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李自成和太平天國一起進行探討,二者有何相似?為何都失敗瞭?

李自成並不是錯估瞭滿清入關的決心,而是誤判瞭滿清入關的行軍路線和速度,他以為清軍會走老路線也就是喜峰口,也沒料到行軍這麼快。所以看歷史上大順軍去山海關的行軍路線就會發現,一開始大順軍是向北走瞭一段,半路聽到清軍去瞭山海關,才臨時改向東。不要說他,就連降清的吳三桂也料不到清軍會走山海關,吳三桂一開始也是判斷多爾袞會走喜峰口的,這樣他就可以完美騎墻——看闖軍與清軍火拼,他從中取利。

沒想到多爾袞聽瞭洪承疇的建議,急行軍直撲山海關。這是一個改變中國歷史的建議。順軍的戰鬥力和清軍八旗差不多,吊打明軍包括吳三桂。清軍和順軍作戰時候經常是反復對攻,明軍壓根做不到,何況除瞭山西河南的新降地區,順軍還是有陜西這個大後方的。大順之所以失敗,是本錢全丟在山海關,壓根守不住北京瞭,隻好一路撤退,然後各地反水,這沒辦法。別說李自成,袁紹在河北經營多年,深得人心,官渡主力大崩盤後河北都州郡多叛,無解。

將李自成和太平天國一起進行探討,二者有何相似?為何都失敗瞭?

深根固本的關鍵是難度很高,需要付出很大代價。比如石勒,他之所以很長時間不聽張賓的意見流動作戰是因為他流動作戰可以有利則戰,不利則走。而如果要深根固本就必須占地盤,占地盤則需要和敵人正面硬抗。他去河北後剛在襄國站住跟腳,就遭到瞭王彌全力進攻,而且有鮮卑段氏的大軍為先導,一度打的石勒差點完蛋。非常僥幸的贏瞭。這還是當時劉琨因為有事而沒有配合,如果劉琨無事和王彌聯合起來進攻呢?隻怕石勒第一回合就交瞭賬本瞭。

李自成提出的政策是:各官罪甚者殺之,貪者刑之。據與大順軍接觸的楊士聰在《甲申核真略》中記述:三月二十七日,派餉於在京各官,不論用與不用。用者派少,令其自完;不用者派多,一言不辦即夾。其輸餉之標準:內閣十萬,部院、京堂、錦衣七萬,或五萬、三萬,科道、吏部五萬、三萬,翰林三萬、二萬、一萬,部屬以下各以千計。勛戚之傢沒有固定數目,人財兩盡而後已。追贓工作由李過與劉宗敏主持,具體執行追比的是各營中的佐官、軍士。為瞭保障追贓工作的開展,大順政府命人趕制夾棍刑具5000副,用之夾人,無不骨碎。凡是拒不繳納或繳納不及其數的,視為抗拒,立即施以夾刑,於是有夾於劉宗敏寓所者,有夾於各營兵官處者,有夾於監押健兒處者,有夾於勛戚各官之傢者,有夾於路坎者。受刑的先後有800餘人,約占在京官員的十分之三。在短短10天時間,共計得銀7000萬兩。其中勛戚、內侍各占十分之三,百官、富商各占十分之二。

將李自成和太平天國一起進行探討,二者有何相似?為何都失敗瞭?

太平天國起義

李自成也是類似問題,他不是不知道深根固本的重要,但是剛攻克洛陽那會他兵力還不強,而明朝還有大軍在積極籌劃反攻,這會放棄流動作戰就要和明軍正面硬抗,一個不好就可能再次慘敗。等三圍汴梁打垮左良玉為主力的明軍後,已經具備建立根據地的可能,但是孫傳庭的大軍依然在關中虎視眈眈,而且汴梁被洪水毀滅,李自成立刻開始去襄陽經營根據地,但是還沒等他搞出頭緒,孫傳庭大軍出關中速敗,李自成席卷關中,可以說轉瞬之間就出現瞭經營西北的可能。

然後本來是為經營關中做屏蔽的進攻山西之戰,沒想到明朝完全瓦解,十幾萬明軍投降,幾乎是勢如破竹的打到瞭北京城下。這時候你能說不打瞭我們回關中,大批明朝降軍是因為你眼看要進北京才跟著你,一旦你露出頹勢會怎樣?而等拿下北京,滿清馬上要進關瞭。這中間經營關中的節點和時間在那裡呢?李自成最大問題是,明朝從看起來還擁兵幾十萬的龐然大物到崩潰的過程實在是太快瞭……

我認為太平天國不差人才,但是因為宗教氣氛濃厚,前期洪秀全被楊秀清打屁股卻沒辦法,楊秀清又不能升級萬歲,互相損耗,後來終於內部屠戮之後,洪秀全開始深宮作死,有能力的將領又不能取洪秀全而代之,整個系統不能升級,不能蛻變,自然就不能存活瞭。搞起義能成功的,中途都有差點覆滅的關鍵點,必須具備有執行力的組織結構、有集權才能挺過來,多頭政治不亡才沒有天理。劉邦於鴻門宴後依然威信不減;劉備惶惶如喪傢之犬,人才依然不離不棄;朱元璋抓權力自然沒的說;我黨五次反圍剿,因為權力始終徘徊變化,局面也時好時壞,最後幾乎滅頂,不到遵義從此確立權威哪能從此化險為夷。

《史記》:沛公至咸陽,諸將皆爭走金帛財物之府分之《明末農民戰爭史》:楊士聰就說過,“其未受刑者甚多。若坊刻隨意填註,半屬未真。”後來清修的明史中也說,“大抵降者十七,刑者十三。”

洪秀全可不是傀儡,否則也不會一封詔書就能召回前線的韋昌輝秦日綱攻殺楊秀清瞭,又能殺掉韋昌輝,逼走石達開瞭,這些人始終受限於洪秀全的教主地位,難以取而代之。他的地位在太平天國絕不是楊秀清簡單能取代的。但洪秀全是個奇怪的人,極度不願意管理政務,而是更願意沉迷虛幻的宗教世界,像教主更超過像一個皇帝,但他又極度不信任除瞭親戚以外的任何人,這個人太難搞瞭。

將李自成和太平天國一起進行探討,二者有何相似?為何都失敗瞭?

關寧兵本質上就是正規軍成瞭軍閥,這是明朝中後期財政失敗與軍事失敗的結果。最典型的就是遼東李成梁,吳三桂代表的關寧兵隻是遼東勢力的延續和強化,即便是所謂的關寧鐵騎,也依然是各種地方勢力的集合,保留瞭明朝軍制的各種弊端。吳三桂本人作為集團代表,早就脫離瞭個人情仇,一切都是利益,他要是違反集團利益,早就被手下做掉瞭。也正因為朝廷和關寧兵彼此依賴,一個要錢,一個要防線,導致朝廷消耗瞭巨量軍費,關寧兵也越發強化瞭自己墻頭草的地位。自古來來,做大事者毫不在意拋傢棄子,有機會做大事者也隻能把自己和手下的利益綁在一起才能共存共贏。

李自成的某些行為是明末社會各階層對李自成的期望,李本人也確實偶爾會表現出順應國傢社會希望的態度。但其本人和核心集團的思維水平導致其根本無法承擔甚至認知不到社會秩序的重建任務。這個集團稱他們為政治勢力我一直覺得有點勉強。他們更像一群跟著感覺走的流浪暴力團。李的集團中除瞭李巖找不到有過長期行為的人,就這個人在李集團中是不能被其他領導層接受的人,死在自己人手裡。

李自成敗就敗在吳三桂身上,按照當時戰爭信息,女真族掌握燕長安大西情報根本很少,李自成的抽風操作,導致吳三桂反水,帶去一大堆情報。試推導如果李自成在燕不抽風操作,穩住吳三桂。他就機會建立賦稅體制,整頓兵馬,先吃掉張獻忠5年後再北伐堵住滿達子,南下取南明。10年後穩穩大順朝建立。

1看待問題不能忽視歷史的客觀發展規律。在封建社會的生產水平條件限制下,先進的生產方式在時機充足的條件下必然取代落後的階級。但沒有充分的條件,即使有先進的思想也註定會被扼殺。2事物是不斷變化發展的,清朝與秦朝同是封建社會,其社會結構,集權程度也不能同等看待。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3 個人不能代表階級。屬於哪個階級得看其帶領的隊伍主要來源於哪個階級,維護哪個階級的利益。朱元璋如果是和尚階級(暫且有這個階級),除非他所帶領的隊伍都是和尚。4農民階級的客觀局限性註定隻能破壞,不會建設,並可能迅速腐化,脫離其最初所屬的階級。為瞭建設政權在封建社會下仍要選擇與擁有更強勢力的地主階級合作才能穩固政權。

農民階層局限性僅適用於在近代和帝國主義的鬥爭史內,是和民族資產階層、無產階層共同來對比的。這局限性不是貫穿於整個封建社會來說的,古代隻有地主和農民兩個階層,循環往復,除瞭農民就是地主,要說農民局限性就好像說地主起義就能成功。確實歷史上除瞭劉邦和朱元璋外都是地主起義的,但是近代學說上農民局限性也包含瞭所有的地主和農民起義。

將李自成和太平天國一起進行探討,二者有何相似?為何都失敗瞭?

太平天國北伐

國傢成立後保證成功運轉的制度需要設立啊,從軍隊上說義軍入京後的所作所為,可是符合軍隊的性質保護瞭百姓?歸根結底是軍無軍規,上級管理無方(當年曹操軍隊還會規避踩踏百姓的莊稼呢)這樣的軍隊怎會有戰鬥力,你將領沒本事,下面就是一堆流氓!,不就失瞭民心?。你要改變亂世統一天下,最起碼要一支正規的軍隊吧,可你看你的軍隊如此,有才能的人怎麼可能願意跟隨歸與麾下,畢竟自身都難保呢,能不能有一番作為,起碼小命要保住吧。就算你這樣勉強建立瞭一個國傢,你能指望一群大老粗去建立政治制度?什麼都沒有這個國傢怎麼可能長存。

是的,軍事的勝利可以把政治上的不利轉化為有利。清軍一進北京城就把漢民全部趕到南邊,同時頒佈剃發令,總不會比李自成更得人心。而且清軍也同樣被迫用瞭薑鑲、李成棟、金聲桓這些降將,最後這些降將也背叛瞭清朝。奈何清比李自成和南明更能打仗啊。3大戰役,薩爾滸一戰基業開,松錦一戰明已成必亡之勢,一片石一戰則天下定。

“昔高祖保關中,光武據河內,皆深根固本以制天下,進足以勝敵,退足以堅守,故雖有困敗而終濟大業。”——當陶呂夾逼之危,荀彧勸曹操舍徐守兗以固根本,魏武深然之

“長驅四野,飄蕩擄掠,此盜寇之術,非帝王之略也。今降霖雨,乃天意示將軍不宜留也。鄴有三臺之要,西接平關,四塞山險,因喉趁勢,宜北徙而據之。伐叛懷德,河北既定,則基業不墜,天下莫敵矣。”——張賓勸石勒舍壽春取河北,穩固根基

李自成戰敗後本來是準備南下攻打南京的,可惜在九江被清兵攔截擊敗,被迫往西轉移,在九宮山竟然遭遇伏擊而死。這樣一來東路大順軍失去統帥,隻能被迫聯合明軍。但是卻降於何騰蛟之流,以至於受制於人,連根據地都沒有,形勢急轉直下。

將李自成和太平天國一起進行探討,二者有何相似?為何都失敗瞭?

​說到底跟支持的力量有關。李自成起傢的力量來自陜西底層,打到北京後,卻並沒有獲得北京底層民眾的支持,原因就在於李自成過於偏重他發傢的陜西支持,所以他在北京搜刮的巨大財富實際上主要分給瞭陜西人,北京人看瞭能作何想?也難怪吳三桂帶著清兵來的時候,李自成守不住北京跑回支持自己的陜西老窩,可陜西那點人夠他幹什麼?

《爝火錄》記載李自成所說的一段話:“陜,吾父母國,形勝之地。朕將建都焉,富貴歸故鄉,雖十燕京,豈易一西安哉?”

首要的問題是,他們給不瞭社會精英們政治道路,也拿不出維護經濟利益的辦法,又不能建立和鞏固自己的資源組合框架,陷入無理想無秩序無方法的惡性循環。傳統讀書人代表的士紳們隻看到自己的利益被侵犯,阻止不瞭,也無法去融入,那就隻好對著幹。這是一種本能。

第一太平天國壓制地主土地兼並和對農民的過度剝削,田畝制度沒實施,但減租減息是確實推行的,這才有所到之地百姓從者如雲的效果。第二太平軍在天京事變前做到瞭禁絕鴉片和保持清教徒一般的軍紀。第三太平軍對新事物遠比滿清更為開明,從軍事技術的引入到西方事物,洋槍化,蒸汽輪,外國雇傭軍,包括資政新篇。因為本身就沒有歷史包袱。第四太平軍比較重視生產,李秀成在江浙,石達開在江西,都很註重經營地方,江浙的絲業出口還來瞭個小爆發,比曾剃頭一路屠殺總好些。第五太平軍推行鄉官制度,對比滿清皇權不下鄉,控制力更強,也算是為後世開瞭個好頭。實際上太平天國雖然有畸形的政治體制和洪秀全這個大爛人,但確實算是改變中國的一次勇敢嘗試。

太平軍入河南,陜西,山西,山東,湖北的四路清軍都不敢動,因為清軍不知道河南的太平軍往那個方向竄,現在你定都南京瞭,清軍都能動瞭,反正你在南京有個靶子,隻管往南京跑就對瞭。我個人覺得,原來舊秩序沒有完全崩潰時,就該用流寇戰術,四處開花;反倒是群雄逐鹿時,建立根據地才吃香。清軍可以剿滅闖獻,那是因為他是第三夥流賊,可以隨便破壞舊秩序,反正砸的是老朱傢的,自己坐瞭江山就不能這麼幹瞭。圍繞在李自成周圍的地主階級知識分子集團都面臨格局局限問題。這也可以說是當時整個時代、絕大多數大地主階級代言人的格局。南明前期的連清滅闖,同樣沒拿清軍當回事。現代人又何嘗沒有格局局限呢,現在不是還有很多人認為兵臨北京城下的李自成僅僅是來裂土封王的麼。憑心而論,李自成的勝利也並不容易,那是跟洪承疇、孫傳庭、曹文詔、曹變蛟、左光先、左良玉、賀人龍等明末良將們當沙包挨打練起來的。

“昔高祖保關中,光武據河內,皆深根固本以制天下,進足以勝敵,退足以堅守,故雖有困敗而終濟大業。”——《資治通鑒漢紀漢紀五十三》荀彧

“自遭荒亂,率乏糧谷。諸軍並起,無終歲之計。饑則寇略,飽則棄餘。瓦解流離,無敵自破者,不可勝數。袁紹之在河北,軍人仰食桑葚。袁術在江淮,取給蒲蠃。民人相食,州裡蕭條。公曰:‘夫定國之術,在於強兵足食。秦人以急農兼天下,孝武(漢武帝)以屯田定西域,此先代之良式也。’是歲,乃募民屯田許下,得谷百萬斛。”——《三國志 武帝紀》

將李自成和太平天國一起進行探討,二者有何相似?為何都失敗瞭?

太平天國西征

工農兵是最廣泛的群體,所謂精英階層也是出自這個群體。任何一個不考慮最廣泛群體利益的階層隻能自取滅亡士大夫階層,也是在壟斷瞭鄉間知識輿論對農民影響力的情況下才獲得政治地位。

另外,知識水平的普遍提升不代表階級上的普遍平等。以前95%以上是文盲,現在可能95%以上是小學以上,然而差異永遠存在,隻不過從童生秀才舉人進士變成瞭專科本科碩士博士。更不用談以前的進士會理所當然的成為精英階層,而現在的本科碩士博士幾乎不值一提。無論社會平均水平怎麼發展,永遠有一小批人有別於他人成為精英,絕大部分人永遠普通,階級在可預見的將來裡持續存在。所以,你看不起當年的工農兵,殊不知他們在階級上是當年的99%,和現在的大眾依然是一致的。

所以,無論社會怎麼發展,精英階層想要維持統治,必須考慮最大群體的利益。當年是工農兵,現在是普通勞動群體,隻要你不是現在的1%,你就是普羅大眾,在相對階級上和當年工農兵並無不同的人嘲笑當年的工農兵,殊為可笑。要想起事成功,他必須得有知識分子地主老財的支持!要維護它們的利益,最終所得的都是壓榨小地主階級普通老百姓。自成集團恰恰以維護無產階級為重,焉能不敗。這些平頭老百姓懂什麼東西?他們有什麼人脈,自成連個娼妓陳圓圓都不舍得送吳三桂,哪是成大事的料。但話再說回來啊,這一切的一切,不管誰上臺,老百姓就是一個死。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