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裳魅影|民國“時尚之都”上海女子時裝業的先聲與餘韻

民國時期十裡洋場的上海有著東方巴黎的美譽,而巴黎的時裝業的潮流,在遙遠的東方上海隔洋相和,於是上海這座“時尚之都”開啟瞭自己的流行與時髦,成為這座城市表情的一個重要剪影。

雲裳魅影|民國“時尚之都”上海女子時裝業的先聲與餘韻


時裝設計制作:專業與藝術的跨界融合,傳統與現代的隔空互動

提到民國上海的時裝業,不得不提的一個人就是趙春蘭,他被尊稱為“時裝祖師爺”。由於機緣巧合他曾經到英國倫敦學習時裝制作,回國瞭他發明瞭“立體裁剪”並開設瞭一傢專門制作女子洋服的店鋪。

趙春蘭的第四代傳人金鴻翔創辦瞭的鴻翔時裝公司,是民國時期第一傢由中國人創辦的女子時裝公司。1914年,鴻翔公司在靜安寺路正式開張,業務很快火爆一時,門面設計仿照當時洋人開設的升發時裝公司,招牌也是中英文合璧;1928年,盤下瞭升發公司,店面面積和職工人數進一步擴大;1932年,在南京路開設分店,店員和裁縫達四百多人。

鴻翔公司在女子時裝上緊跟當時的世界潮流,同時結合民族傳統服裝的創新,推出一系列深受當時上流社會女士追捧的時髦服飾。其在當時的《晶報》上的廣告宣稱:“近鑒我國仕女服裝之改革,特設時裝一部,以工高尚女界之需。鴻翔創樣師系巴黎衣服專傢充任,工師三百,各盡皆出類之人才。”而在鴻翔時裝公司的發展史上,當時的宋氏三姐妹是鴻翔時裝的忠實擁躉,1927年在宋慶齡的鼓勵下鴻翔公司牽頭發起瞭上海市時裝業同業公會,宋慶齡欣然應邀擔任名譽會長。1935年,宋慶齡還專門為鴻翔公司題匾額曰:“推陳出新,妙手天成;國貨精華,經濟幹城。”當時教育部長大腕蔡元培也曾為其題瞭一塊“國貨津梁”的大字匾額,由此可見鴻翔公司的在當時國人心目中的地位。

雲裳魅影|民國“時尚之都”上海女子時裝業的先聲與餘韻

除瞭鴻翔公司之外,由上海的交際明星唐瑛和陸小曼等人於1927年聯合創立的雲裳時裝公司,在當時的時裝業界一時傳為佳話。如果說鴻翔公司是以專業的力量獨領風騷的話,那麼雲裳公司則是以藝術的風采獨樹一幟。它的創始人除瞭“南唐北陸”之外,還有當時文藝界的詩人徐志摩、藝術傢江小鶼、小說傢周瘦鵑等大名鼎鼎的風雲人物,後來該公司有徐志摩的前期張幼儀接受。該公司的名字取自於李白《清平調》中的“雲想衣裳花想容”,店牌由當時著名畫傢吳湖帆題名,而且其在時尚設計上更是開啟瞭一代新風,其主要設計主咖江小鶼是畫傢兼雕塑傢,這樣的藝術界人士唱主角的設計風格令人耳目一新,當時上海的畫傢葉淺予、張光宇、丁悚等都曾被該公司聘請為時裝設計師,正是這樣的新潮的名媛和藝術傢與傳統的裁縫等手工藝人的結合,其更註重於美術風格的設計使雲裳公司很快便在時尚界脫穎而出,成為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據傳當時蔣宋婚姻中的女士禮服就由該公司設計制作。而隨著雲裳公司的發展,當時的電影明星王漢倫等人也投資時裝業,就像如今的明星投資餐飲業一樣,很快成為一股熱潮。

這兩傢公司在當時的上海女子時裝界可謂雙峰並峙,由此掀起瞭一股時尚的潮流,當時上海的時裝設計制作公司很快像雨後春筍一樣興盛一時,鼎盛期達一百餘傢,將當時上海的時裝行業推向瞭一個新高。

當時的上海時裝設計之多最突出的特點就是中西合璧、古今相諧。在充分挖掘傳統服裝元素的基礎上,註重與當時的世界時尚潮流相結合,吸收瞭當時歐美時裝雜志和好萊塢明星各式各樣的劇照和生活照的服裝特色,使當時的上海時裝呈現出東方魅力的同時又有著時尚前沿的審美趣味,婚紗禮服、旗袍等時尚服飾的流行與濫觴,開啟瞭上海時尚界的新風。而旗袍這樣的一個極具東方神韻的服裝的改良與發展,更是成為近現代女子時裝史上一個傳奇。在這些時尚服裝的設計制作中,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整體設計上充分發揮西式服裝裁剪方法,量體裁衣,度身定制,曲盡其妙,真正做到瞭“天衣無縫”,而在具體的裝飾細節等方面由融合瞭大量的傳統原色,如鑲滾、刺繡等工藝起到瞭錦上添花的作用,從而很快便在上層階層中風靡一時。

雲裳魅影|民國“時尚之都”上海女子時裝業的先聲與餘韻


時裝宣傳推廣:名媛與明星的引領示范,媒介與活動的相互助力

民國時期上海時裝業的發展,離不開當時的名媛和明星的示范效應,同時當時的畫報、月份牌的宣傳以及時裝表演等形式的活動等,是當時時裝宣傳推廣的重要的途徑。

比如雲裳公司本身就是當時交際界的風雲人物牽頭組建的,在這方面有著先天性的得天獨厚的資源。唐瑛和陸小曼本來就是當時上海時尚交際界的標志性人物,在她們身體力行的帶動下,使得該公司的時裝很快在上流社會中打開瞭局面。與此同時,還抓住當時的一些社會公益活動、時裝表演會等活動,進一步向社會各界推廣自己公司的時裝產品,並經過媒介的宣傳報道,起到瞭很好的宣推廣效果。如在1928年的當時上海交際界舉辦的時尚競賽歌舞會中,就以雲裳公司由名傢江小鶼親自設計的最新款式的時裝作為獎品。而在當時的新生活運動中,也處處可見雲裳等時裝公司的身影。而時裝表演這一形式的推介活動也漸漸成為主流的一種模式,而且這一活動相當頻繁,一開始帶有一種玩票性質的自娛自樂的表演,表演會上的服裝是古今中外甚至戲服等一應俱全,主要是圖個熱鬧,而後隨著時裝業的發展,這一表演會就具有現代時裝表演的雛形,比如1927年的雲裳公司在婦女慰勞會上舉行的時裝表演可謂開現代時裝表現的先風,唐瑛、陸小曼、鄭慧琛等上臺展示雲裳公司的最新時裝,在當時引起瞭廣泛的轟動,成為一時美談。從此之後,時裝表演真正成為瞭一種時裝發佈會這樣的一種專業的表演模式。

雲裳魅影|民國“時尚之都”上海女子時裝業的先聲與餘韻

時裝宣傳推廣上,當時的鴻翔公司也是不遺餘力,甚至其影響力延伸至國外。鴻翔公司是當時時裝界的老牌標桿,其設計的時裝更是緊盯當時時尚界的世界潮流,諸多服裝設計師都是不惜重金聘請的外籍人士擔任。作為一個專業的時裝公司,財大氣粗的鴻翔公司與當時的電影明星之間的互動頻繁成為該公司的時裝推廣發佈的一個重要手段,比如該公司在1934年的舉辦的一次時裝表演會上,就宜居邀請瞭當時上海電影節最著名的電影女明星胡蝶、阮玲玉、徐來等大牌人物,加上社會上的一幹名媛淑女等,成為當時報紙上乃至坊間津津樂道的一條新聞。鴻翔公司與影後胡蝶的淵源頗深,胡蝶與潘有聲結婚時,金鴻翔特意專門為胡蝶設計瞭一件繡滿瞭一百隻蝴蝶的婚紗禮服,更是傳為佳話,也極大的提高瞭鴻翔時裝的影響力。而據傳在1947年英國女皇伊麗莎白二世(現女皇)的結婚典禮上,鴻翔公司更是特意為其繡制瞭一件充滿東方神韻的禮服作為賀禮,並在事後得到瞭女皇的親筆簽名的回函為謝。正是這些別出心裁的宣傳手段,加上宋氏姐們特別是宋慶齡的大力推崇,鴻翔公司成為瞭當時中國最成功影響力最深遠的時裝公司。

雲裳魅影|民國“時尚之都”上海女子時裝業的先聲與餘韻

民國時期媒介業務的發達也為當時時裝業的發展起到瞭很好的推波助瀾作用。當時法國、英國等時裝雜志在上海上流社會女子階層非常風行,也成為當時時裝業緊跟世界潮流的一個很好的參照標本。而在國內,《良友》《晶報》《玲瓏》《點石齋畫報》等雜志中,時尚類的內容是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在這些報刊雜志的時尚版塊中,成為每季時裝新款的一個重要媒介宣傳發佈渠道。與此同時,以時裝美女為題材你的月分批愛的風行更使當時的新式時裝的影響力更加深入民間千傢萬戶,有力地推動瞭現代女性時裝的普及與發展。

民國時期上海女子時裝的宣傳推廣,上層路線與大眾路線並存共進,時裝表演和公益活動互補共促,在當時中西文化的交流、碰撞和融合的轉型期,實現瞭時裝業在流行性、藝術性和商業性方面互促共贏的局面。

雲裳魅影|民國“時尚之都”上海女子時裝業的先聲與餘韻


民國時期的上海,可謂開現代通俗流行文化的發軔和普及的先聲。在時裝業界也不例外,當時上海灘的雲裳魅影盡管在時光的流轉變遷中恍如舊夢,但在當時的中國乃至亞洲都是當仁不讓的時尚界的中心,而今隻留下一些發黃的舊照片和斑駁的老影像可資佐證其繁華如夢的昨日盛景,不過其開創的女子時裝風貌的流風餘韻至今依然有著一定的借鑒意義,比如被人們一直難以忘懷的旗袍情節,以及這些時裝中對女性美的禮贊和肯定,其蘊含的女性意識的覺醒和女性人格的獨立等,更具有一種女性文化的啟蒙意義,這點是不應該充耳不聞視而不見的。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