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航空難一周年:157人殞命,誰為逝去的生命負責?

中新網3月10日電(甘甜)一年前的今天,伴隨著巨響和濃煙,一架搭載157人的波音客機“隕落”在埃塞俄比亞荒原。

當天,埃航ET302航班在起飛6分鐘後突然墜毀,機上無人幸存。

如今一年過去,事故調查結果如何?誰該為逝去的生命負責?遇難者傢屬們又等到瞭怎樣的答案?

埃航空難一周年:157人殞命,誰為逝去的生命負責?

當地時間2019年3月10日上午8時38分,埃航ET302航班從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起飛,起飛6分鐘左右即墜毀,機上157人全數遇難。圖為事故現場。

慘烈空難,157人殞命

一抔焦土成最後念想

當地時間2019年3月10日8點38分,埃航ET302從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起飛。

8點40分,飛機劇烈震動,隨後向下俯沖。

8點44分,飛機在距機場約48公裡處墜毀。

強烈沖擊下,荒原被撞出瞭個數米深的大坑,燒焦的遺骸和遺物散落一地。

遇難者傢屬從世界各地陸續趕來,為他們的親人與摯友憑吊致哀。遇難的22歲中國籍女孩的母親不停喃喃:“孩子你若在天有靈,就讓我在這裡看到你吧。”

一名肯尼亞籍遇難者的父親,則捧瞭一袋泥土裝在瞭塑料袋裡面。在他看來,這些土是希望,“看到這個土就會想到自己的女兒。”

埃航空難一周年:157人殞命,誰為逝去的生命負責?

當地時間2019年3月10日,埃塞爾比亞亞的斯亞貝巴,搜救隊繼續在埃塞俄比亞航空墜機現場進行殘骸清理和遺體搜尋工作。

據報道,由於遺骸辨認工作可能會耗時6個月,埃航當時決定向每位遇難者傢屬提供一袋重達1公斤的事發地的焦土,以便傢屬用其代替遺體為遇難者舉行葬禮。

接下來的數月,通過DNA檢測,遇難者的遺骸被陸續確認並歸還給其傢屬。

初步調查報告公佈

誰該為逝去的生命負責?

2019年4月4日,埃航空難調查初步報告公佈。根據報告:

飛機曾“反復出現不受控的機頭朝下”;

飛行員在出現意外後,多次據波音的緊急情況應對程序試圖操控飛機,但最終失敗;

埃方交通部建議波音公司審查飛機控制系統。

埃航空難是繼2018年10月獅航空難後,波音737 MAX系列客機發生的第二起事故。兩起空難共奪走346條生命。自此,737 MAX陸續遭全球停飛或禁飛。

埃航事故發生後,波音時任首席執行官米倫伯格曾發聲悼念死者。然而,直到初步報告公佈,米倫伯格才首次承認,737 MAX的自動防失速系統(MCAS)存在問題。這一系統因回應錯誤的迎角信息而被啟動,致機頭反復向下。

埃航空難一周年:157人殞命,誰為逝去的生命負責?

當地時間2018年11月1日,印尼雅加達,印尼獅航JT610客機墜海搜救已進入第四天,遇難者遺物擺滿一地。

波音又雙叒出事

到底誰在縱容“奪命客機”?

盡管波音一再承諾改進737 MAX系統軟件,保障安全飛行,卻總被現實“打臉”。

除瞭MCAS系統問題,該系列客機還被爆出用於訓練飛行員飛行的模擬器也存在缺陷。

參與 737 MAX生產的波音老員工亞當·迪克森則直言,公司隻講進度,不顧程序和質量。

此外,國際航空安全監管機構聯合小組的調查稱,FAA評估波音737MAX的能力不足,存在違規現象。FAA被指通常“依賴波音自己的員工來認證飛機的安全性”。

埃航空難一周年:157人殞命,誰為逝去的生命負責?

圖四:2019年10月29日是印尼獅航墜機事件一周年,美國國會參議院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舉行聽證會,波音CEO丹尼斯·米倫伯格出席作證。聽證會開始前,米倫伯格承認波音在737MAX上犯下錯誤。當天,遇難者傢屬手舉親人的照片站在米倫伯格的身後。

遇難者傢屬邁克爾·斯達莫(Michael Stumo)認為,兩起事故死亡是“可以預防的”。“波音對利益的關註,導致瞭我女兒和另外345人在兩起悲慘的空難中喪生。”

埃航事故發生後,部分遇難者傢屬對波音提起瞭訴訟。他們想知道,獅航空難後,為什麼737MAX仍在執飛?飛機監管體系中,波音是否有走“捷徑”?

波音的舉動讓他們寒心!

14萬“賠償”vs 6000萬“退休金”

埃航事故發生後的第四個月,波音終於提到瞭“賠償”。

波音表示,將撥出1億美元,為兩起空難的遇難者傢屬和社區提供援助。不久,波音又稱,346名遇難者的傢屬將分別獲得約14萬美元。

一些遇難者傢屬對此感到憤怒,他們認為這是波音的宣傳噱頭,“隻是想贏回公眾信任……重點是要讓737MAX復飛。”

到瞭年底,經濟損失慘重的波音炒掉瞭30年老臣米倫伯格。不過,工作沒瞭,錢還有,美媒報道稱,離職後的米倫伯格將得到超過6000萬美元的退休金和股票等。

埃航空難一周年:157人殞命,誰為逝去的生命負責?

資料圖:埃航墜機事故發生後,乘客傢屬在巴黎戴高樂國際機場等待消息。

這一消息,讓在事故中失去瞭父親的庫裡亞(Zipporah Kuria)感到“寒心”,“346個傢庭得到的支持,幾乎和讓他們失去(親人)的核心人物輕松得到的退休金一樣多。”

克拉麗斯•莫爾在事故中失去瞭24歲的女兒。在他們看來,他們不需要經濟上的支持,想要的僅僅為仍在困境中掙紮的親友提供精神上的幫助。2019年10月,莫爾終於等到女兒的遺骸被送回傢。

遺落≠遺忘

他們仍在等待答案

逝去的157條生命早已散落在埃塞俄比亞的荒原。如今,一年已過,留在世上的他們,仍在等待答案——誰是“兇手”?

2020年1月,美國一個專傢組得出結論稱,“發現FAA的整體(飛機)認證體系是有效的”,支持將認證工作委托給波音自己的制度。

埃航空難一周年:157人殞命,誰為逝去的生命負責?

當地時間2019年4月10日,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埃航波音737MAX8客機墜毀一個月當天,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UNCA)大樓舉行紀念活動,聯合國官員、遇難者傢屬等出席

庫裡亞對此感到“驚訝”,“我們希望FAA能夠尋求更高水平的安全保障。”“而根據這份報告,FAA的安全水平將保持不變,這已讓我們這些遇難者傢屬付出瞭沉重的代價——不是一次,是兩次。”

代表遇難者傢屬的律師與波音的“拉鋸戰”也在持續。2月,雙方在法庭上同意與美國政府空難調查部門,就有關737 MAX設計開發和兩起空難的相關文件的訪問權限舉行電話會議。律師認為,這些材料對於評估波音的責任和懲罰性損害賠償至關重要。

與此同時,遭全球停飛的波音737MAX仍處於調查之中。克拉麗斯·莫爾說,他們正致力於瞭解調查情況,並要求得到答案。她和其它遇難者傢屬還希望提高調查的透明度。

肯尼亞女子Esther Kabau-Wanyoike在空難中失去瞭年僅29歲的兄弟。她哽咽著說,“我們可以利用他的死亡的教訓,來使所有人獲得更安全的旅行。”(完)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