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債3000億的方正被“接管”,負債5000億的海航還好嗎?|艾問觀察

負債3000億的方正被“接管”,負債5000億的海航還好嗎?|艾問觀察

成立34年,總資產超過3600億元的方正集團,正經歷至暗時刻。

2月18日,方正集團晚間發佈公告稱,其債權人北京銀行以方正集團未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明顯不具備清償能力為由,已申請法院對方正集團進行破產重整。

目前,央行、教育部、北京市已經成立清算組接管企業。

負債3000億的方正被“接管”,負債5000億的海航還好嗎?|艾問觀察

一石激起千層浪。

作為民營企業中曾經的佼佼者,方正在2019年“中國企業500強”的排名是第138位,體量規模高達3000億,如今卻落得沒錢還債“被破產”的結局。

消息一出,“方正破產”很快登上微博熱搜,引起輿論的廣泛關註。

那麼方正到底欠瞭多少錢?

2019年三季度末,方正集團總負債已經高達3029億,資產負債率82.82%——作為一傢“科技企業”,這樣的負債率可謂高的驚人。

而相比於欠錢,更絕望的是看不到還錢的可能性。

財報顯示,2019年方正集團歸母的凈虧損達31.9億元,相當於平均每天虧掉1183萬元。

從涉足IT、醫療、產業金融、產城融合,坐擁6傢上市公司,比肩聯想、惠普,到如今深陷債務泥潭被重組,方正集團是如何走到如今的境地呢?

科技起傢

1986年,北京大學投資40萬元創辦方正集團,王選院士發明的“漢字信息處理與激光照排系統”為方正集團奠定起傢基礎。

負債3000億的方正被“接管”,負債5000億的海航還好嗎?|艾問觀察

(“方正之父”王選院士)

隨著激光照排系統投入市場,僅3年過後,其訂貨金額就突破一億元大關。

技術大牛出身的王選,一直非常註重自主創新;在他的帶領下,方正探索出瞭一種“頂天立地”的產學研結合模式。

所謂頂天,就是要“不斷追求技術突破”,立地,則是要關註“技術的商品化和市場推廣”。

可以說,方正最初的成功與其濃濃的技術底色密不可分。

1995年,方正在香港上市,王選受邀擔任方正(香港)董事局主席,成為方正的靈魂和旗幟,媒體甚至稱他為“方正之父”,盡管他並沒有擔任過方正集團的董事長和總裁。

彼時迅猛增長的PC機、顯示器、服務器、筆記本電腦業務,為方正帶來瞭源源不斷的現金流。短短兩年,方正科技的營收和凈利潤就增長10倍。

到1999年,方正集團已擁有三傢上市公司,A股的方正科技(電腦)和香港的方正控股(電子排版)、方正數碼(電子商務)。

負債3000億的方正被“接管”,負債5000億的海航還好嗎?|艾問觀察

同年,王選被診斷出罹患癌癥,此時的他或許並不知道自己隻剩下7年的壽命,但本能讓他開始為自己身後的佈局——王選決定辭去方正研究院院長一職,全力支持年輕人參與管理。

2002年,他又辭去瞭方正控股公司董事局主席的職務。

“讓一個60歲的老者去領導一個高科技企業,無論從哪方面說難度都太大瞭,至於經營管理,我是不擅長的。”

王選希望他退下來後,新的領導者可以將自己“產學研結合”的方正模式發揚光大。

引狼入室

然而事情的發展卻事與願違。

中國的早期科技企業,往往都有技術優先與市場優先的路線之爭,譬如聯想的倪光南和柳傳志。

而靈魂人物王選淡出之後,公司再無重量級元老居中調和,方正內部技術派和經營派的矛盾開始日益公開化。

管理層的內部問題自然也反應在公司業績上,1999年,方正遭遇瞭成立以來的第一次虧損。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2001年6月,時任北京大學副校長的魏新“空降”方正,出任集團副董事長。

當瞭十幾年大學老師的魏新,並無太多根基和企業治理經驗。面對方正內部的“少壯派”和原管理層的壓力,急於尋求外援的他,宿命般地遇到瞭張海和李友。

不同於溫文儒雅的魏老師,中專學歷的李友很早就出來混社會,靠著十多年摸爬滾打的江湖套路和一股子狠勁,早早就在資本市場上揚名立萬。

負債3000億的方正被“接管”,負債5000億的海航還好嗎?|艾問觀察

(前方正集團CEO李友)

1996年,從河南審計廳離職的李友與民間“氣功大師”張海合夥創業,靠著一招藏秘瑜伽“包治百病”的套路,短短幾年竟發展出30萬信徒,斂財數千萬元,換算到今天相當於現在的十幾億。

這種體量的資金,足以在當初剛起步的股市呼風喚雨。

於是自2000年左右,李友與張海在深圳改組成立凱地投資公司。

他們先是收購瞭東方時代公司,進而入主上市公司中國高科,並先後操盤方正科技、銀鴿投資、飛亞達、中科健、深大通等,成為資本市場名震一時的“凱地系”。

看中瞭李友的兇狠手段,天真的魏新迅速將他引入瞭方正集團,出任CEO,希望李友這頭狼能夠為自己所驅使。

然而與狼共舞的結果,卻是“引狼入室”。

李友當初讀書的中專叫做鄭州航院,靠著這段學習經歷,李友積累瞭眾多的“戰友”。

據統計,李友執掌方正集團期間,先後有多達21位同學校友投入麾下。

魏新很快成為瞭被架空的傀儡。

而這群被稱為“鄭航系”的勢力,也將在日後通過各類令人眼花繚亂的神奇操作,最終將方正推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在李友入住之後,一直以科技領先為底色的方正集團突然調轉方向,開啟瞭“多元化經營”的並購模式。

2002年,方正斥資2.3億收購瞭浙江證券;2003年出資2億收購蘇州鋼鐵集團;同年以3億入主西南合成制藥、以4億元收購武漢正信投資等。

靠著高杠桿舉債的瘋狂擴張,方正短短幾年時間資產已膨脹數倍。

審計出身的李友,非常熟悉大型國企的審計工作,這段經歷使他對資本市場那些舞弊的手法爛熟於心。

在大量“鄭州航院”的親信同學以及自己的親戚的配合下,李友熟練運用“交叉持股”、“空殼公司”、“資本騰挪”等資本玩法,編制起瞭一張以自己為中心、密不透風的大網。

方正錯綜復雜的股權結構及交易關聯方,不僅讓外人看得雲裡霧裡,連監管層也看不清真相。

靠著一群“外圍公司”的利益輸送,李友等人把方正的資產一點點掏空。

負債3000億的方正被“接管”,負債5000億的海航還好嗎?|艾問觀察

8年後,第一財經日報發表《方正集團高管250萬撬動200億國資》的報道,揭露出當年方正集團改制的內幕:

時任方正集團首席執行官李友,利用職權讓親屬同學各據高位,通過北京招潤以250萬元凈資產“撬動”200億元的國資巨頭。

媒體的輿論揭開瞭冰山一角。

2015年1月5日,李友與魏新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方正集團董事會當天由北大方面派出的團隊接管。

2016年,李友因犯內幕交易罪、隱匿會計賬簿罪等,數罪並罰,判以有期徒刑4年6個月,判處罰金7.5億。

次年,李友因“行為性質特別惡劣,違法情節特別嚴重”,被證監會“終身市場禁入”。

方正集團大批高管紛紛落馬,其後方正集團高層人事持續動蕩。

債務型擴張的黃昏

拋開管理層的經濟問題不談,方正的悲劇,很大程度上也源於其選擇的債務擴張路徑。

如果說聯想最為人詬病的遺憾,是放棄瞭“核心技術”的自主研發,讓公司變成瞭“電腦組裝廠”。

那麼脫離瞭“產學研”模式的方正,則索性扔掉瞭技術的帽子,一路朝類金融公司蒙眼狂奔。

畢竟炒資產的錢太好賺,誰還會苦哈哈的做研發呢?

2019年前三季度,方正集團營業收入917億,凈利潤虧損24.68億,其中公司的研發費用3.33億,研發費用僅占比營業收入的0.36%。

作為標榜以IT產業為基礎的方正,這一數據遠低於大多數高科技公司研發占比10%左右的平均水平。

而3.33億的研發費用,即使絕對額來算,也遠不及許多科技類上市公司動輒百億的研發投入。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公司前三季度財務費用高達62.04億,是研發費用的近20倍。

再結合集團涉及的產業包括金融、地產、大宗商品貿易等領域,與超高的資產負債率,方正儼然已是一傢類金融公司。

負債3000億的方正被“接管”,負債5000億的海航還好嗎?|艾問觀察

(2019年前三季度,方正研發費用僅為3.33億)

2月21日,上海清算所發佈公告稱,目前“仍未收到北大方正支付的付息兌付資金,無法代理發行人進行本期債券的付息兌付工作”。但因北大方正已進入重整程序,因此不會提前清償單一債務,也不會兌付21日到期的這筆超短融。

換句話說,如果不是一天前啟動瞭重整程序,方正的這20億元債券將在今日構成實際性違約。

然而出來混,遲早也還是要還,巨大的債務窟窿早晚要來填。

目前方正集團旗下擁有6傢上市公司,方正證券、方正科技、方正控股、北大醫藥、北大資源和中國高科。此次方正集團進入重整程序,這6傢上市公司可能面臨股權結構變化,實際控制人也可能易主。

事實上,方正的困境也並非個案。

無獨有偶,2月19日晚間,據多傢媒體報道稱,擁有萬億資產卻又高額負債的海航集團即將“被接管”,旗下的航空資產也將被拆分。

2月20日,針對市場傳言,海航集團一高管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相關傳聞並不確切,其從未瞭解到關於海航集團的接管、拆分或重組等相關信息。

消息的真偽無法評論,但是客觀上,負債累累的海航集團無疑正徘徊在生死關頭。

負債3000億的方正被“接管”,負債5000億的海航還好嗎?|艾問觀察

海航集團董事長陳峰曾在去年的新年獻詞中,這樣定義海航的2020年:2020年是海航化解流動性風險的決勝之年。

截至2019年6月底,海航集團的有息借款總額超過5548億元。據2019年三季報,海航公司賬上貨幣資金為389.6億元。即便加上應收賬款等流動性較高的資產,非流動資產也僅是513億元。而海航的短期借款,如果加上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其負債金額為972億元。

考慮到公司日常運營所需資金,如果這些借款銀行不續貸的話,海航很難過關。

唯有科技,才是第一生產力

業內有句老話,“大潮退去,就知道誰在裸泳”。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資產像潮水,債務像石頭。

處於經濟擴張期,企業可以通過高杠桿控股模式進行債務性擴張,在短時間內迅速做高資產規模,再用資產去抵押,源源不斷的借出新的貸款,進而去控股新的企業,周而復始。

在這個時期裡,資產的價值大於債務的價值,潮水蓋在石頭的上面。

但經濟有高有低,潮水有起有落,石頭卻永遠是剛性的。

一旦經濟進入調整期,潮水退去,水落石出。

負債3000億的方正被“接管”,負債5000億的海航還好嗎?|艾問觀察

近年來,隨著金融業供給側改革的推進,金融開始回歸服務實體經濟的本源,市場也日趨理性,此前高杠桿、高負債的資產擴張模式已經走到瞭窮途末路。

馬克思曾經說過,科學技術也是生產力,而鄧公則更進一步,直接指出“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

有數據顯示,在經濟增長中,科技創新平均貢獻率高達85%,著名管理學大師波特(Porter)早在1992年就說過,一個國傢要想提升國際競爭力,必須不斷地對產業進行創新和升級,而這又來源於對有形資產和無形資產的投資。

2019橫空出世的科創板,正是重構金融與實體經濟良性循環,助力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關鍵舉措。

這也標志著賺快錢的日子已一去不返,踏踏實實做技術的“老實人”迎來瞭自己的春天。

而以方正為代表的企業們,唯有不忘自己當初“科技起傢”的初心,回歸商業的本質,才是正途。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