為一體的平臺。其中,倉庫可存儲8000噸咖啡豆,實驗室持續對即將入庫的咖啡豆進行檢測,待確定等級後,隻有符合標準的咖啡豆才能入庫。

經過30年的努力,雀巢先後向雲南輸送瞭6代外國專傢以及1個中國專傢團隊,培訓和幫助共惠及36500多名農戶,超過2萬人註冊參加瞭雀巢提供的田間管理、加工技術和最佳農業實踐的培訓。目前,雀巢每年收購量均在萬噸左右,在雲南擁有1365個供應商,其中小農戶約占89%。

升級轉型

目前,雲南已經成為瞭中國及世界優質咖啡豆的主要產區,雀巢也正帶領咖農們升級轉型。

佤族姑娘葉萍和丈夫於2009年引入咖啡種植,並成立瞭合作社,可正當咖啡即將投產之際,2013年末,普洱孟連縣遭遇瞭多年不遇的霜凍災害。正當心灰意冷之際,雀巢農藝專傢主動上門,指導他們合理營養施肥管理,讓許多瀕死、面臨棄管的咖啡樹恢復生機,合作社也渡過難關。

除瞭天災,雲南咖農的收入還受到國際市場影響。近幾年是國際咖啡價格的寒冬。葉萍主動思考,決定要提升咖啡品質,在價格中求生存,在雀巢的幫助下,葉萍生產的咖米被選作多個精品咖啡的原料,可以不再受期貨市場的影響。她的成功在當地掀起一股生產高品質咖啡的熱潮。

此外,為瞭提高雲南咖啡的品質,雀巢的咖啡專傢從2012年起,對於與雀巢有長期合作關系的咖農和咖啡公司開展瞭有關4C的免費培訓,向咖農們發放4C管理手冊、禁用農藥名錄和《雀巢咖啡良好農業規范》等資料。北京商報記者李振興/文並攝

雀巢:脫貧“咖農”繼續升級

掃碼觀看現場視頻

來源: 北京商報網

關註同花順財經微信公眾號(ths518),獲取更多財經資訊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